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app軟體已經開發完畢,請大家訪問底部就可下載安裝安卓以及蘋果的app】

    「滄瀾國勝場零,六國排位第六位!」

    「天香國勝場一,六國排位第五位!」

    「伽羅國勝場二,六國排位第四位!」

    「葵水國勝場三,六國排位第三位!」

    「黑煞國勝場四,六國排位第二位!」

    「蒼風國勝場五,六國排位第一位!」

    隨著鳳非煙的宣讀,賽場之上喧鬧一片。六國的成績非常的和諧均勻,已不需要加賽。而排位的結果,開戰之前,絕對沒有一個人可以預料到。上屆排位最前,這一屆因出了一個天才,更是信心爆棚的滄瀾國,卻因被雲澈廢了核心,崩了勢氣而一敗塗地。向來都是走過場,添笑料的蒼風,卻是以壓倒性的優勢,僅僅一個人的陣容……橫壓五國!震驚著全場。

    那些數量稀少的蒼風玄者都早已激動的熱淚盈眶……蒼風國,在從來都會被當做笑料,在這七國排位戰從來只能收穫恥辱的名字,如今,卻牢牢的踩在了其他五國的頭頂之上!徹徹底底的吐氣揚眉,這是從未有過的歷史,更是他們以往連做夢都不敢想的。

    而帶來這個天大榮耀的,是雲澈。

    蒼風玄者們現在最希望的,就是排位戰趕緊結束,他們會飛奔向那些大商會,就算花光身上所有的財產,也要馬上買上一張十萬里傳音符,將這個承載著無盡榮耀的天大喜訊馬上傳回蒼風國。

    而雲澈的臉上,卻是沒有一點喜悅,從上午入場到現在,他的表情始終一片平靜……因為他心裡很清楚,之前所有的交戰,不過是為了完成蒼萬壑的心愿,為蒼風爭奪榮耀而已,但這並不是他來參加這次排位戰的真正目的。

    對他而言,真正的惡戰……這才即將開始!

    「六國排位已定。雲澈,你可還要繼續挑戰我神凰帝國?」宣讀完六國排位的鳳非煙目光轉向雲澈,面色肅然的問道。隨之,他的聲音沉下,有極低的聲音向雲澈傳音道:「不過我建議你還是省點力氣為好。」

    此時備戰區中,便只剩下雲澈,和神凰帝國的十個頂級鳳凰弟子。

    全場的目光落在了雲澈的身上,等著他的回應。無論他是否選擇挑戰神凰,毫無疑問的是,「雲澈」這個名字,將在一夕之間傳遍天玄七國,成為一個徹底激蕩七國玄界的名字。他不選擇挑戰也好,或者在挑戰中慘敗也好,都不會有任何的影響……因為那是神凰帝國,鳳凰神宗!

    鳳非煙的話音還未完全落下,雲澈便已高高躍起,落在了鳳凰台上,龍闕直接現於手中,龐大的重劍威壓捲起一股呼嘯的風旋,將周圍的空氣粗暴的排開。他站在台上,昂首道:「當然要戰!我今天來,可不是為了爭個區區第二!而是為了……踩下你鳳凰神宗!」

    雲澈這狂妄到極點的話一出,全場頓時出現了剎那的安靜,隨之,他便被漫天而至的嘲諷聲淹沒。

    「靠!這傢伙竟然這麼狂,聽他這話的意思,難道是在妄想打敗鳳凰神宗不成?」

    「什麼狂!根本就是無知可笑。」

    「你以為你是誰啊!想得第一,做夢吧!」

    「你以為你一個人打敗了五國,就有資格和鳳凰神宗叫板了?還踩下鳳凰神宗……簡直是我這輩子聽過的最大的笑話!」

    「本來都已經足夠威風了,非特么要在鳳凰神宗面前囂張……我都替他臉紅。」

    ……………………

    就因為雲澈的這一句話,全場對他的驚嘆頓時化作了鋪天蓋地的嘲諷和冷笑。尤其是神凰帝國的玄者,一片狂笑加譏笑,如同聽到了最滑稽無知的笑話。被雲澈一個個橫掃的五國玄者本就憋著一肚子怨氣,此時更是如同找到了發泄點,大肆的嘲諷著,如同在嘲笑一個想吃天鵝肉的癩蛤蟆。

    「呵呵……」備戰區的一個鳳凰弟子一聲冷笑:「本來還覺得這小子相當不簡單,原來也不過是個不自量力的白痴而已。」

    「很正常,威風八面的橫掃了五國,自信心空前膨脹也是可以理解的。」另一個鳳凰弟子聳了聳肩膀。

    「不過他顯然找錯了對象,看他的樣子,好像是把我們當成五國那一群讓人看都懶得看一眼的菜鳥了。唉,畢竟是蒼風出身,眼界估計也就這麼大一點。」說話的鳳凰弟子咧著嘴,晃了晃自己的小指頭。

    神凰帝國的坐席上,各皇子、長老、殿主也都是一臉不屑的笑,反倒是鳳橫空眉頭沉下,目光變得銳利而低沉。他此刻發現,自己搞錯了一件事情……他本和鳳熙銘等人一樣,認為雲澈是自知躲不過,所以主動借著這場排位戰來鳳凰神宗。畢竟,身懷鳳凰血脈的他,命運唯有兩個選擇:

    一個是向鳳凰神宗表忠,終生成為鳳凰神宗的人,從而保全自己。

    另一個是死。

    他主動前來,可以選擇前者,若是讓鳳凰神宗主動去找他,那自然多是後者。

    他來排位戰,又在排位戰上大肆揚威,鳳橫空之前一直理解做他是刻意在鳳凰神宗面前展示自己,證明自己不是個廢物,有加入鳳凰神宗的資格。

    但現在,他這句話一出,卻分明是在向鳳凰神宗挑釁!

    而之前每一場都故意在極短時間內橫掃對手的一場場對戰……如此想來,那根本不是在表現,而是……向他們鳳凰神宗示威!

    他到底要幹什麼?難道真的以為自己有和鳳凰神宗硬拼的資格和能力?

    「呵呵,這麼說,你想代表蒼風國,擊敗我神凰帝國,奪得這屆排位戰的第一位?」鳳非煙淡淡一笑,雖是在笑,卻是看不出半點感**彩。他此時所想,也和鳳橫空基本一致……他這次來,不是想要向鳳凰神宗妥協和投誠,而分明是要來硬的!

    鳳非煙心中冷笑……雲澈十九歲的年紀,有這般實力,在鳳凰神宗同齡人中都是上游,而他越級挑戰的能力,更是強到了幾乎匪夷所思。以他今天的表現,若是他願意從此永久成為鳳凰神宗的人,他作為大長老,會第一個選擇認可,即使他之前得罪過十三皇子,也可以既往不咎。相信宗主鳳橫空和其他長老,也會是一樣的決定。

    畢竟,沒有宗門願意要一個廢物,也沒有宗門會去排斥一個天賦高到驚人的年輕弟子。

    本已為他開了一條活路,甚至將來還有可能在鳳凰神宗得到不低的位置,但他卻偏偏在選擇找死!

    「敢在七國排位戰上聲稱要擊踩下我神凰帝國的,你是自古以來的第一人。」鳳非煙皮笑肉不笑:「我都忽然有些佩服你的膽量。」

    他說的是「膽量」,而不是「勇氣」和「魄力」,自然是譏諷的成分居多。

    「不過,這個『第一』,不是用嘴說出來的,也不是妄想出來的,而是要看你有沒有那樣的資格和實力!」鳳非煙的聲音重了幾分,目光轉向鳳凰神宗的十個參戰玄者:「我鳳凰弟子,可聽明白了?蒼風國玄者已向你們發起挑戰,並揚言要奪這次排位戰的第一位,你們哪個出戰?」

    他說的是「哪個」,而不是群體出戰。

    雲澈只有一人,雖然鳳凰神宗十人全部出動半點都不違反對戰規則,但卻無疑會引人嘲笑,而以他們鳳凰神宗的尊嚴,也斷然不屑於這麼做。所以鳳非煙的意思明顯是只出戰一人,另一個意思,則分明是……隨便出動一個,都能輕鬆戰勝雲澈。

    鳳非煙話音剛落,鳳凰弟子之中,一個人便緩步走了出來,他一邊走著,一邊音調平緩而淡然的道:「時辰很快就是酉時了,再過一個時辰,天色便會暗下,而明日探索太古玄舟一事大過於天,需要足夠的時間做先行準備,所以這一戰,還是速戰速決為好。」

    說話間,男子已輕輕飄起,鳳衣飛揚,帶起一縷縷華麗耀眼的金色流光,然後輕飄飄的落在鳳凰台上,一臉微笑的看著雲澈:「所以這一戰,便由本王來吧。」

    「啊……是十四皇子!」觀眾席上一片驚呼,這個結果,完全出乎他們的預料。

    「十四皇子竟然親自出手對付雲澈?這也太看得起他了吧!」

    「你沒聽十四皇子說嘛?他是為了節省時間,速戰速決。畢竟明天就要登太古玄舟。」

    躍上鳳凰台,站在雲澈面前的,赫然便是神凰帝國十四皇子……有著恐怖天賦,玄力高達王玄境八級的——鳳熙洛!

    他面對雲澈,淡淡而笑,毫無對戰前的緊張姿態。

    鳳橫空暗自點頭……由鳳熙洛對戰雲澈,也是他最想看到的結果。雖然雲澈之前一路橫掃,表現出的戰力強度大概在王玄境四級左右,十個鳳凰弟子任何一個都可以碾壓。但是,誰都無法保證這就是雲澈的全部實力。如果他萬一有所隱藏,並有著極其厲害的殺手鐧,那麼,與他交手的鳳凰弟子,就會有不能勝,甚至輸的可能。

    雖然,這個可能性微乎其微,但縱然只是萬萬分之一的風險,也絕不能貿然!

    因為雄霸天玄整整五千年的鳳凰神宗輸不起!也絕對不能輸。

    而若是鳳熙洛上場,那麼,就斷然沒有敗的可能。

    同時,鳳熙洛上場所攜的台詞也巧妙無比,分毫沒有表露對雲澈的重視,反而是一種輕視……因為他親自與雲澈交手的理由,是為了「節省時間」,分明是在說,他舉手投足之間,就可以輕易敗了雲澈。

    「嗯!」鳳非煙點頭:「也好。看來,十四皇子在台下看了一天的比賽,也有些手癢了。那麼,神凰帝國,便由十四皇子鳳熙洛與雲澈一戰!我神凰帝國雖有十人出戰,但還不屑於以多欺少!」

    「第三十九屆天玄排位戰,決定第一排位、第二排位的對戰,現在開始!!」

    鳳非煙手掌一揮,乾淨利落的下達了交戰開始的指令。

    呼!!

    鳳熙洛手臂抬起,一團熾熱的火焰在他的掌心燃燒起來,他看著雲澈,淡笑著道:「雲澈,雖然我不知道你是哪來的自信,但馬上,你就會發現你的這些自信是多麼的可笑。你和被你擊敗的那些玄者是兩個層面的人,而我和你,也同樣如此,而在這之前,我會給你機會,讓你好好見識我鳳凰神宗無敵的鳳凰炎。」

    「見識鳳凰炎?」雲澈回以同樣的淡笑:「那就不必了,鳳凰炎嘛,誰見識誰的還說不準!!」

    雲澈的手掌伸出,一團赤色的鳳炎之火極速的燃燒而起,火焰竄起的高度,還要遠遠勝過鳳熙洛手中的鳳凰炎。

    嘩————

    雲澈手中的鳳凰炎一出,整個賽場瞬間炸開。所有的鳳凰弟子都是齊齊色變,鳳橫空和鳳非煙等人都是眉頭大皺。

    花洺海和凌傑差點沒被嚇的掉到座位底下去。兩個人都清楚著雲澈身上有著鳳凰血脈……之前他直接發聲挑釁神凰帝國,就已經把兩人嚇的不輕,而現在,在鳳凰神宗沒主動提及他身上血脈之事的情況下,他居然當著天下群雄之面,主動燃燒起了鳳凰炎……

    他專程來到這裡,究竟是為了化解恩怨,還是為了死磕拚命啊!!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