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夜幕逐漸降下,雲澈跟隨男子,一起走向了神凰城南的一處邊緣區域。

    「你……你為什麼要幫我?」沉默了好一會兒后,男子小心翼翼的問道。他同雲澈一樣,是曾經歷過無數追殺和生死邊緣的人,防範意識和靈覺之強,更是絲毫不下於雲澈。所以一個人是不是對他有惡意或圖謀,他一眼就可以看出。從雲澈的身上,他看不到一絲的惡意和圖謀。

    「你就當做,是我沉寂已久的醫者之心忽然蘇醒了吧。」雲澈道,同時心中暗暗嘆息一聲……博愛天下,懸壺濟世的醫者之心,這曾經是他靈魂的全部,是他的師父對他教導之中最核心的部分。但自從師父被逼死後,他的醫者之心,便被無窮無盡的仇恨所代替,那之後,在滄雲大陸,他再也沒用自己的醫術救過任何一人。

    「額……」這個回答,讓男子一頭霧水。

    「你說,你之前曾經得到過半株鳳凰葵?」雲澈隨口問道。

    「是啊。」男子點頭:「鳳凰葵每年長出的數量本就極少,而基本又都會被鳳凰神宗第一時間霸佔,所以前段時間,我只好潛入了一次鳳凰神宗的一個寶物殿,但那裡分佈著很多的守護玄陣,我才剛進去,就不小心觸動了一個玄陣,不得不逃跑……但好在逃跑前抓到了那半株鳳凰葵。我之所以能這麼容易拿到,估計是因為那半株鳳凰葵藥力損失太重,被隨手丟在了一個玉櫃頂上。」

    雲澈腳步一緩,驚訝道:「你……潛入了鳳凰神宗?」

    「對啊。」聽出雲澈聲音中蘊藏的震驚,男子拍拍胸脯,傲然點頭:「這個世界上,除了四大聖地和黑月商會,還沒有我不能潛入的地方。雖然被他們發現了,但是……嘿嘿,他們連我的屁股都沒能摸著,就被我跑的沒影了。」

    雲澈:「……」

    這個男人說他的一個先祖曾經闖入過日月神宮,這讓他心中震驚不已,而身邊的這個人……他竟能潛入鳳凰神宗,被發現后,居然毫髮無傷的逃出……

    這個人……到底是……

    男子聲音壓低聲音,一臉苦惱的道:「本來吧,我潛進去還想偷偷見識一下傳說中的雪公主,但她那天卻偏偏不在,我聽到有人交談……好像是去了一個叫棲鳳谷的地方。」

    「雪公主?」雲澈側目:「是鳳凰神宗的某個公主嗎?」

    雲澈這句話一說完,便看到男子的兩隻眼睛瞪大,那眼神……彷彿如同在審視天外來客。

    「難道……你不知道雪公主?」男子瞪大眼睛道。

    「這個雪公主……很出名?」雲澈反問道。

    雲澈那毫無動蕩的神色,沒有半點虛假做作的成分,男子目光上下掃動,用一種怪異到極點的眼神重新打量了一遍雲澈,那目光……簡直都不是在看一個活人的目光:「我靠!你是認真的?你真的不知道雪公主?你你你你你……你果然不是神凰帝國的人!啊不對!就算不是神凰帝國,就算是其他國小山溝溝里的人,也不可能沒聽過雪公主的名字啊啊啊!」

    雲澈:「……」

    雪公主這個名字,他的確是第一次聽說。

    「那你……有沒有聽說過『花洺海』這個名字?」男子眼光閃閃的道。

    「花洺海?沒聽說過,也是很有名的人嗎?」雲澈道。

    「我靠!!」男子直接蹦跳了起來,齜牙咧嘴的咆哮道:「你你你你……你不知道雪公主也就罷了,你居然連花洺海的大名都沒聽說過!他可是傳說中的『鬼影聖手』,整個天玄大陸最牛逼的人物……咳咳,之一,這個大名別說是人類,就算是泥巴里的泥鰍都應該如雷貫耳,怎麼可能有人沒聽說過!!」

    「鬼影聖手?好挫的外號。」雲澈撇了撇嘴。

    「~!#¥%……」男子臉上的肌肉抽搐,一副恨不能上去和雲澈拚命的樣子:「你……你該不會是從其他世界穿越來的吧?」

    雲澈轉過臉,很是認真的點頭:「你可以這麼認為。」

    「靠!」

    「你該不會……就是那個什麼『鬼影聖手』花洺海吧?」雲澈重新打量了他一眼。

    「沒錯,就是我!」花洺海一拍胸脯,隨之眼角一陣不受控制的抽搐。媽淡……第一次光明正大還是近距離跟一個人喊出自己的名字……這人卻居然沒聽說過他!

    「哦,知道了。」雲澈很是平淡的道:「那我是該喊你小花,還是小海?」

    「……還是小海吧。」花洺海都快哭了。老子怎麼說也快三十歲了,這小子明明二十歲都不到的樣子。

    「跟我說說雪公主的事吧,為什麼她會那麼出名?」雲澈有些好奇的問道。

    「咳咳,你不想先聽聽鬼影聖手的偉大事迹嗎?」

    「不想。」

    「!#¥%……」花洺海深吸了一口氣,用盡全部的意志才淡定下來,道:「雪公主,被稱作神凰帝國的瑰寶、鳳凰神靈的寵兒、蒼天賜予神凰的奇迹。曾經都是只聞其名,不見其人,雪公主十三歲那年,因某一個儀式而在神凰城樓上露面,那一天,萬年不見點雪的神凰城竟然天降瑞雪,雪公主現身時,整個現場變得一片靜寂,所有見到她的人都是當場失魂落魄,如見仙女臨塵……第二天,她便被傳做天玄第一美女,而且足以空前絕後,連有資格與之相提並論的人都不會存在。」

    「十三歲?天玄第一美女?」

    「沒錯,當年雪公主只有十三歲,今年應該十六歲了,肯定是更加的美絕人寰。只可惜,自三年前的那唯一一次露面之後,她就再也沒有在人前出現過,誰也不知道現在的雪公主已經出落的什麼樣子。」花洺海一臉嚮往的道。

    「三年前,你見過?」雲澈問道。

    「沒有,我也是聽人說的……」

    雲澈一撇嘴:「那你怎麼就知道她真能美到那個程度,對一個女人來說,十三歲嘛,別說成熟,甚至都沒長開,再怎麼好看,又能好看到哪裡去?」說到這裡,雲澈的聲音頓了一下,因為他想起了茉莉……他初遇茉莉時,茉莉也只有十三歲,而她對雲澈造成的衝擊,還要勝過夏傾月……

    但茉莉,是個無法用這個世界的規則來審視的異類,那個所謂的「雪公主」,又怎麼能和她相提並論。

    「至於天降瑞雪,就更扯淡了,神凰城四季皆夏,哪來的雪?估計第一美女的稱號也好,降雪也好,都是鳳凰神宗為了鞏固威望而自編自導的而已。」

    「可是,所有人都這麼說……」

    「我只相信自己親眼看到的,聽來的就算了。」雲澈慢悠悠的道:「要說天下第一美女,我倒是覺得只有我老婆配得上這個稱號……自封誰不會。」

    「切……」花洺海小聲的哧鼻,然後道:「我聽說,這一屆的七國排位戰,雪公主也會到場,到時候我一定要混進去看看雪公主到底長什麼樣子,你有興趣不?」

    「沒興趣。」

    「……」

    神凰城最邊緣處的一個角落,花洺海的腳步在一處臨近廢棄的小房子前停了下來。他收斂呼吸,靈覺快速的掃了一番四周,然後小聲道:「就是這裡了……跟我進來吧。」

    房門打開,一股濃烈的藥材味道撲鼻而來。這裡明顯是個臨時居所,布置非常的簡單,最靠里的那張小床上,鋪滿著紫光閃閃的紫晶,這些紫晶的光芒深邃而夢幻,紫晶上面,安靜的躺著一個消瘦的女子,聽到開門時,那個女子的身體動了動,發出虛弱而急切的聲音:「夫君……你……回來了……」

    這個聲音讓花洺海全身一震,匆忙沖了進去,一下子撲到床前,激動的道:「小雅,你醒了……對不起,你醒來的時候我卻不在你身邊,一定又讓你擔驚受怕了……你現在感覺怎麼樣?有沒有很疼?」

    雲澈放輕腳步走了進去,站在了花洺海身後,看了一眼女子的面孔……她整個人瘦弱的不成樣子,一張臉白的沒有絲毫血色,她的眼瞳半睜,所流露出的眸光迷濛一片……這樣的目光,已基本看不清東西。

    而她的臉上,最顯眼的是她額頭部位……那裡分明印一抹深深的藍黑色。

    看著這抹藍黑色,雲澈的眉頭微微的皺了起來。

    「沒有關係……我也是剛醒來……我感覺……好多了……」女子努力的微笑,這時,她眼睛的餘光捕捉到了一個模糊的人影,她輕輕的道:「夫君……是有……客人來嗎?」

    沒等花洺海出聲,雲澈已開口道:「你好……我叫凌雲,是花洺海的朋友。」

    「朋友……」

    雲澈隨口而出的兩個字,竟讓女子的眼眸中一下子亮起異樣的光彩,她激動的道:「你真的……是夫君的朋友?夫君……他真的……是你的朋友嗎?」

    雲澈微微愕然,但花洺海知道她為什麼會如此激動,他用力的一點頭,道:「嗯!小雅,他是我在外面認識的朋友……如果不是朋友,他又怎麼會知道我花洺海的名字呢。」

    「朋友……夫君的朋友……」她笑了起來,笑容蒼白而幸福,輕輕的叨念道:「夫君有朋友了……夫君真的……有朋友了……」

    「……」雲澈暗暗呼了一口氣,向前一步道:「我不但是小海的朋友,還是個醫者。我這次和小海一起過來,也是想看看能不能治療你的傷病……小海,你先讓開位置,讓我看一下她的情況。」

    一聽這話,花洺海迅速讓開,雙目直直的看著雲澈:「大哥!求你一定要盡全力救救小雅,如果,你真的能救她……」

    當著小雅的面,花洺海的後半句話沒能說下去。雖然他知道自己的年紀比雲澈要大出近十歲,但這聲「大哥」卻是叫的發自靈魂,如果雲澈真的能救她,不要說喊「大哥」,就是喊一輩子的爺爺,他都心甘情願。而僅憑他願意跟自己來到這裡,他也已是心中感激。

    「我自會盡全力。」雲澈平靜的道,然後走到女子床前,目光落在了她的額頭上……眉心處的藍黑色,彰顯著她身體里的可怕寒毒,已即將侵入她的腦髓。

    她身下的紫色水晶,每一塊都價值連城……因為每一塊,都是最純正的紫脈天晶!她身體損耗極重,又在可怕寒毒之下能撐過這麼多年,最主要的原因,便是這包裹她半個身體的紫脈天晶。

    「我叫……如小雅,我可以和夫君一樣……喊你大哥嗎?」在雲澈注視著她的時候,她忽然用虛弱的聲音道。

    「……嗯。」雲澈點頭應聲。

    「謝謝……大哥……」

    「為什麼要謝我?」雲澈道。

    「謝謝你……願意成為小海的朋友。」如小雅真誠的感激道:「這些年……夫君為了給我續命……不惜背棄家族只劫富濟貧,逍遙於世的原則……去四處竊取大量的靈藥和紫脈天晶……因為我……他沒有朋友……也無法……有朋友……」

    「我不想再這麼拖累著他……但是,我又很怕死……因為我死了……夫君他真的就只剩下孤身一人……他現在……終於……有了一位……大哥……真……好……」

    如小雅的聲音越來越小,終於就這麼昏睡了過去。她的身體太過虛弱,一次說這麼多話,1058

    最快更新,閱讀請。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