🏡
PTT小說網
x
    “啊?你要離開皇宮?你要去哪裏?”蒼月一把抓住雲澈的手臂,緊張的問道。±雲澈不屬於皇宮,這一點蒼月很清楚,但她沒有想到,他會這麼匆忙的要離開。

    雲澈安慰的笑道:“還沒有決定,或許會離開蒼風國……不過不用擔心,鳳凰神宗七成不會知道昨天的事,九成九不會短期內對我動手,我決定離開也只是防備少許的可能性而已,同時,也可以作爲應對七國排位戰前的歷練。”

    蒼萬壑沉吟一番,道:“澈兒,你當真要去參加七國排位戰?你和十三皇子有了昨日之仇,到了神凰帝國的地盤,朕怕你會……唉,雖然你天資驚世,但鳳凰神宗實在太強大了。強大到讓朕每次想起,都會忍不住戰慄……鳳凰神宗之中,可是有着霸皇的存在!而且不止一個!”

    “必須要去。”雲澈平靜的道:“在暴露了鳳凰炎後,與鳳凰神宗的碰撞,就註定避免不了,既然註定無法逃避,那還不如我主動迎上。”

    蒼萬壑一臉憂慮,但很快,這些憂慮被掩下,他看着雲澈,緩緩的道:“澈兒,朕相信你。以你的天賦、頭腦,朕相信那縱然是鳳凰神宗,你也可以全身而退!”

    “嗯,我一定不會讓父皇失望。”雲澈微一思慮,道:“父皇,你可否知道‘太古玄舟’究竟是什麼?”

    “太古玄舟……”蒼萬壑表情收斂,神情竟顯露着明顯的嚮往:“那是一個無比神奇的存在。它的外形,像一艘巨大無比的飛舟,而它的大小,幾乎堪比整個蒼風皇城。”

    “這麼大!”雲澈心中訝然。

    “沒有人知道它究竟是什麼,更沒有人知道它來自哪裏。太古玄舟的名字,是神凰帝國的人所取。它從很久很久之前,就開始出現在神皇皇都的上空,並且距離地面極其之高,那個高度,只有霸皇才能登上。”

    “它每次出現,都會在同一個地方漂浮半年的時間,而在這半年最後的一天裏,這艘太古玄舟的舟門會自動打開,十二個時辰後,便會自動關上,隨後,太古玄舟就會詭異的消失……下一次出現,要在三百年之後。而太古玄舟消失前的最後一天,會有一些絕世強者登上玄舟,去探尋其中的至寶,但無數年來,卻從未有人有所收穫。”

    “爲什麼會有人認爲太古玄舟之中有寶物呢?”雲澈問道。

    “在鳳凰神宗,有一個奇特的分支宗門,這個分支宗門的職責,便是探尋天下至寶。而據說每一次太古玄舟出現,這個分支宗門用來尋覓寶物的探知靈石就會釋放出強烈到極致的金色光芒,有的靈石甚至直接爆裂,這種異象,便是證明着太古玄舟之中必然隱藏着強大到無法想象的至寶!因爲天玄大陸之上,還從來沒有什麼東西能讓探知靈石釋放出金色的光芒。”

    “所以,雖然無數年來,登上太古玄舟的前輩們從來沒有任何收穫,但鳳凰神宗從未放棄過探尋,每次太古玄舟出現,探知玄舟便是宗門的首要大事!”蒼萬壑頓了一頓,道:“鳳熙辰昨日好像說過,排位前三的宗門,將能夠和鳳凰神宗一起探索太古玄舟……太古玄舟每次都是出現在神凰皇都之上,鳳凰神宗從不允許他人染指,連聖地都不能,這次居然主動提出給予他人一同探索的機會,這倒還是第一次。”

    太……古……玄……舟……

    那到底會是什麼東西?

    “茉莉,你知道那是什麼東西嗎?聽上去似乎無比怪異。”雲澈在心海中道。

    茉莉淡淡的道:“和這皇城一般大,甚至更大的玄舟,我的確見過,而且見過很多。但連續數千年,甚至更久時間裏重複出現、消失的玄舟,哼,倒還是第一次聽說。這個皇帝的描述,讓我忽然對這個所謂的‘太古玄舟’有了不小的興趣。”

    雲澈:“……”

    這時,隨着兩聲通報,兩個身着華貴的男子步態拘謹的走了進來,他們看到雲澈和蒼月時,臉色頓時出現了明顯的變化。

    這兩個人,赫然是太子蒼霖和三皇子蒼朔。

    “兒臣向父皇請安,恭祝父皇福壽安康。”

    蒼霖和蒼朔小心翼翼,恭恭敬敬,哪還有半點曾經的張狂。蒼萬壑動了動眉,一擡手,道:“既已請過安,若無其他事,就退下吧,朕和月兒夫婦正有要事在商議。”

    雲澈昨日的手段,讓蒼霖和蒼朔心有餘悸,這次見到雲澈,兩人都是頭皮發麻,哪敢多停留,連忙告退離開。雲澈斜眼看着離開的蒼霖和蒼朔,轉過頭來,用一種肅然的語氣道:“父皇,你準備怎麼處置這兩個人?”

    雲澈這話一出口,蒼月嚇了一跳,她轉過眼眸,緊張的看着蒼萬壑的反應。

    蒼萬壑呆了一呆,神色忽然間變得有些頹然:“澈兒,你認爲,朕該怎麼做?”

    雲澈沒有猶豫,平靜的道:“‘最是無情帝王家’,這句話是對皇室的一種諷刺與抨擊,但同時,也折射着皇室之中的一些無奈。諸多歷史已經血淋淋的證明,帝王若是以情應事,那麼皇室必危,所以,有的時候,縱然極度不忍,也不得不無情……更何況,是對方無情在先!如果父皇就此饒恕他們,那麼無疑是在告訴皇室後人就連逆反之罪都可以原諒!或許會誘導更多人如他們那般喪心忤逆。”

    蒼萬壑閉上眼睛,一臉的無奈:“這些,朕都知道。他們險些毀了整個皇室,甚至,謀害朕一事,他們也定然脫不了干係。澈兒,若不是你,朕或許已經歸西,月兒也定然命運悽慘,整個皇室,也會被蕭宗和焚天門所傀儡,朕的確恨不能親手殺了他們。只是……唉,朕的幾個兒子中,卻也只有蒼霖與蒼朔最具帝王之能,否則,朕當年也不會對他們的明爭暗鬥聽之任之,若是傳位給其他五子,朕死難心安,而月兒,又偏偏是女子……一方是逆反之罪,一方是血脈與皇室未來,朕實在是難以抉擇。”

    “其實,父皇不需要如此糾結,這件事很好選擇。”

    雲澈向前,在蒼萬壑耳邊神神祕祕的耳語了一番。

    蒼萬壑起初神色訝異,隨之忽然全身一震,眼睛露出興奮到極點的光芒,他一把抓住雲澈,激動無比的道:“澈兒,你說的這些話……當真?”

    “當然。”雲澈笑眯眯道:“以我的醫術,這點事簡直是再簡單不過。我過會兒就去配藥,保證父皇……嘿嘿,再戰三百年!!”

    對於雲澈的醫術,蒼萬壑當然是半點懷疑都不會有。他直激動的半長的鬍子都隱隱發抖,忽然,他一戰而起,猛拍桌子,大吼道:“來人!速將逆子蒼霖、蒼朔拿下,關至天牢!招刑部沈鐵面速來覲見!朕要親自羅列這兩個逆子的罪行!!”

    出了皇殿,蒼月迫不及待的問道:“夫君,你剛剛對父皇說了什麼,爲什麼父皇的態度會忽然轉變的那麼大?”

    “這個嘛……是男人間的祕密。”雲澈嘿嘿一笑。蒼萬壑之所以會有那番顧慮,最根本的原因,是他早年縱慾過度,早已沒有了生育能力,蒼月之後,再無所出。所以皇子死一個便少一個,再無可能生育培養新的皇子。

    但不能生育的問題若是不存在了,那蒼萬壑就半點不需要糾結了。給他幾年時間,再生上十幾個皇子公主都輕鬆,精心培養,自然能培養出極好的皇位繼承人。

    “雲澈。”

    上方,傳來冷柔的女子聲音。楚月璃和夏傾月緩緩而落,站在了雲澈和蒼月的身前。

    蒼月與夏傾月的眸光頓時碰觸,然後又同時移開,夏傾月冰眸看上去一片幽冷平靜,蒼月的眼神則複雜的多。畢竟,夏傾月纔是雲澈的正妻,而且是明媒正娶……這一點而言,蒼月屬於後來的二房。她與夏傾月相對,內心自然而然的異樣,她抿起嘴脣,輕聲道:“楚仙子,夏……仙子。”

    一種有些怪異的氣氛在蒼月和夏傾月之前生起,讓楚月璃微微翹眉,直接開門見山的對雲澈道:“雲澈,我們師徒二人前來,除了參加你和蒼月公主的大婚,還有另外一件要事。”

    “……請楚仙子告知。”雲澈道。

    “我們太上宮主想要見你。”

    雲澈訝然擡頭:“太上宮主?見我?”

    “沒錯。”楚月璃微微凝眸:“你和我姐姐的事,太上宮主已經知道,也自然知道了你體內有些冰雲訣。你上次在冰宮大鬧一番的事,太上宮主也全部知道……不過,她要見你,並非是要興師問罪,更不會傷害你,這點我可保證。你近期若無他事,便來我冰雲仙宮一趟如何?”

    冰雲仙宮的太上宮主想要見他,這一點,雲澈倒是始料未及。他短暫的一想,微微點頭:“好。上次我怒極之下,情緒失控,衝撞了冰雲仙宮,我也本該去向煜仙宮主賠罪……一個月後,我會獨自前去。”

    楚月璃輕輕頷首:“希望你到時候不要食言……傾月,我們走。”

    夏傾月的眸光在雲澈身上稍一停留,隨之便浮空而起,遠遠而去,化作天邊一抹遠去的雪影。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