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有沒有清點過鳳玉殿都丟失了些什麼東西?”鳳橫空怒眉道。

    鳳熙辰恭敬的答道:“花洺海以往竊取最多的東西,便是紫脈天晶,不過,鳳玉殿中的紫脈天晶與紫脈神晶都沒有半點減少,倒是……少了被使用一半的半株鳳凰葵。想來是那賊子在觸動守護玄陣後心神大亂,隨手抓了件東西便匆忙逃走。”

    “半株鳳凰葵?”鳳凰葵雖然稀少,但對鳳凰神宗而言,也算不得什麼太過珍貴的東西,鳳橫空冷哼一聲:“就算什麼都沒少,就憑他膽敢闖我鳳凰神宗,便是自尋死路。從即日開始,在全帝國範圍追查花洺海行蹤,若能活捉帶回最好,若難以活捉,就地格殺!”

    “是!兒臣即刻便去下令。那花洺海就算有通天之能,也別想逃過我們鳳凰神宗的手掌心。”鳳熙辰保證道。

    “此事,便交給你去辦。花洺海能在我鳳凰神宗安然進出,配得上作爲對你的考驗!不要讓朕失望。”

    “是,父皇,兒臣定然不讓父皇失望。”

    鳳橫空轉身準備離開,腳步邁到門口時停頓下來,淡淡的道:“在排位戰開始之前,雪児都會在棲鳳谷潛修,棲鳳谷周圍五十里,任何人,就算有天大的事,也不得靠近半步!但朕依然有些不放心,你下令追查花洺海之時,安排一些人守在棲鳳谷東、西、北三面,絕不許任何人靠近,如果誰敢驚擾到雪児,無論是誰,格殺勿論!”

    “是,兒臣馬上去辦。”

    鳳橫空離開之後,鳳熙辰稍稍舒了一口氣,沉默了許久後,又開始焦躁起來,他在殿中踱步了幾十個來回後,終於眉頭一皺,低聲道:“赤火,進來!”

    一道火光閃現,一個看上去五十來歲的中年人如瞬移般現身在鳳熙辰面前,躬身道:“皇子有何吩咐。”

    “你馬上離宮,這些天,在神凰城範圍祕密尋找一個叫‘雲澈’的人!他要來參加七國排位戰,半個月內一定會出現……也說不定已經來了。發現他之後,馬上.將他暗中格殺……記住,做的越隱祕越好,殺了之後直接毀屍,最好什麼痕跡都不要留下!”鳳熙辰眼神陰狠的道。

    “是,皇子。”鳳赤火點頭應允。

    “記住,這件事除了你我之外,不要讓任何其他人知道!包括我的父皇。”鳳熙辰臉色凝重的道。

    鳳赤火臉上的驚訝色彩一閃而過,然後毫不猶豫的點頭:“老奴定然不會讓皇子失望……老奴告退。”

    鳳赤火離開,鳳熙辰雙手攥起,雙目中閃動着陰毒的恨光,他低吟道:“雲澈……不親手殺你,實在難解我心頭之恨!但排位戰之前,你非死不可!待滅了蒼風國,那段刻骨之辱,也會永遠被埋在我腳底下!”

    ——————————————

    第二天,雲澈按照紫極所說的方位,來到了神凰城的落炎商會。

    到了之後,雲澈才發現,這裏果然如紫極所言,雖然掛着商會之名,但並不是什麼正統的商會,準確說來,更像是一個地下交易所!而且規模並不大。這片區域之中,同類的地下交易所存在着不少,而且都掛着商會之名。

    不過,只要能買到鳳凰葵,是商會還是黑市,倒並不重要。

    雲澈在一處偏僻的暗巷,看到了刻印着“落炎商會”四個字的牌匾。牌匾下方,正婷婷站立着一個妙齡少女,看到雲澈走近,她主動迎了上去:“這位公子,是來參加落炎交易會的嗎?”

    “是,還請姑娘帶路。”雲澈表情自然的道。當初在滄雲大陸,他接觸過大量的黑市,這些黑市都是由人引入交易的地方,同時還要繳納高額的“入場金”。

    那個接引的少女道:“今日的落炎交易會將會有多件珍奇的寶物售賣,所以入場金要比平常略高,需二十紫玄幣。”

    二十聽上去不多……但二十紫玄幣,可是整整二十萬黃玄幣!還只是“入場金”!

    雲澈沒有多言,痛快的交上二十紫玄幣……眼前這個小姑娘,絕不可能想到雲澈的身上身懷着整整千億黃玄幣的鉅款。

    “公子請隨我來。”

    少女收下紫玄幣,帶着雲澈走進暗巷,在幾次道路的轉折後,走入一個隱蔽的地下空間,這個空間並不寬闊,一共也只擺放了三四十個座位,此時這些座位上,散亂的坐着二十幾個人。這裏雖然偏僻隱蔽,但這些人的衣着卻無不華貴至極……連高達二十紫玄幣的入場費都願意交付的人,身家自然絕不簡單。

    雲澈進來之後,在場的人紛紛瞟了他一眼,在感知到他只有地玄境的玄力後,臉上無不露出不屑的神情,然後把臉別過去,再也不看他一眼。不滿二十歲的地玄境,這在蒼風國是難得一見的絕頂天才,但在神凰帝國,卻也只能淪爲中下流而已,在這些自詡上流的人眼中,根本不值一提。

    雲澈也自然不會理會任何人,隨便找了一個地方坐下。

    雲澈之後,卻也沒有其他人再進來,沒等多久,一個嬌媚入骨的聲音傳來:“各位公子,讓你們久等了呢。”

    暗門打開,一個身材豐滿,體態婀娜的女子緩步走出,她的身後,跟着一個頭發半百的老者。女子一身貼身黑衣,曲線盡露,一雙媚眼宛若桃花,水汪汪的看着在場所有人,幾乎要勾走他們的魂魄。

    “唷……我的小柒柒,你可終於來了,我可是都等的望眼欲穿了。”一個藍服青年站起身來,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走進的女子,一副色與魂授的模樣。

    “咯咯咯咯……”女子掩脣而笑,聲音酥軟騷.媚:“公孫公子總是這麼心急,奴家向各位保證,今天的寶物,一定不會讓各位失望。各位公子可要瞪大眼睛,好好的看着奴家,過會競價的時候,可千萬不要留情哦。哦對了,幾位初次見面的公子,奴家小柒,是落炎交易會的主持,以後可要經常光臨,常來看看奴家哦。”

    這個名爲小柒的女子言語嬌媚,姿態妖嬈萬千,在場的男性雖然表面上依舊一本正經,但都食指晃動,暗流口水。若說真正淡定如初的,基本也只有雲澈一人……因爲這個狐狸精和他的兩個妻子相比,差的實在太遠,讓他縱然調動男人的本能,也根本提不起半點興趣。

    “本公子哪次出手讓小柒柒失望了。”被稱作“公孫公子”的青年色眯眯的看着小柒:“就是不知道,今天要拍賣的寶物中,有沒有小柒柒你這件寶物呢?要是有的話,本公子就是敗盡家產,也要買下來。”

    “咯咯,公孫公子真壞。”小柒伸手掩口,給了公孫公子一個風情萬種的眼波,直把他迷得全身發軟。

    雲澈的心中一萬隻草泥馬狂奔而過。

    交易會總算進入正題,小柒伸出,從身後老者的手裏拿過一個碧綠色的玉盒,她雙手捧着玉盒,媚眼從每一人身上掃過,笑吟吟的道:“這個玉盒中,是兩枚紫晶玉髓,是一處巨大的紫晶玉礦所蘊藏的最精華所在,以它驅動玄舟,一枚紫晶玉髓可驅動一艘十萬斤的玄舟飛行一百個時辰,而將其傾注在有靈性的武器上,可大幅度增加武器的靈性哦。”

    紫晶玉髓……可以增加武器的靈性?

    雲澈心中猛的一動。他的龍闕便是有着靈性的王玄之器,但其靈性並不高等,目前表現最多的,也只是在離手後自動迴歸,以及憤怒時發出龍吟,如果可以讓它具有更強的靈性,無疑對自己會有着很大的裨益。

    他只爲鳳凰葵而來,沒想到居然會遇到這紫晶玉髓。這個地下交易會規模雖小,但賣出的東西,卻是極不簡單,也難怪入場費如此之高。

    “哦!居然是紫晶玉髓!”那個公孫姓的青年臉上露出了興奮的神情:“這東西,本公子可是找了好久了,沒想到小柒柒手裏就有,還是兩枚……不愧是我的小柒柒!快說,這兩枚紫晶玉髓的低價是多少?”

    小柒手托起玉盒,媚眼眯成一條細細的縫:“六百紫玄幣,公孫公子應該知道紫晶玉髓的珍貴,所以這個價格,一定都不貴哦。”

    “六百……嗯,這個價格的確厚道。”公孫姓的青年笑眯眯道,他半轉過身,向周圍的人一抱拳,道:“各位朋友,在下聖劍宗公孫宇,急需這紫晶玉髓提升愛劍靈性,還望各位朋友高擡貴手,讓給在下。”

    “聖劍宗公孫宇”幾個字一出,不少在場之人頓時色變,準備競價的念頭也一下子壓了下去。聖劍宗雖不能和鳳凰神宗相比,但也是神凰帝國赫赫有名的宗門之一,在神凰城也是不可招惹的一霸。而這個公孫宇,便是聖劍宗現任宗主最小的兒子。

    一個懶洋洋的聲音在這時響起:“公孫老弟,既然是交易會,當然是價高者得之,你這樣玩,讓小柒姑娘還怎麼做生意?小柒姑娘不說什麼,我都看不下去了。”

    聽了這話,公孫宇一點都不生氣,反而大笑了起來,向說話的那人一拱手,道:“納蘭兄教訓的是,兄弟我一時見獵心喜,有些激動了,絕對下不爲例。”

    一聽“納蘭”二字,場中之人再次色變……納蘭世家,同樣是神凰城的巨頭之一,而且和聖劍宗是千年的世交。說話的人名納蘭雄,在納蘭世家的身份同樣顯赫無比,他看上去是在斥責公孫宇,實則,卻在以兩家之威名,向在場的其他所有人施加壓力,讓他們斷然不敢和公孫羽宇競價。

    “兩枚紫晶玉髓,六百紫玄幣,我要了。”公孫宇笑眯眯的道。

    而這時,一個平淡之極,卻又極不和諧的聲音忽然從一個角落中傳來:“七百紫玄幣。”

    公孫宇的眉頭猛的一鎖,轉過頭來,目光落在了雲澈的身上。他掃了一眼雲澈的玄力修爲,眸中閃過深深的不屑……但對方有膽子和他競價,說不定身家顯赫,他也不敢貿然得罪,不鹹不淡的道:“這位朋友,看來你是並不想給我公孫宇這個面子?”

    雲澈淡淡一笑,道:“我要的是紫晶玉髓,和你的面子又有什麼關係?”

    公孫宇嘴角微動,臉色明顯的陰沉了下來,他冷笑道:“你說的倒是不錯,交易會的爭奪靠的是實力,而不是面子。既然你也想得到這紫晶玉髓,那就要看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了……一千紫玄幣!”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