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冰夷神功第四重境界「冰夷之樹」所蘊含的變化極多,可攻可守,可封鎖可牽制,可謂千變萬化,縱然雲澈悟性極高,又有邪神種子在身,也絕非朝夕之間就能融會貫通。

    「你為什麼會對這冰夷神功感興趣?論威力,它比不上鳳凰炎,更比不上重劍,反而會分散你大量的心神和時間。」在雲澈正盯著冰夷神功的玄訣時,茉莉忽然冷不丁的道。

    「這不一樣。」雲澈隨口道:「鳳凰神宗之所以能成為天玄第一大宗門,就是因為鳳凰炎。而同層面的冰夷神功連鳳凰炎都能凍結,說明它在天玄大6,絕對是最頂級的玄功,事實也的確是如此……雖然,它的破壞力不如鳳凰炎,但冰系玄功的威力主動集中在防禦與封鎖,這是鳳凰之力與重劍之力都無法做到的。在很多時候,必然能揮出巨大的作用。」

    雲澈的眼睛稍稍眯起,低聲道:「還有四個月的時間,我就必須去往神凰帝國,不出意外的話,我應該會和鳳凰神宗的一些人打上一架……而冰系,剛好是火焰的剋星!我不懼火焰,玄力屬性上又可以剋制……活著回來的把握自然就大多了。」

    「哼,看起來你也知道現在對上鳳凰神宗有多危險!」

    「沒辦法。」雲澈無奈的道:「雖然我知道註定擺脫不了,但也沒想到鳳凰神宗的人會來的這麼快。如果不是有天玄七國排位戰和太古玄舟的事適時出現,我連這幾個月的準備與緩衝期都不會有……我現在只能儘可能的為自己多尋找幾分把握,到了神凰帝國,再且走且看吧。」

    「……有人來了。」

    茉莉聲音剛落下,身後便一聲輕響,隨之冰夷神殿的大門便無聲無息的打開,兩個如同從畫中走出的純美少女俏生生的站在那裡,兩張一模一樣的小臉上寫滿了期待和興奮……還有一點點緊張。

    冰雲七仙排行第六、第七的雙胞胎姐妹——風寒月、風寒雪。同時,她們也是冰雲七仙中除了夏傾月年紀最小的兩人,真實年齡無法知道,但看上去,只是兩個十七八歲的少女。

    冰雲七仙大都冷傲如蓮,尤其是楚月嬋幾乎是冷到極致,但這對雙胞胎姐妹卻是一對另類,至少,雲澈在第一次看到她們時,想到的不是冷艷,而是甜美。與那些都面罩寒霜的冰雲女子相比,她們璧玉般的唇瓣卻是經常上翹,月眉經常會自不覺的起舞,眸光更是靈動婉轉……不像冰仙,倒更像是一對不染凡塵,由冰雪孕育的精靈。

    在冰雲仙宮這種處處冷寂的地方,這一對異類的出現也並不是沒有原因。一般的冰雲女子都是獨居各自的冰閣冰室,獨自潛心修鍊,但這對雙胞胎姐妹卻是同住一閣,平時就像粘在一起的兩塊牛皮糖一樣到哪裡、做什麼都會在一起,所以她們不會寂寞,每天也永遠不會缺少可以說話的人,要比其他冰雲女子快樂開朗的多。因而,她們的性情與氣質,便與其他的冰雲女子有些格格不入。

    面對慕容千雪、君憐妾、木藍依等人時,雲澈還是會有一種無形的壓力,雖然在光明正大的占著便宜,但在……嗯,時機成熟之前,絕對不敢做出其他什麼多餘的舉動,但面對風寒月、風寒雪姐妹,雲澈心裡卻是沒有產生半點壓迫感,他轉過身,笑眯眯的看著這對精靈少女:「兩位師姐,我已經等你們很久了,快進來吧。」

    「咦?師姐?」風寒月疑惑的一眨眼睛。

    「不對,是師叔!」風寒雪馬上糾正:「你不可以叫我們師姐,我們是你的師叔才對!」

    「啊?師叔?」雲澈一臉的驚訝:「你們的年紀看上去明明比我還要小,叫你們師姐,已經很彆扭了……怎麼可能是師叔呢?」

    「雖然我們的樣子看上去比較小,但我們的年齡可是比你大,而且大好多!」風寒月翹起唇瓣道。大多數女子都喜歡把自己年齡往小里說,但風寒月在說起自己年齡比雲澈大好多時,卻是滿頰的得意洋洋。

    「傾月喊我們師叔,而你又是傾月的夫君,所以當然要和傾月一樣喊我們師叔。」風寒雪很是認真的解釋道。

    「可是,我傾月老婆現在已經和你們並稱冰雲七仙,還是七仙之。」雲澈不緊不慢的道:「這樣的話,傾月其實已經和你們是同輩,所以我叫你們師姐,也應該是對的。」

    「唔……你說的好像很有道理……啊!不對!反正傾月還是喊我們師叔的,你還是剛剛入門的弟子,怎麼都應該喊我們師叔才對!」

    「哦,好吧。」雲澈老老實實的點頭:「在為兩位師姐通玄之前,還要麻煩師姐把石門關上,通玄的過程,最好是不要被外人打擾。」

    「知道啦……還有你喊錯了,是師叔!不可以再喊師姐!」

    「啊?是是,剛才不小心喊錯了……額,兩位師姐哪位先來?」雲澈瞪大純潔無暇的眼睛的道。

    「是師叔師叔師叔師叔師叔!!」雪月姐妹抓狂。

    「是是……那麼,是寒月師姐先來嗎?」

    「~!a#¥%……」

    ………………………………

    風寒月坐在雲澈身前,雪衣滑落,玉背裸呈,雙目緊閉,緊張的睫毛亂顫。旁邊,風寒雪不斷眨動美眸,好奇而緊張的看著雲澈的所有動作與妹妹的反應,時而彎眉,時而抿唇,時而歪頭……像個探究新鮮事物的好奇寶寶一樣。

    雲澈一副聚精會神的樣子,隨著他手掌在風寒月背上的撫摸,二十幾個玄關相繼而開……這個時候,一直努力保持著安靜的風寒月忽然雪軀一顫,「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啊?姐姐你怎麼了?」風寒雪連忙問道。

    「他……他摸得我好癢。」

    「那也不可以出聲音,更不可以亂動,否則……萬一出現問題的話,就糟糕了。」風寒雪擔心的提醒道。

    「知道啦。」風寒月一吐粉嫩的舌頭,卻是滿不在乎的樣子:「不過,已經沒有關係了,我的玄關已經通了五十三個了,還有兩個就完全打通了哦,所以現在這個樣子肯定已經沒有關係了。」

    「是這樣哦,還好還好。」風寒雪一副被緊張到的樣子。

    雲澈的眉梢一動,嘴角咧起一抹微不可察的笑,正要打通風寒月最後一處玄關的手忽然從她的背上移開,緩緩的放了下來,臉上的表情也變得凝重嚴肅。

    「咦?」風寒月正在欣喜激動中期待著天靈神脈到來,卻忽然感覺到雲澈的手竟然離開了,而在慕容千雪、君憐妾等師姐的身上,卻從來沒有他的手忽然移開的時候,她連忙道:「等等……才五十三個,還有玉池關沒有打通呢。你你……你是不是忘記啦?」

    「我知道,只是……只是……」雲澈一臉的糾結,他猶豫了好一會兒,才吞吞吐吐的道:「寒月師姐,你的玉池關……好像……好像有一點點問題。」

    「啊!!」

    雲澈的這一句話,讓風寒月風寒雪同時驚呼,風寒月緊張驚訝之下,差點直接轉過身來,她拉緊雪衣護住胸脯,轉過螓,這個時候也根本無心去管雲澈喊的是師姐還是師祖,緊張萬分的道:「是……是真的嗎?我的玉池關有什麼問題?嚴不嚴重……難道,已經不可以打通了嗎?」

    「是啊是啊,到底是什麼問題?為什麼會有問題?會不會很嚴重?」風寒雪與風寒月姐妹連心,一連問了好幾個問題,看山去比風寒月還要緊張。

    「這個……」雲澈輕呼一口氣,終於道:「兩位師姐不用太過緊張,寒月師姐的玉池關並不是受外力或內力的損傷,而是天生逆隱。」

    「逆隱?」風寒月與風寒雪同時分開唇瓣,一臉迷茫,她們都是第一次聽到這個名詞……也難怪,因為這個詞壓根就是雲澈臨時瞎編的。

    「咳咳,逆隱是我們醫道的用詞,兩位師姐不知道也很正常。」雲澈面不改色的道:「玄關逆隱其實很常見,是指某個玄關在玄脈中自我封隱,而且逆位生長,嚴格說來並不算是玄關的缺陷,因為這對自身的修鍊也沒有什麼影響,也可以和其他正常玄關一樣,在後天的努力中從內部沖開……但是,逆隱的玄關要以外力沖開,雖然方法一樣,但難度會大上很多,而且,也將無法從後背部位沖開。」

    聽雲澈這麼一說,兩姐妹稍稍鬆了一口氣……雲澈說難度會大上很多,但沒說不能沖開。風寒雪小心的問道:「不能從背部沖開的話……那,那應該怎麼做?」

    「這個嘛……」雲澈一臉為難的樣子,他猶豫了好一會兒,才放小聲音道:「我說了,兩位師姐了不許生氣……兩位師姐也該知道玉池關的所在,它剛好就對應在……右胸的位置,如果這個玄關如果是正常狀態,是從右背通過,但由於逆隱,所以就只能從相對的前面,也就是……也就是寒月師姐的右胸部位著手打開……這個這個……我知道師姐一定是不願意的,所以……也只能暫時如此了。」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