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但惟獨蒼風國,與他們相比,真的是慘不堪言。

    蒼風玄界二十五歲以下,除了夏傾月,基本是連個初級的天玄境都找不出來。

    半步王玄,在這五國只是二十五歲以下的巔峯,而在蒼風國,卻幾乎是整個玄界的巔峯。

    甚至,滄瀾國和黑煞國,還分別出現了一個二十五歲以下的王座!

    五國之後,還剩下蒼風國和神凰帝國。鳳非煙掃了一眼坐席,淡淡的道:“如大家所見,這場七國之戰,蒼風國卻不知因何故缺席,始終未有半點動靜。哼,蒼風不擅玄力,是否參加這排位戰,對排位結果不會有任何影響,反而可以縮短賽場,倒是最好不過。”

    坐席上頓時傳來陣陣鬨笑聲,所有人都知道蒼風國在這七國排位戰之中歷來是何等卑微可憐的存在。其他六國是爲揚威和榮耀而戰,而蒼風國……每次都是爲了湊七國之數而已。而到了這一屆,好像連湊數的勇氣和臉皮都沒有了。

    賽場之中,蒼風國人極少,但並不是沒有。這番來自鳳凰大長老的話讓他們心中屈辱之極,但他們只能攥緊雙手,咬牙忍下屈辱,無法做聲,也沒有顏面做聲。

    “嘖嘖,蒼風小子,你現在轉頭夾着尾巴跑還來得及。就你這點實力,要是真的上去……還是孤零零的一個人上去,別說臉面,連屁股都丟光了……喂!我靠!”

    鳳展雲的話未說完,便看到身側的雲澈已猛然躍起,然後數個起落,直衝中間鳳凰臺。

    “等等!誰說蒼風國沒有參戰者!!”

    一聲炸雷般的吼聲在賽場上響起,吼聲落下時,雲澈已完成的最後一個起落,在所有人詫異的目光中,重重的落在鳳凰臺上,腳下震地有聲,他目視鳳非煙,目光平靜而傲然,他右手擡起,亮出印着“蒼風”二字的參戰徽章:“蒼風國雲澈,前來參戰!”

    “啊!”

    鳳雪児一聲失控的輕呼。

    “雪児,怎麼了?”鳳橫空閃電般的轉過頭來,詫異的問道。

    “沒……沒事。”鳳雪児搖頭,聲音有些飄忽:“只是剛纔在想事情,有些走神,然後忽然看到一個人跳到鳳凰臺……有些被嚇到……真的沒事。”

    鳳橫空雖然心中依然疑惑,但也沒有多問。這時,後方坐席的鳳熙辰一下子站了起來,激動的道:“父皇,就是他……他就是那個雲澈!”

    “他竟然來了。”鳳熙銘低低的道:“看起來,他還多少有點自知之明,知道就算再怎麼躲,也逃不出我們的手掌心。”

    “就是他?”鳳橫空目光微斂嗎,淡淡的道:“他今天真的敢來,倒也算是有點魄力,先不用管他,免的影響排位戰,他既然來了,就應該不會妄想着能離開。”

    鳳雪児默默的聽着他們的話,心緒一片混亂。

    鳳凌雲……

    雲澈……

    雲哥哥……是雲澈……

    不是鳳凌雲……

    怎麼會……是……這樣……

    “臥槽!怎麼是他!!”

    觀衆席的角落,一個穿着、相貌極不起眼的人在看到雲澈躍入鳳凰臺的那一刻,直接一個小激靈,滿臉的驚詫。他剛在心裏吼完,坐在他右側的那個看上去十七八歲的少年人“嗖”的站了起來,激動的滿面通紅,雙臂發顫,一陣低吼:“老大!你果然來了,我就知道你一定會來!!我果然沒有白來……我就知道你一定不會不來的!”

    看這個少年的樣子,簡直激動的都快斷氣了。他戳了戳少年的衣服,問道:“喂!小弟弟,你認識這個人?難道說,你是蒼風國的人?”

    “當然認識!”那少年激動滿滿的道:“他可是我的老大!我萬里迢迢來到這裏,就是爲了看他的比賽!”

    “他是你老大?我靠,這麼巧!他也是我的結拜大哥啊!我這次來……嗯嗯哦哦,也是爲了看他的比賽!”

    “真的假的?”少年一臉狐疑的看着他。

    “你叫什麼名字?”

    “凌傑!蒼風國天劍山莊凌傑!”少年傲氣道。

    “凌傑?凌雲是你什麼人?”

    wωω ●TTκan ●C〇

    “那是我大哥……你怎麼知道我大哥的名字?”

    “當然是雲老大和我提起過的。”

    “你真的和我老大認識?這麼巧!對了你叫什麼名字?是哪國人。”

    “哦,我叫煙小花,無國無家,我年紀一看就比你大,你可以叫我花大哥、花老大、老花……隨便哪個都行!”

    “煙小花?爲啥要起這麼孃的名字!”

    “還不是因爲我長的俊秀,名字當然也要秀氣點。起碼比你沒技術含量的名字強多了。”

    “切!”

    雲澈的出現,無疑瞬間成爲全場的焦點,之前五國玄者入場,響起的都是震天般的歡呼。而這次,卻是滿場的議論和哄笑……惟獨沒有歡呼聲。

    “別的參戰者都是飛上去,他竟然是跳上去的……該不會,他連天玄境都不到吧?”

    “你傻啊!他可是蒼風國的人,嘖嘖,蒼風國啊,你難道聽說過蒼風國出過二十五歲以下的天玄?這個小子,撐死也就地玄境……我記得以往的七國排位戰,蒼風國的參戰者實力最高的,也就是地玄境……甚至還曾有過靈玄境,哈哈哈哈,簡直想起來就想笑。”

    “哇!居然真的是蒼風國的人來了?鳳凰神宗這次連蒼風國的坐席都沒有準備,顯然都根本不屑蒼風國的人來了,這傢伙居然還主動湊上來……嘖嘖,玄力才地玄境,連我都不如,這是拼命的不想要臉了嗎!”

    “你有所不知,在蒼風國,二十五歲以下的地玄境已經是最最頂級的存在了。聽說他們那裏的皇室玄府,導師也才靈玄境,地玄境都能成爲分支玄府的府主了。”

    “我靠!真的假的?那我去了豈不是能當個總府主?哈哈哈哈……嗯?怎麼就上來這麼一個人?難道蒼風國這次就派了一個人來?”

    “哈哈哈哈……簡直讓人笑掉大牙,蒼風國就算是要來走過場,也起碼敬業點湊上十個人,結果這次偏偏趕上團隊戰……簡直笑死爺了。”

    “來了也好。有蒼風國在,這倒數第一的位置,可是誰都搶不走了。”

    ………………

    ………………

    龐大無比的賽場,每個角落都充斥着肆意的鬨笑和嘲諷聲。面對這個才地玄境,卻能代表蒼風國來參加七國排位戰的蒼風玄者,一種“人上人”的無形優越感在六國玄者的心中油然而生。他們紛紛用一種戲虐的、憐憫的、可笑的……甚至審判似的目光看着雲澈。

    這樣的場景,雲澈何其熟悉。當年,在蒼風排位戰,他代表蒼風玄府出戰時,那全場最低的玄力引來幾乎所有人的蔑視和嘲笑,各種各樣的聲音和目光把他輪了一遍又一遍。這次,似乎是在重演兩年前的歷史。只不過,兩年前,所有的嘲諷之音沒有對他造成絲毫的影響,這次也同樣不會影響到他半分。

    賽場之中,雖然很少,但也並不是沒有蒼風國的玄者,他們此來的目的,便是爲了看雲澈揚威。在一個月前,雲澈離開蒼風皇城,出發前往神凰帝國後,蒼萬壑便在次日昭告玄界,散出了雲澈代表蒼風隻身去參加七國排位戰的消息。他當初對雲澈說過,如果蒼風玄者知道雲澈去參加七國排位戰,說不定會一下子燃起希望……一雪前恥的希望!因爲雲澈,可是在蒼風國締造了一個又一個不可能的奇蹟!幾乎已成爲了蒼風玄者心中神話般的人物。

    由他出戰,必能代表蒼風國一鳴驚人,一雪前恥!

    這一個月來,不少的蒼風玄者懷着一腔希望與熱血,萬里迢迢來到神凰帝國……雖然賽場中蒼風玄者的數量比之其他六國依然差的太遠太遠,但比之以往,卻是多了不知多少倍。

    面對全場的鬨笑和嘲笑,那些稀少零落的蒼風玄者目視雲澈,有的雙手攥拳,暗暗咬牙,有的冷笑,等着看他們被打臉,有的則忍耐不住,大聲吼道:“你們這些人都閉嘴!我蒼風國的雲澈不僅是年輕一輩的第一人,更是整個玄界的第一人……他雖然只有地玄境,但卻可以戰王玄!”

    “地玄境……戰王玄?噗哈哈哈哈!!”周圍的人如同聽到這世上最滑稽的笑話,全部前仰後合的狂笑起來:“這小子是不是出門忘記吃藥了?地玄戰王玄?哈哈哈哈哈……”

    說話的蒼風玄者直氣的臉色通紅,他的同伴拉住他,搖頭道:“不用管他們!等雲澈發威的時候,他們自然會全部閉嘴……雲澈!這次……你一定要在天下羣雄的面前,爲我蒼風奪得榮光!!”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