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原本黑壓壓的賽場此時變得赤紅一片,如同一下子墜入了火焰地獄。這時,竄起數百丈的燎天之火開始落下,然後脫離鳳凰台,向四周瘋狂蔓延而去。

    一股彷彿來自煉獄的火焰巨浪帶著恐怖的灼熱撲面而來,描繪著一副末日來臨般的畫面。即使隔著幾百丈,那些玄者都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彷彿要被灼燒的融化,縱然運起全部的玄力抵禦,依然痛苦不堪……整個賽場,都是一片驚恐之極的呼聲。

    呼……

    距離鳳凰台最近幾排的坐席開始融化,燃燒起來,而暴走的鳳凰炎依舊在極速蔓延。鳳非煙高高飛起,沉聲吼道:「快築起結界!!」

    他話音剛落,各大霸皇玄者也已早已開始行動,五國的霸皇和鳳凰神宗的幾個長老都快速的飛身而起,分散到各個方位,玄力涌動著,一個巨大的環形防禦結界開始的蔓延、連結、築成,將暴走的鳳凰炎全部封鎖其中,其威勢和灼熱也牢牢的隔絕。

    賽場的慌亂也總算平息了一些,但每一個人臉上的震驚,卻是怎麼都無法壓下,他們都睜大眼睛,死死的盯著已完全變成火海的中心賽場,生怕漏過任何一瞬的畫面,因為他們知道,這種駭然聽聞的畫面,或許這輩子都不可能看到第二次。

    五國玄者都縮在角落,臉上全部駭然失色,由於他們的坐席距離鳳凰台最近,所以在鳳炎暴走時全部受到波及,輕的衣服被燒的凌亂不堪,倒霉一些的被灼傷多處,看著被結界隔絕的鳳凰炎,他們的冷汗如瀑布般流下,他們都不敢想象,自己之前竟然和這樣的變態交手過……而且居然還活著走了下來。

    能來參加七國排位戰的這些玄者們無疑都是一國最最頂尖的天才,身為頂級天才的他們自然帶著一種深深的優越、自信甚至狂傲。因為他們相信自己必將是未來天玄的主角,時代的霸主。但此刻,他們所有的信心,甚至信念都徹底崩潰瓦解,面對這災難般的力量,他們感覺到自己別說現在,就算是窮極一生,都幾乎不可能達到這樣的高度。

    火焰越燒越烈。防禦結界周圍,幾個鳳凰神宗的長老還好,五國的唯一霸皇全都是膽戰心驚,他們支撐結界之時,身為霸皇的他們雙手都被灼燒的通紅一片,疼痛難忍,心中的駭然無以復加……這不是兩個名冠天下的絕世強者間的比拼,而僅僅是兩個二十歲上下的年輕人!修鍊幾百年成為本國唯一霸皇,威震天下的他們,在這兩個恐怖的年輕人面前,竟分明感覺到了一種自慚形穢。

    如此年紀便已如此,將來的成就,根本不敢想象!

    鳳凰神宗的人都已經全部坐不住,從鳳橫空到各大長老殿主,都已經站了起來。全場最平靜的,莫過於古蒼真人,他只是默默的看著,臉上並無波瀾。這時,他忽然眉頭微動,因為他感覺到了他弟子的氣息。

    古蒼真人精神凝起,以雄厚無匹的玄力傳音而去:「你終於來了,向鳳凰城的守衛亮出你的聖地證明,他們自然會把你帶過來。你來的剛剛好,否則,你將錯過一個將來的成就或許不下於你的天縱奇才。」

    很快,他便收到了對方的傳音:是嗎?鳳凰神宗是天玄第一宗門,每一代都會有那樣的天才吧。

    古蒼真人閉上眼睛,再次傳音道:不,為師說的這個人,並非是鳳凰神宗的人。而是和你一樣,來自蒼風國。以他的能力,應該在蒼風國成名已久,你或許聽過他的名字……這個年輕人的名字,叫雲澈。

    許久,古蒼真人都沒有收到弟子的迴音。他的注意力,重新轉到那團遮天鳳炎之上。

    鳳凰台在以一個驚人的速度快速下陷著,雲澈和鳳熙洛的腳下,都是觸目驚心的通紅岩漿。兩股鳳凰力量的中心,兩人的鳳凰玄力都持續的釋放著,但他們的表情,卻是截然不同。

    雲澈一片的平靜,從神情,到眼神,都毫無波瀾,而反觀鳳熙洛,他雙目赤紅,整張面孔已完全的扭曲,喉嚨間不斷發出聲聲低沉的嘶吼,如果說之前,他還有所保留的話,那麼現在,他是徹徹底底的釋放著自己全部的力量,幾乎連骨髓中的力量都完全壓榨了出來,如果不是汗水一出現就被瞬間掙扎,他的全身都早已被完全浸濕。

    但儘管如此,他的鳳凰火焰竟被雲澈完全的抵住,任憑他傾盡全力,也無法壓制過去。

    同時,他雖然身具鳳凰血脈,對鳳凰炎有著極強的抗性和控制能力,但絕不可能像雲澈那樣完全免疫火焰的傷害。隨著時間的持續,來自雲澈的火焰烘烤的他全身劇痛難忍,頭髮焦了大半,身體各處,已開始冒起縷縷焦臭的黒煙。

    他喉嚨間的低吼,一半是在瘋狂的釋放玄力,一半是痛苦的吼叫。

    但身上的痛苦,遠遠不及他心中的驚恐。

    鳳凰炎是天玄大陸最強玄炎。鳳凰血脈是天玄大陸唯一的神靈血脈!如果鳳凰神宗的歷史和聖地一樣超過萬年,憑藉這唯一的神靈血脈,必能超越聖地!而他,是神凰帝國的皇子,繼承的是皇子一系,也是最強最強的鳳凰血脈,又是鳳凰神脈這一代年輕一輩的天資最強者……

    但一個原本不被他放在眼中,一個他口中的「雜種」,竟然完全擋下了他全力釋放的鳳凰炎!!

    而且神態居然還是無比輕鬆,竟像是還有餘力。

    鳳熙洛喉嚨中的低吼越來越嘶厲,牙齒都幾乎要被他咬碎,但整整十幾息過去,卻無論如何都無法將雲澈的鳳炎壓制過去。

    「我不信……我不信……我是神凰的皇子……我身上流淌的是皇族的血脈……我怎麼可能輸給你一個雜種……怎麼可能輸給你一個雜種!!」

    鳳熙洛的聲音無比乾枯嘶啞,一張嘴,一縷黒煙直接從口中冒出,可想而知他已經拼到了什麼程度。

    他這一說話,氣息微泄,雲澈眉頭一凝,鳳凰炎驟然壓上。

    哧~~~~

    鳳熙洛的頭髮一下子燃燒了起來,本有近兩尺長的一頭黑髮快速的化作焦炭。

    鳳熙洛早就已經是傾盡全部力量,連半點的保留都沒有,他的鳳凰炎被雲澈猛然壓下,根本沒有一絲一毫的餘力去反擊回來,他開始感覺到自己的身體、火焰被壓制的越來越厲害,自己所有的火焰,都在被雲澈的火焰一點點吞沒。

    他的眼中出現了恐懼,隨之閃過一瞬的絕望,然後全部化作猙獰和瘋狂……

    「我怎麼可能……輸給……你這個雜種!!!!」

    鳳熙洛聲嘶力竭的咆哮,一雙眼睛便如鮮血一般赤紅,然後一仰頭,猛的噴出一大口鮮血,這些鮮血淋在了鳳熙洛的身上,然後快速的燃燒起來。

    雲澈的眼神微微一變……因為鳳熙洛吐出的不是普通的血液,而是他的精血!!

    普通的血液可以再生,但精血幾乎沒有再生的可能。它消耗的不是體力或者玄力,而是天賦、生命和源力!!一個玄者除非到了亡命時刻,否則絕不會選擇燃燒精血。

    鳳熙洛完全的瘋了!!

    如果對方是一個和雲澈同等年齡,同等實力的強者,他敗了,縱然失落、不甘,也可能會失去理智,但絕不至於喪心病狂到燃燒精血。

    但,雲澈一直以來都在隱藏實力,而他極弱的玄力等級又擺在那裡,所以,身為鳳凰皇子,年輕一輩第一人的鳳熙洛,他在雲澈面前,一直都是人上人自居,當著天下群雄,天玄七國以及聖地之面,如審判者一般對他蔑視、嘲諷、不屑,甚至張口閉口就是「雜種」。

    如果自己就這麼敗了,還是敗在他最強的鳳凰炎上,那麼,他對雲澈的所有蔑視、嘲諷、不屑、辱罵,都將無數倍的返還自身,他之前所有的姿態,都變成了小丑般的狂妄自大。以前,人們提到他,想到的都是他的光環和威名,而今後,第一時間想到卻是他小丑般的可笑不堪!連一個他口中的「雜種」都打不過的他,將無疑成為連「雜種」都不如的貨色,成為這輩子都無法抹去的笑柄和恥辱。

    所以,他無論如何都不能敗……縱然要燃燒精血,也絕不能敗!!

    精血燃燒,鳳熙洛被壓制的鳳凰炎瞬間暴漲,向雲澈強橫的反壓而去。他的眼瞳里充斥著悲哀,隨之又癲狂一般的狂笑起來:「雜種……你去死吧!!!!」

    雲澈面對鳳熙銘時,優勢在於體質、玄功、玄技,還有鳳凰血脈的純度,若單論玄力的強度和渾厚程度,他要大大的弱於鳳熙洛。在鳳熙洛燃燒精血的瘋狂舉動下,短短几息之間,雲澈已被壓制的節節敗退,自身的鳳凰火焰,轉眼被吞沒了近一成。

    但縱然如此,雲澈的臉上別說慌亂,就連驚訝都沒有,反而露出深深的憐憫……他眼睛一眯,鳳凰頌世典頓時提升到了第五境界——「落星炎」!

    轟隆隆……

    雲澈身上的鳳凰炎一下子翻騰了起來,本就熾熱無比的溫度再度驟然攀升,本就狂暴無比的火焰變得更加的狂暴……這一瞬間,在場所有鳳凰神宗的人,上至宗主鳳橫空,下至普通鳳凰弟子,都分明感覺到自己體內的鳳凰之血悸動了一下……

    那種奇異的感覺,不是力量壓制,不是氣場壓制,而分明是一種……境界壓制!!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