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純文字在線閱讀本站域名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m

    「跑啊,你怎麼不跑了?是認命了,還是已經被嚇破膽了?」鳳赤火狂笑起來:「算了,貓抓耗子的遊戲也該結束了,雖然在你身上花費了過多的時間,但有了這麼巨大的意外收穫,倒也不虧。聽說你還是蒼風皇室的駙馬……嘖嘖,要是讓蒼風國的那個鳥皇帝和一眾低等國民知道堂堂駙馬居然是幻妖界的妖人,不知會是多麼精彩的反應……哈哈哈哈。」

    狂笑之後,鳳赤火的臉色忽然一下子陰了下來:「雖然我不殺你,但在把交給我們宗主只之前……我會讓你生不如死!你之前戲弄我這筆賬……現在就和你好好算算!」

    鳳赤火從空中驟然俯衝而下,手臂猛的一揮。霎時,一道足有三丈之寬的火柱飛射而下,然後快速化形,臨近雲澈身前時,已化作一條飛舞的火焰鳳凰,炙熱的溫度,幾乎欲將大地都完全融化。

    鳳凰火焰,雲澈絲毫不懼,但火焰之中,還有著來自高級王座的玄力衝擊,雲澈臉色凝重,瞬間抓起龍闕,一聲大吼,重劍之力逆空而上,直迎火焰鳳凰。

    呼!!

    鳳凰之炎與重劍風暴正面相撞,雲澈的頭髮被狂亂的吹起,面孔也出現了扭曲,重劍之力只支撐了半息的時間,便被完全沖碎,火焰鳳凰狂暴而下,衝擊在雲澈和雪凰獸的身上。

    鳳凰炎力爆發的聲音如滾滾悶雷,那恐怖無比的灼熱讓周圍的空間都驟然膨脹,火焰之中傳來雲澈的悶哼和雪凰獸的悲鳴,一人一獸一個被沖向了東方,一個被沖向了西方……

    「小嬋!」

    雪凰獸完全失去了平衡,如一片被狂風捲起的落葉,落向數百丈之外……原本雪白的雙翼之上,快速的蔓延起兩片觸目驚心的血色,落下之後,再無聲息。它畢竟只是一個天玄獸,又怎能承受的起一個高級王座的一擊。

    砰!

    雲澈的也重重落地,劇烈的衝擊將地面砸出一個巨大的深坑。落下后的雲澈全身衣服碎亂,遍染血跡,四肢不斷抽搐,幾乎是用盡了全身的力量,他才扶著龍闕,掙扎著站了起來,大口的喘著粗氣。

    「茉莉,以我現在的身體,最多可以維持『煉獄』狀態多久?」雲澈沉聲問道。

    茉莉也很清楚,鳳赤火認出了雲澈的玄罡,那麼無論如何,都必須殺了他。要殺鳳赤火,他必須強行開啟煉獄境關。她慎重的道:「十五息……最最極限,也不能超過二十息。否則,你全身的血管都會爆裂,就算是大道浮屠訣也救不了你!」

    「嘖嘖,真是不錯,難怪皇子要專門派我來殺你,果然有兩把刷子,受了我三成力量的一招,居然沒被打個半死,還能站起來。」

    鳳赤火從空中落下,不緊不慢的走向雲澈,輕蔑的目光如同在看一隻待宰的羔羊,他活動著手腕,眼中閃動著殘虐的目光:「你讓我這隻手臂流了不少血,連骨頭都出現了幾道裂痕,為了報答你這份恩賜,你說我是該把你全身的骨頭一根根掰斷,還是一塊塊捏碎呢?」

    雲澈緊咬著牙,硬生生的拔起重劍,全身搖搖欲墜:「今天就算要死,拼了命,我也要在你身上……多留幾個傷口!」

    說完,雲澈大吼一聲,搖搖晃晃的舉起重劍,砸向距離他已經只有三步之遙的鳳赤火。

    「哈哈哈哈!」迎面而來的重劍沒有半點的氣勢,反而墜的雲澈的身體隨時可能倒下,鳳赤火一聲大笑,輕蔑的伸手抓向龍闕:「就憑你,也配傷……」

    就在鳳赤火的手掌即將碰觸到龍闕時,雲澈的眼神陡然一變,「煉獄」瞬間開啟,原本搖搖欲墜的雲澈如一頭忽然在深淵中蘇醒的猛獸,全身爆發出恐怖絕倫的氣勢。

    「隕月沉星!!」

    一聲震天龍吟從龍闕上釋放,雲澈腳下的大地猛然一震,蜘網般的裂痕瘋狂蔓延……這突如其來的變化,讓鳳赤火臉色大變,但如此近的距離,他就算是神仙,也根本難以做出反應……飽含著雲澈全部力量的一劍,狠狠的砸在了他的手臂上。

    轟!!

    「咔嚓」一聲骨骼碎裂的聲音被淹沒在驚天動地的力爆聲中,周圍的山石被重劍風暴瘋狂的捲起,然後被毀滅成最細小的碎塵。鳳赤火的左臂肘骨被直接砸斷,整個人在巨大衝擊下如飛天陀螺一般被砸到百丈之外,狠狠的撞擊在一塊高大的山石上,將山石砸的粉碎。

    以雲澈的實力,要擊敗王玄境六級的凌天逆,都必須和夏傾月聯手。要獨自戰勝這王玄境八級的鳳赤火,正常的對抗,他沒有一絲一毫的勝算!若是能持續開啟煉獄,他或許能和鳳赤火對抗,但要殺死他,也是幾乎不可能……更何況,他的煉獄狀態,最多只能開啟十五息,超過十五息,他便是在玩命,超過二十息,那便是在找死。

    而他想要殺掉鳳赤火,唯一的希望……就是拼盡自己所有的力量與意志,甚至透支生命!同時,還要用盡所有可用的策略與手段——哪怕再卑鄙無恥。

    以雲澈的身體強度,鳳赤火三成力量的一擊,還是火焰屬性的攻擊,斷然不會讓他那麼狼狽,就連衣服的碎爛,和那些數量眾多的小傷口,都是他用自己的力量崩出來的……為的,就是這一刻。而效果,更是比預料中的好的多……直接廢了鳳赤火一隻手臂!

    面對只剩一隻手臂可用的鳳赤火,他的希望,自然大了很多!

    一聲憤怒之極的嘶吼,鳳赤火從碎石中站了起來,他整隻左臂都耷拉了下來,形狀更是呈現著可怕的扭曲,他右手抓著已疼痛難忍,骨頭盡斷的左臂,瘋了一般的咆哮起來:「雲澈……我要把你碎屍萬段!!」

    鳳赤火活了一百多歲,戰鬥經驗無比豐富,絕不是那種狂妄自大,目空一切的人,相反,就是面對弱於自己的對手,他也會十分謹慎……但,雲澈實在是太弱,地玄境,比他弱上整整兩個大境界,他怎麼可能會有防備?一隻猛虎面對一隻受傷的豺狼或許還會有防備之心,但怎麼可能會提防一隻受傷的幼兔。

    他手臂劇痛鑽心,但遠遠不及他心中的震驚……雲澈剛才忽然爆發的力量,那是高級王座才可能有的力量,怎麼可能出自一個地玄境玄者的手中。

    他剛吼出聲,眼前忽然人影一晃,雲澈竟已主動攻了上來,身上所攜帶的氣勢,比之之前絲毫不弱,尤其他的雙目之中,竟閃動著血紅色的光芒。

    「死!!」憤怒與怨恨頃刻間淹沒了鳳赤火所有的情緒,他大吼一聲,右臂橫出,灌注著狂暴玄力的手掌徑直抓向雲澈的心口……勢要直接將雲澈的心臟撕爛。在雲澈的暗算之下被砸掉一隻手臂,他哪還會管雲澈是不是幻妖界妖人,極怒之下,只想將他全身都撕成碎片。

    嘶啦!!

    鳳赤火一掌擊空,周圍同時出現了四個雲澈的身影,鳳赤火畢竟經驗豐厚之極,雖驚不亂,直接不去鎖定雲澈的方位,全身鳳凰玄力涌動,向四周轟去。

    砰!!

    雲澈閃現在鳳赤火的後方,龍闕結結實實的砸在鳳赤火的後背上,與此同時,鳳赤火瞬間引爆的玄力,也結結實實的轟擊在雲澈的胸口。

    兩股不同的力量同時爆發,震蕩的周圍山體都劇烈顫抖,雲澈的胸口炸開一朵血花,狠狠的倒飛出去,鳳赤火更不好受,被龍闕砸的狠狠撞地,然後如個滾地葫蘆般滾出很遠,後背之上,被砸出一個足有半指深的凹槽。他手掌砸地,一躍而起,還沒站穩,卻忽然發現倒飛中的雲澈竟然在半空中忽然停滯,然後全身燃火,如一道流星般向他飛墜而來。

    鳳翼天穹!!

    「什……什麼!!」

    鳳赤火雙眸瞪大,怎麼都不敢相信雲澈竟能在半空中,還是被砸飛的狀態下借力,他雙目陰沉,一團濃烈到極點的鳳凰炎在右手手掌上燃燒……整隻手掌,毫無保留的凝聚了他所有的力量,在他憤怒的咆哮聲中轟向雲澈。

    面對鳳赤火的攻擊,雲澈飛墜的速度卻是絲毫不減,就連方向都沒有任何偏移,竟是要拼著受鳳赤火這一擊,也要轟他這一劍……全力擊出,鳳赤火縱然想收招也來不及,面對雲澈這完全以命搏命的打法,鳳赤火眼眸死死瞪大,爆吼聲:「找死!!」

    轟!!!!!!

    雲澈的龍闕,與鳳赤火的手掌同時重擊在對方的身上……一瞬間,雲澈手臂上的血管大量崩裂,胸前爆起一大團血花,肋骨和胸骨斷裂數根,就連內臟,都出現了道道裂痕,整個人直接被轟向了百丈之高的高空。

    而鳳赤火身體左側的胸骨和肋骨全部被震斷,心臟的位置直接偏移一寸,成股的血流如噴泉般從傷口處噴出。他無法想象,自己竟被一個地玄境的後輩一劍重傷成這樣,而自己的全力一擊正面砸中,卻竟然沒有把對方的身體轟的粉碎,力量甚至沒有能轟入對方的內臟,便被死死的阻擋。

    這樣的力量,這樣的身體……怎麼可能只有地玄境……怎麼可能!!

    短暫的交手,兩人已都是全身是血,全身是傷。因為雲澈要的不是和他交手,不是保命或將他擊敗,而是要他死!為了殺死鳳赤火,這短暫的十幾息,他必須把所有力量都傾注在攻擊之上,而不分散任何力量與時間去防禦與迴避。

    「天——狼——斬!!」

    空中的雲澈完全沒有顧及內傷外傷,沒等身體平衡,重劍已再度全力轟下,一道天狼之影呼嘯著沖向鳳赤火,狠狠的衝擊在他的胸前……鳳赤火全身力量湧上,將天狼之影死死的抵住,但他的身體被衝擊的極速倒退,雙腳轉眼之間將地面犁出一道幾十張長的溝壑,才堪堪抵消了天狼斬的威力,但,他還沒來及喘口氣,雲澈已從空中落下,一劍轟來,

    鳳赤火哇哇大叫,凝火為劍,但這次,他卻不是攻擊雲澈,而是以鳳凰炎劍全力抵下了雲澈的重劍……雲澈招招搏命,但鳳赤火,又怎麼會甘願和雲澈以命搏命。到了此刻,面對力量強大的恐怖,又如瘋子一般以傷換傷的雲澈,他的憤怒,已快速的被忌憚和恐懼所代替。

    雲澈每一劍轟出,手臂上的血管就會爆裂數十根,兩隻手臂轉眼間如是血紅一片,如同剛剛浸染過血池。他身上的傷口在不斷崩血,內傷更是隨著他毫無保留的攻擊在不斷加劇,但他絲毫不顧,每一劍,都兇狠到極致。

    轟!轟!轟!轟……r1058

    最快更新,閱讀請。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