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鳳雪児的確沒有受傷,但全身玄力都無法調動,虛弱的幾乎無法站立,就像是所有的力量被牢牢的封印住一樣。雲澈稍稍放心一點,猛的轉頭,怒視鳳非煙:「鳳非煙……你瘋了嗎!」

    「呵呵呵,雪児,我這麼做,也是為了你好。」鳳非煙一臉人畜無害的笑:「夜少宮主可是未來的聖地之主,你若能嫁給他,那可是這世上最完美的歸宿,但我知道,你的父皇是一定不會同意這件事,所以我不得不稍微施點手段,待你在這太古玄舟之中完全成為了夜少宮主的人,讓夜少宮主與你共享鳳神之體,你父皇他就算是不想答應,也得答應了。」

    雲澈猛一咬牙,雙拳暗暗攥起。任誰都不會想到,鳳凰神宗的大長老,同輩之中地位、聲[望僅次於鳳橫空的宗門核心人物,甚至是鳳橫空和鳳雪児最為信任的人,竟然是一直包藏禍心!而眼下的局勢,也讓他內心不斷沉下……鳳雪児的玄力似乎被什麼強橫的力量完全封鎖,而自己和夏元霸,絕不可能是夜星寒和鳳非煙的對手,尤其是自己,在真正的霸皇面前,他的力量根本毫無威脅可言。

    夜星寒想要霸佔鳳雪児,而自己和夏元霸,也極有可能會被殺人滅口!

    鳳雪児神情悲傷,眸光迷濛的如同身在夢境之中:「鳳神大人逝去的事,只有我……父皇……爺爺……太爺爺……還有你知道,是你……是你……」

    「沒錯,就是我告訴了夜少宮主。」鳳非煙直接承認:「而且不僅僅是日月神宮,其他三聖地應該也早都得到了消息。你那無用的父皇在鳳神離世之後,想到的只有怎麼把這件事無限的隱瞞下去,卻從不真正的去想沒有了鳳神庇佑的鳳凰神宗該尋找怎樣的出路,紙,可是永遠包不住火的。而有日月神宮,還是未來宮主的相助,才能保我鳳凰神宗萬年之安,才是我鳳凰神宗未來最好的出路!」

    雲澈一聲冷笑:「鳳凰神宗的出路?你分明是在給自己找出路而已!還不惜為此出賣整個鳳凰神宗!簡直卑鄙無恥到極點!」

    被雲澈一陣喝罵,鳳非煙也不生氣,反而大笑起來:「哈哈哈哈,人不為己,天誅地滅,沒有了鳳神,鳳凰神宗勢必會快速衰弱,搞不好還會成為四大聖地的附庸,永遠也別想再恢復往日的強盛。而只要我忠心效忠夜少宮主,嘿,相信夜少宮主感覺到我的忠心,定然不會虧待於我。」

    「那是自然,本少,最喜歡的就是大長老這種聰明的人。」夜星寒說話的時候,雙目緊緊盯著鳳雪児的仙顏,他御女無數,卻是到今天才知道,原來女人可以美到如此的程度。他甚至感覺到自己這一輩子所染指過的無數女子,姿容加起來,也比不上她的一絲仙韻。

    他雙手伸出,十指不斷的抓握,已是迫不及待,恨不能馬上將這個根本不應該屬於人間的女孩完全佔為己有。

    鳳雪児的胸口劇烈起伏,她這一生極少接觸外面的世界,是在最極致的保護下長大,從來不會知道原來世界可以如此的險惡。她閉上了眼睛,傷心的低吟著:「為什麼會是這樣……這不是真的……雲哥哥……這不是真的……」

    「那個小子……你似乎是叫……雲澈?」夜星寒盯住抱著鳳雪児的雲澈,目中投射出森然的殺意:「馬上把本少的雪児放開,然後滾遠一點,本少還可以考慮留你個全屍。我的雪児的玉體,豈是你這等廢物配碰觸的!」

    雲澈抱著鳳雪児站了起來,眼眸之中同樣是冰冷無比的殺機。這件事,原本與他和夏元霸毫無關係,但因為他們也在現場,那麼就註定脫不了干係!夜星寒和鳳非煙的話完全沒有避諱他和夏元霸,分明是已將他們兩個視為死人!

    「雲哥哥……」他懷中的鳳雪児輕輕的出聲:「我中了封凰禁陣……這是宗中廢除犯下大惡的弟子所有玄力所用的禁忌玄陣……我有鳳神力量的保護,但接下來十二個時辰,也會變得毫無力量……我不想……被那個惡人……所以……雲哥哥……請你……殺了我……好嗎……」

    雲澈的心臟猛的一緊,他看到鳳雪児的一雙美眸已是一片昏暗,曾經漣漪的光彩,如今只剩下悲傷和絕望。他重重喘息一口氣,把鳳雪児更加用力的抱緊,輕輕的道:「雪児,不要害怕,除非我死……否則,我不會讓任何傷害到你!」

    鳳雪児的眼眸恢復了幾分神采,她脈脈看著雲澈的眼睛,音若飄云:「雲哥哥……」

    「找死!」見雲澈非但沒把鳳雪児放下,反而抱的更緊,夜星寒頓時勃然大怒……讓他產生畢生最大**的鳳雪児,他連衣角都還沒碰到過一次,居然被這個他眼中的廢物抱在懷裡!他手臂一晃,右手之中已多了一把寒光閃閃的玉扇。

    這把玉扇是夜星寒的貼身之物,它絕不僅僅是一把扇子那麼簡單。在這把玉扇出現在夜星寒手中的那一刻,就連他身側的鳳非煙目光都顫動了一下……此扇名為「日月劫」,是由承受了萬年以上日月之輝的梵天玉為主體鑄造而成,是整個天玄大陸僅有的十件霸玄器之一。憑藉這把「日月劫」,夜星寒的實力至少提升三個等級,縱然是霸玄境八級的鳳非煙,他都有一戰之力!

    日月劫寒光微閃,隨著夜星寒手腕的甩動,一道月牙狀的玄光驟閃而出,直射雲澈的喉嚨,玄光所到之處,空間被粗暴的切開,帶起刺耳無比的空間撕裂聲。

    夏元霸高大的身影猛的一晃,擋在了雲澈的面前,磐石般的拳頭怒然轟出……一聲巨響,可怕的殘月玄光當空炸開,而夏元霸的手背上也崩出一道一寸長的血痕。夏元霸陰沉著臉,咬牙沉聲道:「姐夫,快走……快走!!」

    「元霸……」

    「快走!!!!」

    夏元霸的一聲暴吼,震的雲澈全身一顫,雙手也猛然攥緊。眼前的局勢,夏元霸已經看清,雲澈更是看的清清楚楚……看著夏元霸的背影和他身上那股決絕的氣息,他沒有再矯情,咬緊牙,艱難的轉過身去:「元霸,不要死……記得你身上的傳送玉石……千萬不要死!」

    以雲澈現在的實力,在鳳非煙和夜星寒面前根本不夠看,留下來毫無作用,唯有死路一條,而讓夏元霸抵擋,帶著鳳雪児全力逃離,他和鳳雪児,或許還有那麼一絲絲逃出劫難的希望……但是夏元霸,卻是徹底置身在了致命的危險之中。

    雲澈說完,猛的咬了一下舌尖,將目光從夏元霸身上移開,帶著鳳雪児向東方狂奔而去,他沒有回頭,但指縫之間,卻是溢出道道的血流。

    「想走?」鳳非煙一聲冷笑,剛要追及,夜星寒卻忽然抬手,笑眯眯的道:「他們走了,不是更好么。」

    鳳非煙一愣:「少宮主的意思是?」

    「就憑雲澈那個廢物,能逃得出我們的手掌心?」夜星寒不屑而笑:「倒是他帶著我的雪児跑的遠遠的,我們就可以好好的,送這個古蒼的弟子上路。他畢竟也是個中期霸皇,要殺了他,可是要不小的動靜,我的雪児現在玄力被封,一點保護自己的能力都沒有,要是不小心被波及到,哪怕是傷到了一根頭髮,本少也是心疼的很啊。」

    鳳非煙緩緩點頭:「原來如此,還是少宮主想的周全……不過,這個夏元霸畢竟是古蒼的弟子,真的沒有問題嗎?」

    「這艘太古玄舟是多麼完美的殺人之地,無論誰死在這裡,都將不會有任何的後患。知道這件事的,只有你、我、雪児還有馬上就會成為死人的雲澈。而我完美的雪児,馬上就即將倒在我的胯下,而只要是我的女人,就會被我的玄功種下永遠不會消失的玄印,一切的行動、言語、意志,都將聽從於我的意願,永遠不可能把這件事吐露給任何人……大長老,可還有疑慮嗎?」

    「當然沒有。」鳳非煙陰測測的笑了起來:「那就要勞煩少宮主與我聯手了,我一個人的話,敗他輕而易舉,但要殺他可就有些難了,若是不小心被他遁走,可就有點麻煩了。」

    聽鳳非煙和夜星寒在那你一言我一語,夏元霸沒有說話,也沒有動作,唯有全身的肌肉高高的鼓起,玄力在身體內部和身體表面瘋狂的涌動著。聽到兩人沒有準備分散去追雲澈,而是選擇聯手,以保證能置他於死地,他反而心中一喜……因為這樣一來,起碼他能一次拖住兩個人,為雲澈爭取一點點逃生的時間和機會!

    咔咔咔咔……

    夏元霸的關節傳來爆豆般的聲音,血管高高鼓起,幾欲爆裂,雙目死死的盯著坦然自若,基本將他視為死人的夜星寒和鳳非煙……

    姐夫,我終於有了保護你的能力和機會,這次,賭上我的性命,無論如何……我都不會讓任何人傷害你!

    「送他上路吧。」夜星寒玉扇一晃,數十道殘月玄光直飛夏元霸的要害。

    「死吧!」鳳非煙張狂的大喝一聲,全身火焰升騰,漫天火海瞬間遮天蔽日,從天而落,瞬間將夏元霸的身影完全的吞沒……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