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父皇、大長老、皇兄……或許,是雪児太天真幼稚,不能理解你們的世界。在雪児認知的世界裏,你們真的錯了。神凰國是七國的霸主,在雪児的認知中,霸主的風姿,應該是讓人敬畏,而不僅僅是隻有畏懼。你們想要的榮耀和尊嚴,雪児同樣不懂,雪児所理解的榮耀和尊嚴,不是讓人仰望的實力,而是容納萬物的氣度,恩澤天下的博愛,和容納百川的寬恕與仁慈。”

    “所以,如果父皇是希望雪児把雲澈打敗……”鳳雪児面向雲澈,輕輕的道:“雪児……認輸。”

    鳳凰神宗的人全部瞠目,面面相覷。如果這些話,是由其他鳳凰弟子說出,縱然這個人是鳳熙洛,也會被視爲大逆不道,連鳳橫空都足以氣的當場暴走,但說這些話的人,卻是雪公主,他們別說有人露出憤怒,就連出口反斥的人都沒有。

    但,她的話雖然是在反質問鳳凰神宗,但又何嘗不是在以自己的方式,真正維護着鳳凰神宗今天被雲澈徹底踐踏的尊嚴。她之前那幾息的玄力釋放,向世人震撼無比的證明鳳凰神宗年輕一輩巔峯實力的強大,她質問的話語,也同樣是在以神凰公主的身份,去努力維持着一個霸主國的公正和氣度,讓這場排位戰之後,天玄可以少幾分對鳳凰神宗的恥笑和嘲諷。

    全場一片安靜,隨後,零碎的掌聲響起,然後便如燎原火花,快速的蔓延至全場的每一個角落,拍掌聲、歡呼聲宛若雷霆般熱烈震耳——其熱烈程度,超過了之前的所有。

    而這其中,也包含着幾乎所有的神凰玄者。雖然,他們是神凰國民,而雪公主違逆了神凰帝皇的意願,用自己嬌柔的語言反質問着神凰帝國的作爲,當着天下人之面,主動向蒼風雲澈認輸……但他們沒有一個人覺得憤怒和恥辱,反而有一種直滲心魂的折服,甚至驕傲!

    所有在場的人,都在今天重新認識了傳說中的雪公主。他們沒有能幸運的看到雪公主的真顏,但卻看到了她舉世無雙的天資,和冰雪一般純淨無暇的心靈。

    “真是讓人無法不讚嘆。”古蒼感嘆着道:“整個天玄唯一的神靈之軀,卻又有着冰晶琉璃一般的心靈。不知這會是她的幸運……還是不幸。”

    耳邊的呼喊聲經久不息,聲浪幾乎穿透了蒼穹。雲澈和鳳雪児相對,終於,還是雲澈開口:“雪児,對不起……我騙了你那麼多,你應該對我……很失望吧。”

    輕輕的,鳳雪児搖了搖頭:“我怎麼會怪雲哥哥呢……其實,我也有一件事,欺騙了雲哥哥。”

    “你……騙了我?”雲澈一怔。

    “嗯……”鳳雪児輕點螓首:“其實,我在很早的時候,就知道雲哥哥並不是鳳凰神宗的人,也就知道了雲哥哥的名字並不是真實,從鳳絕崖上掉下來,也並不是雲哥哥說的那個原因。”

    雲澈的眼神動盪了一下:“是……什麼時候。”

    “在我教給雲哥哥總訣的時候。”鳳雪児回答:“那時,雲哥哥在修煉總訣時,眉心現出了金色的鳳凰印記。那時候,我就知道了。因爲金色的鳳凰印記,只有最純淨的鳳血賜予纔有可能出現。而且,連父皇他們也不知道的是,要出現黃金鳳印,純淨鳳血只是其中一個必要因素,還必須被賜予鳳凰源力和鳳凰神魂。”

    雲澈:“……”

    “所以,我那時候就知道,雲哥哥並不是鳳凰神宗的人,而是另一個鳳神大人的傳承者。而且被賜予的,還是鳳神大人終生只可有一次的鳳魂與源力傳承……就和我身上的一樣。或許,我會那麼願意相信和親近雲哥哥,鳳魂與源力的吸引,也是原因之一哦。”

    “那你爲什麼,還願意讓我留在那裏療傷,而且……還要繼續教我鳳凰頌世典。”雲澈的心緒變得紊亂,他一直在爲欺騙鳳雪児而內疚,但他絕沒有想到,原來鳳雪児早已知曉一切,卻也始終沒有拆穿他。

    “因爲我知道,雲哥哥對我的隱瞞和欺騙,並不是故意。我更感覺的到,雲哥哥對我的好是真真切切的。能被鳳神大人給予唯一的傳承,也證明雲哥哥絕對不會是一個壞人。所以,雲哥哥想要學鳳凰頌世典,我當然願意,而且好開心的教給雲哥哥。雲哥哥是鳳凰血脈的繼承者,鳳凰頌世典本就是雲哥哥應該擁有的。”

    “雲哥哥對我有欺騙,我對雲哥哥也一直隱瞞……所以,我們之間,是扯平了,對嗎?”

    鳳玉琉璃輕輕晃動,雖然雲澈看不到她的面容,但可以感覺的到她在柔柔的笑。

    場中的呼聲終於開始落下,鳳雪児純淨的眸光注視着雲澈的眼睛,很輕,又很堅定的道:“雲哥哥對我的好,我會永遠記得。我會一直記得雲哥哥對我的承諾,更會記得我對雲哥哥說過的話……我鳳雪児,永遠都不會做傷害雲哥哥的事。”

    呼喊聲完全落下,鳳雪児也已轉過身去,在雲澈,和所有人的視線注視下,回到了鳳橫空的身邊。

    “父皇,對不起,雪児讓你失望了。”鳳雪児站在鳳橫空身前,輕輕的道。

    鳳橫空搖了搖頭,悵然一嘆,神情間沒有半分的責怪,反而是一臉的心疼:“怎麼會。今天的很多事,的確是父皇做錯了,應該是父皇讓雪児失望了纔對……雪児的一些話,也是讓父皇如被醍醐灌頂……”

    鳳橫空目光轉過,看向臺上的雲澈,胸口微微起伏,然後皺起眉頭,親自宣佈道:“雲澈,這屆排位戰的最終戰,我神凰帝國已是敗給了你們蒼風,而且敗的心服口服!鳳凰血脈一事,也的確是我們的誤解,朕以神凰帝國的身份承諾,今日之後,再也不會因血脈之事而針對於你。我們既然同屬鳳凰一脈,你若願意加入鳳凰神宗,朕也是萬分歡迎!”

    “現在,由朕宣佈,第三十九七國排位戰最終勝者……蒼風國!依照承諾,本屆排位排位第一的蒼風國,和排位第三的黑煞國,可在明日選擇三人,隨同我鳳凰神宗共同探索太古玄舟!”

    譁——

    整個賽場頓時歡呼一片,這並不是僅僅來自蒼風國的歡呼,而且來自所有六國的呼聲。

    因太古玄舟一事,這屆排位戰的賽場,被壓縮到了史無前例的一天。而這屆排位戰的起伏、轉折、震撼、結果,更是史無前例!最弱的蒼風,擊敗了最強的神凰,而且還是以一人之力,完敗對方十人!

    另一個鳳凰傳承者的出現……地玄戰王玄的神話……十八歲的霸皇……十六的半步帝君……這屆排位戰的一切,都將註定轟動天玄,載入史冊。

    尤其是雲澈這個名字,這個註定是天玄大陸未來主角的名字,也將在今日之後,傳遍天下。

    隨着鳳橫空親口宣佈最後的結果,這屆排位戰至此,也算是完全的結束了。夏元霸快速衝了上去,將雲澈拉到了古蒼真人身邊,直激動的語無倫次。觀衆席上,各國玄者也在鳳凰弟子的引動之下,開始有序的退場。

    凌傑的心潮依然劇烈的起伏着,無法平息,他攥着雙手,一臉潮紅,無比激動的道:“我的決定實在是太太太太英明瞭!啊啊啊啊……我大哥他沒有和我一起來,簡直是他這輩子最大的損失!”

    “嗯,這話我完全認同。”花洺海點頭。他的腳步即將踏出賽場時,目光忽然迴轉了一下,直直了落在了另一個方向……夜星寒的身上。那一剎那,一抹徹骨的恨光在眼瞳深處一閃而過。

    “父母之仇,亡族之恨……就算是要粉身碎骨……我也總有一天……要你日月神宮血債血償。”

    花洺海咬着牙,在心中默唸着早已深深刻在他靈魂中的血誓。

    之前,他的妻子如小雅身染來自日月神宮的寒毒,他所有的精力,都集中在拼命爲如小雅續命上。現在,如小雅的寒毒已解,身體以很快的速度康復痊癒着……今天,又親眼見到了日月神宮的人,心中一直被壓抑的恨火,就如沉寂已久的火山般徹底爆發。

    夜星寒正懶洋洋的起身,忽然,一剎那異樣的冰冷感從背後傳來,他瞬間回首,冰寒的目光掃向了後方,但卻並沒有發現什麼。他收回目光,眼睛眯起,看向了鳳凰神宗的坐席,目光與一個人短暫碰觸後,兩人的臉上,同時露出了意味深長的淡笑。

    ——————————————————

    【明天開始,便是太古玄舟的情節了……也是邪神的第一個大轉折!成就邪神的第一步!】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