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澈與蒼月大婚所帶來的全城喜慶氛圍尚未完全散去,一個個驚人的消息便從皇宮中傳來……

    雲澈與蒼月大婚後的第二天,蒼萬壑便忽然下令將太子與三皇子緝拿關入天牢,然後親自羅列兩人數十條罪行,其中赫然包括觸目驚心的「謀反」與「弒父」。三日之後,太子蒼霖與三皇子蒼朔便被公開斬首,其黨羽也被悉數緝拿、剿滅。

    之前幾個月,身體恢復,又在雲澈的影響力下重攬大權的蒼萬壑一直表現的無比平靜,但卻在雲澈與蒼月成婚後忽然爆發,手段盡顯帝王的鐵血無情,彷彿早有準備一般,一時間,其他皇子,以及當初傾向於太子與三皇子的勢力、官員全部人人自危,心驚膽顫。如今蒼萬壑有雲澈做靠山,其威懾力已絕不亞於三大宗門,他們絕然生不出半點違抗和忤逆的膽量。好在斬首太子和三皇子及其黨羽后,蒼萬壑便沒有了下一步動作,這些人才大鬆一口氣,然後慌不迭的通過各種方式向蒼萬壑表忠心,恨不能把胸膛刨開,把心掏出來給蒼萬壑看。

    蒼萬壑所掌的權勢,也在這短短的時間內,達到了他在位以來的頂峰……一種他曾經想也不敢想的高度。帝皇之位,也坐的無比之穩。縱然三大宗門,也絕對不敢再藐視他帝王威嚴。

    蒼萬壑非常清楚,這一切的一切,都是拜雲澈所賜。對於雲澈,他感激之極,對於蕭烈,也自然是敬重到了極點。在蕭烈面前,他全無帝王威儀,便如平起平坐的兄弟一般。

    雲澈和蒼月新婚燕爾,他們對於皇宮風雲不聞不問,每日如膠似漆,不知不覺,時間很快臨近雲澈答應前往冰雲仙宮的一月之期。

    而在去往冰雲仙宮之前,雲澈並沒有忘記去處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這件事,也的確由他這個常人眼中殺人如麻的「煞神」出手為最好。

    蒼風皇城,醫聖館。

    作為公認的蒼風第一神醫所開的醫館,每天從蒼風各地來求醫的人不計其數,其中也包括著眾多帶著大量玄幣或寶物,來請求古秋鴻為門中或家族天才弟子開通玄關的人。憑藉其醫術和影響力,古秋鴻百年以來所斂起的家底,用富可敵國來形容都不為過。

    但最近幾日,醫聖館卻是一直閉門不開。

    以往,醫聖館久不開門,或許是古秋鴻雲遊去了,但這次不同。這些天,古秋鴻一直都在醫館之中,自太子和三皇子忽然傳出被緝拿關押,然後斬首的消息后,他便心神大亂,再也沒有了其他心思,每日都惶惶不安……他在兩個月前,就隱約知道蒼萬壑的病,是被雲澈所醫好。蒼萬壑所患何病,他當然一清二楚。而雲澈既然能醫好蒼萬壑,也自然不會不知道病因……那麼,他必然的會成為第一個被懷疑的人……哦不!是唯一一人!

    如果是其他人,古秋鴻自認以自己的影響力,斷然可以不懼,但云澈卻是連焚天門都給直接滅門,連鳳凰神宗的皇子都能暴打的瘋子,若要殺他一個醫者,哪會有半點顧忌。

    這些天,他深居醫館,每日禱告,拚命思索著應對之法,甚至有了逃去他國的念想。但這個念想還未來得及實施,死神便已降臨。

    「古大神醫,館外門庭若市,你卻在這裡自在悠閑,傳說中的蒼風第一神醫,過的還真是神仙般的日子。」

    忽然在背後響起的聲音讓古秋鴻一個激靈,閃電般的轉過身來,一看到雲澈,他全身一抖,心臟一陣痙攣,結結巴巴的道:「你……你……原來……原來是雲……雲大人。雲大人竟親自登門寒舍,我真是激動……榮幸……之極。」

    古秋鴻的身邊,還有四個親傳弟子在側,他們也全部都沒有發覺雲澈究竟是什麼時候到來,看著如鬼魅般出現的雲澈,他們全部嚇的膽戰心驚,縮著身體,大氣不敢喘一口……作為親傳弟子,古秋鴻對蒼萬壑做下的事,他們當然是一清二楚。這些天,他們和古秋鴻一樣惶惶不可終日。

    雲澈向前走近,面帶嘲諷:「激動?榮幸?可我從你的臉上,怎麼看到的只有害怕?你在害怕我?奇了怪了,我們之間素無交集,面也沒見過幾次,你為什麼會害怕我呢?」

    「不不……」古秋鴻惶然出聲,這短短几息之間,他已是全身汗如雨下,就連指尖,都有汗珠在不停的滴落:「雲大人是蒼風唯一的駙馬,更是公認的蒼風第一人,在下一個小小的醫者,能得見雲大人,自然是……是敬畏有加。」

    「哦?醫者?你說你是醫者?我剛好有個醫道上的問題,不知可否向你請教一番?」雲澈眼睛半眯,眼眸深處微現寒光。古秋鴻自稱「醫聖」,他當然不知道這個自封的稱號讓雲澈非常的不爽,因為教他醫術的師父便是滄雲大陸的「醫聖」,眼前這個包藏毒心的貨色居然和他最為敬重的恩師有著同樣的稱號,這完全是對「醫聖」二字的玷污。

    古秋鴻現在已是六神無主,只能點頭:「請……請教不敢當,雲大人有何吩咐,在下定然遵從。」

    「你不必緊張,我只是有一個很小的問題想要請教,相信對你這位醫者而言,再簡單不過。」雲澈唇角斜起,目光邪異:「我身邊有一個人,他中了一種叫『噬魂同命蠱』的蠱毒,不知古大神醫可有解救之法?」

    「噬魂同命蠱」五個字一出,便如死神的催命音符般,讓古秋鴻全身一抖,雙腿一軟,險些跪到地上,聲音更是哆嗦到了極點:「不……不……不知道,在下……醫術低微,從……從未聽說過什麼噬魂同命蠱……請……請雲大人……贖罪。」

    「哦?你不知道?」雲澈冷笑了起來:「枉你活了一百多歲,居然連小小的噬魂同命蠱都不知道,還敢自稱什麼蒼風第一神醫,原來只是個欺世盜名之輩!若是其他人,欺世盜名也就罷了,但身為濟世救人的醫者,若是沒有醫術、醫心、醫德,那便非但不能救人,反而會害人!而且是害很多人。既然你是個害人的貨色……那便沒必要留在這世上了!!」

    「啊……」古秋鴻眼睛瞪大,剛要試圖說話,忽然眼前紅光一閃……

    哧!!

    一道鳳凰火焰閃耀而過,瞬間貫穿了古秋鴻的胸膛,在他的胸口貫出一個大洞。

    古秋鴻表情定格,「噗通」一聲摔倒在地,身下很快匯起一灘血流。

    「師……師父!」古秋鴻的四個弟子被嚇的面無血色,他們驚恐出聲,卻是縮在牆角,沒有一個人敢靠近,在雲澈把目光轉向他們時,他們更是全身顫抖,牙齒打顫,其中兩個當場失禁……雲澈的手段,果然如魔鬼般狠辣,古秋鴻可是蒼風第一神醫,有著極其巨大的影響力,他前一秒淡淡而語,后一秒竟然說殺便殺了!隨意的如同踩死了一隻螞蟻。

    「你們四大,應該是古秋鴻的親傳弟子吧?呵,你們想死,還是想活?」雲澈面無表情的道。

    四個人一下子聽到了活的希望,頓時全部跪倒在下,磕頭如搗蒜:「想活,想活……只要雲大人肯放我們一條生路,我們願意一輩子做牛做馬……」

    雲澈冷冷的道:「古秋鴻謀害皇上,罪該萬死。至於你們,我倒還可以給你們活命的機會……你們一直跟隨古秋鴻,他這些年利用自己的醫道和聲名做下多少醜事惡事,你們一定一清二楚。我給你們三天的時間,三天之內,給我羅列好古秋鴻謀害皇上的鐵證和做下的所有醜事,並主動公之天下……他根本不配『醫聖』這個稱號。此後,你們以自己所學醫術濟世救人,來贖還跟隨古秋鴻所犯下的罪過,絕不能再借醫道為惡,否則,我必殺你們!!」

    雲澈的話,讓四人喜出望外,忙不迭的答應和感激涕零……

    三天之後,古秋鴻勾結太子、三皇子以噬魂同命蠱謀害皇上的消息傳遍全城,古秋鴻的四個親傳弟子曬出了諸多鐵證,古秋鴻行醫期間藉助醫道所犯下的各種醜事、惡行也全部被四人一一列出,總計上千條之多,震驚了整個蒼風皇城。一時間,曾經名震蒼風的醫聖被所有人口誅筆伐,那些平時與其交好的人或勢力也紛紛與之撇清關係,「義憤填膺」的譴責著。

    而這個時候,雲澈已告別蒼月和蕭泠汐,騎乘雪凰獸,飛往了冰極雪域。

    「茉莉,我感覺我現在的修為,似乎到了某個瓶頸。」雲澈閉著眼睛躺在雪凰獸背上,忽然說道。

    「瓶頸?你的修鍊之途一直順利的異常,何來瓶頸?」茉莉道。

    「我的意思,是我已經很久沒有以前那種極速提升實力的方法了。」雲澈緩緩的道:「當初在天劍山莊的御劍台之下,一年多的時間內,我的玄力修為爆炸式增長,但如今,龍血和龍肉快吃完了不說,所能給予我的提升也已經非常有限了。距離七國排位戰,還有四個月的時間,我去了神凰帝國后,所要面對的可不僅僅是排位戰,我現在很需要一個可以再度突破的方法和契機。」

    「契機?哼!修鍊之途,本就應該循序漸進!你之前長時間吸取王玄龍血龍肉的力量強行提升本就極為危險,若不是有大道浮屠訣的護身,你的身上必然因此留下諸多的隱患。以你目前的修鍊速度,不藉助任何外物,也已是足夠快了。」

    「但目前的實力,在鳳凰神宗面前,幾乎是不值一提。」雲澈有些鬱悶的道:「看來接下來的四個月,我必須拼盡全力了。話說回來……你這個當師父的,好像已經很久沒有教過我東西了。我甚至都不知道你是修鍊的哪種玄功。你那麼厲害,修鍊的玄功玄技也一定無比厲害,為什麼……嗯,就不試著教給我呢?」

    「天真!」茉莉毫無感情的道:「我所擁有的能力,你目前可修鍊的,也唯有星神碎影而已!你現在的根基和層次實在太差,我的玄功和殺招,你若是強行修鍊任何一個,都會有性命之危。」

    「我現在同時修鍊邪神玄功和荒神玄功,都沒有任何無法承受的感覺,你的玄功,難道要比邪神訣和大道浮屠訣還要厲害?」雲澈睜開眼睛,有些驚訝的道。

    「並不一樣。」茉莉冷冷的道:「你若真想修鍊我的玄功,待你玄力達到君玄境界的後期,而我又重塑身體的話,我倒是可以考慮賜你一滴『天殺之血』,讓你修鍊我的玄功。」

    「君……君玄……還要後期?」雲澈驚的一屁股坐了起來:「天殺之血又是什麼東西?」

    「你不必知道。」

    「……」r1058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