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小柒事先並不知道炙焱是為了鳳凰葵而來,否則斷然不會在他到來之前給賣出去,不過她毫不驚慌,笑吟吟的道:「原來炙公子正好需要一株鳳凰葵,應該早點和奴家說嘛,只要炙公子開口,奴家還不是歡天喜地的親自登門送上。只是好不巧,奴家手中的鳳凰葵,在炙公子來之前,剛好賣給另一位公子了。」

    「什麼!賣了!?」炙焱臉色一變,聲音頓時變得暴躁起來:「賣給誰了!是誰給買走了?!這可是最後的一株鳳凰葵,我無論如何都必須拿到手,就算搶也要搶過來,快說賣給誰了!」

    大廳中的人頓時露出幸災樂禍的表情,戲謔的眼神紛紛看向雲澈。小柒笑著道:「炙公子不要著急,買走鳳凰葵的公子現在還在這裡,炙公子可以好好的和對方商量一下,說不定,他願意轉讓給炙公子呢。」

    小柒側過身,伸手向雲澈一擺:「就是這位公子了,這位公子以兩千紫玄幣從奴家手中買下了最後一株鳳凰葵,能不能讓這位公子願意轉讓,就要看炙公子自己了哦。」

    炙焱目光瞬間轉向雲澈,掃了一眼他的玄力修為,一抹輕蔑清晰無比的掛在了臉上,他大步走過去,全身釋放著一股足以讓一個天玄中期的玄者都難以呼吸的威壓:「是你買走了鳳凰葵?哼,我剛才的話,你也聽到了,把你手中的鳳凰葵轉讓給我吧,放心,你買這鳳凰葵的錢,我會一分不少的給你,省得說我炙陽宗欺負弱小!」

    炙焱的語氣絕對不是商量,而是強硬的命令,一種典型的絕對強者對弱者說話的口吻。雲澈神色不變,平淡的道:「抱歉,這鳳凰葵對我同樣重要,我不會轉讓。」

    「嗯?」炙焱顯然沒有想到,這個只有地玄境的弱者,居然敢拒絕他的話,還是在他聲明了玄幣會一分不少給他的前提下,他沒有馬上暴走,一扭頭,對小柒道:「這小子什麼來頭?看樣子不願給我面子啊!」

    沒等小柒回答,公孫宇幸災樂禍的出聲:「炙七少,這小子的來歷當然不一般,否則哪來的底氣敢和炙七少硬氣。嘖嘖,他可是來自東方蒼風國的貴客,嘿嘿,對待這外國貴客,炙七少可要溫柔點,方顯我大國風範嘛。」

    「蒼風國?哈哈哈哈……」

    一聽「蒼風國」這個名字,炙焱當場大笑了起來……之前,在雲澈報出自己來自蒼風國時,在場的公孫宇等人也是當場大笑,如同「蒼風國」三個字不是一個國家的名字,而是一個笑話的代名詞。

    在蒼風國成長,雲澈並不覺得什麼,但到了神凰帝國,他才知道蒼風國的地位在這天玄大陸是多麼的不堪,尤其是在神凰帝國眼中,簡直只能用「卑微」甚至「可笑」來形容。他也總算理解當初蒼萬壑在和他說起「七國排位戰」時,臉上那深深的無奈、悵然與悲哀……

    人都會有一種本能的故土情節,雲澈自然也不會例外。自己生長的國度,被這些人肆意的譏笑和蔑視,是他們眼中不折不扣的下等國度……他的心中無法不盈起憤怒。但與神凰帝國相比,蒼風國實在太弱太弱,便如乳羊與雄獅般的差距,這是一個無奈的事實。

    炙焱原本還怕雲澈來歷家世非凡而引起麻煩,現在知道雲澈是來自蒼風國,哪還有半點顧忌,強橫的道:「小子!本少的耐心有限的很,趕緊把你手中的鳳凰葵給我,若是本少的耐心沒了,別所鳳凰葵,你連半個玄幣都別想拿到。」

    「嘿!小子,炙七少是什麼身份,他肯和你說話,已經是你天大的榮幸,你可別不識抬舉。」公孫宇在旁邊陰陽怪氣的道。

    小柒連忙向雲澈使了個臉色,聲音軟綿綿的道:「這位公子,炙公子既然急需這鳳凰葵,你便轉讓給他便是。相信炙公子一定會心中感激,你們會成為朋友也說不定哦。」

    雲澈的眼睛微微眯了起來,聲音依舊平淡至極:「我說過了,這鳳凰葵我有大用,不會轉讓。」

    「好小子……看來你是敬酒不吃想吃罰酒!我最後問你一遍,你到底是讓還是不讓!」炙焱全身肌肉鼓起,臉上怒氣盈然。

    雲澈冷冷的道:「鳳凰葵是我買下,就已經是我的東西,該怎麼處置,我說了算!而不是你叫我讓,我就得讓!你如果想要鳳凰葵,就去別處尋找吧,我沒時間奉陪。」

    說完,雲澈直接轉身,準備離開。

    「你說了算?哈哈哈哈……」炙焱狂笑起來:「幼稚的小子,今天老子就好好給你上一課,在這個世界上,不管什麼事,都是拳頭硬的人才說了算!」

    炙焱猛的伸手,一把抓在雲澈的肩膀上,他的手臂比之雲澈的大腿還要粗上幾分,相比之下,雲澈的體型簡直羸弱的不堪一擊。他陰笑一聲,便要抓著雲澈的肩膀將他提起來,但他的手臂一用力,雲澈的身體竟是紋絲不動,炙焱眼睛一瞪,手臂上瞬間肌肉鼓起,青筋直冒,猛的一提……雲澈卻依舊是紋絲不動,別說被提起,就連腳步都沒挪動半分。

    炙焱心中暗驚,雖然隱隱感覺到絕不尋常,但更是勃然大怒,氣急敗壞道:「讓你嘗嘗老子的拳頭有多硬!」

    他的手從雲澈的肩膀上鬆開,然後變抓為拳,拳頭上紫炎燃起,猛的轟向了雲澈,在隱隱的不安之下,這一拳他足足用了九分力,甚至不惜直接將雲澈當場轟殺……反正對方也不過是個蒼風的下等玄者,死了也不會有任何後果。

    「炙公子!」炙焱的動作,讓小柒驚呼一聲。其他人也是小吃一驚,炙焱這一拳之下,整個廳中都是玄氣呼嘯,根本就是用上了全力的架勢……這樣的一拳,他們之中沒人自信能承受的下,而雲澈,將很有可能被直接轟成肉泥。

    砰!!

    炙焱燃燒著紫炎的拳頭結結實實的砸在雲澈的胸口之上,發出一聲沉悶到極點的撞擊聲,四散的玄力之下,整個大廳劇烈一顫,所有沒坐人的座椅毫無例外的碎裂,就連腳下的大理石點頭都崩出一道長長的裂痕。

    半步王玄的力量豈同小可,讓在場所有人無不膽戰心驚,他們在心驚之時,更是驚訝炙焱為什麼竟然會對一個只有地玄境的蒼風玄者下如此重的手,這也著實太小題大做了一點,但,當他們看向雲澈時,所有人都瞬間驚呆,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炙焱的手依然落在雲澈的胸口上,但云澈並沒有被打飛,甚至就連腳步都沒有後退半分,臉色更是毫無變化,而他對面的炙焱,原本寫滿了張狂的臉上竟布滿了劇烈到極點的扭曲……就在這時,他右手臂上的軟甲如碎紙片般忽然迸裂的粉碎,一道道血流如出閘的洪水蜂擁流出,瞬間將他的整隻手臂染成紅色。

    炙焱彷彿忽然從噩夢中驚醒,踉蹌著後退,抓著自己已經完全失去知覺,耷拉下來的右臂,口中發出極力壓抑的痛苦呻吟,一雙放大的瞳孔里,充滿著深深的驚恐:「你……你……」

    「你這拳頭,看來也不怎麼樣嘛。」雲澈伸手,嫌惡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處的衣服,然後眼神驟然一冷,一拳轟向炙焱。

    炙焱本能的伸出左臂抵擋,但云澈大道浮屠訣在身,縱然不動用玄力,僅僅是臂力都高達恐怖的兩萬斤,又豈能炙焱所能抵擋,只聽「咔嚓」一聲,炙焱左臂的臂骨瞬間被轟碎成數截,他一聲殺豬般的慘叫,狠狠倒飛出去,整個身體深深陷入了後方的石牆之中。

    這樣的畫面,他們無論如何都不可能想到,所有人都完全傻在了那裡……炙焱是何等的出身,何等的妖孽!炙陽宗的七少,二十八歲的半步王玄!竟然在雲澈的手下瞬間慘敗,毫無還手之力!

    絕不是炙焱弱,更不是他手下留情,他攻擊雲澈的那一拳,分明是用了全力……而是他對面,這個被他們輕視和譏笑的蒼風玄者實力實在太恐怖!炙焱的全力一擊,竟然連他的一根頭髮都沒傷到!而他隨手一拳,直接將炙焱的臂骨擊碎……這是何等恐怖的身體和力量!

    一股涼氣從他們的脊梁骨嗖嗖上竄……他們之前竟然在一直藐視和嘲諷這麼一個可怕的怪胎!尤其是公孫宇,他整個人貼在座椅上,臉色煞白,全身在驚懼中一動都不敢動。

    雲澈身體一晃,已瞬間衝到了炙焱的身前,手臂伸出抓在了他的喉嚨之上,如提小雞一般將他魁梧的身體直接從石牆中拽了出來,然後猛的砸在了地上,他低眉下視,看著滿臉是血的炙焱,淡淡的道:「我手中的鳳凰葵,你還要麼?」

    炙焱還沒怎麼回過神來,就已被雲澈直接轟成重傷,他躺在地上,上氣不接下氣:「我是……炙陽宗的七少……你……你敢動我,炙陽宗……一定不會放過你!」

    雲澈眼睛一眯,冷笑道:「你有句話倒是不錯,這個世界上的事,拳頭硬的人說了算。但沒有足夠的實力還敢囂張,那是找死!!」

    雲澈聲音落下,一腳踩在了炙焱的胸口上,炙焱眼珠一凸,一口鮮血狂噴而出。

    「住手!!」

    一直跟在小柒後方的白髮老者大喝出聲,忽然出手,一道寒光直射雲澈而去……瞬間,一股屬於王座的威壓籠罩了整個大廳。事情發展到這一步,他斷然不能再袖手旁觀,否則若是炙焱真出了什麼無法挽回的問題,炙陽宗極有可能遷怒落炎商會。

    「滾開!」

    這個白髮老者雖然是個真正的王座,但也只是王玄境一級,低等的王座,對雲澈已根本構不成威脅,他頭也不回,手臂一甩,一記鳳凰破破空而出,與那道寒光相撞,一瞬間,寒光便被完全衝散,鳳凰破去勢不減,直轟老者胸口,老者大吃一驚,慌忙抵禦,連退七八步,才狼狽的擋下鳳凰破的威力,但他的兩隻衣袖,也已被燒的焦黑一片。

    「這是……鳳凰炎!」老者驚聲道:「你是鳳凰神宗的人!」

    雲澈甩出的鳳凰炎,所有人都看得,感知的清清楚楚。那的確是鳳凰炎無疑,不可能有任何作假,而鳳凰炎,是鳳凰神宗的獨有玄炎!能釋放鳳凰炎的人,百分百是鳳凰神宗的人!是在整個神凰帝國最巔峰層面的人!

    「哼!」雲澈冷哼一聲,沒應聲,也自然不會傻到去否認。

    炙焱知道自己今天踢上了一塊鐵板,他在驚懼之餘,心中所想的是日後如何將雲澈碎屍萬段,但親眼目睹雲澈甩出鳳凰炎,他全身都劇烈顫抖起來……他這個梁子,是永遠別想找回來了,鳳凰神宗,那是炙陽宗絕對招惹不起的存在。他炙陽宗雖被稱為神凰第二宗門,但與鳳凰神宗的差距,根本就是天壤之別。

    「原來……原來是鳳凰神宗的兄弟……是我有眼無珠,這身傷,一點都不冤枉……」炙焱一副求饒的姿態,哪還有半點的囂張和硬氣:「早知道是鳳凰神宗的兄弟……我就是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敢觸犯……兄弟要是覺得不解恨,還請留下傳音印記,改日我……我一定帶重禮親自登門賠罪……」

    被揍的骨頭碎裂,內臟受創,還要眼巴巴的賠罪,這就是鳳凰神宗在神凰帝國的巨大威懾與影響力。廳中的其他人都已經站了起來,老老實實的站在那裡,大氣都不敢喘,看向雲澈的目光充斥著深深的敬畏,而之前三番兩次嘲諷雲澈的公孫宇已是滿頭大汗,雙腿打顫,幾乎隨時都會軟倒下去。

    那個老者上前,戰戰兢兢的道:「鳳凰神宗的貴客來臨,小老兒有眼不識泰山,還讓貴客受到驚擾,實在是……罪該萬死……小柒,還愣著幹什麼,還不趕緊把玄幣退還回去。」

    「是……是。」小柒也是緊張的臉色有些泛白,手忙腳亂的要去取紫玄幣。

    「不用了。」雲澈把腳從炙焱的胸口移開,「你們不必緊張,我不是我腳邊這種仗勢欺人的渣貨,別人不招惹我,我也懶得去招惹任何人……你們繼續吧。」

    說完,雲澈不再理會任何一個人,轉身走向出口,眾人目送著他一步步離開,都是暗鬆一口氣,卻是沒有一個人敢說話,唯恐引起他的注意。

    走到公孫宇身前時,雲澈忽然側首,冷冷的盯了他一眼,公孫宇一聲驚嚎,雙腿一軟,一屁股坐到了地上……直到雲澈走出很遠,他才回過神來,差點沒當場大小便失禁。

    鳳凰神宗統治神凰國五千年,其威名早已根深蒂固,威懾力更是強到了他國無法理解的地步……雲澈心中不由得的感嘆著,若是蒼風皇室也能如此強勢,又怎麼會發生之前的皇室之亂。

    在即將走出大廳門口時,一種異樣的感覺忽然從後背掃過,雲澈的腳步一頓,瞬間回首,看到的是大廳中一張張充滿著敬畏和些許驚懼的面孔,他目光從每一個人的臉上短暫掃過,微一皺眉后,腳步緩慢的離開。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