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路上,雲澈還在不斷想着各種撩撥夏傾月的方法,甚至在考慮着要不要死皮賴臉的纏着她一起睡在這……但在進入楚月嬋曾經所居住的冰閣之後,他所有的心思,便如被這裏的清冷給封住了一般,在失神中久久發怔。

    這裏的佈置很簡單,只有一牀一桌一鏡,牀是寒玉鋪成,上面沒有任何被褥,摸上去,只有堅硬和刺骨的冰冷。

    這裏的空氣很靜,很冷。雖然楚月嬋已離開兩年,但依然可以依稀嗅到她雪蓮一般的氣息。

    “小仙女她……一直都是住在這樣的地方嗎?”雲澈喃喃的道。

    “師伯從小就住在這裏。幾十年來,這裏都沒有任何變化。師父、還有師叔師伯,以及同門姐妹的住處也都大致如此。”夏傾月道。

    “你們就生活在這樣的地方,不會覺得苦悶和無聊嗎?”冰閣雖大,但一眼就可以看清全部,雲澈轉過身來,神情複雜的道。

    “不會。”夏傾月搖頭:“習慣了,就不會覺得有什麼苦悶。而且這樣的環境,最適合我們冰雲弟子。可以讓我們心若止水,心無旁騖的修煉。”

    “呼……真是無法理解冰雲仙宮的女人!”雲澈有些憤慨的道:“一個個長得國色天香,想找什麼樣的男人找不到,有強大男人的庇護,足以一生無憂,爲什麼卻偏偏要這麼受苦拼命。而且還浪費了這麼多美女資源!”

    最後一句話,纔是雲澈早就想吼出來的。

    “冰宮的姐妹,或者曾經孤苦無依,或者追求玄道。對曾經孤苦飄零的姐妹而言,這裏是一個安定的家,而且再也不需受人欺凌。對於追求玄道的姐妹,這裏,亦是最適合她們的地方。所以對我們而言,這並不算是受苦。”夏傾月聲音輕緩的道,而她自己,顯然是屬於後者:“很多女子甘願成爲男子的附庸,若找對了所依的人,的確可以享一生安定,甚至榮華。但只爲附庸,沒有自我的女子,卻大多是寡幸薄命,更有一些女子,若自己沒有足夠的力量,甚至連和自己的夫君、子女相聚相守都不能……”

    說到這裏,夏傾月的聲音裏忽然出現了剎那的顫音,但馬上又恢復正常。

    “外界常傳,冰雲仙宮對新進弟子不但有着資質上的極高要求,而且對容顏也同樣要求極高,所以冰雲女子才都會傾城絕色。其實,這只是他們的妄自揣測而已。”夏傾月幽幽說道:“冰雲仙宮對於弟子的要求,只有資質而已,對容貌從無任何要求。只不過,冰雲訣不但能凝玄爲冰,還可淬體駐顏,讓修煉者膚若冰玉柔脂,顏若無暇雪蓮,身上也會自然釋放一種冷豔的冰雪氣息。姐妹們都是從小修煉冰雲訣,長成之後,自然都是沉魚之姿,落雁之貌……但也因此,極其容易招來男子的覬覦。所以我冰宮女子從不會鬆懈於修煉,讓冰宮實力始終處在蒼風之巔,否則,一個皆是美貌女子的宗門,斷然不可能安然屹立千年。”

    夏傾月的話,讓雲澈下意識的伸出手來,摸了摸自己的臉……他的這個動作,讓夏傾月脣角輕動,頓時無言。

    雲澈看着那張寒玉冰牀,一陣失神……或許,對於冰雲女子,這裏的一切都已習慣。但,只要是一個正常的男人,都不會願意看到自己的女人久居在這般冰寒的地方受苦。在和楚月嬋相處的那五個月中,雖然她全身癱瘓,但至少,自己的懷抱要比這張冰牀柔軟的多,至少自己可以每天爲她講述各種趣聞軼事,而不會像這裏般冰冷寥寂……

    她們只是習慣,但是,不會真的有女子喜歡這樣的生活。在這裏,她們會適應習慣,或許也會憂傷,也會快樂,但根本不可能有幸福感。因爲幸福這種東西,是來自於父母親人的關愛,還有命中男子的呵護……

    楚月嬋離開了冰雲仙宮,甚至散去了修煉幾十年的冰雲訣。但在她的心中,她感覺自己是悲傷,卻又幸運的。因爲她遇到了雲澈,那短短五個月的時候,她今生第一次真真正正的感覺到自己是個女人。

    冰心一旦染上塵緣,印下的將是遠比尋常女子還要深刻十倍百倍的印記,所以爲了雲澈,她會如此決絕,甚至不惜背棄填滿她以前幾十年人生的冰雲仙宮。

    就這方面而言,冰雲女子的命運的確是有些悲哀……雖然她們自己並不覺得。

    特別是不能嫁人,不能生情,甚至不能和男子親密接觸……讓雲澈尤爲憤慨!

    不僅僅是資源的浪費……還是最最極品的那一類資源的浪費啊!冰雲仙宮千年以來多少的絕色紅顏,居然就那麼帶着冰心直到終老……

    資源浪費是可恥的!尤其是對男人來說,這種浪費,更是絕對絕對絕對不能原諒的!

    一邊想着,雲澈的心裏忽然燃起了一股“雄心壯志”……作爲冰雲仙宮有史以來第一個男性弟子……我是不是應該負擔起拯救同門,抵.制浪費的偉大重任!?

    這個念頭一出,雲澈全身的血液都差點瞬間沸騰起來。雖然責任極其重大,壓力更是山大,但作爲一個男人,尤其是第一個潛入冰雲仙宮的男人,如果不把責任扛起來,簡直都愧對男人這個身份!

    “……你在想什麼?”雲澈的目光忽然變得錚亮,嘴角甚至還掛起來了一抹看上去有些危險的笑意,夏傾月頓時有些警惕的問道。

    wωw●тt kán●¢o

    “哦,沒想到,只是想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雖然重要,但時間尚多,也並不需要太急。”雲澈馬上收斂表情,一臉平靜的道。

    夏傾月的美眸略帶疑惑的在他臉上定格了一小會兒,忽然問道:“師父她們說你之前施展了冰夷神功,沒想到你領悟冰夷神功,居然只用了短短一天的時間……你現在,已經到了哪一境界。”

    雲澈伸出手來,手心之上,一棵小型的冰夷之樹快速生長:“勉強到了第四重‘冰夷之樹’的境界,前三重境界都是奠基,三重境界之後的修煉就有些困難了,估計我要達到第四重境界的圓滿,至少需要五六天的時間。”

    看着雲澈手中的那株冰夷之樹,夏傾月縱然有所準備,眸光依然出現了極其劇烈的顫蕩。她輕語道:“沒想到,當年流雲城那個玄脈殘廢,人人恥笑,讓人憐憫的蕭澈,竟然擁有着如此的天資……”

    “你不也是一樣嗎?”雲澈微笑着道:“誰又會想到,小小流雲城的一個商賈之女,竟在排位戰上挫敗公認的年輕一輩第一人,更在之後成就蒼風歷史上年輕一輩第一個王座,如今還被內定做冰雲仙宮的少宮主。”

    雲澈和夏傾月,毫無疑問,他們是蒼風國年輕一輩最優秀的兩人,甚至,年長一輩,都沒有幾個人能勝過他們。而他們卻都是出自蒼風國最小,甚至被大多數人所遺忘的流雲城,還是一對有着複雜牽絆的夫妻。

    這一刻,他們同時想到了命運的奇妙,相視無言,心中起伏着同樣的心潮。

    終於,雲澈打破了忽然而來的寂靜,一本正經的道:“傾月老婆,你還沒有回答我……你大概還要多久才能把冰夷神功修煉到大圓滿?”

    “……”夏傾月轉過身去,一陣寒風蕩起,還沒等雲澈出聲,整個曼妙的身軀已化作一道虛影,她的聲音,也從窗外徐徐傳來:“過會兒,千雪師伯會親自給你送來雪心丹和冰蟬玉液,你服下後,能增強你的玄力和冰系玄功……早些休息吧。”

    “喂,我還沒有……”

    冰紛雪舞步下,幾息之間夏傾月便已離開了他的感知範圍,雲澈只好悻悻的收回下意識要追去的腳步。

    沒過多久,慕容千雪果然送來了雪心丹和冰蟬玉液,但沒和雲澈說一句話,冷冰冰的就離開了……面對這個脾氣有些接近於楚月嬋的冰美人,雲澈當然也沒敢調戲。

    夜幕逐漸越來越深,雲澈躺在楚月嬋從小睡到大的寒玉牀上,卻是久久無眠……他不懼冰冷,但寒玉牀太硬,他無法習慣。腦海之中,更全部是楚月嬋的身影……

    小仙女,你到底在哪裏?

    你是不是還不知道我並沒有死……而且現在就在你生活了幾十年的地方,睡在你睡過的牀上。

    你現在是不是隱居在一個不會被任何人打擾的地方……你,還有我們的孩子過的還好嗎……

    在你最需要我的時候,我卻不在你的身邊……你生下了我們的孩子……我卻不能看着他的出生,不能和你一起看着他嬰兒時期的成長……一切,都要你來獨自揹負……

    他會是個男孩,還是女孩……如果是男孩,會不會長的像我?如果是個女孩……一定和你一樣漂亮……

    時間已逐漸臨近凌晨時分,雲澈依然沒有入睡,他索性從寒玉牀上坐起,一口氣把雪心丹和冰蟬玉液全部吞了下去,然後閉目入定,緩慢煉化着其中的冰寒力量……雪心丹和冰蟬玉液幾乎是冰雲仙宮最上等的靈藥,若是其他同等修爲的人,這麼做基本等於找死,但云澈的身體連王玄獸的血與肉都已經能輕易煉化,雪心丹和冰蟬玉液就更不在話下了。

    雲澈入冰雲仙宮的第二天,在主殿的宗門大會上,宮煜仙正式宣佈了雲澈成爲冰雲仙宮的弟子……當時那種獨自立於萬花之中,被那麼多絕色女子同時注視的感覺,雲澈估計一輩子都不會忘記。

    當天,他便幫木藍依和楚月璃打通所有玄關……雖然這對冰雲仙宮來說,是驚天動地的大事,但對雲澈而言,卻是花極少的力氣,光明正大的佔着天大的便宜,那種感覺,簡直不要太好。

    其他的時間,他則停留在冰雲神殿,繼續參悟着冰夷神功。隨着冰夷神功的精進,他的玄力修爲也在無聲的增長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