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呼!!

    靠着燃燒精血,將雲澈強行壓制過去的鳳熙洛滿臉扭曲的狂笑,在他狂笑聲還在繼續的時候,忽然感覺到一股恐怖無比的灼熱籠罩而來,讓他的整個身體都幾乎要燃燒起來。而他用精血換來的強大鳳凰炎,在這時就如一艘遭遇彌天大浪的小舟,被轉眼之間完全的吞沒……

    “嗚啊啊啊啊啊……”

    一聲淒厲到極點的慘叫聲響徹了整個賽場,原本一直僵持的火浪就如一座巍峨大山般向鳳熙洛的方向倒塌而去,一個全身燃火的身體像一片被狂風吹起的殘枝敗葉般從火海中飛去,重重的砸在數個霸皇撐起的防禦結界上。

    “熙洛!!”

    “十四皇子!!”

    鳳熙洛鳳袍上的鑲金是用極其特殊珍貴的材料做成,極難被毀掉,通過那個火人身上殘存的金色,鳳凰神宗的人一眼就看出那分明是鳳熙洛,無不是大驚失色。

    離的最近的鳳非煙飛身而去,閃電般的衝了過去,一把勾中全身都燃燒起來的鳳熙洛,以玄力將他身上的火焰全部熄滅。

    鳳熙洛全身癱軟,氣若游絲,已昏死了過去。他頭髮被徹底燒光,全身被燒傷大半,嚴重的部位已變成了焦黑色,不過除此之外,他倒是沒什麼太大的內傷,燒傷雖然嚴重,但畢竟是外傷,以鳳凰神宗的資源,完全可以痊癒,頂多留下傷疤……以鳳非煙的境界,一眼就看得出是雲澈刻意將他從火海中踢了出來,否則,鳳熙洛將會在短時間內被焚燒致死。

    但馬上,他的臉上露出無比震怒的神色,因爲鳳熙洛的狀態……分明是燃燒了精血!!

    他鳳凰神宗這一代的第一天才,竟不惜折損天賦和生命,燃燒了精血!!

    之前兩人鳳炎對撞,全部被火焰淹沒,看不清他們的狀況,也就不知道鳳熙洛自燃了精血,否則,他就算是強行干涉比賽,也必會去阻止他。

    鳳非煙當場就氣炸了肺,恨不能扇鳳熙洛幾百個耳刮子,更是恨不能親手將雲澈捏成碎片。而這時,鳳橫空已和一衆長老騰空趕來,鳳橫空沉眉道:“大哥,熙洛狀況如何?”

    鳳非煙一擡頭,咬牙切齒的道:“傷無大礙,但他……竟然燃燒了精血!”

    “什麼!”鳳橫空和所有長老同時臉色大變。

    “混蛋!”鳳橫空雙手攥緊,臉色變得青紫。不過他更惱恨的不是雲澈,而是鳳熙洛。鳳熙洛從小就有着無人可及的天賦,從小到大,同齡人中無人可及,也從而有些驕縱,連十三個年紀長於他的皇兄,都不真正的放在眼中。但他如此天賦,驕縱也是應該的,鳳橫空對他一向最爲滿意,也就從未因此斥責過他。

    而他今日,卻碰上了一個年齡比他還小,卻將他完全碾壓的對手!他豈會輸得起,再加上之前,他當着所有人之面,對着雲澈大肆諷刺蔑視,無論言行還是動作,都是一副將他的命完全掌握在手中的感覺,現在被人反踩,他的意志就這麼崩潰了!

    崩潰到居然做出自燃精血這種瘋狂的行爲!

    敗了,雖然屈辱,但以他的天賦,將來必成帝君,俯視天下!但燃燒精血,付出的卻是自損天賦的代價,將來的成就將遠不如前!這對整個鳳凰神宗而言,都是巨大的損失。

    鳳橫空惱怒之中,都恨不能把鳳熙洛這個不爭氣的兒子給掐死。

    而更讓他無法不震驚的是,鳳熙洛縱然燃燒了精血,居然也被雲澈潰敗。

    而云澈之前那一瞬爆發的鳳凰炎力,那種境界壓制的感覺……分明就像是鳳凰頌世典的更高境界!!

    “馬上把他送到鳳玉殿去治傷。”鳳橫空的聲音中,充斥着極力忍耐的憤怒,他猛的轉過頭,看向了下方,眸中閃過寒冷徹骨的殺氣。

    鳳凰炎終於層層熄滅,露出雲澈的身影,雲澈單膝跪地,手扶重劍,劇烈的喘息着,但他的身上並無外傷,就連頭髮都是完好無損,在剛纔那麼恐怖的鳳炎中心,他居然沒被焚傷半分!

    他依舊踩在鳳凰臺的區域,但原本高出地面一丈的鳳凰臺已經完全不見了,雲澈的腳下盡是一片焦黑破敗的廢墟,找不到半點鑄成鳳凰臺的玉石。

    幾大霸皇築起的防禦結界消失,焦糊的味道隨着灼熱的風很快蔓延了整個賽場,一眼望去,每個人的臉上都是驚呆一片,久久無法回神,這一刻,他們根本找不到任何言語來形容自己的心情。

    那種無與倫比的心靈和視覺衝擊……幾乎將他們的心靈世界都完全的顛覆。

    全場整整三百多萬玄者……從最弱者,到最強者,沒有一個人能猜到結局。

    щщщ¸Tтkǎ n¸¢ O

    一個人都沒有!

    他們的意識中,全部激烈的迴盪着一句話……

    神凰帝國……敗了!!

    被蒼風國打敗了!

    神凰帝國年輕一代的最強者,敗給了蒼風國……還是一個年紀小於他的玄者!!

    這樣的結果,無人敢信,甚至無人敢想!整整五千年多年,也從未有人實現過。

    但今天,他們卻眼睜睜的看到了這樣的事實!!一場打破整整五千年曆史的精彩之戰!一個打破五千年曆史的年輕玄者。

    鳳橫空雖然肺都要氣炸,對雲澈更是生出前所未有的殺氣,但卻沒有動作,連話都沒有開口……因爲無論鳳熙洛傷的多重,無論雲澈的血脈、身份如何,這裏畢竟是七國排位戰的賽場,雲澈是在賽場之上,堂堂正正的擊敗了鳳熙洛,周圍,還有三百萬玄者親眼目睹,還有四大聖地的人在側見證……

    他身爲鳳凰宗主,若是這時向雲澈發難,那無疑是在衆目睽睽之下,自損神凰威嚴和尊嚴,引天下人恥笑。

    而他也心知肚明,雲澈之所以敢這麼肆無忌憚,也正是因爲如此!

    但他強行控制情緒,不代表所有鳳凰長老都控制的住。在鳳熙洛被擡走後,鳳非煙身體沉下,目視雲澈,一臉極怒與煞氣:“蒼風小兒,你竟敢傷我……十四皇子!找……死!!”

    他沒有說出“逼得鳳熙洛自燃精血”這類的話,否則,自燃精血都沒有將雲澈擊敗,那更是笑柄中的笑柄。

    鳳熙洛畢竟不是弱者,擊敗燃燒精血的鳳熙洛,雲澈雖然沒受什麼大傷,卻消耗卻是極爲厲害。他氣喘吁吁,似乎已沒有力氣站起,但眼神卻是凌厲依舊,回答的更是義正言辭:“那又怎樣!這裏是七國排位戰的賽場,我是在這賽場之上,堂堂正正的擊敗鳳熙洛!賽場相爭,受傷只能怪自己技不如人!難道你堂堂鳳凰神宗還輸不起,傷不起,要惱羞成怒,一掌殺了我麼!”

    “你!”鳳非煙本就怒極,如今竟反被雲澈呵斥,更是一張臉都變了顏色,但他還沒來得及發作,一個憤憤的大吼聲便從坐席上傳來:

    “說的對!這是排位戰賽場,對戰之中是否受傷全看自己實力!沒實力受傷怪得了誰!你憑什麼要指責雲澈!”凌傑扯着嗓門,凝聚全身玄力吼叫道。

    凌傑的話音剛落,花洺海也跟着吼了起來:“沒錯!在排位戰,別說受傷,死了都不得追究,這是七國排位戰有史以來從未變過,連傻子都知道的規矩!還是你們神凰帝國定下的規矩,別的國家參戰者可以受傷,就你們鳳凰神宗傷不起嗎!”

    這兩個聲音一出,整個賽場頓時炸開了鍋,那些本激動、興奮到身體都快炸開的蒼風玄者頓時一陣熱血衝頭,也紛紛跟着吼叫了起來……而隨之,喊叫的人開始越來越多,不僅僅是蒼風玄者,其他五國的玄者,也紛紛加入了爲雲澈不平的隊伍,因爲雲澈擊敗鳳熙洛,那不僅僅是蒼風的驕傲,也是六國的驕傲,是六國曆史上第一次打破神凰的神話!

    轉眼間,混亂的聲浪迅速蔓延了整個賽場……

    “這麼多屆排位戰,我們國不知多少玄者受傷,都從不允許追究,你們神凰傷了一個人,憑什麼就要當場質問!看樣子還想直接動手報復?”

    “堂堂神凰帝國,就這麼點氣度和魄力?”

    “傻子都看得出來雲澈是手下留情,否則那個十四皇子早就燒成灰了,不感謝雲澈就罷了,居然還要質問和威脅!”

    “你們身爲天玄第一宗門,要點最起碼的臉行不!”

    “要是這樣的話,七國排位戰以後也不必存在了!我們六國死傷就行,你們神凰傷個人就不行?”

    “你們要是敢惱羞成怒對雲澈出手,就算你們再強上十倍,我們六國也會世代看不起你們!!”

    ………………

    ………………

    聲浪瘋狂的蔓延,全場都是爲雲澈的聲討聲,最後喧囂的幾乎要炸裂人們的耳膜。如果單單是一個人,面對神凰帝國的絕對威壓,縱然心中不滿不爽鄙視,也斷然沒膽量質問神凰,但,數百萬六國玄者在場,又有人起頭,那自然是凌然不懼,羣起攻之,越說越狠……雲澈擊敗鳳凰神宗,身爲六國玄者全部是吐氣揚眉,而可以一起當場質問神凰,那感覺更是爽的不要不要的。

    而這,也同樣是雲澈希望看到,或者說預料中的結果。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