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什麼人!!」

    七國排位戰的賽場,神凰帝國的鳳凰界,竟然有人膽敢強行闖入。

    鳳橫空淡然抬頭,看了半空那個闖入的人一眼……但下一個瞬間,他臉上的平淡便消失不見,眼瞳之中閃過一抹驚色。

    離的最近的鳳非煙眉頭一沉,剛要直接出手,但他的玄力才涌動到一半,就硬生生的停了下來,臉上露出和鳳橫空一樣的驚訝之色,就這麼眼睜睜的看著那個高大雄壯的身影帶著一股剛猛無匹的氣勢狠狠的躍下,重重的落在了雲澈的身後。

    砰!!!

    腳下的地面直接炸裂,一道裂痕瞬間從他的腳下蔓延,一息之間便延伸到了三百丈之外,將一個國家的坐席直接切割成了兩半,更是將坐席上的玄者們嚇的面如土色。

    圍在雲澈周圍的九個天才鳳凰弟子在他落下的那一刻,全部感覺到一股宛若海嘯般的氣浪撲面而來,他們齊齊悶哼一聲,被這股氣浪全部衝出十幾丈,每一個人的臉上,都露出了驚懼的神情……僅僅憑落下的氣勢,就將他們九個人全部逼退!這個人的實力……究竟會恐怖到何種地步!

    「哦?」古蒼真人看著那個墜下的人影,想著他剛才響徹全場的高吼聲,若有所思。

    從天而降的人身形高大無比,全身雄壯如怪獸,身上每一塊肌肉都是高高鼓起,併流動著金屬一般的光澤,讓人僅僅是目光碰觸,都可以想象的到其中蘊藏著多麼驚人的力量。

    看著這個人,鳳凰神宗的眾多強者都是一臉的震驚……因為這個人身上的玄力氣勢……分明是霸皇之境!!

    而單單隻是一個霸皇的話,還不足以讓他們如此震驚,他們從這個身材驚人高大粗壯的人的臉上,分明看到了一種稚嫩。強大的玄力可以延緩衰老,掩飾年齡,但卻無法保持那種只屬於少年人的稚嫩。也就是說,這個人的年齡,最多最多……也不會超過二十歲!!

    不到二十歲的霸皇!!

    而且這個氣勢,分明還是霸皇中期……壓下鳳凰神宗七成的長老級強者!

    鳳非煙、鳳橫空這類天玄最最頂層的絕世強者,在發現這個事實之後,都有了一剎那的精神恍惚。以鳳非煙暴烈的性子,面對這個破牆而出的入侵者,都沒敢貿然出手。

    不到二十歲的霸玄境中期……這是個太過恐怖的概念。

    那九個被他僅僅用氣勢就強行震開的鳳凰弟子,用一種極端驚懼的目光看著他,一時之間竟是根本不敢向前一步。

    但距離他落點最近的雲澈,卻是沒有被氣浪波及到半分,顯然是他刻意將雲澈方向的氣勢硬生生的自我收斂。雲澈緩緩的轉過身來,發怔的看著視線中無比熟悉,但氣勢,卻完完全全陌生,陌生到根本無法相信的背影……

    「元……元霸?」

    雲澈的呼喊聲讓高大的身影猛的一顫,緩緩的,他開始轉過身來……轉身的動作無比緩慢,整個過程,身體更是顫抖的像篩子一樣,不知是過分的激動,還是唯恐轉過之後,看到的不是自己最想看到的那個人。

    終於,他的身體完全轉過,映出了一張激動到扭曲的面孔。

    夏元霸!!

    兩年多未見,夏元霸本就驚人的身軀又長了近半尺之高,在雲澈的面前,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巨人。他的長相變得成熟了一些,眼神和眉宇之間,完全沒有了曾經的憨然和軟弱,而是多了一種以前從未在他身上出現過的堅毅與決然,還有一種讓人心悸的壓迫感,他的氣勢之強橫,比之以往的軟弱,根本是天壤之別。

    但,雲澈和他一起長大,兩人就算變化再大,就算十幾年未見,只需一眼,他們依然能一下子認出對方。

    「姐……夫……」

    夏元霸兩個字出口,眼睛便瞬間狂涌而下,聲音在哽咽中變得無比艱澀:「姐夫……姐夫!!」

    夏元霸顫抖的呼喊,然後猛的向前,巨大的身體一下子撲向雲澈,粗壯的雙臂牢牢抱住了他,就這麼當著數百萬人的面,嚎啕大哭起來。身軀如此龐大的男人,卻是哭的撕心裂肺,整個賽場每一個角落,都是他的嚎啕哭聲。

    「元霸,真的是你。」雲澈的手按在夏元霸的手臂上,微微而笑,心中的震驚和難以置信很快散去,取而代之的一片溫暖和安慰。

    夏元霸變了,他的實力天翻地覆,他的眼神、神態、氣勢,都徹徹底底的變了。但他呼喊他的聲音,擁抱時的感覺,還有隻會在他面前落下的眼淚……都沒有變——依然是他從小就熟悉和親近的夏元霸。

    「姐夫……真的是你……」夏元霸說著和雲澈一樣的話,肩膀聳動,眼淚怎麼都止不住。一個人再怎麼變,但心魂之中最珍視,最珍貴的情感,卻是亘古不變的。更何況,他這兩年以來的所有變化,都是因為雲澈。

    雖然,他已從父親那裡知道了雲澈兩年多以前並沒有死的消息,但在親眼見到活生生的雲澈時,他依然激動的完全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

    「呃呃……啊啊啊啊!!」凌傑看著和雲澈抱在一起的巨人,在愣了大半天後,忽然發出一聲怪異的驚叫。

    「咋了?這個人是誰?你認識?」花洺海連忙問道。

    「認……認識。可可可……可是……可是……」凌傑狠狠的吸了一口氣,驚訝的說話都無法利索。夏元霸他當然見過,因為他是當初和雲澈一起去往天劍山莊參加的七國排位戰,他的兩大特徵:一是身軀龐大,二是玄力弱的掉渣,讓凌傑想不印象深刻都難,後來雲澈被封入御劍台,也是因為他。

    但是,那時的夏元霸,玄力分明只有初玄境,可以說是他這輩子見過的天資最渣的人。

    但他一躍而下,那氣勢簡直足以崩山裂地,鳳凰神宗的九個天才王座,愣是被他以單純的氣勢給沖開十幾丈……

    這反差,簡直也太大……大到了他根本無法相信。

    這個世界怎麼了……老大擊敗了鳳熙洛,這個結果已經太嚇人了!!而這個當初的渣渣中的渣渣,竟然……竟然……

    「這個人……」凌坤的臉色,顯露著極深的詫異——比之雲澈擊敗鳳熙洛要詫異無數倍。因為他也見過夏元霸,當初雲澈就是在他眼皮底下用自己的命將夏元霸救出。如果不是他對雲澈說出的話,還有失控的情緒,縱然外形再相似,他也絕不會認為他們是同一個人。

    「霸皇!?」一直神態散漫的夜星寒,在這時也猛的沉下眉頭來。顯然,這個年齡似乎不超過二十歲的霸皇,讓他無法不慎重視之。

    「少宮主,」凌坤開口:「如果我說這個人兩年前玄力只有初玄,你可否會相信。」

    「原來凌長老也會開這麼無趣的玩笑。」夜星寒斜嘴一笑。

    「呵呵。」凌坤笑了笑,不再說話。

    「你到底是什麼人!竟敢擅闖我鳳凰界!!」鳳非煙來到夏元霸上空,沉眉厲聲道,但依然沒有敢貿然出手。因為如此年輕的霸皇,他唯一能想到的出身,唯有聖地!

    古蒼真人從座位上站了起來,手撐拂塵,平和的一笑:「此子便是古某的關門弟子,劣徒性子莽撞,又忽見親人,所以情緒失控,驚擾各位,還望貴宗莫要見怪。」

    古蒼真人親自起身開口,鳳橫空也連忙站了起來,他一臉驚訝道:「原來他就是古真人的徒兒,也難怪年紀輕輕,竟有如此驚人的修為……不知令徒今年貴庚?」

    古蒼真人淡淡一笑:「劣徒今年已是十八歲。」

    「十八歲」三個字一出,那些修為不及霸皇,無法探知夏元霸玄力強度的人還不覺得什麼,但鳳橫空、鳳非煙以及鳳凰神宗各大長老都是驚然色變。就連夜星寒的眉頭也狠狠跳動了一下。

    鳳橫空驚聲道:「不愧是古蒼真人親收的關門弟子,才十八歲之齡,竟已是霸皇之境!將來的成就不可限量!恭喜古蒼真人得如此佳徒。」

    鳳橫空並沒有刻意收斂自己的聲音,而以他渾厚的玄力,聲音自然是輕易傳遍全場,「十八歲」、「霸皇」幾個字眼從他口中說出時,全場玄者無不是驚的目瞪口呆。

    噗……

    凌傑一直憋字肚子里的一口氣一下子全噴了出來:「霸……霸……霸皇!?」

    「我去……別的地方一百年見不到個霸皇,怎麼今天變的這麼不值錢了……十八歲……霸皇……確定特么的不是在逗我?」花洺海吸了一口涼氣,然後臉色又緩了下來,低聲道:「不過看他和雲老大那麼親密的樣子,又是這皇極聖域太長老的關門弟子……雲老大好像忽然一下子沒有危險了!!」

    「呵呵,」古蒼真人向鳳橫空笑了一笑,然後目光轉向夏元霸,淡聲道:「元霸,身為聖域弟子,就算情不自禁,如此哭啼也太過不妥,收斂好情緒,過來見過鳳凰宗主。」

    夏元霸的情緒,也終於在這個時候穩定了下來,他轉過身,卻是沒有面向古蒼真人,目光猛的一掃上空的幾個鳳凰弟子:「剛才,可是你們說我蒼風無人!?還要九人齊上圍攻我姐夫一人!?那便上來和老子一戰……來啊!!」

    之前夏元霸在那嚎啕大哭的像個孩子,九個鳳凰弟子還覺得好笑,但在夏元霸目光掃向他們那一刻,那目光之威凌,竟讓他們的心臟同時猛然痙攣,他口中的吼聲,每一個字都彷彿天外雷霆,震的他們全身氣血沸騰,幾乎當場噴血。

    雲澈重新打量著夏元霸,心中充斥著震驚。他所熟悉的夏元霸,憨和而軟弱,但此刻的夏元霸,在這鳳凰神宗的地盤,面對鳳凰神宗一眾巨頭和弟子,氣勢、眼神、聲音竟是如此霸道強橫,那種感覺……就如一個睥睨天下,俯瞰萬生,一切在他眼中盡皆渺小的蓋世帝王!

    「他的霸皇神脈,竟然覺醒了。」茉莉的聲音里也滿是驚訝。她雖然早就告知過雲澈夏元霸的玄脈是罕見之極的霸皇神脈,但也說過以他的性格,霸皇神脈永遠不可能覺醒,反而會成為他修玄之路上極大的拖累,讓他最高只能停留在入玄境。

    但眼前的事實,卻是夏元霸的霸皇神脈,真正的覺醒了!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