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龍肉本就是世上最鮮美的肉類,再加上登峰造極的烤灼手法,龍肉烤熟時,幾乎吃了一整條炎龍的雲澈依然是忍不住暗吞口水。

    「哇……好香啊!好香的味道!」

    一直在和雪凰獸玩耍的雪公主被龍肉的鮮香給吸引了過來,她站在那裡,一雙水眸一眨不眨的看著雲澈手中串在一起的龍肉,離的近了,那股鮮香的味道更加強烈的衝擊著她的鼻子,讓她在不知不覺間,悄悄的咽下了好幾小口口水。

    「這是什麼?好香哦……我第一次聞到這麼香的味道。」

    雪公主是鳳凰神宗最珍貴的明珠,她的生長環境,是普通女孩連想都想象不來的,每天伴隨她的,必然都是最最頂級的錦衣玉食。他沒有想到,自己因為飢餓而烤的龍肉,居然可以將她吸引,還看到了她偷偷咽口水的可愛樣子。雲澈心裡有了一種無法言喻的悸動,他熄滅鳳凰炎,抬起已經烤好的龍肉:「這是龍肉,公主殿下沒有吃過嗎?」

    「龍肉?好像吃過的。」雪公主有一點不確定的道:「但是,我從來沒有聞到過這麼香的龍肉……可以,給我吃一點點嗎?我好想知道這麼香,會是什麼味道。」

    雖然是在和雲澈說話,但她清澈的目光,卻一直都落在他手中的龍肉上,那渴望的樣子,可愛讓雲澈有了撲上去用力親吻她的衝動,同時心裡還多少有點憂傷……在她的眼裡,我這個蒼風國,哦不,天玄大6第一美男子不如雪凰獸也就罷了,好像連串烤肉都不如……

    她渴望的眼神,雲澈的心靈縱然再堅定十倍,也斷然沒有力量去拒絕。他把烤好的龍肉遞給雪公主,很大方的道:「當然可以,公主殿下喜歡的話,這些都拿去吃吧,我這裡還有好多。」

    「真的嗎……謝謝你。」

    雪公主開心的伸出皓腕,但在距離龍肉還有一小段距離時,她又把手縮了回去,很不好意思的看著雲澈:「可不可以……把它丟給我?」

    「……為什麼?」

    「因為父皇說過,任何人都不可以碰觸我的身體,特別是男子。父皇的話,我不可以不聽的,所以……所以……」

    雲澈稍稍一愣……花洺海說過,雪公主十三歲之前,和十三歲之後,都沒有在任何場合露過面,那時,他便知道鳳凰神宗對雪公主可謂保護到了極致。但他沒有想到,她的身體,居然也不許任何人碰觸……鳳凰神宗對她的保護程度,簡直到了無法理解的地步。

    那麼,自己闖入到了雪公主的地方,還和她近距離說話、接觸這麼多天,如果被鳳凰神宗知道的話……

    雲澈頓時意識到,自己似乎碰觸了鳳凰神宗的大忌……而且是最最大的禁忌,是比他擁有鳳凰血脈還要嚴重不知多少倍的大忌!

    …………

    …………

    既然已經觸犯了這個天大的禁忌……那麼,就再觸犯的更徹底一點好了!反正……和鳳凰神宗的恩怨,已是越來越難以化解!

    雲澈微微一笑,沒有言語,手掌輕輕一推,頓時,手中的龍肉在玄氣帶動下,緩緩的飄向雪公主,雪公主伸出手兒接過,沖著雲澈淺淺一笑:「那我吃了哦。」

    香甜的聲音落下,她輕嗅了一下味道,微啟芳唇,用珍珠貝齒輕輕的咬了一小口,頓時,鮮美的味道讓她的一雙美眸都釋放出了瀲灧的光彩:「哇~~~好好吃……真的好好吃!原來世界上,居然有這麼好吃的肉……」

    吃下的第一口,讓女孩出了格外誇張的反應。她開始一小口一小口連續咬吃了起來,完全沉浸在了從未有過的美味之中,目光迷離而陶醉。她雖然吃的有一點點迫不及待,但吃相依然賞心悅目,溫婉優雅,每次都是一小口,而不是狼吞虎咽。看著她此時的樣子,雲澈的目光逐漸的痴了,連腹中的飢餓都完全忘記。這個女孩的身上,無論哪一處,無論她做什麼,都有著讓人失魂落魄的魅力,讓人無從抵擋,也無法抵擋。

    龍肉很快就吃掉了一大半,這個時候,少女忽然想到了什麼,看了看手中剩餘的龍肉,然後小跑向了雪凰獸:「小白白,給你吃好吃的東西,是我吃過的最好吃的東西哦!」

    雲澈:「!a#¥%……」

    雪公主把龍肉放到雪凰獸嘴邊,雪凰獸仰起頭來,表示拒絕。雲澈走了過來,好笑的道:「雪凰獸生於極寒之地,以冰雪雨露為食,是不喜歡吃肉的。」

    「啊,是這樣啊。」雪公主把龍肉收了回來,然後一歪螓,很認真的道:「雪凰獸?這個名字比『小嬋』還要奇怪,還是小白白最好聽了,對不對,小白白?」

    「那剩下的,我自己一個人全吃了哦!」

    少女背靠著雪凰獸柔軟的身體坐下,一點一點的享用著手中的美味,每一分的喜悅,都綻放在她絕美無雙的雪顏上,看著她的樣子,雲澈的眼神再次恍惚,一句話幾乎不受控制的脫口而出:「你喜歡的話,我可以以後每天都烤給你吃。」

    少女眨動了一下美眸,然後開心的笑了起來,彎成細月的雙目之中,兩排細密的眼睫如蝴蝶的雙翼一般輕輕閃動著:「嘻嘻,你真好。我就知道,能當小白白的主人,一定是非常好的人。」

    「……公主殿下,你為什麼會那麼喜歡小嬋呢?」雲澈開口問道。

    雪公主想也沒想,巧笑嫣然的回答:「因為小白白好漂亮啊。是我見過的最最漂亮的玄獸了,你看,小白白全身都是白色的,和我最喜歡的雪是一樣的顏色呢。」

    「你喜歡……雪?」

    「嗯!」提到「雪」字,雪公主放下了手中的美味,仰起比雪還要白嫩的臉頰,有些失神的道:「我以前只聽皇兄們提到過『雪』,但是從來沒有見過,神凰城,也是從來都不下雪的。但是,在十三歲的時候,神凰城忽然下起了大雪……我才知道,雪真的好美好美,天空中都是輕輕飛舞的白色雪花,我感覺像是到了另一個世界一樣,雪花落在我的身上,就像是好多美麗的精靈……」

    「那一天,是我最開心,最興奮的日子,就像是做了一場最美麗的夢。但是很快,雪就融化掉了,從那之後,我每天都在盼望,但是,卻再也沒有見到過雪。父皇說,只有在神凰帝國北方的冬季,才能看到雪。可是,父皇又很多次的告訴我,在我二十歲之前,是絕對不可以離開鳳凰神宗的……真的不知道,什麼時候可以再看到雪。」

    少女怔怔的憧憬著,她的嚮往與渴望,清晰的印在她的眼神和神情之中。雲澈不知道她為什麼會那麼喜歡雪,或許,只有最純凈的白雪,才能觸動她純凈無暇的心靈。

    「公主殿下,請你閉上眼睛。」雲澈站了起來,忽然神秘的道。

    「啊?為什麼要閉上眼睛呢?」雪公主疑惑的看著他。

    雲澈伸出手掌,掌心面向天空:「公主殿下先不要問,閉上眼睛,睜開的時候,就可以知道了。」

    「嗯,好。」雪公主似乎覺得是很好玩的事,展顏輕笑,閉上了眼睛。

    雲澈抬起頭來,冰雲訣隨之運轉……他現在雖然重傷在身,但玄力恢復了三成,以冰雲訣下一場小雪還是綽綽有餘。頓時,一陣寒風吹起,周圍的水元素快向這裡聚集,與雲澈釋放出的玄力互相交纏融合,化作漫天飛舞的白雪,從空中緩緩而落。

    「公主殿下,可以睜開眼睛了。」雲澈收起手掌,輕聲喚道,然後目光看著她的玉臉,期盼著她的反應。

    雪公主的眼睛睜開,一片雪花,也在這時輕飄飄的落在她挺翹的鼻尖上,隨之,更多的雪花爭相而落,拂在她的長、臉頰、手背……那一刻,雪公主整個人呆在了那裡,她香唇張開,眼神迷濛,懵懵的看著一切,彷彿是置身在虛幻的夢境之中。

    「是雪……是雪!」

    雪公主開心的站了起來,雙手捧著不斷落下的雪花,在雪中開心的又蹦又跳,就像是找到了家的精靈。她的喜悅,似乎連周圍的空氣感染著,讓輕風愈加的柔和。

    「真的是雪……好涼,好美。」

    她開心的雀躍著,她的每一個聲音,都如同這世上最悅耳美好的音符,她看著天空,沐浴在雪花之中,踩著剛剛積累起的薄薄雪層,綻放著傾城的笑顏,似乎把所有的喜悅都毫無保留釋放在白雪之中。

    「是你帶來的雪嗎?你是怎麼做到的。」雪公主把手中的雪捧在自己的臉上,看向雲澈的目光,有著激動和感激,而更多的,是一種隱隱的崇拜。

    「秘密。」雲澈神秘莫測的笑。能讓她如此的開心,雲澈心中衍生出一種從未有過的滿足感。

    「謝謝你!」雪公主歡欣而笑,她雖然好奇,但並不是那麼的想要知道答案,因為她的開心與滿足足以淹沒一切。她張開雙臂,在飛雪中輕輕轉動,然後沖著雲澈嬌喊道:「我跳舞給你看,好不好?」

    沒等雲澈的回答,也或者是雲澈忘記了回答,雪公主出天籟般的笑聲,拎起裙角,蹬掉兩隻小巧的鞋子,頓時,完美無瑕的腳踝和足背曲線盡現在了雲澈的視線之中,一雙纖足晶瑩剔透、雪白嬌嫩,踩在白雪之上,竟比白雪還要白嫩。根根腳趾如世上最純凈的珍珠暖玉,晶瑩纖巧,流光瑩然。

    雪花依然在飄落,一小部分也落在了雲澈的身上。雪花的世界里,雪公主翩翩起舞,美麗的鳳凰裙裳隨著她的舞姿優雅的舞動,一顆顆玉鑽在舞動中釋放著綺麗的光華,就連衣上的金色鳳凰,都如同在蜿蜒起舞……但鳳凰之舞,又怎麼及得上雪公主舞姿那讓人屏息的美麗。她纖弱的嬌軀舞動時宛若浮萍漾水,弱柳扶風,綺幻如夢……縱然是傳說中天闕之上的仙子之舞,或許也不過如此。

    雲澈獃獃的看著,目光許久一動不動……她的笑聲在他的耳邊、心中縈繞徘徊,雪中輕舞的畫面,每一個剎那,都深深的印入了他的記憶,和靈魂之中。

    他知道,自己這一輩子,都不可能會忘記這個舞動的仙影。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