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c_t;冰雲仙宮的地方有著數處冰雲秘地,其神秘的太上宮主,便是常年清修於其中一處秘地。雲澈和夏傾月隨著宮煜仙一路向下,最終來到了一處冰室前。

    「師伯,雲澈已經到了。」宮煜仙在冰室門前恭敬的道。

    隨之,一個微顯蒼老的女子聲音從中傳來:「進來吧。」

    聲音落下,緊閉的冰室大門緩緩打開,漫天冰晶從冰室中飄散而出,久久不落reads;。

    冰室的中央,一個面色平靜如水,頭已半白的女子端坐在一塊藍色的冰玉之上,冰玉緩緩釋放著寒冷的霧氣,將她的整個身體都籠罩在朦朦朧朧的冰霧之中。待宮煜仙三人走進時,她閉合的眼睛睜開,放射出平和而蒼茫的目光,而這道目光,直接落在了雲澈的身上。

    她便是冰雲仙宮上一任宮主,也是現在的太上宮主——封千悔。

    「弟子宮煜仙,拜見師伯。」

    「弟子夏傾月,拜見太上宮主。」

    蒼老女子一抬手,淡淡的道:「不必拘禮,坐下吧……你,就是雲澈?」

    眼前的人,赫然又是一個蒼風玄界最巔峰層次的人物,從她的身上,雲澈甚至感覺到了一股幾乎不遜色於凌天逆的壓迫感。他向前一步,行禮道:「晚輩雲澈,見過前輩。」

    封千悔的目光上下打量著雲澈,緩緩點頭,忽而,她眼神一動,手臂猛然揮出,幾十道冰晶虛空凝成,飛向雲澈的胸口。

    對於封千悔的忽然出手,雲澈沒有表現出任何的訝異,他身體不動,胸膛微挺,卻是連護身玄力都沒有張開,直接以身體迎接。

    砰砰砰砰……

    冰晶全部結結實實的砸在雲澈的身上,卻是在碰觸到雲澈身上的剎那直接碎裂,化作碎片消散,而雲澈的身上卻是沒有半點受傷的痕迹。

    封千悔的目光閃過一抹深深的驚訝,剛才的冰晶雖然只承載了她半成的力量,但就算是天玄強者,也絕對難以接下,而眼前的青年男子只有地玄境,卻是連玄力防禦都沒動用,單以身體硬抗而下,還毫無傷……僅此一點,整個蒼風大6,就再也不可能找出第二個人。

    不過封千悔的試探當然遠不止於此,冰晶全部落地之時,她雙手齊出,頭飄起,全身冰靈起舞,磅礴的冰雲之力釋放而出,讓本就不大的冰室猶如一下子落入了冰寒地獄。

    隨著封千悔快變動的手印,七朵巨大的冰蓮在雲澈周圍競相開放……同為冰蓮,這些來自封千悔的冰雲蓮花絕非當初夏傾月的冰蓮可比,每一朵冰蓮所蘊藏的冰雲之力,足以將一個十里湖泊都完全冰封。

    雲澈眼眸之中光芒一現,不等這七朵冰蓮開始變化,他已瞬間抓起龍闕,同時焚心開啟,腳踩星神碎影,龍闕在轉眼之間,揮出霸道絕倫的七道。

    在第七劍落下時,龍闕,也已消失在了他的手中。

    砰砰砰砰砰砰砰!

    震耳的爆裂之音霎時充斥了整個冰室,剛剛才綻放起的冰蓮還未來得及釋放冰雲之威,便如串在一起的爆竹般全部爆開,化作漫天飛舞的細小冰晶,被未完全消散的重劍風暴衝擊到冰室的邊緣,在冰室的牆壁上鋪上了厚厚的一層冰層。

    封千悔的手臂停滯在空中,眼中閃過深深的震驚之色。聽的再多,也不如親眼一見,兩番試探,已足夠她認識到雲澈的實力究竟有多麼的可怕。而且他的玄力等級,也的的確確只有難以置信的地玄境。

    「好!」封千悔一聲讚歎:「看來你被稱作『蒼風第一人』,絕非誇大其詞。蒼風有史以來的第一天才,更是沒有半點虛假。」

    雲澈謙遜的道:「前輩謬讚了。晚輩年紀尚輕,根基太淺,斷然不能和前輩一級的人物相提並論,所謂『蒼風第一人』,也只是戲言,晚輩愧不敢當。」

    封千悔道:「聽聞你屠滅焚天門,重傷神皇皇子,橫行無忌,狂傲無度,到了老身面前,又何必矯情……坐下吧。」

    雲澈依言坐在了封千悔的對面。

    「老身俗名封千悔,你可以稱呼我千悔婆婆。以你目前的實力與名望,大可不理會老身要見你的請求,整個蒼風,已幾乎無人有資格讓你動身前去一見。為何又要萬里迢迢的來這極北之地見老身?」封千悔目視雲澈道,她的神情,彰顯著這個問題她並不是隨口一問。

    因為雲澈對冰雲仙宮的態度,決定著她接下來的決定。

    「這個嘛……」雲澈斜眸看了宮煜仙和夏傾月一眼:「前輩可要聽實話?」

    「當然是實話。」

    「那好,晚輩就實話實說了。」雲澈一挺胸脯,大大方方的道:「其實原因很簡單,傾月是冰雲仙宮的弟子,而傾月又是我的老婆,我怕萬一我不來的話,會讓我的傾月老婆有所為難,所以我便來了。」

    夏傾月:「……」

    「雲澈,太上宮主面前不得胡言亂語!」宮煜仙凝眉冷聲道。

    「無妨。」封千悔看著雲澈的眼睛,卻是淡淡而笑:「他並不是胡言亂語,他剛才所言,便應該是他內心所想。雲澈,老身聽聞你因為親人被焚天門所擄,從而一怒之下滅焚天滿門,又僅僅為了不讓傾月為難而來見老身,看來,你對情義的看重,還要過對力量的看重……很好。那你可知,老身為什麼一直想見你?」

    「請前輩明示。」雲澈隱隱約約能猜出個六七成,但也不能完全確定。今天之前,他從未聽過關於冰雲仙宮太上宮主的任何傳聞,甚至連她的名字都沒聽過,顯然她早已不干涉任何俗事,但現在卻忽然要見他,顯然,應該是因為某件事關冰雲仙宮,宮煜仙都無法決定的大事。

    封千悔緩緩的道:「你與我宮弟子楚月嬋的事,老身已完全知曉。你既與月嬋結合,那麼,也自然知道了冰雲訣的一大隱秘。從兩年前開始,你的身上,便開始有了我冰雲仙宮的核心玄功……冰雲訣,這一點,你可要否認?」

    「我的身上,的確有著冰雲訣。不過,我並沒有在任何面前使用過,也從來沒有把這件事告訴任何人。」雲澈坦然道。

    封千悔繼續道:「宗門玄功是一個宗門之靈魂,亦是絕不能傳給外人的禁忌!無論將宗門玄功外傳,或者偷學他門玄功,都是玄界最大禁忌之一!在任何宗門,將弟子逐出之時,先要做的,便是廢去其宗門玄功。月嬋從小在冰雲仙宮長大,又是冰雲七仙之,縱然如此,她在離開冰宮之前,也不得不自廢玄功……而你非我冰雲仙宮弟子,卻有著屬於我冰雲仙宮的宗門玄功冰雲訣。這便是老身要見你的原因,雖然老身相信你不會將之傳給別人,甚至不一定看得上我宮區區冰雲訣,但,這對我冰雲仙宮而言,卻是絕不能置之不理的大事!」

    雲澈微微沉吟,道:「前輩希望我怎麼做?」

    「你有兩個選擇。」封千悔肅然道:「第一個選擇,讓老身廢去你的冰雲訣。水火相剋,你有鳳凰血脈,冰系玄功本就極不適合你,甚至有可能因屬性衝突而對你的玄脈造成負擔和損傷,所有廢去冰雲訣,對你而言,應該不是什麼無法接受的事。」

    單單就廢掉冰雲訣而言,雲澈的確沒有什麼捨不得。作為冰雲仙宮的玄功,它在普通人眼中無疑是一種無比強大的玄功,但相比於雲澈擁有的邪神、荒神、天狼、鳳凰而言,卻是太弱。對敵之時,雲澈更是從來不用,同樣的消耗,鳳凰炎的威力要遠勝於冰雲訣。他偶爾動用,也只是用冰雲屏障隱匿下氣息而已。

    但,這個冰雲訣,是來自楚月嬋!是楚月嬋用自己的處子元陰所賦予他,甚至成為了一種他與楚月嬋之間切不斷的一道聯繫。如今楚月嬋不知身在何處,那更是成為了她在他身體里留下的唯一痕迹。

    所以,他絕不願意冰雲訣被廢去。

    「我想聽第二個選擇。」雲澈沒有太多思索,斷然道。

    封千悔深深看了雲澈一眼,道:「第二個選擇,加入我冰雲仙宮,成為冰雲仙宮的弟子。」

    封千悔這一句話可謂是石破天驚,三人誰也不曾料到封千悔竟會說出這樣一句話。還未等雲澈回應,宮煜仙已站了起來,失聲道:「師伯,這……」

    「不用多言。」封千悔伸手阻止宮煜仙繼續說下去,平靜的道:「我自有考慮。」

    宮煜仙張了張口,沒有再說下去。她的身側,夏傾月也是面露詫然。

    「這個……據我所知,冰雲仙宮自出現以來,就從來都只收女弟子,從來沒有收男弟子一說,前輩莫非……想要因晚輩一事而破例?」雲澈很不淡定的道。

    「我宮之所以一直以來只收女弟子,是因為女性體質偏陰,更適合修鍊冰雲訣。同時,男女之情會阻礙冰雲訣修鍊為假,冰雲訣可通過處子元陰傳承的秘密才是不收男弟子的主因。」封千悔緩緩的道:「但在不傷及宗門原則的情況下,門規亦可稍作通融變動。你是傾月名義上的夫君,又有著月嬋傳承的冰雲訣,與我冰雲仙宮已然是有了莫大緣分和牽連。以你目前擁有的實力和聲望,若是加入我冰雲仙宮,便可極大提升我冰宮的影響力,權衡之下,若你不願廢去冰雲訣,我可破例將你收為冰雲仙宮有史以來第一個男性弟子。」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