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小子,不得不說,我很佩服你的膽量和臉皮,要是換成我,一個人就先不說了,光說這地玄境……嘿嘿,我可是沒臉進這賽場。”鳳展雲戲虐的笑,忽而,他臉色微變,目光轉向中心的主坐席,聲音變得激動起來:“宗主、少宗主、還有大長老他們來了……啊……”

    說到這裏,鳳展雲的呼吸忽然一下子變得急促起來,眼睛死死瞪直,聲音更是出現了顫抖:“啊……啊啊啊啊……那是……難道是……雪公主!?”

    龐大無比,容納着近三百萬人的賽場,就算是呼吸聲疊加起來也與轟雷無異,但此時,這個巨大的賽場卻忽然間變得無比安靜,安靜的落針可聞,如同時間定格了一般。人們的目光也全部向上,注視着上空燃燒起的鳳凰之火。

    空中的火焰呈飛舞的鳳凰狀,鳳炎之上,託着十幾個身影緩緩降下。在鳳凰神宗的坐席之中,鳳凰神宗的參戰者已全部在位,甚至各皇子、長老、殿主、閣主、城主也都已在其中。但鳳凰神宗坐席最前方的十五席,還在空缺之中。而這十五席的位置,顯然還要高出皇子和長老!

    如今,這十五個核心席位的主人,終於到來。

    空中的人影踩着鳳炎緩緩落下,這其中,鳳凰神宗鳳橫空、大長老鳳非煙。少宗主,亦是太子鳳熙銘赫然在列。其他十人,也全部是在鳳凰神宗中實力、聲望最爲頂尖的長老、城主級人物,毫不誇張的說,這些人之中任何一人,都是足以傲視天玄的超級人物。他們站在一起,龐大的氣勢籠罩着整個賽場,讓賽場整整三百多萬人都感覺到一股沉重的窒息感。

    但是,包括鳳凰宗主鳳橫空在內,卻沒有一個人成爲了視線的焦點,所有人的目光,都如被什麼不可抗拒的力量牢牢的吸附,全部落在了鳳橫空身邊那個身形嬌柔的少女身上。她一身華貴的鳳衣,頭戴鳳玉花冠,垂下的鳳玉琉璃將她的容顏完全的遮蓋,讓人無法捕捉到一絲肌膚和神韻。

    但,就是這麼一個連容顏都無法看到的女孩,人們在看向她時,心魂驀然出現一種強烈的激盪,他們無法形容這是一種什麼感覺,就彷彿一下子墜入了虛幻的夢境之中,看到了一個從虛幻中走出的少女……雖然看不到她的臉,但每個人的心裏,都無比堅定的相信,她一定有着這世上最完美,不啻於天闕仙子的絕美容顏。

    這似是一種魔力,又似是一種本不該屬於人間少女的夢幻氣質。

    鳳橫空、鳳非煙何等人物,此時,在這個少女的身邊,卻完全成爲了陪襯,成爲了拱月的衆星。而事實也是如此,鳳橫空與少女在中間,其他人均勻的站在四周,而他們所圍成的區域,最中心位置站立的不是鳳橫空……而是那個少女。

    “雪公主……是傳說中的雪公主!”賽場之中,一個人激動無比的喊道。

    “除了雪公主,誰能與鳳凰宗主平起平坐……除了雪公主,誰能有這般的天人氣質……我的天啊!我竟然見到了傳說中的雪公主……”

    “花了十分之一的家產搞到這張入場券,本來還覺得有點虧……但能看一眼雪公主,就是傾家蕩產,也完全的值了!”

    “我不是在做夢吧。雪公主只在十三歲那邊出現過一次……今天,我竟然能親眼目睹雪公主的風姿……”

    “可惜,看不到雪公主的臉。十三歲的雪公主已經是天人之姿,現在十六歲的雪公主……不知會美到什麼程度。”

    “知足吧你!能親眼目睹雪公主的身姿,已經是上輩子修來的!雪公主的天顏,豈是我們這些凡夫俗子配欣賞的!”

    …………

    …………

    龐大的賽場頓時再次變得喧囂一片,之前充斥着整個賽場的激昂情緒,全部化作了對雪公主的激動和感嘆,讓人們幾乎都忘記了自己今天爲何來到這裏。甚至覺得就算現在離場,看不成排位戰,能看一眼雪公主的身姿,已經是千萬倍的值得了。

    放眼天下,能一出,還是遮蔽容顏出現便引發如此大震動的,也唯有雪公主!

    鳳橫空的目光平靜而威嚴,他掃了一眼全場,對於這場突然而來的轟動半點都不覺得意外。他目光轉動,在落在身邊的鳳雪児身上時,威嚴的目光一下子變得無比柔和,柔和到了彷彿生怕自己的目光會傷害到她。

    這個天玄七國的第一霸主,如天闕之帝般的超然人物,也只有在面對自己這唯一的女兒時,纔會露出這樣的眼神。

    “雪公主……真的是雪公主。”

    鳳展雲臉色通紅,雙腿顫抖,激動的幾乎要軟倒在地上,手用力的按在心臟部位,似乎不這麼做,心臟都會從胸腔裏跳出來。他本來已經準備把雲澈直接扔這裏離開,但雪公主的出現,讓他的腳步再也無法挪動,雙目直勾勾的看着,幾乎已魂飛天外。

    鳳雪児的魅力,雲澈當然知道。看着遠處雪児的倩影,又看一眼鳳展雲的樣子……作爲一個男人,他很想炫耀的吼道:我不僅看過雪児的真顏,而摸過她的手和頭髮,你信不信!羨慕不羨慕!

    當然,這些話他是絕對不敢說出來的。看着現場的反應,他很確定,如果他真的這麼吼出來,不用鳳橫空親自出手撕了他,全場的人都會用目光將他射成個刺蝟!

    雲澈碰了碰鳳橫空,裝作不解的道:“你不是鳳凰神宗的人嗎?爲什麼見到雪公主還這麼激動?難道你們宗內的人平時也看不到她?”

    “那是當然!這天底下,有幾個人有資格靠近雪公主!”鳳展雲激動的喊道:“雪公主平時一般都陪在先祖鳳神的身邊,是我鳳凰神宗歷史上第一個由先祖鳳神親自傳授指引的人,除了宗主、大長老這些人物,要見到雪公主,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說到這裏,鳳展雲才從激動中忽然回過神來:“靠!我和你說這些做什麼!你簡直是走了八百萬年的好運!一個只有地玄境,代表蒼風國來湊數走過場的渣渣,居然能在這現場看到雪公主……你這輩子算是值了!”

    “……是是。”雲澈點頭,然後眉頭悄然收緊……先祖鳳神?應該就是那個鳳凰之靈無疑了!他試探着問道:“你剛纔說……先祖鳳神?我聽說過,你們鳳凰神宗起碼有五千多年的歷史,你們的先祖能活到五千多歲?”

    鳳展雲用一種看白癡的目光斜了他一眼:“到底是蒼風國來的小人物,我鳳凰神宗的底蘊,豈是你能理解的。我們先祖鳳神可是這世上最強大的神靈!區區五千歲算什麼,先祖鳳神可是有着永久的生命!會一直庇佑着我鳳凰神宗,永遠都不會消亡。四大聖地知道不?四大聖地都是有着上萬年的歷史,但五千年前,我鳳凰神宗崛起,不到三百年時間就成爲天玄第一大宗,四大聖地卻從來不敢進行壓制,知道爲什麼不?哼哼,那就是因爲我宗先祖鳳神的存在!就算是那什麼聖帝海皇天君劍主,也絕不敢在我先祖鳳神面前造次……”

    鳳展雲傲然說完,又不屑的一撇嘴:“算了,跟你說這些也沒用。你這輩子,估計極限也就是個天玄後期了,先祖鳳神所在的層次,你就是修煉個一萬輩子也不可能碰觸的到。”

    “哦~~~”雲澈隨口應聲,然後陷入沉思……在鳳展雲口中,先祖鳳神不但依然存在,而且是有着無限的生命,和讓四大聖地都不得不懼的威懾。

    但茉莉卻又以極爲肯定的語氣說……那個鳳凰之靈已經死了。

    難道,是鳳凰神宗一直隱藏着鳳凰之靈已消亡的事實?

    極有可能!畢竟,鳳凰之靈的存在,是對四大聖地的一個巨大威懾。而若是鳳凰之靈已消亡的事實傳出去,那麼,鳳凰神宗的這個最大威懾,也就不復存在了,從而也就沒有了和四大聖地叫板的資格。

    下方,鳳炎熄滅,鳳橫空等人也已飄落在地,坐入主席位,鳳雪児坐在鳳橫空的身側,是一個與鳳橫空平座之位!其他人則都在他們後方。雲澈默默看着鳳雪児的身影,心中一聲輕嘆……雪児,在你再次見到我的時候,你會是怎樣的心情?你會不會傷心難過……如果那樣的話,連我,都將無法原諒我自己。

    反觀鳳展雲,已是徹底沒有了離開的心思,他直勾勾的看着鳳雪児夢幻般的身影,滿臉的癡迷和虔誠……估計現在拿着棍子輪他,他都不會離開。

    鳳橫空就坐,看一眼時間,又掃了一眼四大聖地的貴賓席位,淡淡的道:“聖地的貴客還沒來嗎?”

    “他們一向自恃身份,不到最後一刻不會到場,宗主不必在意。他們意在太古玄舟,不會不來。”鳳非煙面無表情的道。他是鳳橫空的直系兄長,年齡只比鳳橫空大七歲,但表面看上去卻要大上二三十歲。以他的修爲,兩百多歲,完全可以看上去和二十歲無異,但很顯然,他並沒有刻意的用玄力去控制年齡特徵。

    “嗯。”鳳橫空緩緩點頭:“既是貴客,那便再等上一刻。”

    “哈哈哈哈,不必一刻,鳳凰聖邀,我凌某豈會不來。”

    一個震耳的大笑聲在上空響起,如一陣狂風般瞬間傳遍了整個賽場,直震得所有人耳膜劇顫。隨之,屬於霸皇的龐大威壓籠罩而下,一個青色的身影在空中快速閃動,然後如鬼魅一般落到了“天威劍域”的坐席位。

    聲音響起時,雲澈就心中一動,因爲這個聲音他格外耳熟,而那人落下時,雲澈的眉頭也跟着一動……

    果然是凌坤!!

    當初在蒼風排位戰,受天劍山莊所邀作爲見證者的那個人!當時,他還曾主動向雲澈拋出橄欖枝,邀他加入天威劍域。

    沒想到,這次代表天威劍域來這七國排位戰的人,也是他!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