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幻光雷極……這個身法,可以傳給別人嗎?”雲澈認真的問道。

    “啊……”花洺海的神色僵住,隨之惶恐而苦澀的搖頭:“對不起,恩公。你要我做什麼事,我都絕不猶豫,但惟獨這件事……幻光雷極是我家族的天賜瑰寶,也是最大的禁忌,絕不能傳給別人,我……”

    “我知道了。”雲澈點頭:“家族玄技本就不能外傳,是我唐突了。好好照顧你的妻子吧。”

    說完,雲澈轉身,緩步離開。

    “恩公……我……”花洺海看着雲澈的背影,用力咬牙,一臉愧然……雲澈給予他的,無疑是天大的恩情,他唯一想要的東西表露出來,他可以輕易做到,卻又偏偏不能做到……他是個絕不願欠人恩情的人,何況如此的大恩,這種感覺,讓他心中難受到極點。

    “不用放在心上。”雲澈向後一擺手:“你現在的精力應該放在你的妻子身上,不要因爲一些無所謂的事分心,救人一命,也算是爲了自己贖一點罪吧。你如果真想報答我,就努力讓你的妻子早點痊癒,也算是我沒有白救。”

    聲音落下,雲澈的身影也已消失在了夜幕之中。花洺海看着前方,久久不發一言,眼神複雜莫名,似乎在極力掙扎什麼。

    “沒想到,你這個殺人如麻,毫不眨眼屠人滿門的傢伙,居然也會去花費力氣救一個與自己毫不相干的人。”茉莉用一種很是淡漠的聲音說道。

    “說明我本質上,大概還是個好人吧。”

    “……”茉莉嗤之以鼻。

    雲澈回到客棧時,時間已經是半夜。他走回自己房間,雙腳站到門口,準備推門而入時,手上的動作忽然猛的一僵,雙眉驟然沉下,全身的神經也一瞬間完全緊繃起來。

    因爲他分明感覺到,自己的房間裏有一個人!

    藏在他房間裏的人隱匿的極好,若單以他的玄力而非靈覺,根本不可能發現他的存在……在察覺到這個人存在後,伴隨而來的,是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這種感覺告訴他,裏面的人不但強的可怕,而且是要殺他的人。

    “快走!是一個王玄境八級的傢伙!他已經發現你了!”

    茉莉快速發出的警告之下,雲澈來不及多想,驟然轉身,一個星神碎影竄出客棧,急衝而去。

    譁!

    身後傳來房門和牆壁被完全粉碎的聲響,一股灼熱的風浪也從後背呼嘯而至……而這種灼熱感,分明是……鳳凰炎!

    是鳳凰神宗的人!

    雲澈心中一沉……爲什麼會是鳳凰神宗的人?而且那股殺氣,分明是要置自己於死地。難道是……鳳熙銘!?

    雲澈心念急轉……看來,是自己白天在落炎商會展露鳳凰炎,被誤以爲是鳳凰神宗的弟子,而這件事,讓鳳凰神宗第一時間得到了消息,並且順藤摸瓜找到了自己的住處。

    看來,自己白天太過大意了,一路只顧着注意花洺海,卻下意識的遺忘了一個關鍵的事實……在神凰城,處處都是鳳凰神宗的眼線!

    雲澈的速度,斷然不可能與一個王玄後期的超級強者相比,不到十息,他便已被追到二十丈之內,他的身後,一道暴烈的鳳炎破空而至。

    嘶啦!!

    空氣被劇烈燃燒,赤紅色的鳳凰炎在夜空之中顯然格外灼目,雲澈快速一閃,避過鳳炎,然後心一橫,停下了身形,轉過身來……追趕他的那個人也並沒有就此追上,同樣停住身體,在他的視線中,眼前,是一隻根本不可能從他手中逃脫的可憐獵物。

    “你是誰?”雲澈沉眉問道。

    對方的目光從他的身上掃過,然後冷笑一聲:“的確有鳳凰玄力的氣息,你果然就是那個傳聞中的野種……雲澈。沒想到你居然這麼早就來了。”

    “呵,”雲澈冷笑起來:“看來,你們鳳凰神宗很怕我。”

    “怕你?”

    “沒錯!”雲澈嘲笑的道:“我來到這神凰城,便是準備在七國排位戰上,與你們鳳凰神宗光明正大的解決血脈一事,但你們鳳凰神宗,卻偏偏要用暗殺這種見不得的手段,所謂鳳凰神宗,也不過如此。”

    “呵呵,”中年男子不屑而笑:“你在我鳳凰神宗眼中,不過是竊取我宗血脈的小爬蟲而已,我宗會怕一隻可憐的小爬蟲?真是天大的笑話。今天,不過是十三皇子想要你的命。”

    “果然……”雲澈目光更加冷徹。

    “區區一個蒼風爬蟲,居然有膽子得罪十三皇子。就算是蒼風皇帝下跪爲你求饒,你也別想活過今晚……不過,能死在我鳳赤火的手上,足夠你到陰間炫耀到投胎!給我安心上路吧!”

    鳳赤火身影一晃,驟然向雲澈衝來,燃燒着鳳炎的五指直取雲澈的胸口,顯然是要一擊讓他喪命……王玄境八級,一個貨真價實的高級王座,面對一個只有地玄境的人,如果做不到秒殺,他自己都會覺得是個笑話。

    雲澈目光一閃,腳踩星神碎影,一瞬間分出三個殘影,讓鳳赤火志在必得的一抓完全擊空,他深吸一口氣,提起全身玄力,向南方極速遁去。

    一爪擊空,鳳赤火愣了一下,以他的眼力,竟完全沒有看清雲澈是如此躲過的,而隨之,雲澈遁走的速度之快,更是讓他大吃一驚……明明只有地玄境的玄力,但其速度,竟幾乎不遜色於一個低等王座!

    “哼!果然是有些門道。”鳳赤火冷哼一聲,心中也竄起了一絲火氣。雲澈的速度之快雖然大大出乎了他的預料,但這樣的速度,依然不可能逃出他的手掌心,更何況,雲澈只有地玄境界的玄力,連飛行都做不到,只能遁地而逃,絕無可能脫離他的視線和靈覺。

    “小子,看你往哪裏跑!”

    鳳赤火低吼一聲,全身如離弦之箭般向雲澈追去,驚人的速度之下,帶起的破空聲分外刺耳。在雙方明顯的速度差之下,幾十息的時間,雲澈便再次被追到二十丈之內,奔跑中的雲澈在這時忽然回身,一枚漆黑的物事猛的丟向了空中的鳳赤火。

    天空的殘月被太古玄舟完全的遮蔽,讓夜色漆黑如墨,鳳赤火聽到了尖鳴聲迎面而至,漆黑之下也來不及看清是什麼東西,他沒敢用身體硬擋,怕對方丟出的是什麼劇毒之物,快速的一閃身,在擦身而過時,他纔看清,那分明是一塊普通的石頭……應該是雲澈在逃跑中順手撿來的。

    “嗖!”

    又是一道破空聲迎面而來,鳳赤火目光不屑,隨手一巴掌將石子砸的粉碎,冷笑道:“真是可笑的掙扎,你難道還夢想着能逃出老子的手掌心!”

    短短几息,雲澈已被追到只剩十五丈之距,他面色沉寂,再次回身,手中又一個漆黑的物體破空飛出。

    十五丈,已到了鳳赤火完全可以出手的距離,他手上開始凝聚玄力,而迎面而來的東西,他看也不看,隨手一巴掌甩了過去……

    轟!!!!

    寂靜的神凰城午夜,如同響起了一聲九天玄雷,巨大的能量風暴在半空猛烈的炸開,遠遠看去,就如在空中爆開一朵絢麗之極的煙火。

    前兩顆石頭,不過是雲澈丟出去的幌子。

    而第三顆,是雲澈從蕭無義身上得到的那顆滅天珠!

    滅天珠的威力強大無比,足以讓一個低等王座重傷。以鳳赤火的能力,若是全力防禦,滅天珠的威力或許還真的難以對他造成實質的傷害,但他抱着貓抓耗子般遊戲的態度追趕雲澈,根本毫無防備,滅天珠帶起的火光之中,他的整隻左臂被炸的皮肉外翻,鮮血淋淋,一身鳳凰衣被炸得粉碎,胸前、雙臂,甚至臉上,都佈滿了細碎的傷口,頭髮更是被炸掉一小半,一片糙亂。

    整個人看上去狼狽到了極點。

    而云澈,則早已逃之夭夭,不見蹤影。

    傷口雖多,但基本都是小傷,也只有左臂的傷稍微重些。而相比於外傷,鳳赤火整個人連胸帶肺幾乎要被氣炸,他看着自己的手臂,面色猙獰,全身哆嗦……他堂堂鳳凰神宗的高級王座,竟然被一個只有地玄境的小輩給暗算成這副摸樣……這簡直是他這輩子最大的恥辱!

    “雲澈……我要把你碎屍萬段!!”鳳赤火的頭髮根根豎起,全身燃起暴烈的火光,大吼一聲,速度全開,帶着沖天戾氣追向了前方,靈覺,更是釋放到了最大。

    在以最快的速度遁出一段距離後,雲澈反而把速度慢了下來,最大幅度的控制着玄力波動。對逃逸來說,黑夜是極好的掩飾,但同時,在萬籟俱靜的夜裏,微小的動靜,也將在無聲無息中被擴大。

    鳳熙辰果然讓人在排位戰之前追殺他,而且行動的如此之快……他如今已被找到,神凰城又盡是鳳凰神宗的眼線,那麼,排位戰之前,神凰城已不是適合他停留的地方,他必須在天亮之前,一邊躲避着鳳赤火的追殺,一邊離開神凰城。

    在被追殺時,雲澈的大腦會時刻處在一個極端冷醒的狀態,黑暗之中,在這他並不熟悉的神凰城,他將自己的隱匿和反追殺能力發揮到極致,沿着一條詭異莫測的路線,快速臨近神凰城的南方。

    時間在黑夜中緩緩流過,逐漸的,東方開始出現一抹魚肚白,雲澈也已經看到了神凰城高大巍峨的南門……而這漫長的半夜,瘋了一般在上空來回飛竄的鳳赤火愣是連他的影子都沒尋到過一次。

    雲澈深吸一口氣,神態自然的走向出城大門,剛一靠近,他便被兩個身着重甲的城衛軍攔了下來:

    “皇宮有令!今日辰時之前,任何人不得出城!違者就地拿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