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雪凰獸騰空直上,直達三千丈高空,轉眼之間,已飛離了蒼風皇城的範圍。

    雲澈拿出蒼月爲他準備的天玄大陸地圖,目測了一下蒼風皇城與神凰城的距離……神凰帝國的版圖巨大,是蒼風國的近二十倍。就算是雪凰獸的速度,一天飛行七八個時辰,也要十幾天才能到達神凰城。

    “……居然這麼遠!”雲澈低聲呻吟。他本以爲自己提前一個月出發,時間算是無比充足,還能有充分的時間在神凰城活動一番,但之前沒見過天玄大陸地圖的他顯然錯估了蒼風皇城與神凰城的距離。

    目光在神凰帝國的版圖上盯了一小會兒後,雲澈的目光重新返回蒼風國,西南方土地上停留了一小會兒後,定格在了一個地方……他詭異的冷笑一聲,合上地圖,破風而去。

    …………………………

    背依蕭南山,右傍南天河,蕭宗總宗所在是一處無可挑剔的風水寶地。雲澈遠在千丈高空,便清楚看到了蕭宗前方的那個方拱石門,這石門足有百丈之高,最上端刻印的“蕭”字威風凜凜,霸氣非凡。

    “還真是個好地方。”

    雲澈低念一聲,駕馭着雪凰獸疾馳而下,在臨近石門上空時飛躍而下,龍闕劍出,一劍轟在了石門之上。

    轟!!!!

    驚天動地的爆裂聲響徹了整個蕭南山,隨着龍闕發出的震天龍吟,蕭宗的千年大門在轟鳴聲中劇烈顫抖,數不清的裂痕極速蔓延,轉眼間便密密麻麻的佈滿了整個大門,隨之,巨大的石門在打雷般的轟隆聲中……轟然倒下。

    轟轟轟轟……

    巨石落地的聲音不絕於耳,蕩起的沙塵鋪天蓋地,雲澈從空中落下,一臉的冷笑……而他的這個舉動,無疑是捅了馬蜂窩,原本安靜的蕭宗宗門瞬間警鈴大作,混亂的腳步聲蜂擁而至。他們眼睜睜的看着象徵蕭宗臉面和千年歷史的大門竟然就這麼倒下了,化作一地的碎石,他們無不駭然失色。

    “什麼人!竟敢來我蕭宗撒野!!”

    蕭絕天震怒的聲音當空傳來。他身爲宗主,平日瑣事他都懶於出面,但宗門忽然被毀,這可是事關蕭宗千年榮譽的大事!蕭絕天飛身而來,如雄鷹般衝在最前方,手掌轟出,一股玄力風暴呼嘯而至,將漫天的沙塵給吹散,現出了罪魁禍首——雲澈的身影。

    “蕭宗主,幾月不見,別來無恙啊。”雲澈看着憤怒到鬍子都快炸起來的蕭絕天,笑眯眯的道。

    “雲……雲澈!!”

    看清雲澈面孔那一剎那,蕭絕天無異於看到了惡魔的面孔,整張臉都劇烈抽搐了一下,大腦更是轟的一聲,心中的沖天怒氣如同被什麼沉重無比的東西死死的壓住……再也無法爆發出來,直壓抑的胸腔都幾乎要爆開。

    後方迅疾趕來的蕭宗長老、弟子們一聽到“雲澈”二字,無不是臉色大變,連狂奔的腳步都出現了遲緩。

    雲澈收起龍闕,不緊不慢的走向蕭絕天,慢條斯理的道:“上次在皇宮,蕭宗主親自來參加我的大婚,我真是感激不盡,所以當場允諾改日並親自拜訪蕭門。我雲澈說的話,一定會兌現。所以我今天來了……我遠觀貴宗大門雄偉非常,舉國罕見,所以想着落在這大門之上俯瞰一番蕭宗全貌,卻沒想到,這大門竟這般不經踩,我這才一上去,就直接倒塌,還把我嚇了一大跳。哦,不慎踩壞貴宗的大門,還望蕭宗主不要見怪。”

    蕭宗大門千年歷史,經歷無數風雨,哪有可能會被“踩壞”!毀掉這百丈大門的雲澈居然只是輕描淡寫的來了句“不要見怪”……蕭絕天當場血壓升高,肺都差點炸開,如果面前換做另外任何一人,哪怕對方是凌月楓,他也會衝上去拼命。

    但站在他眼前的,偏偏是他惹不起,也早已暗暗發誓絕對絕對,哪怕尊嚴被他踩在腳底下也不能與他起衝突的雲澈!因爲他不但實力強的恐怖,而且是個滅了焚天滿門,連神凰皇子都暴打一頓的瘋子!

    四個月前的雲澈大婚之日,雲澈就貌似隨意的說過改日必定親自到蕭宗拜訪,這句話讓蕭絕天連續半個月都寢食難安,如今好幾個月過去,他的心本已基本都放下來了……雲澈終於還是來了。

    蕭絕天的臉上擠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原來竟然是雲小兄弟!難怪我宗門藥園今日竟是百花齊放,原來竟是如此貴客臨門,我蕭宗真是蓬蓽生輝,榮幸之至……這大門存在也千年之久,早就年久失修,沒想到竟在這個時候塌了,還驚擾了貴客,該是我們賠不是纔對。雲小兄弟快請進,讓蕭某能略盡地主之誼。”

    被毀去代表顏面的千年大門,居然還要和對方陪不是,蕭宗的長老和弟子們都是臉色通紅……在宗門大會上,蕭絕天數次的說過絕不能與雲澈爲敵,千萬不可觸犯雲澈身邊的人,今天他們親眼目睹了蕭絕天的態度……顯然,他對雲澈的忌憚還要遠遠超出他們的想象。

    “哦……”雲澈眼睛微微眯了眯,蕭絕天這番“能屈能伸”的功夫,可真是登峯造極,連如此的觸犯和挑釁,都居然笑臉相迎,還反陪不是,倒也不愧能成爲蕭宗宗主。雲澈緩緩的開口道:“進去就不必了,我今天來到這裏,就只爲一件事。”

    蕭絕天連忙道:“不知雲小兄弟所爲何事?若是蕭某能幫的上忙,蕭某必定全力以赴。”

    “嘿,這件事對蕭宗主來說,實在是太輕而易舉了。”雲澈淡笑着道:“我要見你蕭宗的一個人。”

    蕭絕天的心裏頓時猛的“咯噔”一聲,他強自鎮定道:“不知雲小兄弟想要見的人是……”

    “蕭狂雲!”雲澈半眯起眼睛,臉上毫無表情波動。

    雖然早已料到這一天的出現,但真的到來時,蕭絕天的心臟依舊一陣抽搐,他身後的衆長老弟子們也都是臉色變幻……如今,蕭宗全宗上下已無人不知道蕭狂雲當年曾經對雲澈做過什麼事,該來的報應,終究還是來了。以雲澈將焚天門直接滅門的殘忍手段,他們都不敢去想蕭狂雲落在雲澈手中後,會是什麼下場……但,無論如何,蕭宗都絕不能因蕭狂雲而與雲澈撕破臉,已經滅門的焚天門,那是一個鮮血淋淋的教訓。

    “宗主,我們該怎麼辦?”蕭薄雲來到蕭絕天身側,一臉擔憂的低聲道。

    蕭絕天的臉色快速變幻,最終猛一咬牙,用足以傳遍半個蕭宗的聲音爆吼道:“把蕭狂雲這個逆子給我拉出來!!”

    “可……可是……”蕭絕天的反應,讓蕭薄雲一時失措,他本來還想着要不要編造蕭狂雲不在宗門,或者已被逐出宗門,從而試着能不能逃過一劫,沒想到,蕭絕天竟然是如此決絕……全蕭宗的人都知道,蕭絕天的四個兒子中,他最溺愛的,便是小兒子蕭狂雲,也是唯一一個正室所生的兒子。

    只是,面對眼前如惡鬼一般可怕的雲澈,蕭絕天根本不敢抱有任何的僥倖,他甚至無比想要儘快結束這一切,無論結果好壞,至少以後不用再生活在提心吊膽之中。他再次低吼道:“沒有可是!馬上讓他滾過來!若是不來,拖也給我拖過來!”

    沒過多久,後方的蕭宗人羣散開,蕭狂雲踉蹌着腳步,被一個蕭氏長老生拖硬拽的拉了過來,然後一把推到了蕭絕天的身前。蕭狂雲腳步不穩,一下子撲倒在地,他仰起頭時,一眼看到了一張有些熟悉的面孔,短暫一愣後,他霎時變得面如土色:“雲……雲澈!”

    蕭狂雲的頭髮微亂,臉色有些蠟黃,顯然他這段時間過的並不怎麼好。因爲自從焚天門滅門之後,得知雲澈就是當年那個沒被他放在眼中,甚至幾乎都快遺忘的蕭澈時,他便每天活在噩夢之中,此時,他認出雲澈時,便如忽然大白天看到了夢中的惡鬼,嚇的幾乎當場大小便失禁。

    “哦,蕭大少爺,三年多不見,你居然還能認得我這個流雲城蕭門的小人物,我可真是榮幸之至啊!”雲澈看着蕭狂雲,淡淡的冷笑着。三年前,他對蕭狂雲恨之入骨,恨不能將之挫骨揚灰,但此時,面對這滿臉恐懼,如狗一般趴在他面前的人,他卻沒有了憤怒,更沒有半點可以討當年之債的快感,只有淡淡的悲哀……是啊,只能怪當年的自己太沒用,這麼一個連垃圾都算不上的人物,居然就能把他逼離家門,害的爺爺和小姑媽三年孤苦……若當年不是楚月璃在,後果,還會更加不堪。

    此刻想來,他似乎還應該謝謝這個蕭狂雲,若不是他,他也不會那麼瘋狂的渴求力量,也就不會有今天的雲澈。

    甚至此刻,他都沒有了殺他的興趣……他如今是何等人物?蒼風帝皇的女婿,更有着“蒼風第一人”的稱號,足以隻手遮天的蕭宗宗主蕭絕天,在他面前都恭恭敬敬,大氣不敢喘一口,在他面前,這蕭狂雲連坨屎都算不上,殺他,只是污了自己的手,辱了自己的身份。

    雲澈雖只有地玄,但威壓之沉重,連蕭絕天都不一定承受的住,又何況蕭狂雲,在雲澈的氣勢和眼神之下,他已是面如土色,連滾帶爬的後退:“不……不要殺我……當年……當年不是我的錯……那些都是……都是蕭玉龍的主意……不關我的事……不關我的事。”

    “我知道。”雲澈無比平靜的道:“我當然知道蕭玉龍都做了些什麼,所以,我斷了他的手筋腳筋,挖了他的雙眼,剁了他的雙耳,削了他的鼻子,切了他的舌頭,拔光了他的頭髮,斷了他的腿骨手骨,廢了他的人道……同時留着他的命,讓他好好的活着!讓他在地獄之中,一點一點的……慢慢死!!”

    “啊啊啊……”蕭狂雲發出一聲恐懼到極點的怪叫,四肢一陣瘋狂的戰慄……雙腿之間,黃白之物流了一地。

    縱然是那些經歷了無數風雨的長老級人物在聽到雲澈那殘忍的手段之後,無不是心驚膽顫,遍體發寒……這分明是最殘忍的魔鬼才會有的手段。

    【邪神的第一個舞臺馬上結束,接下來的舞臺就是神凰城和幻妖界了,馬上,會是一個**和巨大的轉折,這種關鍵時期,下手頗多猶豫,總怕遺漏了什麼……】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