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四大聖地對鳳凰神宗來說,自然是無上的貴客。因而為他們安排的住處也是奢華到了極點,讓雲澈這個住過好幾個月皇宮的蒼風駙馬也不禁暗中咋舌。

    安頓好之後,夏元霸隨便找個了理由強行把古蒼真人支開。之前眾目睽睽之下,夏元霸一腔激動難以宣洩,現在終於沒有了外人,夏元霸的情緒再度失控:「姐夫,這兩年,我一直以為你死了,我這兩年,也是過的半死不活,一想到我害死了姐夫,我……我就恨不能殺了自己……但我這條命,又是姐夫用自己命換來的,如果死了,就更對不起姐夫了,所以我又拚命的活著……就在上午,我遇到了老爹,他告訴我你還活著,我還不敢相信,沒想到……沒想到……」

    夏元霸一邊說著,已是哽咽,一雙變得威靈的虎目里盈滿了熱淚。

    雲澈可以想象的到夏元霸這兩年是怎麼過來的。他暗嘆一聲,道:「你見過夏叔叔了?」

    「嗯嗯。」夏元霸連忙點頭:「我和師父到了神凰城之後,先去的地方並不是鳳凰城,而是黑月商會。因為黑月商會那邊有師父的幾個老友,我自己也想去看看,結果在黑月商會的第一層,我竟然遇到了老爹,是他告訴我姐夫當初在天劍山莊並沒有死,在八個多月前就活著出來了,好像還……嘿嘿,和蒼月公主成婚了。呼……早知道,就不去皇極聖域了,否則也不會直到今天才知道姐夫還好好的活著。」

    「……」古蒼真人到來時,曾對鳳凰神宗的人說他的弟子偶遇故人,所以沒有到來。當時,他自然絕不會想到古蒼真人所說的弟子竟然是夏元霸,他遇到的故人,是夏元霸的老爹,也是他的岳父……夏弘義。

    命運,有時真的是這世界上最奇妙的東西。

    夏弘義也果然知道了他五個月前和蒼月成婚的事,這多少有那麼一點……咳咳。

    夏元霸所說的一句話,讓雲澈深深留心……古蒼真人去黑月商會,是去拜訪幾個老友。而能成為古蒼真人的「老友」,基本都應該是和他相近,甚至相同層面的人物!

    黑月商會的底蘊和背景,果然無比恐怖!

    「我剛到神凰城的時候,也聽到夏叔叔就在黑月商會,只是那時候感覺愧對夏叔叔,就沒有去拜訪他……明天的太古玄舟之行結束后,我們再一起去一趟黑月商會吧。」雲澈道。

    「好!」夏元霸用力點頭:「我老爹這幾年都一直很挂念你,就算到了神凰城后,也一直通過黑月商會打聽著你的所有消息。我今天和老爹聊了一天,都是關於你的事……老爹說你奇迹一樣的離開天劍山莊后,實力暴漲,毀了焚絕城的迎親,救了本來快要死掉的蒼風帝皇,然後……一個人滅掉了整個焚天門!後來連天劍山莊的太上莊主凌天逆都打敗了……現在已經是蒼風第一人,帶動整個蒼風皇室的威嚴與地位達到歷史頂峰,無人敢不從……」

    夏元霸一邊說著,兩眼灼灼放光,滿臉的崇拜,卻是全然沒有意識到,以

    (本章未完,請翻頁)他自己現在的能力,滅掉一個焚天門簡直跟玩一樣。

    不過,從夏元霸的描述,雲澈知道夏弘義這些年的確一直都在關注著他的一切。畢竟,他是他女兒的夫君。從小到大,除了爺爺和小姑媽,長輩之中,也是夏弘義對他最為關心,從未因他的玄脈殘廢而低看他,更是從未反悔過要把女兒嫁給他。

    「姐夫,你到底是怎麼從天劍山莊的封印下出來的?老爹說是那個被封鎖的妖人死了,所以封鎖直接解除,可是那個妖人都被關了一百多年都沒死,那天看到他的時候,他的樣子還那麼嚇人,根本不像是快死了的樣子……老爹說應該是那個妖人覺得姐夫沒有威脅,就沒有殺死姐夫,留著他在裡面作伴,然後姐夫在裡面努力修鍊,最後找到了殺死他的方法……是不是這個樣子……」

    夏元霸剛說完,便看到雲澈的臉色一下子變得黯然,他連忙收聲,小心的道:「呃……姐夫,是不是我說錯了什麼。」

    雲澈搖了搖頭,勉強的笑了笑:「這件事,在我過些年做完某件事後,再和你說吧。」

    夏元霸愣愣的點頭,看著雲澈的臉色,本能的感覺到事情絕對不簡單,沒有再問下去。

    「元霸,你的玄力是怎麼回事?才兩年的時間,為什麼竟然會暴漲這麼多!」雲澈盯著夏元霸問道。雖然在很早很早之前,茉莉就告訴他夏元霸的身上,有著「霸皇神脈」,不過他當然還是想聽夏元霸親自敘述原因。

    「這個……」夏元霸撓了撓頭,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其實,我也不太明白原因。」

    「兩年前,在我以為姐夫死掉之後,我就特別痛恨自己,我大哭了一場后,就決心再也不能繼續當個廢物,否則,我這條用姐夫的命換來的命,也只會再繼續拖累其他的人,所以我就想一個人去歷練……聽說神凰帝國的人最厲害,我就一邊歷練著,一邊去往神凰帝國。」

    「你一個人,是怎麼到的神凰帝國?」雲澈一臉驚訝的道。從蒼風到神凰,不僅路途遙遠之極,而且有著無數的險地和惡獸,夏元霸當時只有初玄境的玄力,一個人活著到神凰城……理論上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夏元霸道:「路上,我遇到過很多的兇猛玄獸,還有強盜團……有時候在荒山野嶺中找不到食物,快要餓昏過去時遭遇玄獸,被玄獸撕咬……但不知道為什麼,每一次我奄奄一息,自己以為自己快要死的時候,身體里就會忽然爆發出一種陌生的力量,把玄獸什麼的全部打倒,然後昏過去……醒來的時候,就會感覺自己的玄力提升一大截……」

    雲澈:「……」

    「我發現這一點之後,到了神凰城,我就拚命去挑戰那些有名的宗門,每次都會被打的半死,好幾次明明真的要死了,卻又很快的活過來,玄力又會提升一大截……」夏元霸抓了抓頭皮:「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那時候,感覺自己好像變成了一個怪物一樣……後來一次,我又被人打的奄奄一息,丟到了城外的廢墟

    (本章未完,請翻頁)中,好像昏迷了好久,在我睜開眼睛的時候,一個老爺爺……哦,就是我現在的師父站在我旁邊……他說我的玄脈是叫做霸皇神脈,要收我為徒……然後就把我帶到了皇極聖域中,再之後,我一直拚命修鍊,然後就是現在這個樣子了。」

    「霸皇神脈?皇極聖域的人也知道霸皇神脈?」雲澈訝然道。

    「對啊……額,姐夫,你也知道霸皇神脈?」夏元霸瞪大眼睛:「師父說霸皇神脈在天玄大陸的歷史上只出現過兩個人,我是第三個,只有四大聖地知道,還說千萬不要把這件事說出去,原來姐夫居然都知道!」

    雲澈沉默了一會兒,問道:「你師父有沒有說你將來會最高能達到什麼境界?」

    「這個,師父沒有說。不過師父說過,我的霸皇神脈只是初步覺醒,完全覺醒之後,可以天下無敵,甚至有可能突破這個世界的界限……嘿嘿嘿嘿,雖然師父應該不會說假話,但聽上去,讓人實在不怎麼敢相信。」夏元霸一臉不好意思的道。

    霸皇神脈……天下無敵……突破這個世界的界限!?

    雲澈的眉頭猛的一跳。

    夏傾月的九玄玲瓏體和冰雪琉璃心……夏元霸的霸皇神脈……

    這對姐弟的體質和天賦……究竟是怎麼回事!!

    雲澈的腦中在這時竟閃過一個匪夷所思的念想……夏元霸和夏傾月,他們好像都不應該是屬於這個世界的人。

    「對了對了,姐夫,姐姐他現在怎麼樣?為什麼她這次沒有和姐夫一起來?」

    「你姐姐他很好,現在已經是冰雲仙宮的少宮主,位列冰雲七仙之首。我本以為她會和我一起,結果冰雲仙宮的太上宮主不允許。」

    「哦!你和蒼月公主結婚的時候,姐姐有沒有生氣……嘿嘿。」

    「……大概是有一點。」雲澈按了按鼻頭。

    ………………

    雲澈並不知道,在他和夏元霸分開后的這兩年多,夏元霸從來沒有笑過,縱然是加入了以前做夢都不敢想的皇極聖域,也沒有一絲的喜悅和笑顏,除了拚命的讓自己變強,每日都如行屍走肉,身體和靈魂之中只有對自己的怨恨,和對力量瘋狂的渴望。

    而一個傍晚,他幾乎把這兩年的笑全部補了回來。

    兩人一直說到夜幕降下。然後一起走出庭院,準備在鳳凰城中逛逛,剛出門沒多久,便在一顆開滿鳳凰花的鳳凰樹下,看到一個讓人無法不注意到的身影。

    一個男人的身姿如果足夠養眼,一般是用「飄逸出塵」、「俊逸無雙」、「丰神如玉」來形容,而這個男人的身姿,讓人想到的卻是……美!

    還有妖嬈!!

    他正站在鳳凰樹下,比女人還纖白的手指正捏著一枚嬌艷如火的鳳凰火,潔白如雪的白衣上零星的沾著幾朵鳳凰花的花瓣,美的簡直妖艷無雙。

    (本章完)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