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黑煞帝國,極惡之地。

    陰氣森森,灰霧繚繞,不斷響起的風聲便如鬼哭魔嚎。在這樣的恐怖之地,本該死去幾十次的焚絕塵卻硬是活了下來,他用自己的四肢一點點的攀爬、挪動,以強大無比的意志和執念強撐著本該早已枯竭的生命,

    終於,他爬到了這裡的盡頭……他的眼前,是一個巨大的玉棺,玉棺呈半透明,其中,搖擺著一團似乎有無的黑霧。

    「你終於來了……本王已經等你很久了。」

    玉石棺中的灰霧忽然扭動起來,一個陰森的聲音在焚絕塵的心海之中響起。

    「你是……誰!」

    「本王,就是你在尋找的人!而你,也是本王在等待的人!用你手中的鑰匙,打開這個封魂枷鎖,本王便可賜予你無上的力量!」

    「我憑什麼……相信你!」

    「本王無法證明,但如今的你,也只有選擇相信本王!如果不馬上得到本王的力量,你很快就會死。而本王,和你是同一類人!你的靈魂之中有著無盡的仇恨和執念,而本王的仇恨與執念,更要勝你千萬倍!你若有了本王的力量,這個世上,便沒有你報不了的血仇!而本王只剩殘魂,若要報仇,就必須藉助你的身體!把本王放出來,對你,只有無盡的好處。否則,你接下來,只能絕望的等待死亡!」

    焚絕塵的手顫巍巍的伸出,那把漆黑色的鑰匙落在了封魂棺之上。

    霎時,封魂棺煙霧四起,一層陣法的光芒短暫閃現,然後完全消失。

    呼!!

    陰風四起,封魂棺忽然打開,被封魂的靈魂逃出生天,發出一聲快意到極點的狂笑,然後直直的沖向焚絕塵,無情的刺入其靈魂之中。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千年,已經千年了!本王終於獲得了自由!老天總算沒有完全瞎眼,給予了本王復仇血恨的機會……哈哈哈哈……」

    「小子,感謝你讓本王的靈魂重獲自由!為了報答你的恩情,本王會取代你的靈魂,成為你這具殘破身體的新主人!這對你,可是莫大的恩賜……哈哈哈哈!」

    「你……啊啊……啊啊啊啊!」

    靈魂之中,彷彿有萬千鋼針猛然扎進,焚絕塵臉色瞬間蒼白,七竅流血,口中發出痛苦之極的嘶吼:「你……你……要吞噬……我的靈魂!!呃……啊啊啊啊啊!」

    「如此虛弱,居然還能在我的靈魂吞噬下說出話來,當真是讓本王驚訝……你放心,在本王吞噬了你的靈魂后,會根據你的記憶,殺掉那個你最想殺的人,為你報這切骨之仇,你可滿意了!?現在,你的靈魂……就乖乖的成為我靈魂的祭品吧!!」

    「啊啊啊啊啊啊!」

    焚絕塵撕心裂肺的吼叫著,全身瘋狂的痙攣、扭曲,全身每一個部位,都被汗液完全的打濕,如同被暴雨澆淋。**上的痛苦,無論多痛,他都完全可以承受,甚至不會發出一絲的聲音。但精神被撕裂所產生的痛苦感,比五馬分屍還要殘忍千萬倍。他感覺到彷彿有無數的鋼針和刺刀在扎刺、切割著他的靈魂,讓他的意識在極致的痛苦之中跌落向無盡的深淵。

    靈魂若被摧毀,被吞噬,那麼,他將失去所有的意識,身體,會變成一個沒有意識的軀殼,他將永遠也無法報仇,而且將永遠成為他人的傀儡。

    這比殺了他,比將他凌遲萬遍,更要無法接受。

    我焚絕塵……可以死……可以死無全屍……

    但絕不能……成為一個屈辱的傀儡!!

    我千辛萬苦來到這裡……

    是為了尋找可以讓我復仇的力量……

    而不是……成為一個傀儡!!

    「啊啊啊啊啊!!!!」

    焚絕塵的眼睛猛的瞪大,本已渙散的眸光瘋狂凝聚,釋放出足以讓魔鬼都戰慄的恨光。他所有的意志和信念在嘶吼聲中全部釋放……

    「嘖嘖,居然還妄想掙扎,哈哈哈哈,真是可笑到極點,在本王眼中,你的靈魂便如螻蟻的一般弱小,又怎麼可能……嗯?什……什麼……這不可能……你做了什麼……這不可能……這不可能!!」

    那即將被殘噬,本虛弱不堪的靈魂,忽然間迸發出強大到不可思議的反抗力量,這股反抗力量隨著焚絕塵聲嘶力竭的吼聲不斷的增長,不但完全抵擋住了黑暗靈魂的吞噬,反而一點點將之包圍,禁錮,甚至……開始了反吞噬。

    「不可能……這不可能!一個只有靈玄境的小子,怎麼可能會有這麼強大的意志力……不可能……啊啊啊……」暗黑靈魂再也無法狂笑,他的聲音變得恐慌、恐懼,如同從天堂一下子跌落入地獄深淵。

    「我焚絕塵……被人敗過……踐踏過……侮辱過……這些……我都可以承受……因為總有一天……我會千萬倍的討回……但……誰都休想讓我的身體變成最屈辱的傀儡……休……想!!」

    「啊啊啊!!」暗黑靈魂發出恐懼的慘叫,他強大的靈魂竟然被完全禁錮在了焚絕塵的靈魂之中,被他反吞噬著……而他的靈魂若被吞噬,他的存在便將從世上完全消失,他的記憶,還有靈魂中的力量,將全部被焚絕塵所得。他驚恐的大叫,甚至發出了痛苦的哀求:「放過本王……快停下……本王會讓你擁有最強大的力量……本王不能死……」

    暗黑靈魂的聲音在這一刻忽然嘎然而止,隨之,他的聲音忽然變得激動顫抖起來:「荒兒……荒兒……你是荒兒!!」

    焚絕塵:「??」

    「荒兒,真的是荒兒……」正在被反吞噬的暗黑靈魂似乎忘記了痛苦,發出了喜極而泣的聲音:「荒兒……我是永夜王族的王,是你的親生父王啊!!」

    焚絕塵全身被汗液濕透,他冷笑著,咬牙切齒的道:「你這個愚蠢奸詐的可憐殘魂……為了能活下來,連如此荒謬可笑的話都說的出口!」

    「荒兒,我真的是你的父皇!當年我們永夜王族被奸人所滅,你也被殘忍殺害,你的母后在你死後禁錮了你的一縷靈魂,以自己生命為引,發動了永夜禁術,讓你可以在千年之後保留一半的血脈和靈魂而輪迴轉生……」

    「夠了!死到臨頭……還這麼多可笑的廢話!」焚絕塵死死的咬牙:「給我永遠的……閉嘴!!」

    焚絕塵的意志之堅韌,遠遠超出了暗黑靈魂的想象,他的殘魂,逐漸的連最後的掙扎之力都失去……而他,也索性完全放棄了掙扎……

    「也好,在你獲得了我的記憶,還有我禁錮在靈魂之中的力量,你自然就會明白一切……」

    「荒兒,你是我永夜王族的王子,是我永夜王族最後的血脈和希望……你要好好的活著,奪回我族天罪神劍,重建永夜王族,為你的母后報仇……為你的所有族人報仇……為你自己報仇……一定要報仇……一定要報仇!!!」

    暗黑靈魂的聲音在焚絕塵的心海中久久的回蕩,消失,而隨之,這股靈魂不但放棄了掙扎,反而主動的將自己所有的記憶,和特殊的靈魂力量,全部融入向了焚絕塵的靈魂之中。

    跨越千年之久的記憶如潮水般湧向焚絕塵的靈魂,他的神情逐漸變得獃滯,最後,就如死人一般跪在那裡,久久沒有動作,一張臉上,布滿了四溢的淚痕……

    ——————————————————————

    有雪凰獸相助,雲澈這次去往冰雲仙宮的時間比之上次自然短了很多,在飛入茫茫雪原后,冰雲仙宮的所在很快便出現在視線之中。

    看著快速臨近的冰雲仙宮,雲澈不自禁的想到了楚月嬋,這幾個月來,他依舊沒有得到任何關於她的消息,包括夏元霸也是如此。以他如今的影響力,名字早已響徹蒼風帝國的每一個角落,楚月嬋有著他們的孩子,夏元霸是因為他而黯然遠離,在知道他還活著的消息后,本應該馬上去找他才對。

    「難道,你們真的已經不在蒼風了嗎?」雲澈有些失神的自言自語道。

    冰雲仙宮還沒有解除閉宮狀態,不過這次自然不會有什麼阻攔雲澈進入。在他還未落下時,冰雲仙宮便已察覺了他的到來,楚月璃已等在主門之前。

    「你來了。」楚月璃面罩寒霜,毫無感情的道。

    「晚輩雲澈,見過楚仙子。總算沒有失約。」雲澈上前道:「讓楚仙子親自迎接,晚輩實在不勝惶恐……其實讓傾月來就可以了。」

    對於雲澈的話,楚月璃毫無反應,淡淡的道:「宮主已經知道你來了,隨我來吧。」

    雲澈本是想打趣一下這個冰璃仙子,哪怕看到她露出生氣的樣子也好,結果卻是落得個無趣。他歪歪嘴,跟著楚月璃走了進去。

    即使在沒有閉宮的時候,冰雲仙宮也極少會外客,因而,冰雲仙宮的女弟子大都沒有太多的機會接觸男性,因而,雲澈跟隨楚月璃走在冰宮之中,再加上他的「雲澈」之名,頓時引來了大量冰雲弟子的遠處「圍觀」,目光中對這個少宮主的名義夫君,以及讓楚月嬋破戒的青年男子充滿著深深的好奇。

    見到宮煜仙時,夏傾月正在她的身邊,雲澈向前道:「晚輩雲澈,見過冰雲宮主。四個月前晚輩魯莽闖入冰雲仙宮,還對前輩不敬,還望前輩原諒。」

    宮煜仙先是一訝,然後微微而笑:「一個把焚天門滅亡,將神皇皇子都敢於踩在腳下的人,居然會低頭認錯……雲澈,你著實讓我對你另眼相看。道歉就不必了,你那日情急失心,強闖冰雲仙宮情有可原,而且也顯得出你對月嬋的確是記掛在心。而且你那天說的話……也並非全錯。」

    「這些事暫且不提,雲澈,我宮太上宮主想要見你,你隨我來吧……傾月,你也一起來吧。」r1058

    最快更新,閱讀請。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