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鳳雪児的玄力氣息很是輕柔平和,毫無攻擊性和壓迫感,但在場的所有人卻都感覺到了一種溫和,卻又全然無法抗拒的窒息。

    雲澈距離鳳雪児最近,感覺的也最為真切,他看著鳳雪児,內心充斥著深深的震驚和難以置信,還有一種無法形容的虛幻感。

    之前夏元霸到來,他身上的霸皇氣息雲澈便感覺的極為清晰震撼。但,鳳雪児的氣息雖然絲毫沒有夏元霸的強橫霸道,但是,帶給雲澈的感覺,竟是比夏元霸還要浩瀚、飄渺的太多太多……

    就如平靜的汪洋,和滔天巨浪的區別!

    夏元霸忽然變得恐怖絕倫的實力讓雲澈驚訝和難以相信,但不至於讓雲澈震驚到失色,他確信只要給自己的足夠的時間,他也可以達到那樣的境界。但鳳雪児的氣息……帶給雲澈的感覺,竟像是……根本不屬於這個世界的龐大力量!是一個目前他所在的層次,根本無法去觸及和追及的世界。

    救了自己,教自己鳳凰頌世典……如天使般美麗,精靈般無暇,喜歡純凈的雪,有著最純美笑顏,最空靈仙音,叫著他「雲哥哥」,與他小指相扣,親昵偎依,為他在雪中起舞的雪児……

    她竟然……處在這種他連仰望都不能……如神話、夢幻一般的境界……

    他確信,這些感覺,都不是錯覺,因為他的視線,正對著四大聖地的坐席……他無比清晰的看到了四聖地的人臉上那劇烈無比的表情變化……比夏元霸這個十八歲的霸皇出現時更要劇烈太多倍的表情變化。

    他也終於開始明白,為什麼雪公主在鳳凰神宗的地位竟是那麼的尊崇和特殊……在坐席上,竟是和鳳橫空平起平坐,連太子都要在次席。也明白了鳳橫空對鳳雪児的保護為什麼會到了那樣一種極致……

    「師父,她的實力……究竟是什麼層次?」

    從鳳雪児的身上,夏元霸同樣感覺到了一種無法言喻的壓抑感,以他目前的玄力境界,在鳳雪児釋放出玄力氣息后,卻依然無法探知到對方的層次。看著古蒼真人那一臉的驚色,夏元霸忍不住問道。

    古蒼真人收斂表情,長長的喘息一聲,才將心境平靜下來,道:「她,就是在來這裡的路上,為師和你提過的神凰帝國雪公主……鳳雪児。她今年只有十六歲,玄力……竟是……半步……君玄!」

    「!!!!」夏元霸整個人瞬間獃滯,半天說不出一句話來。如今的他已經不是當年那個對層次概念模糊不清的夏元霸,他無比清楚,十六歲的半步君玄是個何其恐怖的概念!!

    「看來,那個傳聞是真的……」古蒼真人用極低的聲音,自言自語了一句夏元霸沒有聽懂的話。

    「看來,那個傳聞是真的。」幾乎是同一時間,凌坤目光斜向夜星寒,說了一句一模一樣的話。

    「當然是真的!」夜星寒已是激動和興奮的全身發抖,目光釋放著前所未有的灼熱:「這個消息,可是『那個人』告訴我的,怎麼可能會有假。而且『那個人』,會馬上幫我得到這個最完美的女人……最完美的爐鼎!如果可以同時得到她和凌長老口中的『九玄玲瓏體』,我可毫不猶豫的扔掉其他所有的女人!!」

    夜星寒的樣子,興奮到了幾乎要癲狂,說到「那個人」時,他的目光瞬時掃過了場中一個赤紅色的身影。

    「呵呵呵呵,我凌坤的目光,從來都不會錯。相信用不了多久,少宮主就可成為這天玄第一強者,無人可比肩的蓋世帝君……先恭喜少宮主了。」凌坤眯眼笑著道。

    除了身為帝君的古蒼,經常接觸帝君的聖地三人,還有鳳凰神宗中知道鳳雪児秘密的人,全場沒有一個人能探知到鳳雪児的玄力層次,但卻足以感覺到那是一個何其恐怖,宛若天闕般的層面。相比之下,就在她對面的雲澈,他的氣息,簡直弱小的等同不存在一般。

    雪公主聞名天下,是因為她是鳳凰神宗的唯一公主,更是因為她「天玄第一美女」的絕世容顏。誰也沒有想到,她的玄力竟是恐怖到了如此的程度。而縱然現場親眼所見,親身感受,他們依舊久久獃滯,無法回神,更無法相信。

    而這時,鳳雪児身上的鳳凰火焰忽然熄滅了下來,眉心間的那縷金色,也隨之消失不見。

    雲澈愣愣的看著她……他很想能注視著她的眼睛,想要知道她對他的目光,是否還願意那麼溫柔、信賴和親近……還是充滿了怒怨、失望、傷心……

    鳳雪児在這時忽然輕盈的轉身,向鳳橫空道:「父皇,雪児忽然有一個疑惑,可以請父皇解答嗎?」

    鳳橫空一愣,然後緩緩點頭:「雪児,你說。」

    鳳雪児頷首,輕聲道:「父皇曾經和雪児提到過七國排位戰的規則,如果雪児沒有記錯的話,排位戰上,一國應該最多只可出戰十個人,我們神凰國的十個參戰者……十四皇兄,還有飛白師兄他們,都已經在雲……澈的手上落敗,也就意味著,我們神凰國,已經輸給了蒼風國。那麼,為什麼不馬上宣布蒼風國已經勝利,父皇又為什麼還要雪児來到這裡呢?」

    全場安靜無聲。鳳橫空此舉的目的,每個人都心知肚明。這已和排位戰無關,他要鳳雪児上場,就是要在血脈上慘敗、排位戰上慘敗之後,通過鳳雪児展露驚人的實力,來挽回鳳凰神宗實力、顏面、血脈上的尊嚴。

    否則,整個天玄大陸,都將在今天之後,知道鳳凰神宗的鳳凰血脈,被另一橫空出世的鳳凰血脈給完敗。到時,不僅僅是六國,怕是連神凰帝國的國民,都將逐漸產生越來越深的質疑。

    而鳳雪児也做到了,她剛才那短短几息的玄力氣息展露,就連聖地的人都徹底驚到,就更不要說七國的人。

    所以,鳳雪児貌似問了一個很傻的問題,但這個問題,卻偏偏又有些難以回答。因為其根本,也不過是鳳凰神宗在慘敗之後,而利用雪公主不甘心的想要撈回顏面而已……甚至不惜,或者說不得不將保護、隱藏多年的底牌暴露在天下人眼前。

    鳳橫空一時之間沒有開口,鳳熙銘連忙站了起來,出聲道:「雪児,原因其實很簡單的,你現在需要做的,就是輕輕抬手把雲澈擊倒,至於原因,晚些時候父皇會和你說的。雖然排位戰已經結束,而且結果上,的確是我們敗給了雲澈,但是,我們必須向世人證明,雖然我們敗了,但僅僅是因為我們沒有派出最強者,無論是實力,還是血脈,我們鳳凰神宗都無人可及。」

    鳳雪児緩緩的搖頭,然後輕輕的道:「如果……是這樣的話……雪児願意直接認輸。」

    鳳雪児的話,讓雲澈動容,讓鳳凰神宗的所有人都一臉驚詫。鳳非煙馬上道:「雪児,這件事,並不是你想的那麼簡單,這事關我們整個神凰帝國的榮譽和尊嚴。」

    鳳雪児聲音輕輕的道:「在雪児的世界里,雪児完全無法明白,為什麼這樣的事,會和神凰國的榮譽與尊嚴有關?難道,榮譽,就必須是勝敗中的勝?尊嚴,就必須是強弱中的強嗎?」

    「為什麼,雲澈他明明贏了十四皇兄,一對一的公平對戰,十四皇兄敗了,本約定不再出戰的九位師兄,卻又聯手上場,而且一上來,是足以致命的攻擊……雲澈又明明贏了飛白師兄他們,為什麼卻不肯宣布他已經勝了,反而要我……一個明明不應該參與到排位戰的人上場……」

    「他身上的鳳凰血脈,明明不是來自我們一脈,為什麼卻又要那麼堅持的否認呢?」

    誰也沒有想到,平時溫婉如水的鳳雪児,竟然會忽然說出這樣的話語……似疑問,似不解,又似質問。

    鳳熙銘張了張口,有些勉強的道:「雪児,皇兄知道你心性最善良,可能會覺得我們做的過分。但是,但是……有些事情,真的不是你想的那麼簡單……再說,他的血脈,也並不能完全認定就不是出自我們鳳凰神宗,只是稍微有那麼一些可能而已……」

    「不,皇兄說錯了。」鳳雪児輕輕搖頭:「雪児可以證明,他的血脈,的確不是來自我們一宗。」

    全場頓時驚疑聲一片,而鳳雪児已轉過身去,伸出手來,掌心朝向著雲澈的額頭,隨著她掌心一抹火焰的閃動,雲澈的眉心部位,一點金色頓時耀起,然後快速的描繪成一個黃黃色的火焰狀。

    雲澈:「……」

    「黃……黃金鳳印!」鳳橫空等人驚聲而起,一臉震驚的看著雲澈眉心處的金色鳳凰印記。

    「雪児的身上,有著鳳神直接賜予的鳳血和力量,所以,他身上的鳳凰血脈是否來自鳳神一系,雪児一下子就可以辨別出來。」鳳雪児緩緩的道:「鳳神也說過,金色的鳳凰印記,只會出現在繼承最純凈鳳凰之血的人身上。他的鳳凰印記是金色,證明他體內的鳳凰血脈,是最直接的鳳血賜予,而不是血脈傳承。」

    鳳熙銘盯著雲澈額頭上的金色印記,愣了好一會兒:「雪児,這個……這個……」

    鳳雪児面向鳳凰神宗的坐席,聲音宛若悠云:「雪児知道,雪児違背了你們的意願,一定讓你們失望和生氣,但是好多事情,雪児真的不明白……我們神凰國被打敗,天玄,又出現了另外一個擁有鳳凰傳承的人,父皇,皇兄……這不應該是很值得開心的事嗎?為什麼,你們卻不顧一切的想要去否認這些。你們明明想要保護神凰國的榮耀和尊嚴,為什麼,卻又要那麼用力的去破壞它們。」

    鳳橫空嘴唇張開,一時間之間沒有半點言語。因為平生,這是第一次,鳳雪児一次說這麼多的話,說這樣的話……他這個自以為最了解自己女兒的父親,在這一刻直接懵住。

    「雪児喜歡著自己擁有的一切,驕傲著自己出生和生長在神凰國。在很小的時候,雪児就知道神凰國是天玄大陸最大的國家,也是實力最強大的國家……但是,為什麼,雪児今天卻一下子感覺到自己的家園好渺小……真的好渺小……」

    「七國排位戰已經有好多年,曾經的每一次,都是神凰國,這一次,我們神凰國被蒼風國打敗,蒼風國是用自己的實力打敗了神凰……雖然神凰敗了,但不代表神凰變弱,而是六國之中,終於出現了可以打敗神凰的人,這不僅僅是蒼風國的突破,也是我們全部七國玄界的突破,這難道不是值得所有玄者開心的事嗎?坦白承認失敗,向世人宣告勝者,這不才應該是一個有尊嚴的大國最應該,最正常的作為嗎?」

    「飛白師兄他們九人圍攻雲澈,一上來就是足以致命的出手,雲澈把他們擊敗時,明明可以輕易的殺死他們,但他沒有這麼做,但我們神凰,去沒有一個人致謝,反而是繼續的刁難……在氣度、氣量上,神凰,完完全全的輸給了蒼風,就連尊嚴,也被自己完全的丟掉。」

    鳳凰神宗的人嘴巴大張,沒有一個人可以說出話來。雲澈獃獃的看著鳳雪児,同樣久久無言。

    「我們鳳凰神宗的力量,是來自鳳凰傳承,沒有鳳凰的賜予,就沒有今天的鳳凰神宗,我們每一個鳳凰弟子,都應該懷有最虔誠的感恩之心……雲澈的血脈,同樣是來自鳳凰,還是鳳凰神靈最直接的傳承者,但為什麼,你們想到的,卻是要不擇手段的將其否認,還想要用殘忍的方法將其抹去,而不是把他視為血脈相親的一族,相互扶持和幫助,來共同延續和發揚鳳凰神靈的血脈與力量……這種自私,雪児看不到榮耀和尊嚴,只讓雪児陌生和害怕……」

    ————————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