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場飛雪,極大的拉近了雲澈和鳳雪児的距離。鳳雪児的心情也變得格外愉悅,因爲漫天飛雪對她來說,一直都是是最渴望,最美麗的夢境。

    “雲哥哥,你下起的雪,是一種水系的玄功,對嗎?”鳳雪児雙手捧着香腮,眸光盈盈的看着他。這個純淨的精靈,她的一切情感都毫不掩飾的呈現在雪顏上,她說出這句話的同時,也表達着她對這種玄功的好奇和渴望。

    “嗯,它叫‘冰雲訣’,準確的說,是一種冰系玄功。”雲澈沒有掩飾的回答道,因爲他相信,鳳雪児一定沒有聽過這個玄功的名字,不過他還是順口加了一句:“雪児,你聽說過這個玄功嗎?”

    “沒有。”鳳雪児輕搖螓首,好奇的問:“可是,爲什麼你會冰系的玄功呢?我們的鳳凰血脈,可以燃燒最厲害的鳳凰炎,但火焰系的力量和冰系玄功,不是會有衝突嗎?我從來沒有聽說宗門之中,還有修煉水系玄功的人,父皇好像說過,整個神凰城都沒有呢。”

    水火相剋,不能共通。縱然修煉,在發動其中一種玄力時,另一種必須以最大程度壓制,否則兩種玄力都會在玄脈中自行抵消甚至混亂。這是玄道最基本的常識,所以修煉與自身屬性相悖的另一種玄功,除了耗費精力和徒增一不小心就會觸動的風險之中,可以說毫無用處。神凰城火焰元素格外活躍,是修煉火系玄功的絕佳之地。這裏的玄者,也基本都是修煉火系玄功,除了偶爾的外來者,根本找不到修煉水系玄功的玄者。即使是外來者,因爲這裏火元素活躍的緣故,若是專修水系玄功,身體和玄脈也會在環境的影響下產生或大或小的不適。

    所以,鳳雪児自然而然的有這樣的疑問。

    雲澈平靜的道:“雪児,你知道嗎,我們鳳凰神宗的勢力不僅僅在神凰帝國,還有很多的族人從小就被外派到其他國,然後隱下鳳凰血脈,加入到當地比較強大、權威的宗門或勢力,從而獲得情報訊息,構成我們宗門的情報網絡。”

    鳳雪児的香脣微微張開,然後輕輕點頭:“嗯,這個我知道。父皇曾經和我說起過……雲哥哥,你就是從小被外派到外面的人嗎?”

    雲澈的話,鳳雪児當然不會懷疑。因爲構建情報網絡,這是每個強大宗門必做的事之一,而情報網絡,甚至是一個宗門的命脈之一。天劍山莊、蕭宗、甚至蒼風玄府,都有安插在其他大宗門的弟子,更何況龐大的鳳凰神宗。

    “是,我被派去的地方,叫蒼風國,直到今年纔剛剛回宗。”雲澈點頭,他回答的格外平靜,毫無波瀾,就算是一個閱歷極深的人,也幾乎不可能從他的眼神和神情中察覺到謊言的痕跡,但這些話出口時,他的心魂卻是狠狠揪動了一下。

    在他兩世的這些年裏,爲了達到某種目的,或者是爲了生存,他曾無數次說出各種掩飾、編造、誤導的言語,早已修的面不改色心無動盪,但這次,他面對的,是一個比雪還要純淨的少女,而且她還救了他的命……他說這樣的謊言,只爲掩飾和達成自己的目的,絕無半點想要傷害他的念想,但心中的內疚和負罪感,卻是從所未有的強烈。

    “蒼風國……”鳳雪児知道這個國家,也知道它是大陸最小的一國,她眨動了一下美眸,追問道:“那雲哥哥的冰雲訣,就是在那裏學會的嗎?那裏既然有冰系的玄功,是不是會有好多雪?”

    “嗯。”雲澈點頭:“那是一個,叫冰極雪域的地方,那裏整整千里,都是白雪。”

    “千里……白雪?”鳳雪児的櫻脣驚訝的張開,她無法想象,那會是怎樣的一種奇景。

    “整整一千多裏,全部被白雪覆蓋,而且是很厚很厚的雪,就算把雪層震碎好幾丈,下方的,依然是雪。”雲澈微笑着道,他相信,冰極雪域,對喜歡雪的鳳雪児來說,一定是天堂般的地方,他認真的講述道:“因爲那裏很冷,那裏的冰和雪萬年都不會融化……你看,這裏周圍的山峯都是土和石頭,但在冰極雪域,連峯巒都被雪層和冰層覆蓋。我們這裏的天空是藍色,但在那裏,天空都被千里白雪映成了純白。整個世界,只有一片看不到邊的白色,分不清天空和大地,純淨和安靜的讓人可以靜聽到自己心靈跳動的聲音。”

    “哇啊……”鳳雪児的雙手不知不覺捂在了脣瓣上,眸光迷濛似霧:“真的……有這樣的地方嗎……冰極雪域……冰極雪域……”

    “不僅如此,那裏雖然都是冰雪,但也有着很多的花草,而那裏的花,都是水晶一樣的冰花,草木,也都是冰光閃閃,還有很漂亮的冰珊瑚、各種形狀的天然冰雕……這些,都是在別的地方無法看到的,因爲一旦離開冰極雪域,這些東西都會很快融化。還有……”雲澈指向雪凰獸:“小嬋也是在冰極雪域所孕育,所以它的羽毛,就像是白雪一樣。整個天玄大陸,也只有那裏纔有雪凰獸。小嬋跟着我離開那裏,也是辛苦它了。”

    雪凰獸一聲輕鳴。

    鳳雪児整個人都呆在了那裏,她感覺自己彷彿墜入了一個即使在夢中都沒有出現過的夢幻世界,那裏的美麗,超越了她曾幻想過的最美麗的天堂……甚至,她用自己所有的認知,都無法在腦海中描繪出那會是多麼美麗的畫卷……千里白雪、雪白的山峯、雪白的天空、晶瑩的樹、晶瑩的花、天空飛舞着一隻只和小白白一樣漂亮的鳥兒……

    “冰極雪域……冰極雪域……”她夢囈般的輕語着這個名字,感覺到自己的心靈都似乎已經融化。

    “雪児想去哪裏嗎?”雲澈問了一個看她的表情,就完全可以確定答案的問題。

    “嗯!”鳳雪児很用力的點頭,雪潤的臉上點綴上了少許激動的紅霞:“原來這個世界上,居然還存在着那麼美好的地方。我好想去,如果可以到達那樣的世界,並且生活在那裏的話……哇~~該是多麼幸福的事。”

    “可是……”鳳雪児的眸光又稍稍的暗淡下來:“父皇說過,我二十歲之前,不可以離開神凰城。父皇平時又總是那麼忙,也已經有好多好多年沒有離開過神凰城,就算我到了二十歲,父皇也不一定有時間帶我去……”

    “那我帶你去。”雲澈想也沒想,不自禁的脫口而出。

    “啊……”鳳雪児輕呼,同時露出了讓雲澈意外的深深驚喜:“是真的嗎?你真的願意帶我去?”

    她對他的話,如此深信不疑,對他又是如此的沒有防備,反而因爲他的一場雪,描述的一場場景,對他產生了絲絲縷縷的少女崇拜。雲澈的心中涌起一股複雜,卻又溫暖的情感,用力的點頭:“當然願意。在你可以離開神凰城的時候,如果還願意認我這個‘雲哥哥’的話,只要你想,我一定帶你去冰極雪域,我是從那邊來到神凰帝國,很清楚該怎麼回到那裏,從神凰城出發,快一點的話,半個月就可以到達。”

    “太好了!”少女雀躍出聲,之前的少許失落全部煙消雲散,她看着雲澈,歡笑的如同一個最精緻純美的洋娃娃:“雲哥哥,謝謝你,你真好……能遇到你,我真的好開心。”

    “能和雪児這麼美的女孩子一起看雪,我纔是最幸運的。”雲澈由衷的說道。只是他不知道,這個承諾能否會有實現的那一天……如果,那個時候她依然願意,那麼,就算阻礙重重,他也會拼盡全力,爲她做到……是爲了彌補自己心中的歉疚也好,也或者,是他內心深處,渴望着與她並肩相處。

    “嘻,那說好了哦,等我二十歲之後,雲哥哥要我去冰極雪域看千里飄雪……一定不可以說謊賴皮。”鳳雪児欣笑着道。

    “嗯!”雲澈點頭,向鳳雪児伸出小指:“我們拉鉤。”

    “啊?”鳳雪児看着雲澈伸出的小指,又看了看自己的手指,面露疑惑:“拉鉤……是什麼意思?”

    雲澈輕晃手指,道:“就是我們把小指扣在一起,來證明我們說過的話一定要算數,無論過多少年,都不能改變。”

    “唔……”鳳雪児怯怯的伸出自己瑩如纖玉的手指,小聲的道:“只要雲哥哥不會忘記,我一定會說話算話,可是……可是……”

    可是,她的身體,哪怕是小指,都從來沒有與男子碰觸過。因爲在鳳橫空眼中,她的每一寸的肌膚,都是鳳凰神宗最珍貴的至寶,任何人的碰觸,都是一種不可原諒的玷污,就連身爲父親的他自己,都不能。甚至,如果要他在鳳凰神宗和鳳雪児之間做出選擇,他會毫不猶豫的選擇鳳雪児。

    而這其中的緣由,並不單單是一個父親對唯一的女兒那種極端的愛護,更重要的原因,整個鳳凰神宗,也只有寥寥幾人知道……除了鳳凰神宗,四大聖地,也不知從何得到了消息,也從而早已注意到了鳳雪児,這也讓鳳橫空對鳳雪児的保護,更是謹慎到了讓人無法理解的地步。

    如果讓他知道一個男人居然和鳳雪児坐的如此之近,還談笑嫣然……甚至還想要與她小指相扣,別說這個人本就是要除掉的“雜種”,就算是他親兒子,他也會盛怒之下毫不猶豫的將他一掌轟成肉醬。

    “哦,我知道了。”雲澈似乎才反應過來:“你的父皇不允許任何人碰觸你,你怕你的父皇責怪,對嗎?”

    “嗯……”鳳雪児輕輕的點頭:“父皇的話,我不可以不聽。我更怕……父皇知道後,會生你的氣。就在去年,十二哥不小心碰觸了一下我的肩膀,被父皇看到,父皇生了好大的氣,直接把十二哥的手腕打斷,還說要廢掉他……我爲十二哥求情,父皇平時都很順從我,但是他真的很生氣,還是把十二哥關了整整半年的緊閉……都怪我,害了十二哥。我不要再因爲我,把雲哥哥也傷害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