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每抵擋雲澈一劍,鳳赤火便感覺彷彿是被一座山嶽狠狠撞擊,直震蕩的他五臟都幾欲破碎。面對雲澈血紅色的眼睛和雙臂傳來的恐怖衝擊力,他開始真正的怕了起來……但此時,在雲澈重劍的壓制之下,他別說退卻逃走,就連一個字都已說不出來。

    雲澈視線中的世界已變成一片朦朧的紅色,而這個紅色的世界之中,便只剩下鳳赤火一人,心中,充盈的全部都是對鳳赤火的殺意。鳳赤火畢竟是高級王座,縱然是雲澈最極限狀態下的攻擊,依然被他一次次的擋下,雲澈的眼神變得更加陰沉,左臂之上,一道青光驟然射出。

    玄罡最初為紅色,擁有龍神血脈后化為橙色,邪魄狀態為黃色,焚心狀態為綠色,而此刻的「煉獄」狀態……

    赫然變成了與雲滄海一般的青色!青色玄罡,將擁有等同自己一半的強大力量!

    極限狀態,動用玄罡無疑會大幅度加劇消耗,對他的身體,將造成難以預料後果的強烈衝擊,但為了徹底壓制鳳赤火,雲澈終於還是動用了玄罡。

    砰!!

    鳳赤火抵擋重劍已是極為勉強,玄罡一出,他再也沒有餘力去抵擋,被玄罡狠狠的撞擊在了頭部……頓時,他的大腦一聲轟鳴,整個人倒轉著飛了出去,然後一頭扎到五十丈之外的土地上,將地面砸出一個數丈深的大坑,頭部與上身直接被埋入了大坑的底部。

    「啊!!你這個混……」

    鳳赤火發出一聲野獸般的咆哮,從大坑中狠狠躍了出來。他滿嘴滿臉都是血,臉色更是比血都赤紅,額頭部位,赫然印著一個拳頭大小的血洞。氣急敗壞的他已是狀似瘋癲,但大罵還沒來得及完全出口,他的眼前便忽然身影一閃,他的瞳孔之中,再次出現了燃燒著鳳炎的灰色重劍,還有化作重劍的青色玄罡。

    鳳赤火兩眼赤紅,雙手握劍,將全身最極限的傾注在火焰劍身之上,迎向了雲澈的重劍與玄罡。

    轟!!!!

    那一剎那,兩人附近的三座矮山被同時震塌,被削成平地的山間,彷彿憑空升起了一輪血日,在這血日之中,所有的山石、樹木,都被摧毀成了細小的粉末,兩個人如同兩片被狂風捲起落葉,輕飄飄的飛向了兩個不同的方向。

    砰!!

    鳳赤火的身體重重的砸在一顆古樹上,他翻落在地,劇烈的咳嗽起來,每咳一次,都會帶出大量的血塊,幾乎是把破碎的內臟都咳了出來……但,縱然已到了如此的地步,他依然得不到喘息的機會,因為雲澈的身影,就如附體的鬼神一般再度出現了他的眼前。

    此時雲澈的狀況看上去比他還要不堪,他全身是血,從面部從四肢,幾乎找不到一處沒被鮮血所染的地方,尤其是他抓著重劍的雙臂,道道血流成股的淋落。但他可怕的氣勢,還有鬼魅般的速度卻是絲毫不減,在鳳赤火的目光剛捕捉到他時,下一個瞬間,雲澈便一個星神碎影衝到了他的身前。

    「你這個……瘋子!!」鳳赤火的兩個眼珠子都驚懼的幾乎爆開,他雖然承受了雲澈的重擊,但云澈,也分明受了他全力一劍,他也看得出雲澈此時的傷有多重……但這樣的狀態,他居然不是去壓制傷勢,而是如此之快的追擊!

    鳳赤火活了一百多歲,不是沒有見過瘋子,但從來沒有見過瘋狂到如此地步的瘋子。

    他緊緊咬牙,剛要提起全身玄力,忽然,他的雙目驟然放大……瞳孔之中,映現出了一條仰天咆哮的蒼藍龍影。

    龍魂領域!

    震魂的龍吟聲響徹在鳳凰山脈的上空,讓山脈中的無數火焰玄獸全部趴伏在地,瑟瑟發抖。鳳赤火全身開始瑟縮起來,臉上凝聚起越來越深的恐懼,剛剛聚起的玄力在恐懼中快速潰散……

    雲澈的「煉獄」狀態維持到現在,已是臨近最後的極限,如果可以,他很想用「滅天絕地」將鳳赤火毀滅,但他此時內傷外傷極重,身體更是到了徹底崩潰的邊緣,若是再動用「滅天絕地」,或許身體會在一瞬間爆裂。

    而動用龍魂領域,會讓他在身體透支之餘,讓精神也出現巨大的損耗……但在不能使用滅天絕地的情況下,縱然代價巨大,為了能杜絕一切意外,徹底滅殺鳳赤火,他毅然決然的張開了龍魂領域。龍魂領域不但能讓他這一劍必然擊中,最重要的,是讓對方在恐懼中,連玄力防禦都完全瓦解。

    若是正常狀態的鳳赤火,身為一個高等王座,龍魂領域對他的影響會大打折扣,但對於全身是傷,心神大亂的鳳赤火,他的精神被瞬間擊潰大半,雲澈猛然沖向,將自己最後所有的力量,都凝聚在了雙手之上。

    「隕月沉星!!」

    重劍舉起,鳳炎撩起,承載著雲澈最後力量的龍闕,帶著死神一般的氣息,砸向了鳳赤火的心臟……面對死亡的臨近,在恐懼中瑟瑟發抖的鳳赤火本能的伸出雙手,護在了身前,甚至勉強張開了一道玄力防禦。

    轟!!!!

    大地崩裂,鳳赤火在崩潰狀態下築起的防禦,便如脆弱的肥皂泡般粉碎,驚天動地的轟鳴聲中,一道裂痕在雲澈的腳下快速蔓延,一直延伸到了百丈之外,而鳳赤火已在視線中徹底的消失……他的身體,已不知被轟擊到了多深的地面之下。

    啪嗒……

    啪嗒……

    鮮血的血流如斷線的珠子一般從雲澈的指縫間快速流落在腳下的廢墟上,一滴滴的碎裂開來,剛才的全力一擊,讓他全身都崩開上百道裂痕,鮮血將他的身體染的如同從修羅戰場爬出來的血煞魔神,連拂過他身體的風,都帶上了刺鼻的血腥味。

    終於……結束了……

    砰!!

    龍闕從雲澈的手中無力的跌落,在重響中落地,雲澈雙眸中的紅光消失,玄罡也回到了他的手臂之中,他的雙目緩緩的閉起,全身晃了一晃后,終於重重的撲倒在地上……在決意必須殺死鳳赤火時,他就知道這一戰必然慘烈無比。因為以他如今的實力若真的要殺掉一個高級王座,必須要付出極其巨大的代價。總算,他成功了……地玄滅殺王玄後期,他可以說是締造了一個天玄大陸從未有過的神話。

    而這個結果,最初他出其不意砸斷鳳赤火的一隻手臂,起了極其關鍵的作用,否則,縱然是極限狀態,他也將難以壓制鳳赤火。

    「必須……馬上……離開……這裡……」

    雲澈的手臂艱難的伸出,按在了前方的土地上,幾乎用盡了全身的力氣,才讓自己向前爬動了幾寸的距離。他最應該的,本該是療傷,但這裡是鳳凰山脈,是鳳凰神宗的地盤!下方,還有著鳳凰大陣。他和鳳赤火交手的動靜極大,很有可能已經驚動了鳳凰神宗的人,如果他不馬上離開,後果不堪設想。到時候來的不要說是一個王座,就算只是鳳凰神宗一個最最下等的弟子,也能舉手之間要他的命。

    他看向自己的左手,用自己的意念一次次的召喚著雪凰獸,但,玄印閃動了好幾次,雪凰獸卻始終沒有出現。玄印沒有消失,證明雪凰獸並沒有死亡,但鳳赤火那一擊,足以讓它重傷瀕死。

    「呼……呼……呃……」

    沉重而痛苦的呻吟聲,忽然從雲澈的伸手傳來,而且逐漸的由遠及近,雲澈的臉色微變,一點點的轉過頭來,在那道天狼斬轟出的溝壑邊緣,忽然探出了一隻手……隨之,一個全身是血的人影,一點點的爬上上來。

    鳳赤火!!

    「糟了……他還沒死!」茉莉沉聲道。

    此時的鳳赤火,可謂是凄慘到了極點,整個身體都是血肉模糊,找不到半點人的樣子。但他卻分明還活著,而且從溝壑之中如此之快的上來,證明著他的狀況,至少要比雲澈好的多。

    不可能……龍魂領域下……他幾乎沒有防禦能力……他怎麼可能沒死……

    爬上來的鳳赤火搖搖晃晃的站起,一看到趴在地上,全身是血的雲澈,他身體搖晃,口中卻發出瘋癲般的嘶啞狂笑:「哈……哈哈……哈哈哈哈……你這個……小雜種……怎麼可能……殺的了我……」

    他向前邁步,一步步走向雲澈,臉上,露出著恐怖的猙獰:「我要把你……一點點的撕碎……把你的全身……都徹底的撕碎……」

    就在這時,天空之中,忽然掠來一個巨大的影子,並伴隨著一聲有些虛弱的長鳴,雲澈艱難的抬頭,隨之眼中流露出狂喜:「小嬋!!」

    雪凰獸近乎一半的雪羽都被染成了血色,但依然堅強無比的飛了過來,它來到雲澈的上空,雙翅輕拍,三道冰刺伴隨著寒光,直線飛射向鳳赤火。

    噗噗噗!!

    若是平時,雪凰獸的攻擊,怎麼可能傷害到鳳赤火半分,但此時的鳳赤火全身都是殘破不堪,連路都已經走不穩,根本不可能抵擋的住雪凰獸的攻擊。三道冰刺全部輕易的貫穿了鳳赤火的身體,其中一根,將鳳赤火的喉嚨貫穿出一個拳頭大小的血洞。

    鳳赤火眼睛圓瞪,在冰刺的衝擊力下,重重的向後倒了下去,再也沒有了動靜,身下,一大灘血快速的蔓延……這次,他是死的不能再死。或許,他曾經很多次的想過自己會是以什麼方式終結生命,但絕對不可能想到,自己會死的如此之慘,更不會想到,自己會是死在一個只有地玄境的玄者,和他只有天玄境的契約玄獸手上。

    雲澈重重的舒了一口氣,精神鬆弛之下,發動龍魂領域的副作用也洶湧而來,讓他的意識出現了嚴重的恍惚。他向雪凰獸伸出手,聲音嘶啞的道:「小嬋……我們……快走……越高越好……越遠越好……」

    雪凰獸捲起一陣輕風,將雲澈卷到它的背上,隨之,它振翅而起,直飛高空而去。

    雲澈的心總算安定了一些,而這時,茉莉忽然冷冷的出聲:「你最好先盡量保持意識的清醒……你之前叫了它那麼多次,它都沒有馬上出現,你就該知道它傷的必然極重,而且還是傷在羽翼。它現在雖然勉強飛起,但一定飛不遠的。」

    雲澈:「……」

    茉莉的話,絕不是在危言聳聽,雲澈一咬舌尖,讓自己的精神出現了短暫的清晰,頓時感覺到,雪凰獸的全身都在劇烈顫抖,它平時遇到再大的狂風,都可以平穩而行,但此時,陣陣不強烈的山風吹來,都會讓它的身體出現劇烈的搖晃。

    「小嬋……堅持住!」雲澈低聲喊道。如果不能飛出鳳凰山脈,他將是必死無疑。

    但是,他顯然低估了雪凰獸的傷勢,在掙扎著飛出了十幾里后,一陣強風迎面而來,在這強風之下,雪凰獸忽然發出一聲痛苦的悲鳴,雙翅驟然痙攣,然後整個身體就這麼飛墜而下。

    「小嬋!!」

    面對雲澈的呼喊,雪凰獸卻是沒有了任何的反應,因為它已是直接在空中昏迷了過去。雲澈有著鳳凰血脈、龍神血脈,有著真神玄訣護身,身體無比變態,多麼重的傷都能扛過去。但雪凰獸不同,它只是一隻普通的天玄獸。在重傷之下掙扎飛行這麼久,已是它的極限。

    雲澈隨著雪凰獸飛墜而下,沒有力量的雙手連它的雪羽都已無法抓住,逐漸的在空中和雪凰獸離散……飛墜沒多久,他的身體重重的砸落在一片並不太硬的土地上……那似乎是一個傾度很大的斜坡,他落下之後,和雪凰獸一起向著一個方向快速的翻滾而去,翻滾之中,他迷糊的視線,捕捉到他們滾落去的地方,竟卻是一處……不知多深的斷崖!!視線漫過斷崖,他看到的是一座座低矮的山峰……沒有一座山峰的高度,超過他此時的高度。

    這一剎那,他頓時明白,自己和雪凰獸竟是落在了這鳳凰神脈最高的那座山峰之上,他們,正在從這最高峰的頂峰……一千五百多丈的高度向下滾落……

    身體終於滾落到了斷崖處,然後從滾落,變成了直線跌落……他頭部向上,看不到下方,不知下方是山體、山腰……還是會就這麼一直跌落下去,直到山底。

    狂風在呼嘯向上掠去,精神、體力嚴重透支,又全身是傷的他已根本無法在空中控制身體,甚至無法聚起任何防禦玄力……他不確定,自己有著神之血脈和力量保護的身體,能不能在沒有玄力保護的狀態下,承受的住落地那一刻的衝擊力……會不會直接粉身碎骨……

    狂風呼嘯的聲音淹沒了所有的聽覺,雲澈的意識里,除了風嘯聲,再也沒有了其他,就連叫喊的力氣都完全失去。幾十息過去,耳邊依然是風聲呼嘯,終於……

    砰!!!!

    他聽到了自己落地時那巨大的聲音,隱隱約約的,似乎還有一個女孩清脆的驚叫聲……

    全身的痛感消逝,他的視線隨著意識的逝去而快速模糊著……最後的畫面,一半是高高的斷崖,一半是碧藍的天空,畫面的最後,碧藍的天空忽然出現了一個如夢幻一般美麗的少女臉頰,她瞪大著一雙比星辰還有璀璨的美眸凝視著他,這雙美眸純凈的如同皎月,充滿著純真、驚嚇、詫異、好奇……雲澈的身邊有著太多的絕色佳人,但在這如夢幻一般的美麗面前,心神依然不受控制的劇烈顫盪……

    好美……

    是天堂的……仙女嗎……

    這副美麗到彷彿不該屬於人間的畫面,成為了雲澈最後的意識,隨之,他完全失去了知覺。

    ——————————r1058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