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宮煜仙原本目含怒色,但瞬間便被「冰夷神功」給轉移了注意力。雲澈馬上道:「是!傾月帶弟子前往了冰夷神殿,有幸見識了冰雲先祖留下的冰夷神功,經過一日參悟,略有小成。」

    一日參悟……略有小成……

    冰雲仙宮千年以來,除了夏傾月,可是從未沒有人能練成冰夷神功!而縱然資質和悟性高如夏傾月,也耗費了數月的時間才堪堪入門!

    而雲澈……居然僅僅是一天的參悟!

    宮煜仙不禁震驚的一時說不出話來。這時,大片的冰雲弟子從四面八方趕來,視線中頓時雪衣飛舞,如飛聚而來的白色蝴蝶一般……如果是諸如蕭宗、焚天門這等宗門,被驚動之下那是氣勢驚人的黑壓壓一片,讓人膽戰心驚,而放在冰雲仙宮,那簡直就如百花齊放,美不勝收,讓作為罪魁禍首的雲澈愣是感覺不到半點危機感。

    「宮主,師父師伯師叔……發生什麼事了?」夏傾月腳踏冰紛雪舞步,帶著一陣寒風來到了宮煜仙身側,她看了一眼雲澈,又看了一眼楚月璃等人的衣著和滿臉寒霜……再加上後面的冰雲寒潭,她一下子就猜到了什≌→么。

    「哼!傾月,你今天可要好好看清你當初執意要嫁的這個男人,他竟趁著夜幕,來到這冰雲寒潭偷窺我們洗浴!簡直卑鄙下作到極點!」楚月璃緊凝月眉道。

    雖然大部分的冰雲弟子都隱約猜到了什麼,但聽楚月璃直接說出,少女們的驚呼聲依舊連成一片,一雙雙美眸更是誇張的瞪大……雲澈不但偷窺洗浴,居然偷窺的還是冰雲七仙中的六人!

    少女們的目光充滿著驚訝、冷漠、鄙視,甚至還有殺氣,雲澈直感覺自己比竇娥還要冤枉(竇娥又是什麼情況),他無奈又無力的道:「我已經說過很多次了,我真不是故意的,我第一次來這個地方,根本不知道冰門之後居然會是一處寒潭。」

    夏傾月芳唇輕咬,上前道:「師父,還有各位師叔師伯,雲澈他雖然做事會有些魯莽不羈,但弟子保證,他絕對不是那種會去故意偷窺女子洗浴的卑劣之人,弟子相信雲澈只是無意間為之,還請師父與眾位師叔師伯息怒。」

    「就算他不是有意的又如何?」慕容千雪憤聲道:「他用眼睛玷污了我們的身體,這已是事實……而且,他還偷學了我宗的冰夷神功!這等行徑,更不可饒恕。」

    「好了。」宮煜仙一抬手,終於出聲:「冰夷神功一事,你們無需激動。你們難道沒從雲澈的身上,感覺到『冰雲魂晶』的氣息嗎?這件事,原本要明日在宗門大會上公布,事到如今,也不得不提前告知你們……就在今日,雲澈已正式成為我冰雲仙宮的弟子,也是有史以來第一個男性弟子。」

    「啊!?」

    「這……宮主,你說的……確定是真的嗎?」

    「我宗門規第一條,便是只收資質極高的女性弟子,為什麼要招收一個男性弟子?難道是因為傾月?」

    「你們不用多說了,也沒必要妄加揣測。」宮煜仙道:「這不是我的決定,而是太上宮主的決定。太上宮主如此做,也絕非一時衝動,更不是藐視門規,她有著極其重要的理由,這個理由是什麼,我無法說予你們,你們也不要再追問。我只能告訴你們,這個理由極有可能關係著我冰雲仙宮的未來。」

    太上宮主封千悔雖然已不問冰宮之事多年,但她依然有著冰雲仙宮最高話語權,她決定的事,縱然與門規相悖,也自然不會有人再反對。只是每個人的臉上,都寫滿著深深的驚訝和無法理解。

    冰雲仙宮以後……真的就這麼多了一個男性弟子?

    「雲澈既已入我冰雲仙宮,也自然可修習冰夷神功。」宮煜仙轉過身來,目光掃過聞聲而來的冰雲弟子:「這裡並無什麼大事,都退下吧,明日十時,不要忘記主殿的宗門大會。」

    宮煜仙命令之下,冰雲弟子們頓時散開,回到了自己的居所。不過楚月璃她們的怒氣自然不會就這麼消除。慕容千雪劍指雲澈,冰冷的道:「他雖然已是同門……但他剛才對我們犯下的事,和他是否是冰雲弟子無關!就算他是太上宮主看重的人,今日也必須給我們姐妹一個交代,否則,我們姐妹今後將難以心安。」

    這種事,放在任何正常的女人身上都絕難接受,何況她們還是視冰清玉潔超過生命的冰雲七仙。夏傾月相信雲澈是無意的,但他雖然無意,犯下的卻是天大的錯誤,而且同時冒犯了整整六個冰仙。她只能再次為雲澈求情道:「師父師叔師伯,弟子知道雲澈這次犯下大錯,但這件事,弟子可以保證他是無心之過,也請看到他是弟子……夫君的份上,能饒恕他這一次無心之過……或者,輕為責罰……」

    她轉眸看著雲澈,用很輕很急的聲音的道:「你還不快向六位師叔伯認錯。」

    雲澈滿臉無辜的嘀咕道:「我已經認過錯了,但是不管用……」

    「好了!」宮煜仙重重出聲,看著雲澈,一籌莫展。冰雲仙宮歷史上,雖也曾偶爾接待過男客,但從未留過任何男性在冰宮中過夜,所以也從來沒發生過冰雲弟子身體被男性眼睛玷污之事,再加上太上宮主對雲澈的看重,以及她今天所說的那番話,讓宮煜仙頭疼無比。就如慕容千雪所言,今日若無交代,她們必定難以心安。若要責罰雲澈,又該怎麼處罰?如此大錯若是責罰輕了,明顯是偏袒,若是重了……以雲澈的剛烈性子和連她都無法壓制的實力,根本無法預料他會做出什麼事來。

    「雲澈!」宮煜仙嚴厲的道:「今天的事,我也相信你是無心之過。但錯就是錯,縱然無心也大錯鑄成!我冰宮女子視貞潔勝過生命,此事絕不可就此作罷……你雖然不需要真的以命贖罪,但負荊請罪也好,在其他方面補償也好,你必須做出讓她們漸消怒氣的交代!我相信你作為傾月的夫君,又被稱作蒼風第一人,定然會有這樣的擔當!」

    雲澈緩緩吸了一口氣,微微一想,道:「宮主教訓的是,弟子雖然一直在為自己的無心辯解,但卻也著實傷害了六位仙子……那麼,弟子可在短時間內,將六位仙子的所有玄關全部打通,成就天靈神脈……不知這樣的補償,可否足夠?」

    「你說……什麼?打通全部玄關?成就天靈神脈?」雲澈的話,讓宮煜仙霎時間滿臉震驚,幾乎以為自己聽錯。

    「這怎麼可能!宮主,他分明是在信口亂語!玄關後天極難開啟,就算是冰雲先祖都只開到三十七玄關,天靈神脈更是千年難遇,他怎麼可能做到!他的這種話,根本是在故意欺蔑我們!」

    「不是的!」夏傾月馬上道:「弟子可以作證,雲澈的確有這樣的能力!因為弟子身上的所有玄關,就是雲澈給打通!他並沒有在說謊。」

    「什麼?」楚月璃一臉震驚:「當年,你說的那個『奇人』難道竟是……」

    「是!就是雲澈。」夏傾月認真道:「請師父原諒弟子當初的欺瞞。因為弟子那時已答應雲澈不泄露此事。但云澈可通玄脈的話千真萬確,弟子的天靈神脈,便是他所賜予,而且時間只用了短短三天。」

    雲澈很直接的接過夏傾月的話,滿臉得意加傲氣的道:「那時候玄力和精神力低微,所以要三天,現在的話……大概一刻鐘就足夠了。」

    其實,以雲澈如今的實力和精神力,藉助天毒珠的凈化之力為他人打通所有玄關,順利的話估計三分鐘就完全足以完成。他說一刻鐘,是怕太過驚世駭俗,嚇到她們。

    但縱然如此,這「一刻鐘」三個字,依然讓所有人震驚的根本無法相信。

    以夏傾月的性格,沒有人認為她會說謊。而夏傾月在幾天之內忽然玄關全通,成就天靈神脈也是真的不能再真的事實,那之後的很長一段時間裡,冰雲七仙之間還經常談論起那個手段通天的奇人,並稱之為「絕世聖人」。而在那之前,她們聽說過的最高境界便是「一指通玄」,但也頂多強行為一名玄者直接開啟三到五個玄關,再多便絕無可能,而是要靠玄者通過自己的大量努力,以及各種珍貴靈藥、機遇、大量的時間,去一個一個的緩慢開啟。

    她們絕沒想到,那個「絕世聖人」不是一個俯瞰眾生的遁世前輩……而居然是只有十九歲的雲澈!

    這縱然用「匪夷所思」四個字,都不足以形容。

    「雲澈,你和傾月所言……都是真的?」宮煜仙兀自不敢相信的道。

    「若是不相信的話,弟子現在就可以為一位仙子打通所有玄關。若是弟子在一刻鐘內無法做到,甘願被六位仙子千刀萬剮,絕不反抗還手!」雲澈信誓旦旦的道,這些話說出口時,臉色毫無變化。

    ——————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