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呵呵,」鳳橫空站了起來,向凌坤一拱手:「凌長老,二十五年未見,別來無恙。」

    「天威劍域來的果然又是這個人。」鳳展雲小聲的嘀咕道。

    「又是?這麼說,上次也是他?」雲澈問道。

    「沒錯。天威劍域的人據說都是靜心修劍,而這個凌坤則是常年遊走於天玄七國,是天威劍域在外時間最多的人,雖然在天威劍域地位不算太高,但似乎很受劍主賞識。」鳳展雲有模有樣的道。

    凌坤也向鳳橫空一招手:「自然無恙。倒是鳳宗主的氣息越發,的渾厚,凌某已是遠遠不如。」

    「呵呵,凌長自謙了。」鳳橫空淡淡而笑,然後話音一轉:「凌長老,與你一同前來的,可是夜少宮主?」

    鳳橫空這句話一說完,後方的鳳凰長老們頓時臉色微變,紛紛抬頭看向了上方。

    「哈哈哈哈!」

    又一個大笑聲從遙遠的上空傳來,這個笑聲沒有凌坤的笑聲那般威凌浩然,但卻肆意而張揚,而敢在鳳凰神宗的地盤上笑的如此張揚的,整個天玄大陸也沒有幾人。狂笑聲中,空曠的上空忽然映現出一團熾白色的光芒,便如一輪太陽熠熠生輝,另一邊,一輪同樣耀眼的殘月浮空映現,一日一月,瞬間奪走了這個空間所有的光輝。

    圓日殘月的光芒之中,緩緩的走出一個青年男子,他一身白衣,劍眉星目,面若白玉,斜長的眉毛深入髮際,臉上,掛著一幕淡然而邪異的笑……更準確的說,那是一種淫邪的笑。而他本人,卻絲毫沒有要掩飾這種「淫邪」的意思。

    他雙臂一張,頓時,兩個妖媚萬千的女子從光芒中走出,扭動著水蛇般的腰肢,一左一右撲到他的懷中。男人哈哈大笑,在日月光芒的映照之下,他衣袂飄飄,摟著兩個女人緩緩而落,並不斷的在兩女身上上下其手,彷彿這是無人之境,兩個妖媚的女人在他的撫摸之下腰肢扭轉,呻吟連連。

    「這個人……」雲澈眉頭大皺,但並不是因為他在這眾目睽睽之下不堪至極的行徑,而是從這個人的身上,他感覺到了一種極度危險的氣息。

    外表越是浮誇放浪的人,往往都是一些不中用的酒囊飯袋,極好對付……但在這個人的身上,卻完全不成立!他身上某種氣息所帶給雲澈的危險警示,強烈無比。

    「不愧是鳳凰宗主,我這點小伎倆,在鳳凰宗主面前倒真是不夠看。」青年男子落下之時,日月之輝也終於消散,但他卻不是落在自己的坐席上,而是落在鳳凰神宗坐席的前方,距離鳳橫空與鳳雪児的坐席只有不到十步之遙,他鬆開兩個女人,向前一步,微一抬手,眼睛半眯:「日月神宮夜星寒,見過鳳凰宗主。早就聽聞鳳凰宗主大名已久,今日得見,三生有幸。」

    「什麼?夜星寒!?」

    聽到這個青年爆出自己的名字,坐席之中頓時驚呼一片。因為,這是日月神宮少宮主的名諱!日月神宮這次來的,居然是少宮主!!

    鳳橫空雖然早就聽說夜星寒無女不歡,但也沒料到他竟然放浪至此,他淡淡而笑,道:「少宮主言重了。少宮主之名,才是如雷貫耳,今日一見,更勝聞名……少宮主的坐席就在凌長老右側,請三位貴客入席。」

    「先不急。」夜星寒卻是軟綿綿的回絕,他目光偏移,落在了鳳雪児的身上,一雙狹長的眸子頓時眯起,放射出炙熱無比的光芒……

    夜星寒活到現在,可謂是御女無數,而能被他看上的女人,相貌、體質無一不是千里挑一。他對於女人相貌和氣質的免疫力可謂極高,但在看到鳳雪児的那一刻,他卻感覺到自己全身的血液都開始沸騰起來,全身上下的每一個細胞,都在瘋狂悸動。

    夜星寒平生第一有了一種她明明就在眼前,卻不敢相信她真的存在的感覺。他甚至無法想象,這種超脫凡塵的氣質之下,究竟是這樣的一副天人之姿。前所未有的佔有**在他的胸腔和靈魂中瘋狂滋生、膨脹……同時,她的體質,更是天下無雙……

    她簡直是個世界上最完美的女人,最完美的爐鼎!

    「這位鳳凰仙子,莫非就是被稱作天玄第一美女的雪公主?」夜星寒盯著鳳雪児,抿眸說道。天下皆知雪公主之名,天下也皆知鳳凰神宗對雪公主保護到了何種程度。所以,縱然對雪公主有著千萬般想法,也絕不該,也不敢當著鳳橫空和鳳凰神宗一眾首腦的面表露出來。但這個夜星寒卻是目光似狼,手腕翻轉,絲毫不掩飾宛若烈火般熾烈的**……不知是他**熏心,還是……根本不懼鳳凰神宗的怒火。

    鳳凰神宗眾長老、弟子的臉上紛紛露出怒色,有幾個核心弟子已經是怒火沖頂,雙拳緊攥,恨不能馬上衝上去和夜星寒拚命。雪公主是他們鳳凰神宗的明珠,是他們每個人心中的神聖仙子,他們絕不容許任何人的玷污和觸犯……哪怕是目光和言語的觸犯!

    「這個混蛋……找死!!」鳳熙銘雙手緊攥,指節「啪啪」作響,其他皇子的同樣是咬牙切齒……但,「日月神宮少宮主」這個身份,讓他們縱然極怒,卻也根本不敢輕舉妄動……那可是聖地的少宮主!未來的聖地之主!

    如果和這夜星寒撕破臉,那無疑,是和整個日月神宮撕破臉!鳳凰神宗雖然是天玄第一大宗門,但還沒有和聖地撕破臉的魄力……除非被逼迫到萬不得已。

    鳳橫空倒是一臉平靜,他對鳳雪児道:「雪児,這位是聖地日月神宮的少宮主夜星寒,雖然好色成性,無女不歡,但也不失為難得的青年俊傑,和他打個招呼吧。」

    鳳橫空的話,讓人難以聽出褒貶,但這平淡到極點的語氣,已隱約彰顯著他隱忍中的憤怒。

    鳳雪児站起,盈盈欠身:「雪児見過夜少宮主。」

    鳳雪児的聲音輕柔似水,飄渺似雲,直聽的夜星寒心魂激蕩。他盯著鳳雪児,笑眯眯的道:「雪児妹妹見外了,夜少宮主這稱呼又無趣又生分,直接喊我夜哥哥就好。雪児妹妹的聲音宛若仙子之音,美不勝收,又被稱作天玄第一美女,想必容顏更是傾城絕世,不知我有沒有這個榮幸,能一睹雪児妹妹的仙顏呢。」

    「咔!」

    鳳熙銘身下的座椅頓時裂開一道深痕,他牙齒緊咬,就要站起,但馬上被一隻大手拉住,鳳非煙按住他,低聲道:「不要動怒,宗主豈會讓他染指雪児半分。」

    鳳熙銘胸腔起伏,雙目赤紅,但還是努力壓下怒火,強忍著沒有再發作。

    鳳雪児聲音輕柔而平靜的回應:「請恕雪児拒絕,雪児相貌粗陋,難入夜少宮主之目。」

    夜星寒哈哈大笑起來:「若是這天下第一美人的相貌也可稱『粗陋』的話,那這天下,可就沒有能看的女人了。既然雪児妹妹不願……也罷。這裡眾目睽睽,雪児妹妹的仙顏又豈能被一群凡夫俗子的目光染污,改日與雪児妹妹月下相對,獨自賞閱,豈不更美……哈哈哈哈!」

    肆意的大笑聲中,夜星寒轉過身去,摟過兩個女人,腳步散漫的走向自己的坐席所在。不過,見識了鳳雪児的飄渺如仙的夢幻風姿,他感覺身邊這兩個嬌媚如花的女人相比之下簡直粗鄙不堪,讓他完全沒有了上下其手的**。

    「這個混蛋……要是他敢傷害雪公主,就算他是什麼日月神宮的少宮主,老子也要跟他拚命!!」鳳展雲雙手攥拳,兩眼赤紅,死死的盯著夜星寒,那目光,如同在看不共戴天的仇人。

    「茉莉,這個夜星寒,是什麼實力?」雲澈低聲問道。

    「霸玄境中期,是一個你絕對惹不起的人物!就連他身邊的兩個女人,都是高等王座!你想要擊敗其中任何一個,都要付出不小的代價。」茉莉冷冷的警告道:「四大聖地的層面,是現在的你沒有資格碰觸的,你可千萬不要不自量力的去找死。」

    雲澈沒有說話,臉色一片陰沉。

    夜星寒剛一入席,凌坤便移了過來,用極低的聲音道:「少宮主,看來你親自前來的目的,果然是這雪公主。」

    夜星寒手掌插入右邊女子的胸衣里,肆意的揉捏著,目光妖異淫邪:「看她第一眼,就知道這個天玄第一美女的名號的確名不虛傳。本少今天才知道,這世上,居然有如此完美的女人,僅憑身影和氣息,就能將本少折服……嘿!」

    「看來,少宮主是志在必得了。」凌坤淡淡一笑:「不過少宮主似乎有些操之過急了。在這鳳凰神宗,雪公主可謂是最大的禁忌!」

    「操之過急?哈哈哈哈!」夜星寒狂笑起來:「我夜星寒的世界里,從來沒有操之過急這四個字!我看上去的女人,憑他鳳凰神宗也想阻攔!?」

    夜星寒伸出細長的手指,輕輕的劃過腿上女人的腰線,臉上露出的危險的笑意:「凌長老,你信不信……不出三天,這個雪公主,就會完完全全成為我夜星寒的女人。她的身體,她的血脈……都將永遠為我夜星寒所有。他鳳凰神宗就算不認,也得認!」

    凌坤眼皮一跳……夜星寒說出口的話,絕不會是信口開河,他既然敢這麼說,就有著絕對的把握。他再次壓低聲音,跟著笑了起來:「少宮主的話,我當然一萬個相信。那便先提前恭喜少宮主了。」

    夜星寒斜過眼睛,看著凌坤:「那個擁有『九玄玲瓏體』的女人……凌長老不會忘了吧?」

    「嘿,這件事,老夫豈會忘記。只不過……當初說好的三斤紫脈神晶,不知少宮主……」

    「放心,傳說中的九玄玲瓏體……不要說是三斤紫脈神晶,就是三十斤也值!只不過,凌長老也該知道,這紫脈神晶太過難尋,平日里更是頗多消耗,本少這兩年陸陸續續,也只積攢了兩斤而已。」

    夜星寒拿出一枚紫光閃閃的空間戒指:「這裡面,便是兩斤紫脈神晶。不知這兩斤紫脈神晶,能得到那個女人多少信息呢?」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