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還有十幾天就是七國排位戰,神凰城的人流量可謂一天比一天巨大,在這種時候,怎麼會忽然封鎖城門?

    最大的可能,是被暗算的鳳赤火氣急攻心,搜索了大半夜又找不到他之後,更是氣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所以通過鳳熙辰下達了臨時封鎖城門,只能進不能出的命令。

    雲澈退後兩步,腦中快速閃過幾個念頭之後,速度忽然加快,強橫的撞開兩個城衛兵,直衝而去。

    「攔住他!!」

    雲澈的舉動,無異於捅了馬蜂窩,附近的幾十個城衛兵一下子涌了上來。雲澈抓起龍闕,看也不看周圍,一劍橫掃,狂暴的重劍之力如末日風暴,將圍攻而來的城衛兵狠狠的掃飛出去,全部半天無法站起,就連手中的武器都被瞬間摧毀。

    天空只是微亮,再加上從來沒有人敢在神凰城造次,所以城門的守衛本就相對薄弱,雖然接到了封城的命令,但城門依舊大開,沒有關閉。雲澈掃開阻礙后,沒等他們繼續反應,已極速衝出城門,踏到城外的土地上,然後喚出雪凰獸,飛馳而去。

    「快……快通知赤火大人。」一個倒地的城衛兵用盡全力嘶吼道。

    一刻鐘后,一道火浪在城門上空呼嘯而過,直追雲澈遁去的方向,正是鳳赤火。鳳熙辰給他的命令,是要他對雲澈進行暗殺,不但不能讓任何人知道,甚至不能留下任何痕迹。但顯然,鳳赤火已被氣昏了頭,為了徹底擊殺雲澈,甚至搞出了大動靜。畢竟,被一個只有地玄境的小輩戲耍的狼狽不堪,這是從未有過的奇恥大辱。不殺雲澈,他難消心頭之恨!

    雪凰獸的速度自然要比雲澈快上很多,鳳赤火縱然找對方向,一時半會也不可能追的上。但,雲澈對於神凰城外的地形完全陌生,蒼月給他準備的地圖上,也只有從蒼風皇城到神凰城的路線,以及神凰城的基本構成,而沒有關於神凰城外的地形標識,他能不能找到適合完全甩掉鳳赤火的地勢,完全要看命和運氣。

    而鳳赤火身為鳳凰神宗的人,對這一帶則必然是熟悉到極點。同時,雪凰獸速度雖然極快,但所到之處,都會留下一縷縷寒氣,很容易成為被追蹤的痕迹。

    在雲澈的駕馭下,雪凰獸的速度提升到了極致,如一道閃電流光從天空飛速掠過,轉眼之間已遠離神凰城數十里。

    一路之上,雲澈的臉色平靜而陰沉,神凰城附近的區域大多空曠,很難隱匿身形。不過半個多時辰過去,身後卻沒有被追至的感覺,但云澈並沒有因此而放鬆,他一萬個確定,鳳赤火絕不會就此放棄追殺。至今沒被追上,最主要的原因是雪凰獸的速度比之鳳赤火,也沒有慢多少。

    雲澈不由得想起花洺海……輪玄力強度,他不及鳳赤火十分之一,但其速度之快,卻是鳳赤火拍馬難及。如果自己也能修鍊他口中的「幻光雷極」,便完全可以輕鬆甩掉鳳赤火。

    他目前的身法玄技,只有一個星神碎影,但星神碎影雖然玄妙無比,但卻只限於戰鬥之中,它的存在,完美的彌補了重劍最大的缺陷,讓雲澈手持數萬斤的重劍依然可以身若魅影,但星神碎影的每一次發動,都是短距離的瞬間移位,絕不是用於平時的高速移動。

    雲澈的西南側,一大片不見邊際的連環山脈出現在視線中,山脈之中山巒無數,最高的那一座峰巒,足有千丈之高,他心中一動,改變方向,向著連環山脈的方向疾馳而去,很快便如流星一般沖入了山脈之中。

    一入山脈,一股不正常的灼熱感迎面而來,數只飛鳥被驚起,向四周飛散而去……這些飛鳥都是一身紅羽,全身釋放著火焰的氣息。

    一處山脈,本該是綠草遍布,山風微寒,但云澈越是深入,卻感覺到空氣分明越是灼熱,這裡也長滿了各種樹木植被,但植被的顏色大多為赤色,且基本都釋放著火焰的氣息,一路上所遇到的玄獸,也九成都是火系玄獸。

    難道是因為臨近神凰城,與神凰城過於濃烈的火元素有關?

    在山脈中飛行了近一個時辰,身後始終沒有出現鳳赤火的蹤影,似乎已經徹底甩掉了。雲澈的速度慢了下來,隨之雪凰獸從空中降下,一直降到不足百丈之高,如此以來可以層疊的山巒遮蔽身影。這時,雲澈的腦海中忽然響起茉莉有些低沉的聲音:「這個地方,似乎有些不同尋常。」

    「不同尋常?你指的是哪裡?」雲澈馬上問道。

    「我本來以為這裡的灼熱,是因為處在火山,或者火元素密集的地帶。但剛才我隨意探視了一下,卻發現這裡異常活躍的火元素,卻是來自一個隱匿在極深下方的巨大玄陣……整個山脈,都被籠罩在這個玄陣之中。如果我沒有猜錯,這個巨大的玄陣,應該是鳳凰神宗所設,年代至少有八千多年,同時也說明,這個山脈,應該是屬於鳳凰神宗的地盤……」

    「你似乎……進入了一個最不該進入的地方!」

    「小子,這次我看你往哪裡跑!」

    茉莉的聲音剛落,雲澈的耳邊,互相響起了一聲憤怒的大吼。而聲音的來源……竟是在自己前方。

    雲澈一抬頭,在自己正前方的一處矮山山頂上,鳳赤火一身紅袍,負手而立,雖然隔著很遠,但依然能感覺到他全身洶湧釋放的怒意。原本,鳳熙銘讓他一個八級王座親自去暗殺一個地玄境的人,他只覺得牛刀殺雞,簡直辱沒了自己的身份和能力,若不是鳳熙銘親自下令,他絕不會願意出手。但,這麼一個辱沒身份,簡單到極點的任務,他竟是在找到目標后,折騰了半夜都沒能得手,反而被對方一個滅天雷崩的灰頭土臉……這數個時辰中,鳳赤火的怒氣就沒消停過,要不是他軀體足夠強韌,估計胸腔都被氣炸了幾十次。

    雲澈暗暗吃驚,若是被鳳赤火從背後追上,他並不會太驚訝,因為鳳赤火的速度不但快過雪凰獸,而且對神凰土地的熟悉程度更是遠勝於他。但讓他無法不吃驚的是,鳳赤火不但在前方出現,而且已臨近他如此近的距離,他居然一直都沒有發覺。

    茉莉知道雲澈心中所想,低聲道:「看起來,你馬上就要有大麻煩了,這個至少八千多年的玄陣,絕不是那麼的簡單。」

    雲澈眉頭沉下,然後一抓雪凰獸背後的雪羽,低吼道:「小嬋……走!!」

    雪凰獸飛行的方向迅速調轉,化作一道極速的白影,向後方狂掠而去,身後,隨之傳來鳳赤火的大吼聲:「還想跑!到了這個地方,你就算是有一百條命,也別想逃出去!」

    雪凰獸的速度提升到極致,同時飛行的高度快速降下,身邊一座座山巒快速後退,眼前,出現了兩道相鄰著的狹長峽谷。

    雲澈看了後面一眼,雙手下壓,將雪凰獸的飛行高度硬生生的壓制到不到十丈,在臨近峽谷時,他冰夷神功運起,瞬間張開「冰夷幻鏡」,將自己和雪凰獸同時籠罩其中,極大幅度的將氣息隔絕,隨之手臂伸出,放出玄罡飛射向了其中一個峽谷,自身飛入了另一個峽谷之中。

    這是他在被追殺時,讓對方錯亂追趕方向的手法……屢試不爽,從未失敗過。

    後方,鳳赤火以一個並不太快的速度追趕著,而他的身前,有一個奇異的火紅色玄陣在緩慢轉動,玄陣之中,有一個白點在緩慢移動,盯著這個白點,鳳赤火的臉上露齣戲謔的冷笑……這時,他的眉頭忽然一動,因為他忽然感覺到,玄陣中白點的移動方向,和雲澈的氣息所去的方向,竟然出現了相當大的偏差。

    「怎麼回事?鳳凰大陣怎麼可能會出現偏差?」

    鳳赤火停了下來,雙臂抬起,頓時,漂浮在他身前的赤色玄陣緩緩放大,隨著鳳赤火將一束鳳凰玄力灌入,玄陣快速旋轉,隨之,竟緩緩現出了兩幅清晰的畫面……

    一幅畫面,是駕馭雪凰獸快速飛行的雲澈……

    另一幅畫面,赫然是……一道極速飛行的橙黃色光影。

    鳳赤火所感覺到的雲澈的氣息……赫然是來自這道光影。它的氣息,和雲澈的氣息完全一模一樣。

    看著這束橙色的光影,鳳赤火先是一愣,隨之,他的眼瞳緩緩收縮,臉上露出深深的震驚和難以置信,過了好一會兒,帶著深深震驚的兩個字從他口中溢出……

    「玄……罡!!」

    雪凰獸飛快的穿出峽谷,一眼望去,這個山脈的最高山峰已是近在眼前,目測之下,其高度大概有一千五百多丈。後方,鳳赤火併沒有追來,但云澈並沒有鬆一口氣,反而開始覺得有點不對勁。

    這種一直被一雙眼睛牢牢盯著的感覺……是怎麼回事?

    難道是錯覺?

    「跑啊,接著跑啊,讓我看看你究竟能跑到哪裡去。」

    鳳赤火的聲音忽然傳來,方向,依然是前方。雲澈臉色微變,抬起頭來……他前方不到三十丈的高空之上,鳳赤火悠然飄浮在那裡,眼神中滿是戲虐,但云澈從他的身上,卻意外感覺不到了殺氣,就連怒氣,都消散了許多。

    這次,雲澈已經是完全確定,那種時刻被盯著的感覺絕不是錯覺,眼前的鳳赤火,分明在以某種方法時刻鎖定著他的動向,而他藉助的,極有可能便是茉莉所說的那個籠罩整個山脈的「玄陣」。

    這次,雲澈沒有再馬上遁離,他冷眼看著鳳赤火,道:「你在用這裡的玄陣追蹤我?」

    「哦?你居然能感覺到這裡的鳳凰大陣?哦……我倒是忘了,你也是有鳳凰血脈的人,否則,也不可能進入到這裡。」鳳赤火步步逼近,冷笑一聲:「你隱匿行蹤的能力當真是讓我意外,居然讓我直到天亮卻連個影子都沒摸到,你如果逃向其他的方向,或許還真有可能被你逃脫了,但你卻偏偏闖到了這裡……我活了百年,從來沒有見過如此完美的自投羅網。」

    「鳳凰大陣?這裡到底是個什麼地方?」

    「這裡是鳳凰山脈,是我鳳凰神宗用來歷練考核年輕一代弟子的地方。」到了此時此刻,鳳赤火已完全不擔心雲澈有從他手掌心逃走的可能,他好整以暇的道:「也只有擁有鳳凰血脈的人,才能進入這裡,其他人類靠近,都會被鳳凰大陣彈開。既然是歷練考核之地,自然要監視所有歷練與考核弟子的一舉一動,而我,恰恰又是這鳳凰山脈的考核監督者之一,藉助這裡的鳳凰大陣,我可以隨時掌握這裡的一切,甚至可通過鳳凰大陣的力量穿梭這裡的空間。」

    雲澈:「!!」

    「在你進入鳳凰山脈的那一刻,我便已經知道。只不過,你比想象的要狡猾的多,所以我沒有馬上出手,以免你逃出鳳凰山脈,而是讓你自己深入……一直深入到這裡。」鳳赤火目光直視著雲澈,伸出手掌:「你現在,已經是瓮中之鱉,做夢都別想再逃出去。不過你不用擔心,我忽然不想殺你了,因為你的身上,可是出現了足以讓宗主,還有四大聖地都感興趣的東西……嘿嘿,沒想到,你不但是竊我鳳凰血脈的雜種,居然還是幻妖界的妖人!你所使用的玄罡,我可是看的清清楚楚!」

    「!!!」雲澈的臉色一下子陰沉了下來,一股濃烈到極點的殺機從他雙瞳之中閃過。

    覺醒玄罡之後,雲澈的戰力無疑暴增,但在之後的戰鬥之中,他卻從來沒有動用過玄罡,即使當初險些被凌天逆逼到絕境,他也從未有動用玄罡的念頭。因為普通人或許不認識玄罡,但與天威劍域有著千絲萬縷聯繫的天劍山莊,卻有很大可能認得玄罡。

    而玄罡,是幻妖界雲氏家族的獨有神技,作為幻妖皇族十二守護家族之首,雲氏家族,無疑是四大聖地最大的敵人之一。而幻妖界,也早已被四大聖地妖魔化,玄罡一旦暴露,不但四大聖地會找上他,七國之人,都將視他為「妖人」。

    那時,整個天玄大陸,都不可能再有他容身之處。

    這比暴露鳳凰炎,後果要嚴重千萬倍。

    雲澈雙手攥緊,眸光變得冰寒刺骨。之前,他所有的心力都是用來遁逃。但現在,他卻是絕對絕對不能逃!這個識出他玄罡的人……他必須死!

    無論如何,付出再大的代價,也必須殺了他!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