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你……你一個人?」蒼萬壑一臉驚訝,但稍一思量,他竟又忽然覺得這樣也似乎並沒有什麼太過不可接受。在蒼風國二十五歲以下的玄者之中,能與雲澈相較的,也只有夏傾月。而夏傾月不去的話,就再也無人配和雲澈相提並論……哪怕當初被稱作年輕一輩第一人的凌雲。

    那麼,在皇室勢力中縱然挑選出二十五歲一下最強的九個玄者……別說九個,就算是九十個,也根本不可能和雲澈相提並論。

    如此一來,雲澈一人,和再選九個人又有什麼本質區別?那九個人,不過是單純的湊數而已。

    事實雖是如此,但只派一人參加七國排位戰……這在七國歷史上,似乎從未有過。其他六國之中,各大宗門為了爭奪那十個名額,可謂爭的你死我活,恨不能這個數字擴大到成千上萬個,哪會出現不足十人的狀況。

    但在蒼風國……

    「唉!」蒼萬壑第三次嘆息,顯然對於七國排位戰,他有著太深的陰影和無奈:「也好。你一個人,與強湊出九個人來,根本毫無區別,反而會讓那九個在蒼風堪稱天才的年輕人尊嚴受到巨大挫傷,只是這樣一來,你就成為了真正的孤軍奮戰……我說的孤軍奮戰,不僅僅是你沒有一同參戰的同伴,就連現場,或許也根本不會出現一個同國之人,因為那個地方,是蒼風國民的恥辱之地,在以往的七國排位戰,從來沒有蒼風國人願意出現在那裡……哦,不對!這一次,或許會有所不同。」

    蒼萬壑的眼神忽然變得灼熱起來:「如果讓蒼風玄者知道這次將是你代表蒼風去參加七國排位戰的話,或許,這將重新燃燒起他們對七國之戰榮耀的希望與渴望!因為你是蒼風歷史上最出色的天才,是在十九歲的年齡,連凌天逆都重傷的人!地玄境的玄力,戰力卻堪比王玄中期……沒有理由不在七國排位戰大放異彩!」

    「再加上,蒼風玄界,尤其是年輕玄者中,你的崇拜者不計其數,你這次,又是為了蒼風玄界的榮譽而戰。說不定,到時候的賽場之上,會出現很多助威,更為了見證歷史的蒼風玄者!」

    蒼萬壑一邊說著,越來越激動起來。他一拍雲澈肩膀:「這件事,我會馬上昭告蒼風。但這樣一來,所有的重擔就都壓在你一個人的身上了。不過,這次雖然只有你一個人參戰,但隨同者不會少,朕,也會親自與你一起去。」

    之前雲澈雖然當著眾人之面,告知鳳熙辰他會親自去往神凰帝國參加七國排位戰,但由於當日之事不允許任何人泄露半分,所以這件事愣是也沒有傳開。

    「父皇,你要和我一起?」雲澈驚訝道。

    「沒錯。」蒼萬壑點頭:「朕相信你的能力……雖然只有你一個人,但朕相信,你會創造我蒼風國的又一個歷史!這樣的歷史時刻,朕豈能不親自目睹見證。」

    雲澈卻是想也沒想,斷然搖頭:「不行!父皇絕對不能和我一起去!」

    「……為什麼?」雲澈堅決無比的態度讓蒼萬壑一愣。

    「父皇,如果只是單純的排位戰,你一起的話,我當然高興,我甚至還希望帶著雪若、爺爺、小姑媽一起,但是,我這次前往神凰帝國,參加排位戰只是次要,否則,我甚至不願意去參加這七國排位戰,我去神凰帝國的最主要目的,是解決與鳳凰神宗的恩怨,這個恩怨一日不解決,鳳凰神宗放在我身上的注意力就一日不會消除,如果哪一天忽然行動起來,很有可能波及到我身邊的人。所以,我要借著這次排位戰,把與鳳凰神宗的事解決……排位戰上,七國在場,甚至有可能還有聖地的人,眾目睽睽之下,這場恩怨解決起來,要比與鳳凰神宗私自解決簡單的太多,也是我的絕好機會……但同時,也會伴隨著無法預知的風險。」

    「所以,神凰帝國,我一個人去就足夠,做任何事,也可隨心所欲,沒有顧忌。」雲澈面色平靜的道。

    「可是……」

    「我知道父皇的意思。」雲澈直接打斷蒼萬壑的話:「父皇一定想在和神凰大帝會面時,適時平息我和鳳凰神宗的恩怨,但血脈這種事,鳳凰神宗應該不會買任何人的賬。而且,一個小小的十三皇子就根本不把父皇放在眼裡,神凰大帝……就更不可能把父皇的話放在心上。」

    雲澈的話雖然很直接,但卻是不折不扣的事實,蒼萬壑的臉色一滯,然後長出一口氣,道:「好吧。既然這是你的堅持,朕當然不會強求。拿著這個……」

    蒼萬壑將十個通一模一樣的通紅色徽章交給了雲澈,徽章的正面,印著一個展翼的鳳凰,反面,則印著「蒼風」二字。

    「這是那天隨同七國排位戰邀請函一起送來的參戰徽章,將它戴在身上,便是七國排位戰一國參戰者的標識,到時,也是憑藉這個進入賽場和神凰帝國安排的住處。你只需將自己的玄力注入其中一枚徽章,那麼這枚徽章就只能用來證明你的身份,其他人縱然搶奪過去,也無法清除其中的玄力氣息。既然這次只有你一個人代表蒼風參戰,那麼這十枚,就都給你了吧,萬一丟失其一的話,倒是還可以作為備用,呵呵。」

    雲澈點頭,在最上面那枚徽章之中注入了自己的玄力,然後把十枚徽章全部收了起來。

    「說起來,這一次的七國排位戰,和兩年前的蒼風排位戰,還真是有著太多相似……兩次,都是你一個人代表皇室為戰,真的是兩次都只你一人。」蒼萬壑仰起頭,重重的感嘆道:「蒼風排位戰,你讓我皇室的聲威在蒼風大地重新浩蕩,這從,你更是冒著巨大風險,獨自為我蒼風國的榮耀而戰……我蒼氏一族,實在是欠你太多太多。」

    「父皇千萬不要這麼說。」雲澈微笑著道:「雪若是我的妻子,我也便是半個蒼家的人,我為自己的家族,為自己的親人而努力,是天經地義的事。」

    蒼萬壑點頭,然後重重的拍了拍雲澈的肩膀:「去吧,相比於你在排位戰上可能取得的榮光……父皇更盼望著你平安歸來。就算和鳳凰神宗的恩怨沒有解決,哪怕更加激化了也沒關係,無論如何,都要活著!」

    「父皇放心,這次的風險,很大可能要比我預想的要小上很多,畢竟,七國都在場的排位戰,鳳凰神宗也不至於蠻橫的亂來。」雲澈一臉輕鬆的道。

    「你準備什麼時候出發?」

    「明天就走。」

    當晚,雲澈留在了攬月宮,和蒼月纏綿了整整半夜,第二天陪蒼月和蕭泠汐吃過早點,他便開始準備踏上南去的征程……雲澈這一生從未離開過蒼風帝國,這一去的結果究竟如何,他不知道。

    「夫君,這是父皇剛剛派人送來的紫金卡,把它帶上……在神凰帝國,有黑月商會的總會,那裡定然能淘到許多夫君可能用的上的東西。」蒼月把一張紫光閃閃的紫金卡交給了雲澈。

    「好,替我謝過父皇。」雲澈伸手接過,收到了天毒珠之中:「對了,雪若,楚月嬋和元霸的行蹤……呼,先不用查了。」

    「啊?為什麼?」蒼月不解的道。

    雲澈胸口微微起伏,道:「以我現在的影響力,在蒼風境內,已幾乎沒有人不知道我的名字。他們知道我還活著后,一定會第一時間來找我才對。但他們卻都始終沒有出現。月嬋美若仙女,元霸體格健壯,他們的外在特徵都極為明顯,但這麼久,卻是毫無痕迹……只有一個可能,他們都已經不在蒼風國了,再在蒼風國查下去,也應該只是徒然。此去神凰帝國,我會委託黑月商會的總會在整個天玄大陸範圍內尋找……黑月商會的情報能力是公認的天下無雙,只要給他們足夠的錢,他們一定可以很快找到月嬋和元霸的下落。」

    這其實,也是他前往神凰帝國的原因之一。不知何處的小仙女,還有他們的孩子……他怎能不日夜牽挂。

    「嗯,」蒼月輕柔的頷首。「我相信,他們現在一定都很平安。」

    蕭泠汐向前一步,認真無比的交代道:「給你準備的二十套衣服,要記得經常換,不然身上臭死了……不可以總是忘記吃飯,給你裝好的餐點,都是我和公主姐姐親手做的,回來之前,必須全部吃完……不許做任何危險的事,不許隨便和別人打架,比賽完之後,要第一時間回來……傳音玉無論什麼時候都不可以關閉,每天必須和我們傳音一次,哼,公主姐姐告訴過我,黑月商會總會那邊可是有十萬里傳音符賣的……還有!最最最最重要的一點,不許在外面沾花惹草!!你如果敢帶一個小狐狸精回來,我我我我……我和公主姐姐一起不理你。」

    「好好好好……是是是是……」雲澈一連串的點頭答應。

    蒼月和蕭泠汐終於交代完畢,雲澈喚出雪凰獸,轉過身道:「雪若,小姑媽,我向你們保證,無論是不是我想要的結果,兩個月之內,我一定平安回來……我走了!」

    雲澈微微一笑,向她們一招手,走向了雪凰獸。

    擔心、戀戀不捨的目光在兩女的美眸中顫動,她們都沒有再說話,因為她們知道,再怎麼不舍,再怎麼挽留……他終於還是會走,而且這次,是離開蒼風國。

    蕭泠汐默默的看著雲澈的背影,目光痴獃,嘴唇陣陣顫抖……忽而,她的視線猛的恍惚了一下,透過雲澈的身體,她竟隱約看到了明明被他身體所阻的雪凰獸。

    「啊……」她一聲下意識驚呼,視線也瞬間恢復正常,心底的名字幾乎不受控制的脫口而出:「小澈!!」

    雲澈停住了腳步,轉過身來,還未開口,蕭泠汐已忽然撲了上來,用力把他抱住。

    雲澈微微一怔,隨之微笑起來,他反手把蕭泠汐抱住,輕輕的道:「小姑媽,不要擔心,我已經向你們保證過,兩個月之內,我一定會平安回來的。到時候,我會乖乖做小姑媽身邊的小澈,再也不到處亂跑了……就和以前一樣,好嗎?」

    蕭泠汐的芳心被重重的觸動,她抬起臉頰時,已是淚眼朦朧,痴痴的看著雲澈,她輕輕的點頭,但心中的不舍,卻忽然變得越來越強烈……伴隨不舍的,還有一種不知從何而來,朦朦朧朧的不安感。

    啾~~~~~~

    隨著一聲劃破長空的尖鳴,雪凰獸帶著雲澈破空而起,直衝雲霄而去,很快便化作天際的一個白點……蕭泠汐看著遠去的雲澈,手不自覺的按在胸口上,久久都沒有放下……

    為什麼我竟然會有一種……從此之後再也見不到他了的恐懼感……

    是我太捨不得他了嗎……

    小澈……一定要平安回來……

    ————————————————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