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在到來冰雲仙宮之前,雲澈曾想過各種可能,但絕對沒有想到這強大而神祕的太上宮主竟然要讓他成爲冰雲仙宮的弟子!

    若是雲澈應允,那麼,他將是冰雲仙宮有史以來第一個男性弟子!

    而從宮煜仙和夏傾月的反應看來,她們事先並不知道這件事。

    雲澈的內心開始動盪起來。就他自己而言,本與冰雲仙宮沒有任何恩怨瓜葛,但因爲夏傾月和楚月嬋,他和冰雲仙宮之間註定有了千絲萬縷的聯繫。他目前已不屬蒼風玄府,無宗無門,完全可以自由加入冰雲仙宮,而加入之後,他和夏傾月夫妻二人都將共屬同一宗門,兩人從此之後的相處,或許也將少了諸多的約束,甚至,將來找到楚月嬋之後,可以讓她有了重歸冰雲仙宮的可能。

    不過這些都是次要的。

    最關鍵的一點是……冰雲仙宮從上到下,全是女性!而且冰雲仙宮挑選弟子時,不僅僅看重天賦,對容顏的要求也極高,再加上冰雲訣的關係,冰雲仙宮的弟子無不是冰肌玉骨,櫻脣雪顏,任何一個冰雲弟子在外,都是萬中無一的傾城美人,蒼風一直以來的第一美女,也基本全部都是出自冰雲仙宮!就這方面而言,冰雲仙宮無疑是男人夢寐以求的天堂!

    如果冰雲仙宮公開招收男弟子,毫無懸念的說:整個蒼風都要大地震。

    而如今,這個男人夢中的天堂,居然向他……而且是有史以來第一次向一個男人敞開了大門!

    作爲一個生理心理無比正常的男人,雲澈要說不激動,那是絕對不可能的!不過他的臉上倒是格外平靜,聲音很是平淡的問道:“晚輩現在無門無派,加入冰雲仙宮也無不可,但是晚輩需要先行知道,進入冰雲仙宮後,我需要做什麼,又能得到什麼。”

    封千悔很明白冰雲仙宮對男人的吸引力有多大,見雲澈的反應如此平淡,她心下讚賞,道:“加入我宮之後,你並不需要刻意的去做什麼,甚至不需要遵從門規,亦不需要時刻留在冰雲仙宮之中,完全可以來去自如。你需要做到的只有兩點……其一,不可以冰雲仙宮之名做傷天害理之事。其二……”封千悔頓了一頓,神情變得格外慎重:“他日,若冰雲仙宮遭遇劫難,希望你能以弟子身份,全力守護冰雲仙宮。”

    說到這裏,封千悔的話便已停止。正在傾聽中的雲澈擡起頭來,一臉驚訝,然後試探着道:“僅此……而已?”

    “對,僅此而已!”封千悔聲音平和的道:“至於你所能得到的東西……你既身爲冰宮弟子,便可修習我宮所有玄功,包括冰雲訣、冰心訣、冰紛雪影步、冰雲十三劍……以及,冰夷神功!宗門資源,我允許你任意取用,宗門禁地,你也可自由出入!你若有難,或者解決不了的事,宗門也會傾全力助你……如此,你可要加入我冰雲仙宮,成爲我宮第一個男性弟子?”

    雲澈張了張,愣是半天說不出話來。

    原本,雲澈對於加入冰雲仙宮最大的猶豫,便是宗門的“束縛”。每一個宗門都必有其門規,而冰雲仙宮作爲一個特殊的宗門,其宗門規矩比其他宗門要嚴苛的多,加入冰雲仙宮,行動自由上受束縛是再正常不過的事。

    但云澈全然沒有想到,封千悔竟然允許他可以不循門規,來去自由……就是想來就來,想走就走,誰的話都可以不聽,卻又可以任意使用冰雲仙宮的任何資源,修習其所有核心玄功,而封千悔提出的兩個要求,簡直就和無要求沒有任何差別。

    這等待遇,簡直就像是天上在掉餡餅……只需要盡情獲得,不需要任何付出!

    不惜打破冰雲仙宮千年門規收他一個男弟子,卻又是這樣的待遇,雲澈此時的感覺,只有無盡的不真實感。一旁的宮煜仙更是面露越來越深的驚詫,好幾次想要開口,都竭力忍了下去。

    雲澈思慮了好一會兒,認真的問道:“前輩,晚輩很想知道,你破例讓我加入冰雲仙宮,卻又給我這種待遇的原因是什麼?”

    封千悔淡淡而笑:“因爲你的實力、潛力、影響力,還有不可估量的未來。另外,你行事雖然會有些極端,但極重情意。老身相信,若你成爲我宮弟子,將來我宮若真的遭遇大難,你必定會全力護我冰宮……這個解釋,你可滿意?”

    封千悔的語氣平淡而真誠,眼神更是如一汪淨水,雲澈從中沒有看到絲毫的雜質、掩飾和虛僞。這次,雲澈沒有再猶豫……也根本找不到任何猶豫的理由,他點頭道:“好!承蒙前輩厚愛,晚輩雲澈,願意加入冰雲仙宮,成爲冰雲仙宮弟子……但在入冰宮之前,晚輩有一個請求……晚輩雖無宗門,但已有師承,所以未經師父允許,不便拜師入門。”

    “呵呵。”封千悔淡淡而笑:“無妨。以你的資質和實力,我宮之中,也無人配做你的師父。你無須拜任何人爲師,直接入門即可。你若對我宮玄功有興趣,可由傾月直接授你。”

    不過在封千悔看來,雲澈有鳳凰血脈在身,根本不適合修煉冰系玄功,雲澈也不會去分散精力修習與他的鳳凰炎完全相悖的冰系玄功。

    話已至此,雲澈若是再不答應,連他自己都會覺得自己是個傻子。他單膝着地,恭敬道:“晚輩雲澈,願加入冰雲仙宮,成爲冰雲仙宮弟子,從此與冰雲仙宮共榮辱。若宗門有難,雲澈必定第一時間回宗,全力守護宗門。”

    “好!”封千悔重重點頭,眼眸之中晃過深深的欣慰,她擡起手指,虛空一點,頓時,一點寒晶在她的指尖出現,然後飛向雲澈,在碰觸到他的手背後,如消融的雪花一般直接消失在了他的身體表面:“這是我冰雲仙宮獨有的‘冰雲魂晶’,有冰雲魂晶在身,你便是我冰雲仙宮的正式弟子!同時,每名冰雲弟子的冰雲魂晶之間會互有感應,這是身爲我宮弟子,以及辨識同門身份的標識!冰雲魂晶對身體沒有任何害處,你若是哪日想要離開冰雲仙宮,可隨時將之自行去除。”

    冰雲魂晶入體,雲澈很快便從宮煜仙和夏傾月身上感受到了一種交相呼應的氣息。

    帶着疑問來到冰雲仙宮,居然就這麼成爲了冰雲仙宮的正式弟子!

    這樣的結果,讓雲澈多多少少有點虛幻感。

    “雲澈,你既已入我冰雲仙宮,那麼,作爲太上宮主,有一些事,我需要警示你一番。”封千悔道。

    雲澈點頭:“請太上宮主教誨。”

    封千悔短時間沉寂,然後神色凝重的開口道:“我聽聞,在兩年前的蒼風排位戰,來自四大聖地之一——天威劍域的長老凌坤,曾當衆主動邀請你加入天威劍域,你當時並未應允,但也留下的凌坤的傳音印記……我想知道,你未來,是否會有加入天威劍域的可能?”

    雲澈沉吟一番,思索着封千悔爲什麼會提到這件事。因爲死去的雲滄海,因爲死去的蕭鷹,因爲親生父母,雲澈對天威劍域已經有了刻骨的恨意,不過,他如今的能力,根本沒有和天威劍域抗衡的半點資格,所以這些恨意絕不能在任何人面前展露。他表面平靜,猶猶豫豫的道:“天威劍域畢竟是四大聖地之一,是天玄大陸最巔峯之地。普天之下的修玄之人,都夢寐以求可進入聖地之一,晚輩雖然喜歡自由,但如果將來遭遇瓶頸,或許會有入天威劍域尋求突破的可能。”

    封千悔沉默了下去,然後低嘆一聲,道:“如果,你將來真有進入聖地之一的可能,那的確是你的機遇與造化,但,皇極聖域、至尊海殿、日月神宮,這三者你若有機會,都可選擇,惟獨天威劍域,萬萬不可。”

    “爲什麼?”雲澈驚訝道。

    “你天資極高,心性更是極其適合追求玄道極致,而你的身上,也一直伴隨着極大的氣運!你的未來,將是不可限量。但,天威劍域雖然爲聖地,卻是充斥着無數骯髒險惡之地,我絕不允許我門下弟子,將來沾染到天威劍域的污穢,毀掉一世前程!”

    封千悔的話,讓雲澈心中一陣驚詫:“太上宮主,難道,冰雲仙宮和天威劍域之間有什麼特別的恩怨?弟子極少接觸到‘天威劍域’這個名字,但也從未聽過它的惡聞……還忘太上宮主明示。”

    封千悔深深的看了雲澈一眼,眼眸深處閃過掙扎……她當然知道,對一個玄者而言,聖地的橄欖枝意味着什麼,那完全就是一個天玄大陸的玄者在玄道之上的最高追求。如果沒有足夠充分的理由,根本不可能有人拒絕的了聖地的橄欖枝。

    長久的猶豫之後,封千悔暗歎一聲,終於還是說道:“你可知,在千年之前,天玄大陸並非只有四處聖地,而是有着五大聖地。”

    “五大聖地?”雲澈再次一訝。他從來都只聽過四大聖地之名,從未聽過什麼“五大聖地”。而且“五大聖地”存在的時間,還是在千年之前。對於宗門發展而言,千年並不是一段很長的歷史,尤其是對於聖地級別的勢力而言,千年根本不至於被遺忘,但云澈卻從未聽過第五個聖地。

    “千年之前,皇極聖域、至尊海殿、日月神宮、天威劍域之外,天玄大陸還有另外一個聖地級的勢力,它的名字叫做‘永夜王族’。五大勢力,並稱五大聖地。”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