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見雲澈說的如處篤定,又有夏傾月真真正正的天靈神脈爲證,宮煜仙等人縱然震驚到極點,也不得不傾向於相信。

    打通所有玄關,成就天靈神脈是什麼概念?那幾乎是所有天玄玄者夢寐以求的極致資質!玄關的後天開啓艱難無比,百年時間能後天開啓十個玄關,便可稱得上是絕世天才。而打通所有玄關……縱然是冰雲七仙這等層面的人物,也從來不敢妄想。

    冰雲仙宮的始祖沐冰雲,先天開啓十九玄關,至兩百七十歲仙逝,也只後天開啓至三十七玄關,縱然如此,當年也是蒼風第一強者,連天劍山莊的始祖都要敗在她的手下。

    若是真能成就天靈神脈,她們的資質將直接超過冰雲先祖沐冰雲,此後的修玄之路也將再無瓶頸,或許短短几年,她們就足以突破王玄……將來,甚至有成就霸皇的可能!一直無法修煉的冰夷神功,也極有可能得以修煉!

    整個人,完全等同於脫胎換骨,資質之上,別說在蒼風國,就算是整個天玄大陸,都是最最頂尖!達到一個她們以往連想都不敢想的極致境界!

    若雲澈真的做到了,那對她們豈止是“足夠”彌補……簡直是千萬倍的彌補!是毫無折扣的再造之恩!

    “宮主,就讓弟子先行一試。”

    在現在的冰雲七仙中,慕容千雪的年紀最大,她的性情雖沒有楚月嬋那麼極端,但臉上也從來都掛着彷彿亙古不化的冷漠。她收起冰劍,帶着一股寒氣落在雲澈身前,冰眸冷冷的看着他:“你若真能爲我打通所有玄關,成就天靈神脈,今日之事便一筆勾銷,我非但不會對你有所怨恨,反而會銘記大恩於心,今後必定報答!”

    雲澈點了點頭,用盡可能平靜的目光上下打量了慕容千雪一眼,嘴巴張了張,臉色也閃過糾結……似乎是在猶豫着什麼。

    “是需要銀針嗎?”夏傾月開口道。

    “銀針?”宮煜仙眉梢微動:“銀針的話,凝雪宮中便有。如果你需要其他什麼東西輔助的話,也可以全部說出來。”

    “不不!”雲澈一擺手:“那時候我的玄力只有初玄境,無法把足夠的玄力滲透到玄關之中,所以才需要銀針輔助,現在的話已經不需要了。只是……只是……”

    雲澈的喉嚨一動,做出下了好大決心的樣子後才猶猶豫豫的說道:“通玄這種事難度有多大,你們應該知道,而且還會伴隨着一定的風險,如果稍有不慎,不但無法把玄關打通,還有可能就此讓玄關損毀,永久閉塞。所以,整個過程,我着手的地方,絕對不能隔着衣服,所以……”

    說到這裏,雲澈馬上看到眼前的慕容美人臉上盈起怒色,他連忙道:“我絕對沒有褻瀆的意思,這件事傾月可以作證。”

    夏傾月沒有任何猶豫的緩緩點頭:“是,弟子可以作證。當初雲澈爲弟子打通所有玄關時,便是不許有任何衣物相隔。不過慕容師伯不需要過多擔心,只需要把背部露出即可。”

    雲澈迅速點頭,不過心裏卻是默默的淫笑起來……打通玄關主要是藉助天毒珠的淨化之力,那需要什麼裸.背!當初他讓夏傾月裸.背,單純的就是爲了佔她便宜!

    而這個好習慣,當然要傳承下來!

    之前對我要打要殺,現在還要我打通你們的玄關……哪有這麼便宜的事!打通玄關可以……好處費也是要乖乖上交滴!

    慕容千雪等人原本心生怒氣,以爲雲澈是要藉此佔她們便宜(其實本來就是這麼回事),但有了夏傾月的話,再加上雲澈所言聽上去很有道理,她們也不得不信了幾分。慕容千雪冷冷的盯了雲澈一眼,道:“好,我姑且相信你……但這個過程中你若是敢有什麼不該有的舉動,我一定不會放過你。”

    “知道了。”雲澈無力的道,然後還小聲嘀咕了一句:“我要是真把你怎麼樣了……你又打不過我。”

    “你……”慕容千雪雪顏凝怒,但總算沒有再次爆發,冷斥一聲道:“轉過身去。”

    雲澈一歪嘴,把身體轉了過去。

    “放心,雲澈既然敢當着我們這麼多人的面如此保證,必然不會是欺騙我們,何況還有傾月這個先例……”宮煜仙的神情有些激動:“千雪,收斂怒氣,因爲接下來若是成功,將是改變你一生的莫大造化。”

    “是,宮主。”慕容千雪說話間,已是平心靜氣。

    “雲澈,如果不隔衣的話,你確定通玄過程中不會出現諸如玄關損毀這類無法挽救的風險?”宮煜仙面向雲澈,慎重的問道。

    雲澈毫不猶豫的點頭:“只要玄脈正常,不隔衣的狀態下,弟子保證不會有任何風險出現……隔衣的話,就不好說了。”

    “好!”宮煜仙點頭:“千雪,把雪衣脫下吧……只需將背部面對他,而且有我們在側,你儘可放心……開始吧。”

    “是,宮主。”

    慕容千雪轉過身體,解開衣帶……她的雪衣被寒潭之水沾溼,本該緊貼在身上,但由於她的肌膚太過柔滑,縱然被浸溼,依然在衣帶解開後,沿着香肩玉臂緩緩滑落,並在雪膚之上勾起撩人無比的水痕。頓時,粉光緻緻,白的晃眼的美人玉背毫無遮掩的顯露出來。

    慕容千雪拉起垂下的雪衣遮住胸前……主動在一個男人面前裸露身體,這是她絕不曾想過的事,她的胸脯劇烈起伏好幾次後,纔在冰心訣之下變得心如水鏡,她閉上眼睛,出聲道:“開始吧。”

    “雲澈,開始吧。”宮煜仙道,目光緊盯着雲澈的一舉一動,神色間充滿了前所未來的期待……一刻鐘,成就天靈神脈……如果雲澈真的有這樣的能力,並且可以給所有冰雲弟子實現的話,那麼,她簡直無法想象冰雲仙宮的未來會輝煌到何種程度!!

    雲澈轉身,一眼便看到了慕容千雪裸呈的玉背,纖腰若柳,曲線如水般蜿蜒而下,連接着被雪衣掩住的豐滿嬌臀,冰雪般的肌膚更是粉嫩無暇,如若潤脂,讓人無限遐想着這具玉體前方的絕美風景。雲澈悄然嚥了一口口水,神情卻滿是淡定,他一言不發的坐到慕容千雪的後方,將手指點在了慕容千雪的玉背上……指尖與雪膚碰觸的剎那,慕容千雪的身軀明顯顫動了一下,但馬上又恢復平靜,而云澈也順勢把整隻手掌都貼了上去……頓時滿手的柔滑。同時,他的手掌綠光微閃,天毒珠的淨化之力釋放而出,直衝玉檀關。

    慕容千雪頓時感覺到玉檀關有了一絲輕微的悸動,但還未等她反應過來,玉檀關便在一瞬間之間完全通開,冰寒玄氣頓時自發的涌去,在玉檀關中雀躍着來回遊移。

    慕容千雪一下子睜開了眼睛,難以置信的失聲道:“玉檀關……通了!!”

    “啊!?”

    “真的……是真的嗎?”

    “千真萬確!”冰心雪魂的慕容千雪也根本無法壓抑這一刻的激動:“玉檀關已經完全通暢,而且沒有任何疼痛和不適感。”

    “不要說話!”雲澈忽然一臉嚴肅的出聲:“閉上眼睛,平心靜氣,不要有任何動作,也儘量不讓要玄氣有任何躁動。”

    若是方纔,慕容千雪哪會聽雲澈的話,而此時雲澈一聲呵斥,慕容千雪立即乖乖收聲,平緩呼吸,別說反斥,臉上連一絲不滿都沒有。

    宮煜仙和其他冰仙也都趕緊收起聲音,再也沒有人敢說一個字,但她們的神情,卻都是激動的難以自已……縱然有夏傾月這個先例,她們依舊滿心懷疑,畢竟一刻鐘成就天靈神脈也實在太天方夜譚了,但現在,才僅僅幾息的時間,居然就直接打通了一個玄關!!

    要知道,若要慕容千雪自己打通這個玄關,至少要十幾年的努力外加數不清的珍貴丹藥,另外還要加上足夠的運氣機遇!

    她們對雲澈最後的懷疑也完全消除,眼神中哪還有之前的怒意和殺氣……剩下的,只有極度的震驚,和極度的期待、欣喜。尤其是宮煜仙,百年之人,又是宮主之身,還身懷冰心訣,此時心臟卻是瘋狂跳動,怎麼都無法平息。

    緊接着……

    紫扇關開!

    白穆關開!

    天葵關開!

    青陽關開……

    ……

    時間逐漸過去了五分鐘,慕容千雪已被連續打通十個玄關!宮煜仙等人的震驚與激動之情,已是強烈的無法形容,看向雲澈的眼神,都甚至有了些許仰望神明的意味!

    每打通一個玄關,雲澈緊貼慕容千雪玉背的手掌便會上下摩挲,左右遊移很久,還不斷的變換着各種手勢,看上去格外複雜莫測。而其實,雲澈要打通哪個玄關,只需要找準玄關位置,然後以天毒珠的力量淨化即可,幾息時間便可做到,而且別說要手觸背部,隔衣,甚至隔空都可以輕易做到……雲澈打通玄關的時間加起來也就那麼幾十息,至於之外的時間嘛……則全部都是在摸,使勁的摸!

    當初爲夏傾月打通玄關,他雖然眼睛看的到,但由於用的銀針,所有根本沒能碰觸到她的肌膚,而這次就不同了,他在宮煜仙和其他冰仙的注視下,摸得理直氣壯,理所當然,直摸的心神盪漾,滿手玉脂凝香。

    有便宜不佔王八蛋!

    現成的美人便宜不佔……那是王八蛋中的王八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