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冰夷為冰系玄功,鳳凰炎為火系玄功,同時是以血脈為支撐的玄功。在眾如星辰的玄者之中,也並不是沒有修鍊雙屬性,甚至更多屬性玄功的人,但前提,是這兩種屬性可相輔相生,比如風與火,水與雷,雖然這樣做會讓精力分散,在玄道之上甚至是一種忌諱,但若真的天資驚人,可把兩種屬性的玄功都修鍊到極致,那麼同等級之下,將無疑會擁有著巨大的優勢。

    但同時修鍊水系與火系這兩種屬性相剋最為強烈的玄功,至少天玄大陸,從未有過!

    除了傻子,也壓根不會有人去喪心病狂往這條道上走。

    玄功可以多種,但玄脈只有一個,當兩種相斥屬性同時發動時,毫無懸念的會出現相互排斥與抵消,非但沒有任何益處,反而會讓兩者的威力都大幅度減弱,重則會讓玄氣大亂,甚至讓玄脈受創……當初雲澈因楚月嬋,而擁有了冰雲訣,那時候雲澈還沒有水系的邪神種子,導致忽然竄入體內的冰系玄力與鳳凰玄力產生衝突,全身玄力大亂而昏迷,好在太古蒼龍用自己的力量將他的冰系玄力暫時封鎖。

    在那之後,在得到水系邪神種子之前,雲澈也從未動用過冰雲訣。

    同時修鍊水、火兩種屬性的玄功,對常人來說,是出力不討好,反而有可能傷及玄脈的白痴行為,但對有了水、火兩枚邪神種子的雲澈而言,除了會分散時間精力,卻不會再出現傷及玄脈的情況。

    七天之後,雲澈的第四重冰夷神功終於大成。而這個速度,若是冰雲先祖沐冰雲還在世上,定然會震驚到極點。因為當年,她的冰夷第四重大成,用了整整兩年的時間。

    雲澈抬起左手,手心之中,一枚小巧的冰夷之樹快速長起。這棵冰夷之樹雖小,但釋放的寒氣卻讓整個冰夷神殿都變得寒冷刺骨。他最初凝化的冰夷之樹呈現冰白色,而此時,其上所延伸的冰晶枝葉晶瑩剔透,毫無瑕疵,整棵冰夷之樹近乎完全透明。

    至於第五重「冰夷幻華」境界,則至少要天玄境的玄力才能修鍊。雲澈雖然無法修鍊,但接下來幾個月時間,卻足以讓他將所有的冰夷玄訣全部參悟透徹,從而印入心海,在玄力足夠時,便可適時修鍊突破,而不需要一直停留在這冰夷神殿中。

    盯著掌心反射著冰冷流光的冰夷之樹,雲澈默然了很久,然後緩緩的伸出右手,掌心之上,赤紅色鳳凰之火燃燒而起,釋放出灼熱的氣浪,頓時,冰夷神殿的冰冷感快速消逝。

    雲澈一心二用,同時控制著水系與火系的邪神種子,在兩顆邪神種子的干預下,雲澈的血脈頓時逐漸分化成了兩個涇渭分明的世界,一半涌動著火之玄力,一半涌動著水之玄力。

    雲澈的身體,也變得一半冰寒,一半熾熱。若不是兩枚邪神種子的存在,雲澈如此長時間的保持同時運轉冰與火的狀態,玄氣必定大亂,玄脈和身體也極有可能受創,甚至有可能走火入魔。

    雲澈保持這個狀態很久,神色定格,不知在想著什麼。在自己的公主床上睡了一整天的茉莉一睜開眼睛,便看到雲澈的這幅樣子,她眉毛一翹,道:「你這樣做有什麼意義?玄力的強度是固定的,你這樣同時運轉兩種玄力,必然會讓力量分散,兩者加起來,也至多和單一玄力的強度相同,還會伴隨精神力的損耗。再加上冰火相剋,對敵時,懼火的一般不會懼冰,懼冰的則一般不會懼火,你如果想著在交手時半冰半火……除了徒增消耗,毫無意義!」

    茉莉說完之後,雲澈卻久久沒有回應,雖然睜著眼睛,但目光卻是毫無焦距,臉色更是自始至終沒有任何變化……整個人彷彿僵化了一般。

    「……」茉莉這才察覺到,雲澈似乎是進入某種奇妙的頓悟狀態,她沒有再說話……而就在這時,她忽然感覺到雲澈的玄脈深處傳來異樣的悸動,她精神力隨意一掃,赫然發現,玄脈中冰與火的兩個世界,正在顫抖和扭曲中,緩緩的靠近、然後意圖融合……

    雲澈手上的冰夷之樹開始戰慄,鳳凰之炎也劇烈搖擺起來。

    茉莉一愣,然後馬上意識到了雲澈想要做什麼,眉頭一凝,大聲呵斥道:「雲澈,你要做什麼!!馬上停止!!」

    茉莉聲音剛落,雲澈的身體便劇烈一顫,臉色霎時變得蒼白,他雙手的冰夷與鳳炎在一瞬間同時消失,一口血箭從他的口中噴出,整個人也一下子跪到了地上,大口的喘息起來,煞白的臉上久久不見血色。

    「你瘋了嗎!」茉莉厲聲道:「你竟然在試圖通過邪神種子的力量,把冰夷和鳳炎結合?這兩種完全相悖的力量只會相互排斥和抵消,永遠不可能有結合的可能!相剋、相輔、相生……這是屬於混沌之中最基本的法則,你這樣做,簡直等於在試圖違逆法則,違逆天道!怎麼可能成功。」

    雲澈全身經脈痙攣,玄氣瘋狂流竄,他用了幾十息,才勉強壓下完全暴亂的玄氣,他大喘一口氣,卻沒有因茉莉的呵斥而愧疚認錯,而是抬起頭,低低的道:「如果,我只活過一世,那麼,這些話,我完全相信,我甚至根本不會去想把兩種力量融合這種荒謬的事,但現在,我卻越來越開始相信,這個世界上,根本沒有不可能的事!」

    「死了卻可以重生,時間可以逆流,因果可以篡改,就連輪迴都能穿越……這個世界上,還有什麼是不可能發生的?生死、時間、因果、輪迴……這些哪個不是最基礎的天道,最基本的法則?但是,它們全部被逆轉了!而且就清清楚楚的發生在我的身上。那麼,冰與火的法則,又為什麼不能被逆轉?」

    「……七大玄天之寶,本就有著逆天之力。它們也是這世上唯有的可以逆轉天道的東西。遠古真神,有的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逆轉天道規則。但真神已不存在,而你,只是低層面世界的凡人,你雖然一向心比天高,但以你現在的能力想要違逆天道,只是痴心妄想!」茉莉淡漠的道。

    「哪有你說的這麼嚴重。」雲澈一屁股坐下來,擦了擦嘴角的血跡:「違逆天道這個詞,實在是太嚇人了,我也不可能會想到做這種程度的事。把冰夷和鳳炎融合這個想法和衝動,並不是來源自我自己,而是玄脈。」

    「玄脈?」

    「對!」雲澈點了點頭,抬起雙手:「在我同時凝聚冰夷,燃燒鳳炎時,腦袋裡就忽然萌生出一種將它們的力量融合的衝動。不過我很肯定,這種忽然出現的衝動並不是來自我的意識,而是來自於玄脈的某種特殊意識……當初,我在得到火系的邪神種子時,玄脈的顏色變成紅色,在得到水系的邪神種子時,這兩種屬性的種子卻並沒有在玄脈中相斥,反而互相交融在一起,讓玄脈變成紅藍相間的顏色,而不是涇渭分明的存在,所以,我剛才忽然想到,是不是當年的邪神,就能把水與火的力量融合,因而玄脈之中存留著這樣的印記,所以在我同時凝聚冰夷和燃燒鳳炎時,才會出現莫名的悸動……或者說暗示!」

    「我相信就是如此!邪神以『邪』為名,而邪與正相悖,那麼他既然被稱作邪神,行事風格上自然是不願遵循天道,而是**專行!他有著最極端的元素力量,邪神種子就是證明,那麼水與火的融合,在他身上絕不是沒有可能發生。現在,我繼承著邪神的玄脈,又有著他留下的邪神種子……他能做到的事,我或者,也有做到的可能!」

    「不過你放心,我也只是稍微嘗試一下,其實我自己也覺得成功的可能微乎其微。但如果不嘗試一下的話,我又不太甘心。畢竟,這可是邪神的玄脈,邪神的種子。我嘗試之後若是無法成功的話,自然就停止了。」

    「……算了,隨你吧!反正更不可理喻的事,你也不是沒幹過!」茉莉沒好氣的道,然後不再理會他。

    …………………………

    在冰雲仙宮的時間過的很快,轉眼間,三個月已過。

    雲澈大部分的時間都在冰夷神殿之中,但也會經常在冰雲仙宮之中行走,很快便熟悉了這裡的一草一木,連每塊大一點的冰玉形狀都記得差不多。

    作為冰雲仙宮千年來的稀有物種,雲澈走在哪裡,都自然引起冰雲弟子的注目,眼神都是三分好奇,三分探究,還有四分警惕。他在這其中,完全就等同於女兒國的唯一男性,那感覺簡直不要太爽。同時,宮煜仙對於雲澈的要求都是有求必應,待遇上似乎不下於夏傾月,卻給予他完全的自由,從來不給予他任何限制。

    而此時,距離天玄七國排位戰,也只剩下不到一個月的時間。

    「還有一個月,便是七國排位戰了。此去神凰帝國路途遙遠,也的確到了該準備的時候。帝皇蒼萬壑,在兩個時辰前萬里傳音,讓我記得提醒雲澈。」

    宮煜仙轉過身,看著夏傾月:「若無和鳳凰神宗的恩怨,這一去,只是單純的排位戰,但此番……對雲澈來說卻是一個無法料定的劫數,讓人無法不擔憂。傾月,雲澈現在何處?我似乎已經好些日子沒見到他了。」

    「回宮主,他已經在冰夷神殿整整七天沒有出來了,弟子怕他是處在頓悟之中,一直沒有敢去打擾他。」夏傾月回答道。

    「七天?」宮煜仙面露驚訝:「以前他也經常這麼久不出來嗎?」

    「以前最多的時候,他也只是停留了整整兩天。七天未出,還是第一次。」

    宮煜仙低頭沉吟,然後道:「去看看他吧。最好能馬上讓他來見我。」

    「是。」

    ————————————————r1058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