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蕭宗、焚天門的弟子都多達數萬,甚至十數萬人,如果算上分宗、外門的話,則更是難以計數。天劍山莊上下則有數十萬之多,相比而言,與它們齊名的冰雲仙宮要袖珍的多,整個冰雲仙宮所有人加起來,也只有堪堪兩千人。

    但冰雲仙宮的正殿卻是佔地格外廣闊,足以容納數萬弟子,周圍冰峯起伏,形態各異的玄冰林立,這些玄冰隨便一塊,或許都有千年甚至萬年的歷史。這裏的建築幾乎都是由冰晶築成,四處遍佈着各種在其他地方几乎不可能看到的冰花寒草,每一株,都是珍貴無比。

    雲澈跟隨夏傾月走了小半個時辰,卻也沒有遇到幾個冰雲弟子。冰雲弟子都有自己的獨立居室和練功房,而且大都性情清冷,即使在宗門之中,也很少露面。

    “這裏也太安靜了一些吧?長年累月在這個地方,不會覺得無聊煩悶嗎?”雲澈看着周圍,忍不住道。這裏的風景純淨到近乎虛幻,身在其中宛若走入仙境,偶爾來欣賞欣賞風景當然是不錯,但如果讓雲澈一直留在這種冷寂的地方,估計用不了多久就能把他憋壞。

    夏傾月輕聲道:“我宗冰雲訣、冰心訣的修煉都講究清冷靜謐,在這裏的地方修煉再適合不過。這樣的環境適合於我,也和我入冰雲仙宮之前的生活並無太多的區別。”

    在入冰雲仙宮之前,夏傾月也是久居閨中,極少邁出家門。即使和她從小有婚約的雲澈,十幾年來都沒能見過她幾次。

    “冰宮之中的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獨立居室和練功房,待明日宮主宣佈你加入我宗的消息後,會爲你安排居室和練功房……”夏傾月微微轉眸看了雲澈一眼:“如果你需要的話。”

    “需要,當然需要!”雲澈馬上道:“現在房價那麼貴,白送的房子,傻子纔會不要……對了,傾月老婆,你的居室和練功房在哪裏?我們成婚這麼多年,你不陪我一起睡就算了,我居然連你睡在什麼地方都不知道。”

    夏傾月側過螓首,看着那一片反射着琉璃彩光的冰晶珊瑚:“我的練功房比較特殊,在我終於領悟冰夷神功後,宮主便許我在銘印冰夷神功的冰雲祕地修煉。”

    “冰夷神功……”雲澈眉梢微動……這一個月來,他不止一次的想起與蒼月成婚那日,夏傾月一人抵擋鳳凰神宗兩大王玄,凍結其火焰,封鎖其行動的畫面……

    那兩大王玄所釋放的火焰,可是鳳凰血脈所燃燒的鳳凰炎!居然被同等級層面的夏傾月給冰封!這完全意味着……冰夷神功的威力、法則階層,居然還要高過……至少也不低於鳳凰炎!

    當然,這個鳳凰炎全然不是由神獸鳳凰釋放的純正鳳凰炎,而是繼承着些微鳳凰血脈的人所燃起,有着丁點鳳凰屬性的玄火。但縱然只是極其不純正的鳳凰炎,也絕非普通玄火可以比擬,否則,鳳凰神宗也不會成爲天玄七國第一大宗門。

    “帶我去你說冰雲祕地看看吧,我忽然想見識一下你們……哦不,我們宗門的冰夷神功。”

    封千悔交代過,只要是夏傾月可去的地方,他都可以去。夏傾月沒有拒絕,直接道:“既然如此,隨我來。”

    夏傾月所說的冰雲祕地在冰雲仙宮東側之下,雲澈跟着夏傾月沿冰晶階梯向下一直走了很久。夏傾月冰眸如水,優雅恬靜,目不斜視,雲澈一小半的時間在看周圍的佈置和風景,一大半的時間在看夏傾月的容顏和身姿……在第一次見過夏傾月時,那時夏傾月尚不滿十歲,他便感覺她美的朦朧,美到了不真實,而今,看着近在咫尺的夏傾月,他依然有着同樣的感覺。

    娶這樣一個美到虛幻,又是蒼風第一美女的女子爲妻,自然是男人夢寐所求。但她明明是他的妻子,成婚三年,卻是從未有過夫妻之實……作爲一個正常的男人,要說雲澈沒有點怨念和正常男人該有的想法,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咳咳……”雲澈忽然開口,一本正經的道:“傾月老婆,太上宮主說在你冰夷神功大圓滿之前,我們不能有夫妻之實……嗯,這件事,你怎麼看?”

    “……”夏傾月腳步輕盈的走在雲澈前面,毫無反應,彷彿根本沒有聽到他的話。

    “要不我換一個問題。”雲澈目光從上到下,狠狠的看了一番夏傾月宛若月宮仙子般完美曼妙的身體曲線,還忍不住悄悄嚥了一口口水:“你……什麼時候能把冰夷神功修煉到大圓滿?”

    夏傾月依舊毫無反應,而如果雲澈走在她前面,會看到她雪衣之下的高聳胸脯重重起伏了一下。

    因爲雲澈的這句話,直白點就是……你什麼時候跟我上牀!

    “傾月老婆,千萬不要以爲這只是一件小事,在夫妻之間,這可是非常嚴重的問題。”雲澈一臉“嚴肅”的道:“要成爲一對真正的夫妻,絕不單單是名義和情感上的結合,還要有身體和心靈上的交融。而身體上的交融,更是夫妻雙方……”

    “已經到了。”

    如水落冰晶般的四個字,將雲澈的話給打斷,夏傾月的腳步,已停在了一處散發着森白霧氣的冰晶大門前。

    夏傾月伸出手掌,按在冰晶大門上,掌心藍光微閃,只聽輕微的一聲響動後,原本緊閉的冰晶大門無聲的打開,一股刺骨的寒氣撲面而來,呈現在眼前,是一個格外寬大的大殿。但這處大殿卻並不是以寒冰爲牆、寒冰爲磚,而是由深青色的石頭所鋪築而成。

    迎面而來的寒氣,隱約帶着一股熟悉的香氣——是屬於夏傾月的少女氣息。看起來,夏傾月平時很大一部分時間都在這個地方。

    “這個殿堂名爲‘冰夷神殿’,是當初冰雲先祖的清修之地,冰雲先祖最終也是在此處仙逝。”夏傾月緩步走入其中,聲音輕緩的道……至於雲澈之前那番亂七八糟的話語,完全在她的意識之外。

    雲澈歪了歪嘴,伸手對着夏傾月雪紗下的臀部做了一個隔空抓捏的動作,這才覺得心裏通暢了點,跟着夏傾月走了進去。

    大殿寬大而空曠,地面、牆壁、頂部,都是整齊劃一的青石,這些青石顏色深邃而微帶晶瑩,輕微的反光,宛若暗色的玉石一般。但除此之外,整個大殿空無一物,就連個座椅、燈臺都沒有。

    “你平時就在這個地方練功?好像也沒什麼特別的地方。”雲澈張望四周道,忽而,他的目光落在了大殿最右側,視線一定,問道:“那個是什麼?”

    大殿的最右側,有一圈一丈來寬,半尺來高的圓環狀凸起,顏色上與大殿並無不同,乍看之下甚至容易忽略,從雲澈的位置看去,凸起部分的上方似乎雕琢着什麼特殊的紋路。

    “那是冰雲先祖所留下的逃生玄陣。”夏傾月稍側美眸:“當宗門遭遇不測,瀕臨絕境之時,可以冰雲訣喚醒此玄陣。玄陣之中蘊藏着可以切裂空間的力量,此陣催動之後,可將一人,傳送到一個無法預知的地方。不過,也只能傳走一人,而且此陣發動之後,需要百年的時間才能再度吸納足夠的空間之力,也就是說,此陣一旦使用,想要再次使用,必須待百年之後。”

    “不過冰雲仙宮存在至今,這個逃生玄陣從未被使用過。”

    “哦……”雲澈對那個奇異玄陣多看了幾眼,沒想到冰雲仙宮之中,竟然會存在着這樣一個可以劃破空間從而讓人在絕境之下遠遁萬里的逃生玄陣。

    “你之前說,這裏銘印着冰夷神功的玄訣,可是這裏明明什麼都沒有。”雲澈轉移視線道。

    夏傾月沒有說話,雙臂擡起,白玉般的手掌同時閃耀起冰冷的淡藍色光芒……頓時,前方原本光潔無誤的青石牆壁上,忽然映現出一排排蒼藍色的字跡……字跡的最右方,四個藍色的大字猶若寒晶拼成,釋放着冰冷到懾人心魄的光芒:

    шшш_ttκǎ n_¢ Ο

    冰夷神功!

    夏傾月放下手臂,隨着她手上藍光的消逝,牆壁上的字跡也隨之全部消失。她聲音柔婉的道:“以冰雲訣的玄功光芒照耀牆壁,便會顯出冰夷神功的印跡,若非我冰雲弟子,縱然來到此處,也不可能得到冰夷神功的玄訣。”

    “原來如此。”雲澈恍然。

    “另外,這座大殿裏的青石名爲‘天磐玉’,據說是上古時代受到過真神力量滋養的神石,堅硬無比,刃切無痕,冰封不裂,火灼不融,縱然是王玄巔峯的力量,也無法將之破壞半分。因而在這裏修煉,可以任何施爲,完全不需顧忌不慎破壞什麼。”

    “王玄巔峯……都無法破壞?”雲澈低頭看向腳下的石頭,一臉的不相信,不過一眼望去,視線中所有的青色石頭愣是找不到有一處損壞的,別說缺口,連道微小的劃痕居然都看不到。

    這個石頭,難道真能硬到夏傾月所說的程度?

    雲澈想也不想,也不跟夏傾月打招呼,抓起龍闕,隨手砸了下去。

    當!!

    明明是砸在玉石上,雲澈卻分明感覺龍闕撞在一塊堅硬無比的鋼板之上,一聲刺耳的響動,兩萬多斤的龍闕竟然被直接彈起,還反震的雲澈手腕輕微發麻……而反觀龍闕碰撞的地方,居然是完好無損,連一絲肉眼所能分辨的微小創口都沒有。

    雲澈直接愣了一愣……他的臂力無與倫比,而龍闕,更是強大的王玄重劍,平時無堅不摧,無人可擋,別說什麼石頭,一座小山都能一劍轟塌……而現在,居然沒能在一塊石頭上留下半點痕跡!!

    雲澈的嘴角一陣抽搐,龍闕之上也發出一聲焦躁的龍吟……堂堂王玄重劍,居然無法在一塊石頭上留下痕跡,就算雲澈甘心,它的意識也不會甘心。

    “我就不信了!”雲澈胸腔裏一股氣上來,就再也無法壓下去,他雙手握住龍闕,“焚心”開啓,一聲大吼,直接以九成力砸向了下方。

    “喝!!”

    當!!!!

    空間顫蕩,但地面卻沒有絲毫震顫,龍闕與天磐玉碰撞那一剎那,那一聲刺耳之極的鳴聲幾乎將雲澈的耳膜撕裂,巨大的反震力也排山倒海而來,讓雲澈手臂揚起,身體連退好幾步,全身氣血沸騰,就連龍闕都差點脫手飛去。

    而……龍闕與地面碰撞之處,依然連半點創口都沒有。

    雲澈這次徹底傻眼。

    我勒個去!這個世上居然真的有硬到這種程度的石頭!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