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入黑月商會第七層,還未看清眼前景象,一股清新到極點的味道撲面而來……沒錯!竟然是清新的氣息!一個龐大的商會,最濃重的本應該是古樸厚重的氣息,但云澈卻感覺自己彷彿一下子置身於純凈無垢的大自然之中,全無半點置身商會之中的感覺。

    他睜開眼睛,看向前方,呈現在眼前的,赫然是一片一望無際的園林,翠綠中點綴著各種色彩斑斕的奇花異草,還有棵棵大樹高高聳立,道道溪流縱橫其中,帶起不絕於耳的流水潺潺。

    雲澈的知覺出現了剎那的恍惚……這是黑月的第七層,一個建築的內部?

    這分明是一處宛若仙境般的世外桃源!

    前方,三個少女身著不同顏色的衣裳,身姿裊娜的向雲澈走來。三個少女的姿色無不是萬里挑一,身上的氣質更是華貴雍容,她們的玄力氣息,更是強至天玄!

    三個少女來到雲澈身前,婷婷一拜:「尊貴的客人,歡迎光臨黑月商會,如有什麼需要,請儘管吩咐我們。」

    這黑月第七層的待遇,果然是非同尋常。以眼前三個少女的驚人實力,任何一人到了蒼風國,都是威震一方的宗師,而在這裡,居然只是待客侍女。

    雲澈快速的掃了一眼周圍,卻沒有看到任何售賣東西的地方,連點商會該有的痕迹都沒有。他微微一想,開口道:「三位仙子,不知道剛才與在下對話的那位前輩,現在身在何處?」

    「呵呵,」一個溫和的笑聲不知從何處傳來:「帶他過來吧。」

    「是……貴客請。」三個少女清脆的答應,一前一左一右,恭敬的帶著雲澈走向前方。

    穿過園林,穿過花圃,穿過一個小山群和小瀑布,一個簡單而格調非凡的庭院出現在視線之中。庭院中間有一個亭子,亭前,一個全身紫衣,身材中等的老者站在那裡,正微笑著打量雲澈。

    雲澈向前一步,禮貌的道:「晚輩凌雲,拜見前輩。」

    雲澈當然不會用自己的真名,所以順手借用了一下凌雲的名字。

    「呵呵,請坐吧。」紫衣老者手一招,然後當先在亭中的石凳上坐下。雲澈微微點頭,坐在了老者對面,一個少女輕盈離去,兩外兩個少女分列雲澈兩邊,螓首微垂,唇帶淺笑,姿態恭謹,一副任由雲澈差遣的樣子。

    「敢問前輩怎麼稱呼?」雲澈道。

    「老朽姓紫,單名極。」老者微笑著道。

    紫?雲澈稍稍一愕,這個姓氏,他倒是第一次聽說,當下點頭道:「紫前輩,剛才多謝你出言相助。」

    「剛才之事,何需老朽出言,至於相助,就更算不上了,老朽只是在讓黑月避免一場小麻煩而已。」紫極目光向上,直視著雲澈的眼睛,微笑著道:「年輕人,老朽是該稱呼你雲澈,還是雲駙馬,還是如你所願,稱呼你為凌雲呢?」

    「……」雲澈神情微僵,隨之哈哈一笑,毫不慌張的道:「不愧是黑月商會,情報能力果然天下無雙,晚輩雲澈在紫前輩慧眼之下賣弄心思,著實可笑,還望紫前輩不要怪罪。」

    「呵呵,」紫極淡然一笑:「黑月的情報能力並沒有如此誇張。只不過你的身份剛好容易辨認而已。老朽常年與鳳凰神宗的人接觸,對鳳凰炎力極為熟悉,你雖然極力壓制,但老朽依然能從你身上感覺到少許鳳凰氣息。而目前鳳凰神宗之外擁有鳳凰血脈的人,也唯有蒼風國的駙馬雲澈而已。」

    離開的少女端著已泡好的茶水歸來,茶香四溢,讓雲澈心神都聞之清爽。他雖然不通茶道,但也知道這茶的價值絕對極為不菲。他端起茶水,小飲一口,贊道:「好茶。聽了前輩之言,看來晚輩想在這神凰城隱藏身份,似乎是不太可能的事了。」

    「你以冰玄力做掩飾,除非細緻探知,否則怕是鳳凰神宗的長著都難以察覺你的鳳凰炎力。」紫極微笑道:「你在我黑月玄陣上點亮紫色水晶,天資可謂驚世駭俗,老朽方才把所有注意力都放在你的身上,否則,也不會發覺你的鳳凰炎力。不過,依老朽看來,你似乎也非在刻意的隱藏身份,否則,剛才就不會理會那鳳凰神宗的後輩,再不會毫無保留的在這水晶台上展露你的天資。」

    「不愧是黑月商會第七層之主,果然慧眼如炬。」雲澈由衷的讚歎道,在黑月第七層,這個紫極接觸的都是各種處在天玄大陸頂尖的人物,他的眼力和識人之力絕非常人所能及。他洒然說道:「晚輩曾經常年被人追殺,早已厭倦了東躲**的感覺。再有半個月,晚輩就必定要和鳳凰神宗相對,既然如此,又何必在這短短的半個月內戰戰兢兢,束手束腳。不被鳳凰神宗所注意自然是最好,但若被注意到,倒也無所謂,若是凡事小心翼翼,豈不是說我怕了鳳凰神宗。」

    雲澈將杯中之茶一飲而盡,談到鳳凰神宗,臉色毫無忌憚之色。

    這番氣魄,讓紫極心中暗贊,他點點頭,以示讚許:「鳳凰神宗雖然在兩年前,便因為你暴露鳳凰血脈而知道了你的存在,但卻並沒有太將你放在心上,因為在鳳凰神宗眼中,神凰帝國之外的六國玄者皆為螻蟻,不配他們正眼視之。不過與你寥寥幾語,老朽卻忽然感覺鳳凰神宗或許有可能因為輕視你而吃大虧……但不可能是現在。你雖然毫無畏懼,但不代表你有能力抗拒鳳凰神宗的實力。你的天資可謂極高,但遠遠沒有成長起來,你會比鳳凰神宗預料的要強上許多,但依然沒有半點威脅可言。」

    「這一點,晚輩心知肚明。」雲澈點頭道,然後說出了今天來這裡的正題:「晚輩今日拜訪黑月商會,是想買兩件東西,和兩個情報。不過……」

    雲澈目光掃了一下周圍……因為這裡實在是不像賣東西的地方。

    紫極知道雲澈在疑惑什麼,笑呵呵的道:「你需要什麼,儘管和老朽開口便是。這第七層與前六層不同。前六層和你所知道的黑月商會並無大的區別,而這裡鮮有貴客,貴客來臨,都是老朽親自招待,貴客需要什麼,只需開口,黑月無論有或沒有,只要貴客開口,並且出得起價錢,黑月都會傾盡全力滿足。若是想要淘物,也自會有人陪貴客前往一至六層。」

    原來如此……雲澈不再遲疑,直接開口道:「晚輩需要的兩件東西,一件是天梵玉,越純凈越好,另一件,是保存完好的鳳凰葵。」

    紫極閉上了眼睛,幾息后睜開,他伸手在紫玉戒指上輕輕一抹,一個釋放著寒氣的玉盒便已拿出,放在了雲澈前方:「這便是黑月所擁有的天梵玉中最大,也是最純凈的一塊。」

    一個少女向前,輕輕和冰玉盒子放在雲澈面前:「貴客請過目。」

    雲澈也不客氣,直接把冰玉盒子打開,寒霧瀰漫之中,雲澈看到了一塊輕體銀光的玉石,其中夾在著血絲般的紋理,雲澈伸出左手,浮空一晃,便以天毒珠感知到了其純度……黑月總會的東西,自然不會有假。雲澈當下把冰玉盒子扣上,道:「好,請前輩開價。」

    「天梵玉六百紫玄幣一兩,此件天梵玉共一斤三兩,需七千八百紫玄幣。」紫極慢悠悠的報價。

    我去,這麼貴!雲澈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但身懷千萬紫玄巨款,這個錢他當然出的起。當下,他從紫金卡中轉走七千八百紫玄幣,然後將天梵玉收入天毒珠中。

    「至於鳳凰葵,黑月最後的十三株鳳凰葵,在三個時辰前,已被鳳凰神宗全部買走。」紫極開口道:「若你急需此物,黑月之外,倒是有一處可以買到。」

    「哪裡?」

    紫極徐徐的道:「此處向南三百里,有一商會名為『落炎商會』,該商會明日下午三時會向外拍賣幾件珍貴之物,其中一件,便是鳳凰葵。」

    雲澈點點頭:「晚輩記下了,謝前輩告知……額,這個情報需要交錢嗎?」

    「呵呵,不用。」紫極淡淡一笑,隨之提醒道:「不過,這落炎商會雖名為『商會』,實為黑市。其拍賣也非正式的對外拍賣,你到了那裡便知。不過老朽相信以你的心智,斷然不會吃虧。那麼,你想要的兩個情報,又是什麼?」

    「晚輩希望黑月幫我打探到兩個人的行蹤情報。」雲澈正色道:「這兩個人,一個名為楚月嬋,曾是蒼風國冰雲仙宮弟子,位列冰雲七仙之首,一個名為夏元霸……」

    雲澈向紫極儘可能詳細的描述了關於兩人的情況,紫極微微閉目,全部記下,然後頷首道:「這兩人的情報,老朽會親自安排人去探尋。只不過,黑月在蒼風國的網路鋪的最為稀疏,難以保證會在短時間內有結果,留下你的傳音印記吧,在有確定的情報之後,老朽會第一時間聯繫你,因為你是貴客,所以,你無需預先支付情報費。在情報確認之日結算即可。這其中,雖然夏元霸現在何處老朽並不知曉,但關於他的一些事,老朽倒是可以告知一二。」

    雲澈精神一震,一下子站了起來:「你知道元霸?」

    「不但我知曉,神凰城中很多的人都知曉這個名字。」紫極緩緩的道:「當初,他的名字可是在短時間內響徹了半個神凰城,是個瘋子一般的狂人,只是不久之後,他卻忽然銷聲匿跡,不知所蹤,那之後不久,他的父親也趕來神凰城,並留在了這黑月總會之中……呵呵,如果老朽沒有記錯,夏元霸的父親夏弘義,應該便是你的岳父之一吧?」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