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公孫宇一口氣把價格提到了一千紫玄幣,然後斜眼看向了雲澈。若是在黑月商會的拍賣會上,他斷然不敢有半點囂張,但在這地下交易會,以他聖劍宗的威名,絕對有囂張跋扈,藐視一些的資格。他倒是沒有想到,一個只有區區地玄境的人,居然敢在他言語警告之中,還和他叫板競價。

    聖劍盟的威名,加上他雄厚的財力和驟然提高的報價,他本以為雲澈會直接被嚇住,沒想到,對方的臉色半點變化都沒有,無比平靜的道:「一千一百紫玄幣!」

    一千多的紫玄幣隨隨便便就脫口而出,若是沒有雄厚無比的家底怎麼也不可能做到。公孫宇身為聖劍宗的宗主之子,一年領到的紫玄幣在兩萬左右,而這是他一整年修鍊所需,拿出一千來買兩枚紫晶玉髓,已基本是他的極限,且也大幅度超過了紫晶玉髓的價值。但之前傲氣滿滿,現在冷不丁殺出個人毫不客氣的頂他的報價,他要是就這麼被壓下去,豈不是丟臉之極。

    公孫宇的牙齒暗咬,但神情卻是一片輕鬆:「一千兩百紫玄幣。」

    「一千五!」沒有半點停頓和猶豫,雲澈緊隨著公孫宇的聲音喊道。

    廳中眾人都是臉色微變,小柒一張臉更是笑成了海棠花,之前她並沒有把太多的注意力放在雲澈的身上,此時看向雲澈的目光卻是含情脈脈,一雙鳳眸嬌媚的幾乎要滴出水來。

    公孫宇的臉色終於變得難看起來,一千五的紫玄幣,這已基本是他一個月的花費,用這些錢來買兩枚紫晶玉髓,這已遠遠超過了他的心理底線。一處紫玄晶礦所孕育的最精華所在,是紫脈天晶,其次才是紫晶玉髓,一千五紫玄幣,都足夠買上一兩紫脈天晶,買這紫晶石髓,簡直是在扔錢。

    他轉過身來,皮笑肉不笑的道:「這位朋友,看你出手這麼豪氣,想來家世一定是顯赫的很。在這神凰城,但凡是家世不凡的,本公子不說認識全部,但也有七七八八,對你卻很是眼生啊。莫非你是從外地而來的人?哦……看你這裝束,難道是六國的朋友?」

    雲澈當然知道這個公孫宇的意圖,暗中冷笑,也不避諱,直接說道:「你猜的沒錯,我不是神凰國人,而是來自東方的蒼風國,不過我是來自哪裡,和這交易會應該並沒有什麼關係吧?」

    蒼風國人?

    廳中的所有人原本還在各種猜測著雲澈的來歷,本以為他出手如此闊綽,又毫不忌憚和公孫宇叫板,一定家世不凡,此時聽到他居然是來自蒼風國,無不是露出輕蔑到極點,甚至可笑的眼神。他們神凰國人,對於其他六國有著近乎本能的輕視,而六國之中,又以蒼風最弱。蒼風國人在他們眼中,向來都是不折不扣的低等人。

    「哦……哦!哈哈哈哈,原來是蒼風國的朋友。」公孫宇直接狂笑了起來,之前被雲澈壓制的不爽感瞬時一掃而空:「難怪對這紫晶玉髓如此上心,想來在你們蒼風國,應該從來見不到這上等寶物吧?既然如此,那本公子當然是願意拱手相讓……只是本公子有些好奇,你要這紫晶玉髓做什麼呢?莫非是同本公子一樣,為武器增加靈性?哦不對,在你們蒼風國,一把天玄器應該就是頂級至寶了吧?這紫晶玉髓也用不上啊。再說你的玄力只有地玄境,嘿嘿,好像駕馭個天玄器都夠嗆……要說作為玄舟的能源……嗯?蒼風國莫非也有人開的起玄舟?」

    廳中頓時響起陣陣毫不壓抑的鬨笑,在蒼風國人的面前,他們之中縱然實力地位最低的,也油然而生一種人上人的感覺,譏笑一個下等人,還需要藏著掖著?

    在報出自己是蒼風國人後,雲澈便知道會出現這樣的場景,他面不改色,懶得和這些人廢話一個字,拿出一千五百紫玄幣,然後從小柒的手中拿過放置著兩塊紫晶玉髓的玉盒。紫晶玉髓是只有在足夠龐大的紫玄晶礦中才會孕育出的精華,有著一定的天地靈性,所以應該的確可以增加武器的靈性,就是不知道增加的幅度如何。若是效果明顯的話,他會嘗試著多入手幾枚。

    而接下來的第二件交易品,便是雲澈此來的目的!

    小柒再次從身後的老者手中拿過一個玉盒,笑意盈盈的道:「第二件寶物呢,是一株藥材,雖然它並沒有紫晶玉髓那般華貴,但在稀有度上,卻是還要超過紫晶玉髓哦。」

    一邊說著,小柒已經打開了玉盒,一株閃爍著紅光,形似火焰的植被呈現在人們的視線之中,而隨之,玉盒又被馬上合上,以防其藥力流失。

    「哦,居然是鳳凰葵!」一人驚訝的道。

    聽到鳳凰葵三個字,雲澈的視線一下子落在那個玉盒上……看來可以提前走人了。

    「沒錯,就是鳳凰葵,而且還是一株剛剛生長成熟,毫無損傷的鳳凰葵哦。」小柒笑眯眯的道:「各位公子都知道,鳳凰葵不但可以入葯、鍛經、通玄,還對修鍊火系玄功,尤其是衝擊瓶頸有著極大的幫助。只不過,哪裡一旦出現鳳凰葵,都會第一時間被鳳凰神宗全部收走。而奴家手中的這株,是在整個神凰帝國,除了鳳凰神宗之外唯一的鳳凰葵,就連黑月商會,都不可能買到了……所以各位公子若是需要的話,可千萬不要錯過哦,否則,要等到明年的這個時候才有可能買到。」

    小柒的話聽上去有些誇張,但云澈知道並不虛假,因為他昨天就去過黑月商會,的確連那裡都沒有了鳳凰葵。小柒一說完,他就直截了當的出聲:「低價多少?」

    小柒的水眸向雲澈的方向微微一轉,聲音軟軟的道:「看來這位來自蒼風國的公子對這鳳凰葵也很感興趣,這株鳳凰葵,低價一千紫玄幣。」

    鳳凰葵雖然稀少,但絕非什麼頂級的丹藥,而且入葯有著極大的難度和流失率,對於不修鍊火系玄功的人而言,並無什麼太大的作用,所以一千紫玄幣的價格委實過高,顯然是把著「最後一株鳳凰葵」的噱頭漫天要價,廳中的人基本都表現出毫無興趣的樣子,但小柒的話剛一說完,雲澈便緊接著出聲:「兩千紫玄幣,我要了!」

    身懷千萬紫玄幣,雲澈的底氣無比之足,他現在只想早早的拿到這株鳳凰葵,不想再浪費任何時間……排位戰還有半個月就會到來,時間對他來說每一分一秒都格外貴重。

    「我靠!」不少人當場低呼出聲。

    花一千五百紫玄幣買兩枚紫晶玉髓……現在居然一口兩千紫玄幣買一株鳳凰葵……

    這蒼風國的小子是錢多還是腦子秀逗!?

    報出一千紫玄幣之後,小柒的心裡還滿是忐忑,因為她很明白這個價格確實有點虛高,但沒想到,自己的話才剛一說完,價格便直接暴漲了一倍,她瞬間心花怒放,一張臉也變得光彩瑩然:「這位來自蒼風國的公子真是豪爽大氣,直接出價兩千紫玄,奴家最喜歡這樣的公子了……還有哪位公子願意出更高的價格嗎?這可是今年最後的一株鳳凰葵了哦,若是錯過,就算有再多的錢,也是不可能買到了……」

    其他人都是安靜無聲……笑話,除非是修鍊火系玄功到了瓶頸,或者急需用來煉製重要的丹藥,否則誰會花兩千以上的紫玄幣來買一株鳳凰葵。小柒見無人回聲后,笑眯眯的走向雲澈:「恭喜你這位公子,這株鳳凰葵就是你的了,可要小心拿好哦。」

    雲澈乾淨利落的交出兩千紫玄幣,然後拿過裝著鳳凰葵的玉盒……鳳凰葵到手,今天的目的也已達到,接下來,他只需找個地方用天毒珠淬鍊乾坤丹,然後用大概兩到三天的時間煉化,玄力應該足以提升到地玄境的巔峰,面對鳳凰神宗時,也就有了更大的把握。

    至於後面賣的什麼東西,他已經毫無興趣。雲澈剛要準備起身離開,忽而,一個大笑聲從外面傳來:「哈哈哈哈!小柒姑娘,真是不好意思,路上遇到幾個不開眼的,隨手教訓了一下,所以來晚了,小柒姑娘可千萬不要怪罪。」

    這個聲音粗壯厚重,而且充斥著明顯的霸道,隨著聲音的響起,一個身材高大魁梧,身著輕甲的男人昂首闊步的走了進來。這個人看上去三十歲左右,身材雖然比不上夏元霸,但也格外魁梧,尤其是裸露在外的肌肉,每一塊都高高鼓起,還閃動著金屬一般的光澤,讓人僅僅用目光都能感受到其中爆炸性的力量。

    他的頭髮呈赤色,根根朝天豎起,就如一簇燃燒著的火焰,身上,也散發著濃厚的火系玄功氣息。

    一看到這個高大男子出現,廳中眾人的臉色都明顯的一變,就連之前一臉囂張的公孫宇都神色一緊,露出了深深的忌憚之色。

    看到這個人,小柒就如同看到了親爹一般,直笑的五官全部綻開,腳步裊娜的主動迎了上去:「哎唷!炙公子,你說的什麼話,你能來,是奴家萬世修來的榮幸,怎麼可能會怪罪……來,炙公子快請上座,交易會才剛剛開始,重頭戲還沒有到呢,相信今天的『重頭戲』,炙公子一定會很感興趣,絕對不虛此行哦。」

    「這個人是誰,神態這麼囂張。」雲澈右邊座位上的一人向自己的同伴低聲詢問道。

    「你沒聽到小柒姑娘喊他『炙公子』嗎!他當然是炙陽宗的人!」

    「什麼!炙陽宗?神凰帝國僅次於鳳凰神宗的第二宗門?」

    「沒錯!這個人叫炙焱,是炙陽宗的七少!天資極為妖孽,今年才二十八歲,已經是半步王玄,據說已經在衝擊王玄之境!在這神凰帝國,除了鳳凰神宗,沒有誰惹得起他。」

    「小柒姑娘說的重頭戲,那自然是一定要看的。不過本少今天來的主要目的,是小柒姑娘手中的鳳凰葵。」炙焱滿臉傲然的道:「本少的王玄瓶頸已經鬆開,突破在即,急需鳳凰葵相助,但那混蛋的鳳凰神宗又把鳳凰葵全部卷了個空,好在小柒姑娘這邊還有一株。這株鳳凰葵,本少是要定了,誰要是和本少搶……嘿嘿。」

    炙焱是什麼人,和雲澈沒半毛錢關係。他已經從座位上站了起來,準備直接掉頭離開,但聽到炙焱口中說到「鳳凰葵」三個字時,雲澈的腳步頓時停頓……

    又特么的日了狗了!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