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身為鳳凰神宗大長老,冠絕天下的絕頂人物,鳳非煙的臉上也微顯混亂,他活了幾百歲,卻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場面,全然不知道該如何應對,心中更是氣極,卻是完全沒有了貿然對雲澈下手的膽量。他殺死雲澈容易,但面對這滿場質問,他若是真的動手了,那無疑是引發六國玄界震怒,整個天玄,甚至神凰帝國的國人,都將為之不屑和輕視。

    神凰帝國被六國質問,史無前例!

    神凰太子鳳熙銘站起,雄厚的玄力之下,他低沉的聲音瞬間壓過聲浪,傳遍全場:「你們放心,我們神凰帝國雖然從未在排位戰輸過,但也絕不是輸不起!我鳳凰弟子更是沒有一個人會怕受傷!我神凰質問的不是雲澈擊傷我宗皇子,而是他的血脈和功法!!」

    「他自稱蒼風國人,但他的血脈,是我鳳凰神宗的鳳凰血脈!他剛才施展的功法,是我鳳凰神宗名震天下的鳳凰頌世典!」

    「血脈外流,是我鳳凰神宗的大忌,五千年來,從不姑息!功法外流,更是大忌中的大忌!你們之中,又有哪個宗門能容忍自己宗門的核心功法出現在外人身上……大長老質問雲澈,有何錯!」

    鳳熙銘呼喝聲直震的人雙耳震顫,神凰太子的威嚴更是直懾人心,場中的聲浪也一下子平息了下來。雲澈抬起頭,冷笑著道:「嘿!你們居然到現在還有臉面說我的鳳凰血脈是來自你們!你們口口聲聲說我是你們鳳凰神宗外流出去的雜種……那麼為什麼,繼承你們皇族血脈,還是全宗血脈天賦最強的人,在純粹的鳳炎比拼上都敗給了我!到底誰才配稱雜種!如果我是外流自你們的雜種血脈,那你們又算是什麼!」

    雲澈的這番話,硬是堵的鳳熙銘半天沒憋出一個字,他好不容易勉強想好了措辭想要開口,剛喊了個「你」字,一聲平淡卻威嚴的喝聲便當空傳來,讓他一下子閉上了嘴。

    因為這個聲音,是來自鳳橫空。

    「住口,都不要說了。」

    鳳橫空在半空移位,身體一轉,回到了坐席處,他的臉色無比平靜,平靜的異常,連半點憤怒都看不到,就連聲音,也如死水一般平靜:「血脈與功法之事,暫且先不用爭辯了。這裡畢竟是排位戰賽場,天下群雄和聖地朋友來此,也是為了排位戰,而不是為了看我們清理門戶。其他的事,都在排位戰之後再說吧。」

    鳳橫空一開口,全場頓時一片安靜,他目光轉向雲澈,淡淡的道:「雲澈,不論其他,你擊敗鳳熙洛,的確是不俗,但你搞錯了一件事,你只是戰勝了鳳熙洛,卻沒有戰勝我鳳凰神宗!」

    鳳橫空聲音一落,九個赤紅色的身影騰空而起,浮空環繞在了雲澈的周圍,每個人的身上,都燃燒著爆烈的鳳凰之火。

    嘩

    賽場頓時喧鬧一片!

    所有的人這才反應過來,雲澈戰勝了鳳熙洛沒錯……但也僅僅只是戰勝了鳳熙洛!而鳳凰神宗的參戰隊伍,一共是十個人!

    除了鳳熙洛,還有九個!

    雲澈敗了鳳熙洛,但也是玄力大耗,鳳凰九人再上,根本是勝之不武,甚至有些無恥……但卻完全不違背排位戰規則。

    若是平常,鳳凰神宗斷然不會做出這種自降身價的事,在與雲澈交手之前,他們也只是出動了鳳熙洛一個人。

    但現在,事已至此,鳳熙洛慘敗,他們的臉已丟盡,那就不能再丟了排位戰!更何況……這是最適合滅殺雲澈的時機!!

    「糟了!」花洺海臉色疾變,咬牙道:「這個鳳凰皇帝……分明是要借這種方式殺了雲老大!!」

    「什麼!」凌傑一臉驚嚇。

    「鳳熙洛被打敗,鳳凰神宗其他九人繼續出戰,完全合乎規則。讓人連詬病都不能。而之前全場為雲老大聲討,大都是喊的排位戰上重傷,甚至死亡都不得互相追究……這個皇帝,根本是借了我們之前的聲討,來反將一軍,讓這九個人『光明正大』的殺了雲澈!」

    「我靠……這……這個狗皇帝!!」凌傑眼睛瞪大,急聲吼道:「老大,快認輸!」

    「認輸你妹!」花洺海一拍凌傑的腦袋,咬著牙道:「雲老大的性子簡直比玄鐵還剛,就算是必死,他也不可能認輸的!」

    「先不要著急!」花洺海深吸一口氣:「雲老大今天怎麼都不像是來找死的。他有可能會事先想到這樣的局面……說不定會有應對的方法!」

    凌傑點頭,只能咬著牙,瞪大眼睛看著……他雖然很想衝上去以蒼風玄者之名與他並肩而戰,但以他的玄力,就算一百個他上去,也根本無濟於事。

    花洺海所言,便是鳳橫空心中所想。雖然太過匪夷所思,但從雲澈的鳳凰火焰所讓他感覺到的那種模模糊糊的境界壓制,還有他鳳凰玄力的過分強大,讓他隱隱開始感覺到……或許雲澈的血脈,真的不是來自他們鳳凰神宗!

    他戰勝了年強一輩最強的鳳熙洛,所有的一切都佔據了上風,估計連在場的諸多鳳凰弟子,都有些人開始懷疑雲澈的血脈或許真的不是鳳凰神宗外流,否則怎麼可能在純粹的鳳炎上上比最強的神凰皇子還強大……再加上,在很久之前,他們宗門的鳳凰之神清楚的說過,在天玄大陸,的確還存在著另外一個鳳凰傳承!!

    鳳橫空已經完全確定,雲澈這次參加排位戰,就是藉助排位戰的影響力和萬眾矚目,來當著世人之面,證明他的血脈不是來自鳳凰神宗。若是再不儘快將他滅殺,被他真的拿出不容辯駁的證據,那麼鳳凰神宗就再無理由對他對手和控制,至少明面上不能。而暗裡……以他今天造成的震世影響力,要下手也是難上加難!

    以鳳凰神宗目前和他的恩怨,他們註定成不了朋友,那便只會是敵人,以他的恐怖天資,未來若是敵人,誰都不會懷疑他將是鳳凰神宗的一個巨大威脅……拋除這一點,他鳳凰神宗雄霸七國五千年,一直以擁有唯一的神靈血脈,神靈玄功為傲,豈會容許再出現了一個鳳凰宗門!!

    所以,無論雲澈的血脈究竟是來自哪裡,無論如何……他今天必須死!在排位戰賽場上將他擊殺,就算是所有人,包括聖地之人都知道他們是故意殺死雲澈,也根本說不出什麼……因為完全合乎之前場上高喊的排位戰規則。

    九個鳳凰弟子,每一個人的臉上都布滿煞氣,鳳熙洛慘敗,他們自然也是一辱俱辱。而這九個人,都絕非是一般的鳳凰弟子,而是鳳凰神宗年輕一輩僅次於鳳熙洛的九大奇才。他們的個人能力雖然都比不上鳳熙洛,但八個六級王座,一個五級王座,他們結合起來的力量,要無疑遠遠勝過一個鳳熙洛!

    雲澈戰勝鳳熙洛都是勉勉強強,玄力大耗,根本沒有半絲可能戰勝這九個鳳凰神宗的天才玄者的聯手。

    「雲澈,你只是戰勝了我們十四皇子,想戰勝我們鳳凰神宗,白日做夢。」雲澈正前方的鳳凰弟子手持炎劍,大聲道。

    「十個打一個,居然還有臉說的這麼理直氣壯。」雲澈扶劍戰起,滿臉的嘲諷。

    「笑話!」右側的鳳凰弟子咬牙冷笑起來:「你還真的以為你戰勝了我們皇子,你蒼風國就能勝過我鳳凰神宗?你不過是蒼風國的異類……萬年都難出一個的異類!而我鳳凰神宗卻遍地都是足以碾壓你們全國的強者!」

    「說的沒錯!」身後的一個鳳凰弟子介面道:「也難為蒼風國只派你一個人來參加這排位戰,因為整個蒼風國,估計除了你,就算是尋遍全國,也根本找不到出第二個能上得了檯面的人了吧。呵,無人的蒼風國,想想都覺得可笑,就這樣,還妄想勝我神凰帝國!」

    就在這時,一陣不正常的撞擊聲忽然從外面傳來,隨之響起一個鳳凰弟子的驚吼:「什麼人,竟然擅闖我……啊!!」

    「滾開!!」

    轟!!

    一個狂躁震耳的聲音從外面傳至,這個聲音讓沉眉中的雲澈猛的一愣,隨之,玄力爆破聲和鳳凰弟子的慘叫聲同時響起,當人們下意識的看向聲音來源時,賽場高處邊緣的一處牆壁忽然炸開,一個高大的人影從破碎的缺口飛出,雷霆般的聲音響徹全場:

    「是誰說蒼風無人!!」

    「蒼風玄者夏元霸……前來參戰!!」

    整理一下雲澈目前的屬性:

    體質:邪神玄脈(無雙玄脈)、龍神血脈(強大體質)、龍神之髓(強大的回復能力,增稠龍血)、鳳凰血脈(可燃燒鳳凰炎,和修鍊鳳凰頌世典),邪神火種(火免通徹火法則)、邪神水種(水免通徹水法則)。

    玄功:(s>a>b>c>d〇=木有。)

    1:邪神訣:屬性:增幅,特性:玄力暴走,境界:勉強第三境。

    玄技:、、、。

    2:大道浮屠訣:屬性:聖軀,特性:鴻蒙之體,境界:第三境。

    3:鳳凰頌世典:屬性:炎滅,特性:焚世之火。境界:第六境。

    玄技:、、、、、。

    4:天狼獄神典:屬性:強攻,特性:最強重劍,境界:第一境。

    玄技:

    5:冰夷神功:屬性:冰封,特性:絕對零度。境界:第四境。

    6(隱藏):星神訣:屬性:誅滅,特性:玄力壓縮,境界:〇。

    玄技:、

    其他:、。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