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鳳凰頌世典的總訣印入腦海,最先悸動的,卻不是雲澈的心魂,而是火屬性的邪神種子。一團火焰,也在雲澈的心魂中燃燒,將那些飄蕩不定的玄訣逐漸的牢牢印入他的靈魂之中。

    要修鍊鳳凰頌世典,先決條件是擁有鳳凰血脈。而即使有著鳳凰血脈,要參悟鳳凰頌世典的總訣,也需要漫長的時間。因為鳳凰頌世典本質上是屬於神之層面的玄功,它所包含的火焰法則,遠遠的凌駕於普通的玄炎之上,縱然是最弱的前六重境界,領悟透徹的難度,也絕非尋常玄訣可以相比。

    但是,這對雲澈而言,卻完全不是問題。因為邪神種子的存在,讓他足以輕易參悟任何形式的火焰法則。身懷邪神種子,他如今的身體,就像是一塊可以任意雕刻的璞玉,縱然是這強大的鳳凰頌世典,領悟的過程,也就如直接雕刻在他身體里那般的簡單。

    默念了一遍鳳凰頌世典的總訣,雲澈便已瞭然於胸,那些玄訣在他靈魂中動蕩,然後忽然融合在一起,並締造出一個廣闊無際的世界……那是一個黑暗的星空,有著無盡的星辰,而下一個瞬間,熾熱的火焰忽然燃起,將這龐大的星空都完全的吞沒,傾世火海之中,忽然響起一聲嘹亮的鳳鳴,一隻金黃色的鳳凰張開著金色的羽翼,在火海之中浴火而生……

    一股熾熱而蒼茫的氣息充斥了雲澈的心海,也讓他彷彿一下子打開了另一個世界的大門,並置身於一個全身的世界之中……

    ……………………

    玄訣入體,雲澈整個人也閉著眼睛,變得一動不動。鳳雪児安靜的坐在他的面前,美眸一直看著他的神情,以防他在參悟狀態出現靈魂損傷、玄氣大亂之類的異狀。但半個時辰過去,雲澈不但始終平靜,就連呼吸都變得完全平穩下來,安穩的像是睡著了一樣。

    鳳雪児放下心來,又看了雲澈一會兒,小聲的自言自語:「好像已經開始頓悟了,這樣的話就沒有問題了,不過應該需要好長的時間……」

    「小白白,我們去玩吧!」

    鳳雪児起身,剛要準備去到雪凰獸那邊,忽而,雲澈的身上,一層霧狀的火焰驀地燃起。

    鳳雪児停住腳步,驚訝的看著雲澈。自發燃起的鳳凰炎附著著雲澈的身體,並在他的身體表面緩緩流動游移,並以緩慢的速度越燃越高。隨之,這些火焰又緩慢的熄滅,而雲澈的背後,忽然映現出一隻火焰鳳凰的虛影,與此同時,雲澈的額頭上,火焰印記自發的出現,並釋放出奪目的金色光芒。

    「啊……」

    鳳雪児一聲驚呼,目光獃獃的看著雲澈額頭上的印記……那是擁有鳳凰血脈的人都會有的鳳凰印記,在燃燒鳳凰炎時,除非刻意隱藏,否則鳳凰印記會自發出現。鳳雪児保持著獃滯的神情,怔怔的看著雲澈額頭上的金色印記,眼神動蕩,眸光中所蘊藏的情感一下子變得無比混亂……

    鳳凰之影一直持續了很久,才逐漸的消失,雲澈額頭上的金色印記也隨之消逝。雲澈在這時睜開眼睛,一眼,就看到了鳳雪児滿是驚訝的瞳眸。

    「雲哥哥,你竟然……已經完全領悟了總訣,將血脈與鳳凰頌世典的玄功融會貫通?」鳳雪児瞪大著眼睛,用一種帶著深深難以置信的聲音說道。

    「對啊。」雲澈點頭:「這個很簡單啊……對了,雪児,我一共用了多久?」

    「只用了……半個時辰。」

    「半個時辰……這個時間很短嗎?」

    「短的不可思議!」鳳雪児情感動蕩:「總訣是修鍊鳳凰頌世典的基礎,領悟透徹,才可以將血脈與玄功融合,是整部鳳凰頌世典最最重要,也最最艱難的一步。就算在長輩的點悟和引導下,就算悟性很好,也至少要一年多的時間,有的要好多年……而雲哥哥,你只用了……半個時辰!」

    「呃……」有邪神火種,多麼難以領悟的火系玄功,對他而言都是信手拈來。聽鳳雪児這麼一說,他才驚覺自己就這麼將總訣融會貫通,速度實在是太過誇張了一些。他思索著怎麼解釋時,卻看到鳳雪児的一張花顏已綻放起滿滿的崇拜:「哇!雲哥哥,你真的太厲害了。你是雪児見過的,最最最……最了不起的天才!當初父皇誇我領悟的最快,但是和雲哥哥相比,要差的好遠好遠呢。」

    「這個……」雲澈有些不好意思的按了下額頭:「我哪有雪児說的這麼了不起,明明是雪児教的好,我才會領悟的這麼快。」

    「嘻!雲哥哥就會哄我開心。我只是把玄訣給了雲哥哥,都沒有進行其他的點悟和指引,更沒有用玄氣引導,才不關我的事,是雲哥哥自己了不起。」鳳雪児笑嘻嘻的道。

    「不不,當然不是這樣。」雲澈一臉認真的道:「雪児長的好看,身份尊貴,心地善良,能讓雪児親自來教鳳凰頌世典,對任何人來說,都是很幸福的事。這樣一來,任何奇迹都有可能發生。如果現在是一個兇巴巴的老太婆在教我,我說不定十年都領悟不來。」

    「嘻嘻……」雖然知道雲澈是在哄她,但她依然很開心的笑了起來:「本來我還想一點點的教給雲哥哥,不過雲哥哥這麼了不起……那我就把鳳凰頌世典全部的玄訣都給雲哥哥好了,說不定雲哥哥也一樣很快就能領悟呢。」

    一邊說著,鳳雪児的玉手伸出,指間凝起一點亮眼的紅芒,然後小心翼翼的點在了雲澈的眉心部位……頓時,鳳凰頌世典第一重境界至第四重境界的完整玄訣,全部緩慢而清晰的進入到雲澈的腦海之中。

    屬於鳳凰神宗,從總訣到前四重境界的鳳凰頌世典,就這麼完完整整的被雲澈所得。

    雲澈已得到鳳凰之血近三年,雖然強行學會了兩個鳳凰玄技,卻從未能得以修鍊鳳凰頌世典,鳳凰頌世典可謂是一直以來他夢寐以求,而他知道從鳳凰神宗之中得到這鳳凰頌世典會有多麼巨大的難度和風險。沒想到,就是今天,他竟是沒耗費半點力氣,鳳凰神宗完整的鳳凰頌世典已為他所得。

    若是他經過重重風險、算計、博弈甚至鮮血得到鳳凰頌世典,他會心安理得,大笑三聲。

    但此時,不耗費半點力氣而得,他反而有些失措。

    因為,鳳雪児給予他的不僅是鳳凰頌世典,還有一顆完全信任於他,並且親近於他的心靈,以及毫無點塵與雜質的情感……

    而這一切的前提,卻是他對她的欺瞞……縱然是不得已的欺瞞。

    隨著前四重玄訣的湧入,早已印在雲澈心魂中的第五六重境界的玄訣也被同時喚醒。一時間,六重玄訣自發的銜接契合,匯成鳳凰頌世典完整的第一到第六重境界,雲澈雖然心神微亂,但鳳凰玄力已隨著進入心海的玄訣而自動運轉、融合……他於是閉上眼睛,摒除雜念,專心領悟玄訣。

    ————————————

    隨著七國排位戰的臨近,神凰城也一天比一天喧囂。六國參加排位戰的玄者,以及陪同者也陸續到來了神凰城。能有資格參加七國排位戰,無疑是六國年輕一輩最頂尖的天才,而陪同而來的,同樣也都是六國之中政界、玄界最頂端的人物……六國毫無例外,帝王全部親自到來。

    只不過,這些都可以傲視一國的人物,到了神凰城,也都不得不低下頭顱,小心謹慎。此時,距離七國排位戰開戰只剩三天,六國之中,除了蒼風國,其他五國參戰者已全部到來,並且安頓在鳳凰神宗的核心駐地鳳凰城。

    「嗯?蒼風國的人今天還是沒到?」鳳熙銘聽著手下的彙報,若有所思。

    「是。我剛才特意詢問過城門那邊,並沒有蒼風參戰者進城。我們要不要馬上傳音蒼風皇室詢問?」

    「不用了。」鳳熙銘一抬手:「哼!蒼風小國,在這七國排位戰也不過是個笑話而已,這一屆,本以為會有有趣的事發生,看來,本王還真是高估了那個叫雲澈的小子,本王居然真的相信他會像自己喊的那樣親自來參加這排位戰,估計現在已經夾著尾巴躲到一個自以為我們找不到的地方了吧。」

    「蒼風國的住處先不用急著準備了,他們不來更好,不但可以幫我們縮短排位戰賽程,也剛好是給了父皇……又一個絕佳的理由。先退下吧……對了,今夜的歡迎大宴,也不必安排蒼風國的坐席了。」

    「是。」

    —————————————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兩個年輕的玄者,一個叫祖琨,一個叫劉逖。他們天資一般,經常被人欺負嘲笑。於是他們奮發圖強,決定一起刻苦修鍊,每天天還不亮,只要一聽到雞叫聲,就馬上起床練劍。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終於……他們都得了禽流感。」

    「禽流感是什麼?」鳳雪児好奇的問。

    「嗯,是一種很可怕的病毒。」雲澈一本正經的道:「這個故事呢,叫做『聞雞起舞』,它告訴我們一定要遠離禽流感。」

    「唔……這個故事好無聊。我還是想聽白雪公主的故事……白雪公主和青蛙王子在一起之後,又會發生什麼事情呢?好想知道。」

    「這個啊……讓我好好想想。」雲澈抓了抓頭皮。

    「要好好想哦……雲哥哥,你吃。」鳳雪児靠著雲澈的肩膀,把吃了一半的龍肉串放到他的嘴邊,笑吟吟的看著他大大咬了一口。

    魔盒一旦打開,曾經的禁忌就會撕開越來越大的缺口。曾經,絕不會與任何有任何碰觸的鳳雪児,現在卻在雲澈的各種引導之下,很自然的和雲澈靠在一起,與他同吃一個肉串……

    如果鳳橫空此時看到這一幕,必定是氣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把雲澈一巴掌當場呼成肉醬都是輕的。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