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重劍以強橫為主調,長槍的強橫程度雖然比不上重劍,但要比重劍靈活的多。火海在兩把王器的碰撞之中繼續蔓延,逐漸已經擴散到五十丈之外,火焰淹沒了兩個人的身影,觀眾席上,只能聽到聲聲宛若雷霆的碰撞聲和漫天不斷猙獰起舞的火浪。

    凌傑和花洺海都是上身前傾,兩隻眼睛瞪大的比牛眼還大……凌傑從不懷疑雲澈的強大,但是,他絕不敢想到,半年多的時間,雲澈比之當初擊敗他爺爺凌天逆時,竟強大出了這麼多!當初的雲澈是地玄境七級,如今是地玄境十級……三級地玄境界的差別,竟是如同天壤之別的兩個人!

    「雲老大……竟然……這麼厲害……」花洺海蠕動著喉嚨,一臉獃滯的道。雲澈此時面對的,可是鳳凰神宗年輕一輩的第一人啊!!竟然戰的毫不落下風!回想起自己當初扮成煙小花靠近雲澈,被他識破后一巴掌從天上轟下來,他腦袋上的冷汗瞬間落下……如果雲澈當初不是手下留情,他的小命早已死的不能再死了。

    備戰區,九個天才鳳凰弟子已全部變了臉色……他們之前都自信滿滿的認為雲澈絕不可能是他們的對手,要敗他易如反掌。但此時,他們才發現,坐井觀天,狂妄自大的不是雲澈……而是他們自己!!

    雲澈此時所表現的恐怖實力,完全可以將他們任何一個人輕鬆壓制!

    「這傢伙……」一個鳳凰弟子咬著牙,恨恨的道。一個出身蒼風國,年輕比他們小,之前還被他們大肆蔑視和嘲諷的人,竟然表現出了讓他們都膽戰心驚的實力,這讓他們臉上發燒,心中更是難受到極點。

    「的確強的離譜。」另一個鳳凰弟子深深吸了一口氣:「這樣的戰力,都基本接近八級王玄……雖然讓我們大吃了一驚,但他要戰勝十四皇子,依然只是痴心妄想。」

    「沒錯。十四皇子根本還沒用出全力,鳳凰頌世典最高才用到第二重境界而已。就是不知道,他為什麼要以這種狀態和那小子打這麼久。」

    「應該是十四皇子想要看看這小子的極致吧?哼,已經一百多個照面了,這也必然已經是雲澈實力極限的極限了。只要十四皇子願意……隨時都可以將雲澈完全壓制。」

    「鳳翼摧岳!!」

    火浪之中,鳳熙洛撕開火焰,騰空而起,一槍砸下,隨著一聲山崩般的巨響,鳳凰台上的鳳炎如被颶風捲起,徹底沸騰,堅硬無比的鳳凰台被砸出一個數丈寬的大坑,巨大的能量衝擊下,雲澈被遠遠的沖開,落在鳳凰台的邊緣。

    鳳熙洛飄浮在空中,目光鎖定雲澈的位置,嘴角露出一絲猙獰的弧度:「不錯,居然又抗下了,那麼……這一招呢。」

    鳳熙洛抬起雙臂,將鳳神槍高高抬起,一時間,鳳凰台上劇烈燃燒的鳳凰火海就如受到什麼不可抗拒的牽引,全部騰空而起,直衝雲霄,然後快速彙集在了鳳神槍尖的上空,轉眼間,竟然在鳳熙洛的上空,匯了一個近二十丈寬,赤紅如血的……火焰之月!

    「啊啊啊啊啊……那那那……那是什麼!!」凌傑眼睛瞪大,驚聲大叫道。整個賽場,也全部都是震驚的吼叫聲。

    鳳熙洛之前與雲澈每一個照面的交手,都會灑下大

    (本章未完,請翻頁)量的鳳凰炎,鳳凰炎在鳳凰台上持續燃燒,經久不滅,終於匯成一個火焰之海……而此時,竟被他一瞬間全部聚集,很顯然,他和雲澈之前交手所灑下的鳳炎,都是在為這一刻而準備。

    槍尖之上的火焰之月鮮紅熾目,氣勢如海嘯一般洶湧,山嶽一般磅礴,那些在三百丈之外的觀戰者都感覺到自己的胸口彷彿壓著一塊沉重的石板,無法喘息。可想而知距離鳳熙洛只有不到二十丈之遙的雲澈承受的是多麼可怕的威壓。

    「真是難為你能陪我玩這麼久,很坦白的說,你的實力多少讓我有點驚訝,你的極限,我也試探的差不多了。不過可惜,我的極限,你卻沒有資格看到。」鳳熙洛淡淡而笑,雖然雲澈的實力之強何止是讓他「有點驚訝」,完全是震驚,但他畢竟是神凰第一天才,雲澈此時表現的戰力,依然不可能勝他,他一臉輕鬆寫意的道:「同齡人中,能和我玩這麼久的,你倒也算是第一個,只可惜,這只是我故意的,我不過是在刻意延長,鋪設鳳炎,然後好給你一個……最華麗的……死!!」

    「鳳神槍終結式——鳳凰之月!!」

    鳳熙洛黑髮飛揚,鳳衣獵獵,鳳神槍當空揮下,霎時,空中龐大的火焰之月一聲轟鳴,然後便如天際流星,驟然飛墜向了雲澈。

    轟隆隆……

    鳳凰之月所到之處,空間被壓縮的嚴重變形,下方的鳳凰台在龐大無比的威勢之下竟出現了明顯的凹陷。感受著這鳳凰之月所蘊含的龐大力量,雲澈的臉色變得無比凝重,他的腳步快速後退,幾步之後,後腿一下子踩到了鳳凰台的邊緣……

    鳳凰台限定了兩人的交戰範圍,落下鳳凰台,便是輸了這一戰。若是平時的戰鬥,他還可以選擇藉助星神碎影全力避離,但不能飛行,又能逼入死角的他,除非退出鳳凰台,否則根本沒有避開的可能。

    嘶啦……哧啦……

    鳳凰之月在瞳孔中放大,逐漸的佔據了整個視野,強大的力量激蕩之下,雲澈的雙耳被狂暴無比的力量轟鳴聲完全淹沒,再也聽不到其他的聲音。火焰的灼燒,半點都影響不到的他,但其中暴亂的玄氣,卻是將雲澈的衣服片片摧裂。

    雲澈的眉頭緩緩的沉下,就在鳳凰之月距離他還有不到十丈距離時,他的眼中驟然閃過一道狠厲的光芒。

    「呵!!!」

    一聲大吼,雲澈重劍橫起,雙臂膨脹,根根血管清晰的凸顯在皮膚上,鼓脹的幾乎隨時都會炸裂,他全身的玄力運轉到極致,毫無保留的傾注在雙臂之上,身後,一道碧藍的天狼之影憤怒咆哮。

    「天狼斬!!」

    雲澈飛身而起,主動迎向了鳳凰之月,傾注著天狼之力的龍闕重劍,狠狠的砸在了鳳凰之月上,蒼藍色的天狼之影如一把無堅不摧的利劍,狠狠的貫穿到了炎月之中。

    轟!!!!

    鳳凰之月轟然炸開,爆起遮天蔽日的滔天火浪,將整個鳳凰台都完全淹沒,也自然將雲澈吞沒其中。但,這卻並非是這招「鳳凰之月」真正的威力所在,爆開的鳳凰火焰並沒有就此四散,而是在半空中忽然化作一道道猙獰的火焰之槍,轉眼之間,整個鳳凰台上空儘是火焰之槍,足有

    (本章未完,請翻頁)成千上萬之多,在鳳熙洛的力量控制之下,全部射向雲澈所在的方位。

    便如下起了一場恐怖絕倫的血腥槍雨。

    「死吧!!」鳳熙洛大聲狂笑。他相信,單單是鳳凰之月的火焰爆炸,就足以讓雲澈掉半條命,並且瓦解掉所有玄力防禦,而隨後的火焰之槍,將在他身上捅上無數的透明窟窿,讓他當場橫死。

    本來,他沒有打算殺死雲澈,畢竟,這裡還是七國排位戰的戰場,又是當著七國和聖地之面,殺死對手容易引人詬病,甚至會有不必要的麻煩,但殺死雲澈,是鳳橫空親自傳音給他的指令,他自然也就殺的毫無顧忌。

    「老……老大!!」

    凌傑的兩隻瞳孔驚恐的收縮著,雙腿一陣戰慄,他眼睜睜的看著雲澈被爆開的炎月吞沒,隨之,又被數不清的可怕槍芒集中錐刺……在這種恐怖的攻擊之下,就算是十條命也會徹底消亡。

    「……這也……太可怕了,雲澈應該是……死透了吧?」

    「廢話!如果這樣還不死,我以後倒著走路。」

    「唉,可惜了一個神凰帝國之外的絕世天才,卻偏偏……」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誰讓他身具鳳凰血脈,除非願意選擇歸順,否則永遠逃脫不了和鳳凰神宗面對的命運。以雲澈所表現出來的剛烈性情,顯然是絕對不會選擇前者的。也是,這樣一個憑著自己走到今天的絕世天才,怎麼可能甘心忽然被一個大宗門完全掌控。」

    「鳳凰神宗竟然有這麼可怕的招式……實在太可怕了。」

    鳳熙洛的身體從空中緩緩落下,臉上帶著得意的笑。他之所以用出「鳳凰之月」,就是為了製造這華麗而震撼的效果,從而掩下他之前對雲澈實力評估錯誤而造成的窘境。

    但,就在他的腳尖即將碰觸到鳳凰台時,他的眼瞳猛的一縮,臉上的笑容也瞬間僵硬。

    鳳凰之月和漫天炎槍爆開的火芒開始快速的消散,從逐漸變得稀薄的鳳凰火焰之中,他看到了一個直直立在那裡的身影。下一瞬,鳳炎晃開,露出了雲澈那張冷峻的面孔。

    「什……什麼!?」鳳熙洛的神情第一次大變。耳邊,也響起了來自四面八方的驚呼聲。

    火焰繼續熄滅,逐漸顯露出了雲澈完整的身影。他手持龍闕,安靜的站在那裡,任由周圍的鳳凰炎灼燒著自己。他身上的衣服破損多處,頭髮也有些凌亂,但眼神卻是毫無渾濁,破損的衣服下,裸露出的皮膚片片完整無缺……唯有胸口部位,多了三個並不深的血洞。

    鳳凰之月的能量暴走基本都是純粹的鳳炎,頂多對他造成衝擊,傷不到他分毫,但隨之而來的鳳凰槍影,卻是逼他不得不張開了「封雲鎖日」,在承受了上千道轟擊后,「封雲鎖日」終於被擊潰,三道鳳凰槍影衝擊在了他的胸口上。但以他的真龍之軀,這種分散力量的密集攻擊,也僅僅只能在他身上刺出三個馬馬虎虎的血洞而已。

    雲澈當日和鳳赤火拚命,全身斷了三分之一的血管和骨頭,都在不到十天的時間裡完全恢復。而這連骨頭都沒碰觸到的小傷,對他而言都根本不算什麼傷。

    ——————————

    (本章完)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