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澈狠狠的咽了一口口水,如果不是他超強的心理素質和體格,估計鼻血早就噴了一地。他伸出右手,痙攣般的搖了搖手腕:「既然……師姐堅持的話……那我……開始了……」

    風寒月死死的閉著眼睛,彷彿自己看不到他,他就也看不到自己一樣。嘴唇更是緊緊抿起,一個字都不說,那副樣子,分明是:不許和我說話!

    眼前的冰肌玉骨致美無雙,一對峰巒雪白細膩,性狀更是完美之極,便如胸前棲著一對無暇的皎月,中間夾著一道誘人無比的雪白溝壑。看著風寒月的表情,雲澈開始覺得自己似乎玩的太過火過分,但,這絕美的風景已呈現在他眼前,他的心思也瞬間被完全吸引,雙目灼灼的欣賞著,手掌向上,緩緩的抓握在了她的右乳上。

    「嚶……」風寒月發出一聲受傷小動物般的呻吟,眼睛更是死死的閉緊,眼睫無比劇烈的顫抖著。

    雲澈沒有說話,因為現在說話實在是太大煞風景了,還有把風寒月給驚到退縮的可能。他神情認真而專註,右手則開始緩慢的揉動起來,幅度和力度也在悄然間逐漸增大,將那對雪脂不斷揉成各種形狀,到了後來,五根手指都深深陷入,如同陷落到一團綿滑細緻的酥酪之中,所傳來的觸感,還有視覺與心靈上的衝擊,讓他全身的神經都始終處在半酥軟狀態。

    「嚶……」

    聲聲細微的呻吟不斷從緊咬在一起的緊張唇瓣中溢出,那張純美如雪的臉上,漸漸浮現出越來越濃的粉紅色,不知不覺間,她緊閉的雙眸悄悄睜開,眼神驚慌、失措……還有一抹越來越深的迷離……

    三分鐘的時間,對風寒月來言,簡直如三年般漫長,終於,隨著她玄脈深處傳來的悸動,玉池關完全通徹。隨著她全身玄關的打開,體內的玄氣便如忽然到了新的天地一般,興奮的自動流動、運轉起來,她自己也明顯感覺到玄脈因這一個玄關的變化,發生了質變。

    「師姐,可以了。」

    雲澈掐算著時間,直到三分鐘的最後一秒,他才終於戀戀不捨的把罪惡之手從精靈少女的神聖禁地上移開……手掌之間,滿滿的溢動著少女幽香。

    幾乎是閃電一般的,風寒月一下子把雪衣拉到胸口轉過身去,轉眼間已手忙腳亂的穿好,她轉過身,一張臉兒紅的如天邊的晚霞:「你……你不許把這件事說出去,否則我……我……我……我一定不放過你!!」

    「是,我一定不和任何人說起,否則,就讓我遭天打五雷轟。」雲澈只好再次保證道。

    風寒月又緊緊盯了雲澈好一會兒,唇瓣動了好幾次,卻是怎麼都無法說出其他的話來,因為不知道怎麼的,此時看著雲澈的眼睛,她的心跳的很厲害……她本以為自己身體被褻瀆,自己會很生氣,難過,甚至想過大哭一場,但是,面對這個近在咫尺的罪魁禍首,她的生氣和難過,都只有很少的一點點,更多的,反而是一種很陌生,怎麼都說不出來的感覺,臉頰很燒,心跳,更是徹底亂的一塌糊塗。她只好慌亂的移開視線,裝出生氣不再理會他的樣子,直到妹妹風寒雪脫下衣裳,坐到雲澈前方時,她才悄悄的轉過臉頰,安靜的看著他們兩個人。

    雪衣垂下,露出風寒雪白如羊脂的嬌嫩身體,柔長的頭髮散於雪肩,映襯的全身的皮膚如玉般盈潤,又嫩到讓人不忍碰觸。

    兩姐妹的身體一模一樣,從後方,雲澈完全找不到任何的差別……而同時,她們出現的「狀況」,也是一樣的。

    「啊?啊啊啊啊!我的玉池關……也和姐姐一樣?」

    「嗯。」雲澈一臉鬱悶的道:「我在之前,就在擔心這個問題。因為兩位師姐是雙胞胎,長相一樣,在身體上,也九成九都會是相似的……包括玄脈。兩位師姐的玄力修為應該一直都是同步的吧?這就是原因。然後,果然和我之前擔心的一樣,寒雪師姐的玉池關,和寒月師姐的一模一樣。」

    「啊……怎麼會這樣?」風寒雪一下子傻掉了。而對於雲澈的話,她這次首先想到的不是懷疑……因為她們姐妹真的太像,尤其是身體上。所以玄脈上的相像,在她們的認知上,似乎應該是很正常的事。

    「嗚……姐姐,我該怎麼辦?」這次,輪到風寒雪一臉的無助。

    「沒關係啦!」

    之前糾結萬分的風寒月此時卻是一臉的輕鬆:「我之前也好緊張,但是,只是被他摸一小會兒而已,好像也不會太難過的樣子,然後還可以擁有天靈絕脈,我現在感覺的很清楚,天靈絕脈真的好神奇,我感覺以後的修鍊速度,可以提升好幾倍,雪雪不可以因為最後的一個玉池關而把天靈絕脈丟掉,否則就太可惜了。」

    「真的……可以嗎?」。風寒雪緊張兮兮,有姐姐在前,她的難以接受感,自然要比風寒月要輕上那麼一點點。

    「相信我啦!」之前死命抗拒,幾乎拿自己全部意志才做下決定的風寒月,這次卻在主動的把風寒雪推向雲澈的「魔掌」,她轉過風寒雪的身體,然後忽然伸手,把她的雪衣給拉了下來:「好啦,這樣就可以開始了。」

    「啊!!」

    隨著風寒雪一聲驚喊,她冰雕玉琢的上身完全展露在了雲澈眼前,兩顆粉紅寶石般的蓓蕾在空氣中緊張而妖艷的划動著……然後,被雲澈的邪惡之手滿滿的抓握在了手掌之中……

    冰夷神殿以天磐石鋪成,石門緊閉時,這裡將成為一個絕佳的避難之所,縱然是王玄巔峰,也不可能將這裡破壞。就算是強大無比的霸皇,要破門而入都不是那麼容易。同時,天磐石的隔音效果也是極其之好,否則,若是誰在這裡時候路過門外,一定會聽到一些異常奇怪的少女呻吟聲。

    在雲澈終於完成邪惡的任務時,風寒雪胸前的玉兔上都被留下了好幾道淺淺的紅痕,她和風寒月一樣手忙腳亂的穿好衣服,然後紅著臉頰,說著和風寒月幾乎一模一樣的話:

    「這件事,絕對不可能說出去,誰都不可以說!」

    「是,我一定不和任何人說起,否則,就讓我遭天打五雷轟。」雲澈第三次保證道。他手掌放在鼻端,不著痕迹的輕嗅著上面直泌心魂的少女清香……這裡的生活,真是美好的不像話啊。看來從神凰帝國回來后,一定要在這裡久住一段時間……嗯,沒錯,我的目的只是想多修鍊一段時間的冰夷神功。

    發完承諾,雲澈大喘一口氣,幾乎是顫巍著從地上直起身來,看著他起身的動作,風寒月輕呼道:「雲澈,你怎麼了?你看上去……好像很累的樣子。」

    她一邊說著,兩姐妹才忽然發現,雲澈的臉色很是蒼白,額頭上也是一排汗水,就連眼神都是迷濛一片,好像很恍惚的樣子……她們也同時想起,在那天晚上,他給慕容千雪和君憐妾通玄之後,也是這個樣子,然後馬上被夏傾月扶去休息了……對了,那天他有說過,在通玄的時候,會耗費很大的精神力……

    「沒……沒關係。」雲澈擺手,蒼白的臉上勉強露出笑來:「只不過是這些天連續為師姐們通玄,所以……所以精神消耗有一點點大,稍微休息一段時間,就……」

    雲澈話未說完,剛要站直的身體忽然一個搖晃,一下子歪向了風寒月。

    「啊!!」隨著風寒月一聲驚呼,雲澈一下子撲倒在了她的身上,一張臉剛好撲在了她柔軟的胸脯上,頓時鼻間一片柔香。

    風寒月用身體支撐著雲澈,沒有把他推開,反而心中一片的感激與歉疚……原來為了我們,他都已經這麼累,這麼拚命,我們還懷疑他是要欺負我們,明明他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我們,給了我們天靈神脈,我們卻還對他一直大吼大叫,還威脅他不可以把今天的事說出去……

    嗚嗚嗚嗚……真的是太不應該了……

    看著雲澈虛弱的樣子,兩姐妹直歉疚的想哭,雖然雲澈是直挺挺的壓在了風寒月的胸脯上,但她們都沒有忍心把他推開,就這麼讓他再次大占著她們的便宜,還擔心著急的道:「雲澈,你有沒有事?要不……要不我們帶你去凝雪殿好不好?凝雪殿里的凝心露一定可以讓你很快恢復過來的。」

    「不用……不用了。謝謝師姐關心……你們放心好了,我只是精神有些虛脫,並不是透支,不會有什麼損傷的……讓我一個人安靜的在這裡休息一會兒就好。」

    雪月姐妹把雲澈小心的放到地上,風寒雪一臉擔心的道:「那你要好好休息,我們就不在這裡打擾你了……你一個人,真的可以嗎?」。

    「嗯,放心好了,我可是大男人,這點事根本不算什麼。兩位師姐剛成就天靈神脈,需要一段時間平息玄氣……所以,不用管我了。」雲澈微笑著道。

    「那……那我們真的走了。明天,我們再來看你……啊,還有,」少女輕咬了一下櫻瓣般的嘴唇,扭扭捏捏的道:「今天的事……真的不可以說出去哦。」

    被佔盡了便宜還不自知的兩姐妹並肩離開,離開時,還都帶著對雲澈的擔心……待她們離去,石門自動關緊時,雲澈一個鯉魚打挺從地上躍起,然後拍了拍屁股上並不存在的灰塵,無比愜意的笑了起來。

    「哎……這裡果然是男人的天堂啊啊。」

    「都說冰雲仙宮的女人都是高高在上,拒人千里……但從某些方面來講,也正因如此,她們反而是很好捕獲的……」

    很是自得的嘀咕了一番,雲澈抬起頭來,以冰雲訣映出天磐石上的字跡,繼續參悟起冰夷神功。

    第391章魔爪(下: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