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鳳凰神宗,是天玄大陸最龐大的宗門。雖然就綜合實力而言,要稍遜於四大聖地,但就規模之上,整個天玄大陸無宗門可及,同時也是天玄大陸唯一有能力和資格與四大聖地叫板的宗門。

    同時,鳳凰神宗有著一個大陸唯一的特殊性:它既是一個宗門勢力,又是一個皇室勢力。鳳凰神宗有著兩個核心駐地,一個為鳳凰城,另一個,便是神凰皇宮!而其分宗遍及整個神凰大陸,無一例外是所在地域的霸王。

    毫無疑問,鳳凰神宗掌握著天玄七國的最強力量,和最高政權。而且兩個方面,都是壓倒性的。其他六國每年都要對神凰帝國進行變相的供奉,無一例外……尤其是最弱的蒼風國。

    神凰皇宮。

    鳳橫空,一個響徹天玄,威凌天下,無人不知的名字。因為他是鳳凰神宗的現任宗主,也是神凰帝國的帝皇,身懷蓋世玄力,手掌俯視整個天玄的權力,是天玄子民心中如神話一般的人物。對於其他六國而言,帝皇已是高不可攀,而神凰之帝鳳橫空,那更是遠遠超越本國帝皇,如天庭之帝般的人物。他們僅僅是想到他的名字,都會感覺到一種深深的壓迫感。

    在其他六國,帝王主殿的周圍都是重兵把守,無數頂尖高手暗中守護,是整個皇宮守衛最森嚴之地。但鳳橫空所在的神凰大殿卻是一片安靜,周圍根本看不到任何守衛,甚至在皇宮中巡邏的侍衛都會刻意的避開這裡……這在他國皇宮,絕對是不可思議的一幕,但在神凰皇宮,卻是再正常不過。笑話,鳳橫空不僅僅是帝皇,更是天玄第一宗——鳳凰神宗的宗主!那是何等的實力!以他的實力,何需他人保護?整個天玄,又有幾人有資格、有能力保護他?

    整個天玄,又有幾個人有膽子、有能力闖入神凰皇宮?

    神凰大殿,鳳橫空倒背雙手,凝目看著牆壁上的鳳凰圖騰,目光凝重而專註,似乎正在思考著什麼。帝皇的著裝一般都是金黃之色,綉著五爪金龍,鳳橫空的皇袍卻是火紅色,綉著鳳凰焚天之姿。

    他今年一百五十多歲,但整個人面白無須,毫無褶皺,劍眉星目,英氣凜然,看上去最多也就四十歲……以他的修為,若不是為了更顯帝王風範,和彰顯與子女的輩分之差,他想要自己保持在二十歲出頭的模樣都是輕而易舉。他共有十六個子女,其中十五個兒子,一個女兒。最大的兒子鳳熙銘今年已滿百歲,最小的女兒今年剛滿十六歲。

    而其第十三子,便是被雲澈暴打一頓的鳳熙辰。

    良久,鳳橫空的眼眸終於出現了些微的變化,他沒有轉身,忽然淡淡的開口:「銘兒,何事?」

    他的身後,不知何時已出現了一個一身紅衣,看上去三十歲左右的青年人,他走來時沒有發出一絲一毫的聲音,站在鳳橫空身後也已不短的時間,同時毫無聲息,唯恐打擾到他。此時終於聽到鳳橫空開口,青年人立即躬身道:「兒臣拜見父皇……兒臣此來,是有兩件事向父皇稟告。」

    鳳橫空轉過身來,一張英武如山,不怒自威的臉上毫無波瀾,口中吐出平淡之極的兩個字:「說吧。」

    「是,父皇。」鳳熙銘作為鳳橫空的長子,亦是鳳凰神宗的少宗主、神凰帝國的太子,對於鳳橫空顯然依舊有著極深的敬畏,無論其姿態、言辭都規規矩矩,絕不敢放肆,他半低著頭道:「第一件事,其實倒只是件小事,並無資格讓父皇費心,但這件事又關係到十三弟,所以兒臣很是猶豫要不要和父皇說起。」

    「哼!」鳳橫空微微鎖眉:「身為我神凰太子,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優柔寡斷,猶豫不決!想說就說,不想說就閉嘴,哪來這麼多廢話!」

    鳳橫空的呵斥豈非小可,鳳熙銘全身一凜,連忙道:「父皇教訓的是,兒臣知錯。此事雖小,但關係到我宗血脈,所以還是稟告父皇為好。」

    「我宗血脈?既然是關係到我宗血脈,何來小事!」鳳橫空凝目道:「到底是什麼事,速說!」

    「是……父皇可還記得兩年前,孩兒向您提過的『雲澈』這個名字?」鳳熙銘道。

    「雲澈?」鳳橫空眼眸微動:「你是說,當初在蒼風國排位戰賽場,當眾釋放出鳳凰炎的那個人嗎?他不是在兩年前就已經死了嗎?」

    「回父皇,雲澈當初是被封鎖在了蒼風國天劍山莊的地下,所有人都以為他必死無疑,沒想到,他後來卻活著脫離。在得到消息后,兒臣讓十三弟親自前往蒼風國送七國排位戰請柬,更主要的目的,便是處理此事。十三弟在見到雲澈之後,發現他果然有著我鳳凰神宗的血脈!他的火焰,是我宗鳳凰炎無疑!」

    「竟有此事!」鳳橫空臉色微變,血脈,是鳳凰神宗的核心和最大的禁忌,鳳凰神宗門規的第一條,便是絕不可讓血脈外流,他沉聲道:「究竟是誰,竟如此膽大包天,讓我宗血脈外流……這件事,處置的如何了?那個叫雲澈的人,還有他的父母及所有親人,有沒有徹查清楚?」

    鳳熙銘道:「雲澈的父母親人,孩兒在兩年前便已派人調查過,但很可惜,雲澈的父母似乎在他出生之後沒多久便已死在仇家之手,撫養他長大的,是一個叫蕭烈的人,和他並無血緣關係。而且最終還因此事暴露,雲澈被趕出家門。」

    「他的親生父母應該早已死了,否則有子在外,不會近二十年都沒露面。不過這些倒是次要,大概五個月前,十三弟親自去往蒼風國處理此事時,卻發生了意外。」

    「意外?意外是什麼意思!」鳳橫空再次凝眉。

    鳳熙銘的臉上開始盈起怒色,聲音略顯低沉的道:「十三弟在確認雲澈擁有我宗血脈后,本欲將之當場拿下,但沒想到,卻遭遇阻撓,最終……最終失手而歸。」

    「混賬!」鳳橫空猛一甩手:「辰兒鳳凰血脈,絕頂天資,在我神凰國同齡人中都難尋敵手,在蒼風這螻蟻小國,卑微之地,完全可以橫著走,誰能阻擋!身份是我神凰皇子,我鳳橫空的兒子,誰有膽子阻擋!」

    「父皇息怒!」鳳熙銘馬上道:「兒臣也沒想到會是這個結果。那個雲澈雖然被稱作蒼風年輕一輩第一人,但也只有可笑的地玄境修為而已,十三弟要拿下他,根本是不費吹灰之力。」

    「但沒想到,那個雲澈憑藉蒼風年輕一輩第一人的身份,竟成為了蒼風國皇帝蒼萬壑的女婿!十三弟身臨蒼風皇宮時,適逢雲澈與蒼風公主的大婚儀式,既是皇室大婚,皇室自然遍請蒼風群雄,蒼風國高手雖然少的可憐,但也有幾個王座,當天,那些王座幾乎全部在場,在十三弟欲要把雲澈拿下時,蒼風皇帝怒然下令,而在場的王座,還有一些天玄玄者,則在皇令之下全部出手……十三弟畢竟年紀太輕,再加上只帶了兩個王玄前期的護法,根本沒想到竟然會同時面對蒼風國幾乎所有的絕頂強者,最終寡不敵眾……」

    「豈有……此理!!」

    鳳橫空頓時勃然大怒,怒氣外放之下,一股灼熱之極的氣浪瞬間瀰漫了整個神凰大殿,讓空氣都大幅度扭曲起來,他劍眉沉下,聲音低沉無比:「區區蒼風小國,竟敢如此忤逆,還群起攻之我鳳橫空的兒子!這是哪來的雄心豹子膽!」

    「兒臣也是昨日才知道此事,同樣氣憤不已。不過這件事倒也不能全怪十三弟,在蒼風小國敗退,這無疑是奇恥大辱,所以十三弟無顏和任何人說起,再加上父皇這幾個月來一直在籌備七國排位戰和太古玄舟一事,十三弟亦恐因此事而讓父皇分心,所以一直隱而不說……不過,蒼風國那邊也顯然深為懼怕,死死的封鎖了消息,所以幾個月過去,倒是一點這件事的風聲都沒傳出來。另外,十三弟一直沒稟報此事,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

    「說!」

    「雲澈當時說過,他會代表蒼風國,親自來參加這次的七國排位戰。」鳳熙銘正色道:「所以,在準備太古玄舟這等大事的關鍵時機,一個蒼風小子的小事,拖上這幾個月,倒也無所謂。」

    「哼!」鳳橫空怒聲道:「他居然還敢來?是知道躲不過,自己來送死嗎!」

    「兒臣也是這麼想,他那日的反抗,或許也只是想不惜一切的求幾個月最後的安生而已。」鳳熙銘冷笑一聲道:「所以這件小事,父皇完全沒必要為之動氣。他若是真敢來我神凰帝國,就別想離開了。若是他沒來的話,大不了兒臣親自去解決。畢竟如父皇所言,人雖是個卑微之人,但血脈之事卻是大事。」

    這件事,鳳熙辰的確是昨日才和鳳熙銘說起,不過他的說辭,和當日的事實卻有著巨大的偏差……當日,鳳熙辰還有隨同而去的兩個王玄護法,是被雲澈一個人給揍的灰頭土臉,還被踩到了腳底下,但他告知鳳熙銘的,卻是被蒼風幾乎所有王玄高手圍攻,寡不敵眾而敗退……同時,與他同去的兩個護法也為這個說辭作證。

    因為他堂堂神凰皇子,絕不會承認,也絕不會讓人知道他竟被一個出生蒼風小國,只有地玄境,年紀還比他小的多的人給揍成狗!因為那是烙印在他靈魂深處,一輩子都不會消失的恥辱!這個恥辱的烙印,他豈能讓別人知道!

    「豈有此理……真是此有此理!」鳳橫空雙手緊攥,全身怒氣:「朕本還心存猶豫,但現在看來,這個蒼風小國,已經沒有存在的必要了!」r1058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