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另外一件是什麼事?」鳳橫空聲音含怒道。神凰帝國稱霸多年,權傾天下,其他六國對神凰帝國從不敢有任何觸犯和忤逆,神凰皇子到了六國,其帝皇都要恭恭敬敬,唯唯諾諾,他斷然沒有想到,竟有一國皇室敢對他的兒子出手!而且……還是國力最為弱小的蒼風國!

    這無疑是在挑戰他神凰帝國的無上權威,他心中的怒氣可想而知。

    而事實上,蒼萬壑絕對沒有號令他人攻擊神凰皇子的膽量,而且就算他真的有這樣的膽量,且蒼風的頂級高手都在場,他的號令之下,這些蒼風強者也絕對無人敢出手……自始至終,對鳳熙辰出手的只有雲澈一人而已,而且他還一直刻意的不讓他人被捲入——夏傾月想要出手助他,都被他喝止。因為以雲澈的性子,縱然知道不可能是鳳凰神宗的對手,也絕不會甘心受氣。

    蒼萬壑反倒是最後出言幫助了鳳熙辰……但很可惜,鳳熙辰為了掩飾自己的狼狽和恥辱,卻是將矛頭指向了蒼萬壑。

    而這,也在不久后,無形間加快了蒼風劫難的降臨。

    「另外一件事,與七國排位戰有關。」鳳熙銘的臉色變得慎重:「這兩天,兒臣已分別接到了四大聖地的消息。排位戰之日,四大聖地都會派人親臨戰場。」

    「哼!往屆的七國排位戰,他們頂多出現一個,一旦太古玄舟出現,四個聖地便會一個不少。說是為了見證,實則,還不是為了太古玄舟!他們聖地的好處,我們從來都別想撈到半分,出現在我神凰城的太古玄舟,他們卻總想著要撈一杯羹,真是豈有此理!」鳳橫空聲音不善的道。如果不是不想惹,也不怎麼惹的起四大聖地,他絕不會讓聖地的人踏上太古玄舟。

    「不過這一次,他們來的人,卻有點不同尋常。」鳳熙銘道。

    「不同尋常?」鳳橫空抬目:「難道還能是聖帝、海皇、天君、劍主親自來了不成!」

    鳳熙銘道:「這些聖地之主當然不會親自前來。皇極聖域來的是古蒼真人,據說還會帶一個關門弟子前來觀戰……這個弟子據說天資高的恐怖,在聖地的年輕一輩,都難得一見,曾引起過四大聖地的轟動。至尊海殿來的是姬千柔……」

    「什麼!姬千柔?為什麼是她來!」聽到「姬千柔」這個名字,鳳橫空竟是當場失聲,本是不怒自威的臉上,竟然出現了剎那的抽搐。

    「這個……兒臣不知。如果到時候父皇不願出面,便交由兒臣接待便是……天威劍域來的是浣劍域第七長老凌坤。這三處聖地來的人,還都算正常,但日月神宮,要來的人居然是……夜星寒。」

    「夜星寒?」鳳橫空的眉頭猛的一皺:「天君夜魅邪長子……少宮主夜星寒?他來幹什麼!」

    「這也是兒臣速來向父皇稟報的原因。」鳳熙銘快速的道:「太古玄舟萬年無因無果,四大聖地雖然依舊上心,但這麼多年過去,興趣早就銳減,這些年派來的,基本都不算是核心人物,日月神宮沒有理由讓夜星寒前來。若是說為了觀七國排位戰,或是為了歷練,則更不可能!所以兒臣想,夜星寒親來,極有可能……」鳳熙銘的牙齒猛的要緊,緩慢的道:「有可能……是為了雪児!」

    鳳橫空微微一愣,隨之勃然大怒,腳下的地面瞬間崩裂:「你說……什麼!?」

    鳳橫空驟然爆發的怒氣讓鳳熙銘心中一凜,但絲毫不覺得意外。因為他所提到的「雪児」,是鳳橫空心目中最重要的存在,在鳳橫空心裡,她的重要性,甚至要超過整個鳳凰神宗!她是鳳橫空最大的逆鱗……觸之必死!

    對鳳熙銘而言,同樣如此!「雪児」對他而言,是這世上最最重要的存在,其他無論什麼,都不可取代。他恨恨的道:「父皇應該也聽聞,十年前,夜星寒修鍊成了日月神宮斷絕已久的一門邪功,從而實力暴增,而這門邪功的修鍊,需以體質極高的女子為爐鼎,所以這些年,夜星寒暗中搜尋大量有著特殊體質的女子。同時,他好色成性,無女不歡,更是天下皆知……雪児三年前在皇城短暫露面,即被封為天下第一美女,同時她又是神靈之體,夜星寒豈能不心存覬覦……這次他親自前來,九成九……是為了雪児而來!」

    鳳熙銘說的話中,每一個字都蘊含著深深的怒意與恨意,彷彿恨不能將那個要打「雪児」主意的夜星寒親手碎屍萬段,惟獨每次提到「雪児」二字時,所有的怨怒都會忽然化作輕柔,如同那是心海之中最寶貴、最溫暖的字眼,就連他的眼神之中,都投射出難以掩飾的痴迷。

    「混賬!!!!」

    鳳橫空直氣的渾身發抖,暴怒出口,他看著鳳熙銘,忽然飛起一腳,狠狠的踹在鳳熙銘的小腹上。

    噗!!

    措手不及的鳳熙銘狂噴一口鮮血,身體重重的砸在後方的牆壁上,他捂著小腹,緩慢的起身,痛苦的道:「父皇……」

    「哼!你這個孽畜,還有臉叫朕父皇!」鳳橫空指著他怒吼道:「雪児是你的親生皇妹,你居然敢對她心存慾念!朕本以為這兩年來你已以意志克服此魔障,沒想到,你竟絲毫未改,甚至在朕面前都控制不住表露出來!你讓朕太失望了!」

    鳳熙銘雙膝跪地,神色痛苦的道:「父皇……兒臣知錯……兒臣知道此念為天地論理不容,罪無可赦,兒臣這些年一直傾盡全力想要壓下次念,但……但雪児的完美,根本不是意志所能抗拒……兒臣真的無法做到……而且不僅僅是兒臣,三弟、四弟、七弟……還有……」

    「住口!」鳳橫空雙眉倒豎,全身散發著駭人之極的怒氣:「雪児是上天賜予我鳳凰神宗的瑰寶,也是五千年來我們能與聖地比肩的最大希望!誰都別想染指!這個世界上,也沒有哪個男人配得上雪児!別說夜星寒,就是天君夜魅邪親臨,也別想打雪児的主意!你們這些逆子……你們最好把這些不該有的想法全部給朕一輩子死死壓在心裡,若敢有半點念想之外的舉動,就算是朕的親兒子……朕也會親手廢之!」

    鳳熙銘慌忙道:「父皇息怒……父皇放心,兒臣從未忘記自己是雪児的皇兄,兒臣向父皇保證,終生不會做任何讓雪児不開心的事,誰若敢欺凌雪児,兒臣就算拼了命,也會讓他萬劫不復!三弟他們同樣如此……我們都把雪児視為世上最重要的珍寶,又怎麼會做任何傷害她的事……否則,我們自己,都不會原諒自己。」

    「最好是這樣!」鳳橫空怒意未消,他轉過身去,冷淡的道:「雪児現在在棲鳳谷潛修,排位戰那日,雪児也會到場觀戰,畢竟這是她出生之後的第一次七國排位戰。到時候,你給朕離的越遠越好,你若敢靠近到雪児十丈之內,朕打斷你的腿!」

    「是。」鳳熙銘垂下頭,一臉黯然。

    「下去吧,你說的這些事,朕記下了。」

    「是,兒臣告退。」

    鳳熙銘起身,腳步小心的走出神凰大殿。

    遠離神凰大殿後,鳳熙銘停住腳步,伸手擦去嘴角的血跡,頭部抬起,看著蒼穹上的那片巨大陰影,臉上不斷交織著迷戀、憤恨、不甘,和決絕神情……

    「雪児……我的雪児……為了你,我可以不惜一切……就算你要我的命,我也絕不猶豫……等我當上神凰之帝,成為鳳凰宗主……就沒有人可以阻止我得到你的全部……夜星寒……你若敢打雪児的主意……就算你是日月神宮的少宮主……老子也一定會廢了你!!」

    ————————————————————

    同一時間,雲澈在經過了十三天的日夜兼程后,雙腳終於踏在了神凰城的土地上。

    神皇城的空氣透著一股明顯的灼熱,倒不是因為這裡的氣候要比蒼風皇城暖上一些,而是這裡修鍊火系玄功的玄者極多,尤其又以鳳凰神宗為首,鳳凰神宗的核心之地鳳凰城,也是位於神凰城之中,從而讓這裡的空氣充斥著過多的火焰氣息。

    雖然蒼萬壑的話讓雲澈早有心理準備,但這裡的喧囂,依然讓他小吃一驚。

    神凰城的大小足足是蒼風皇城的二十多倍,儘管如此,縱然只是在城的邊緣,人口密集的程度依然是格外驚人,無數穿著各類服飾的玄者穿梭縱橫,其中更多的是成群結隊的出現,而且幾乎每個人的身上都釋放著極其厚重的玄力氣息……這些人中隨便挑出一個,在蒼風國都是一宗之主的級別。

    顯然,這其中有很多是為了參觀七國排位戰而提前到來。在開戰的那幾日和前幾日,喧囂熱鬧的程度必然還會成倍增長。

    「不愧是神凰帝國的皇城,這裡的氣勢、氛圍,還有實力層面,斷然不是蒼風國可以相提並論的……幾乎是天壤之別。」

    雲澈不由得感嘆道。

    他並沒有易容,因為他的威名只在蒼風,在這神凰帝國的地盤上,根本不會有人認識他。而且神凰城強者無數,易容一旦被發現,反而會引起他人的警覺,從而有可能引起大麻煩。

    不過在需要報上名字的時候,他也自然不會用真實的名字。

    「看上面!」腦海之中,忽然響起了茉莉的聲音,雲澈馬上抬頭看向上方。

    神凰城的上空,不時有一艘艘舟狀的飛行物以極快的速度飛梭而過,這些飛行物或高或低,或大或小,短的只有幾丈,最長的甚至有近二十丈。這種東西,雲澈在蒼風國雖然沒有見過,只是聽說過,但當年在滄雲大陸,他卻是見過不止一次……

    玄舟!

    一種奢侈之極的飛行工具,有著諸多飛行玄獸無法比擬的優勢。但其造價極其不費,其動力來源——玄石和玄晶更是無比昂貴,一台普通大小的玄舟,其飛行一個時辰所消耗的玄石玄晶,折算成玄幣都是足以讓尋常人家目瞪口呆的巨大數字。所以,擁有玄舟的人極其之少,而用的起的人則更少……在蒼風國,擁有玄舟的估計只有皇室和四大宗門,但也從未見他們開起過。

    但在這神凰城,卻是玄舟漫天飛,其國力之強,足見一斑。

    目光繞過這些玄舟,在遙遠的蒼穹之上,雲澈赫然看到了一片巨大的陰影……就如一塊巨大的黑雲,遙遙的浮在蒼穹之上,在很大程度上遮蔽了照耀向下方的光輝。其形狀,還有浮空的姿態,便如一個巨大的奇形玄舟。

    「那是……難道,那就是那艘傳說中……太古玄舟?」雲澈低聲道,隨之又微一動眉:「好像又有點不對。父皇說過,太古玄舟的大小,堪比整個蒼風皇城,但這麼看上去,根本遠遠沒有那麼大,難道是父皇說的太誇張。」

    「哼,一點都不誇張。」茉莉不屑的道:「因為這艘玄舟所在的高度……足足有兩萬丈!」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