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完整的鳳翼天穹不但威力巨大,而且帶有遠超以往的衝擊力。月姬媚姬雖然都有着極強的反應力和玄力防禦,但這在來自鳳凰真神的強大玄技前依然被瞬間轟飛,落地時全部失衡,身上也被染上了熾熱無比的鳳凰火焰。

    雲澈身影一晃,抱着鳳雪児瞬間出現在了月姬的身側,一劍砸下。

    砰!!

    月姬匆忙撐起的玄力防禦被堪堪轟碎,她借力一個翻轉,遠遠的遁開,而一道冰冷刺骨的殺氣也從雲澈的後方襲來,直刺要害,雲澈迅疾回身一劍……連環的氣爆聲響起,三個人遠遠的分開,周圍空間的氣流變得混亂不堪,充斥着灼熱狂躁的氣息。

    雲澈暗暗呼了一口氣,若剛纔是雙手握劍,他有絕對的把握在剛纔的奇襲之下將月姬一劍創傷,但一隻手駕馭重劍,不但會威力大跌,就連攻擊和反擊的速度也是大打折扣,同時對體力和時間,也是相當大的消耗。

    剛纔的鳳翼天穹衝擊和鳳炎的灼燒之下,月姬和媚姬兩人本就暴露的短衣短裙都是變得破損不堪,難以蔽體。她們眼神中除了殺意,開始帶上了更多的慎重和警惕,她們本以爲兩人合擊,完全能夠輕易壓制雲澈,沒想到才一交手,雲澈驚人的一轟一瞬,卻是險些讓她們吃大虧。

    兩人對視一眼,然後做了同一個動作。

    嘶啦!!

    破損不堪的上衣和下衣被月姬和媚姬全部伸手撕了下來,兩具豐腴妖嬈雪白身體一絲不掛的展現在了雲澈的眼前,她們的眼神、神情中的冰寒與殺氣快速的褪去,取而代之的,是足以讓一個正常男人瞬間心酔神迷的媚惑之姿。

    她們兩人的舉動讓雲澈微微一愣,正以警惕和擔憂的目光看着月姬媚姬的鳳雪児“啊”的驚呼一聲,下意識的輕吟道:“雲哥哥……不許看……不許看……”

    “她們又沒雪児好看,我才懶得看!”雲澈馬上回應道,不過兩隻眼睛卻是牢牢的盯着兩人的身體,尤其是那兩對不斷上下起伏的巨大雪峯……嗎的!不看白不看!不過話一說完,他才忽然意識到……自己的話好像有點歧義。

    “雲哥哥又沒看過我不穿衣服的樣子,怎麼會知道……嗚……雲哥哥……你原來好壞!”鳳雪児的臉頰一下子紅了起來。

    “我……我不是那個意思……”

    “嗚……”

    裸.身的月姬和媚姬緩緩向雲澈走近,原本冷漠的臉上,此時卻是媚惑之極的笑,彷彿是在暗示着雲澈可以隨意享用她們的身體,而這時,雲澈的眼神微微一蕩,大腦也出現了輕微的眩暈,就連身體裏血流的速度都明顯加速。

    雲澈精神一凝,瞬間警覺……

    媚功!?

    而且居然不惜自脫衣服來配合媚功,這兩個女人還真是拼啊。

    不過可惜……用錯了對象!

    雲澈保持不動,眼神變得越來越渾濁,渾濁之中帶上了越來越重的癡迷,任由月姬媚姬步步逼近,直到她們近到十步之外時,雲澈忽然低低的發出聲音:“雪児,閉上眼睛……”

    雲澈的雙目之中,忽然綻放起一抹蒼藍色的奇光,他的身後,一道蒼藍色的龍之影像閃現,伴隨着一聲威嚴霸道的龍之咆哮從天際而至,聲震寰宇,雲澈頭頂三尺之處,忽然張開了一雙如天空般深邃,如星辰般灼眼的蒼藍之目。

    月姬媚姬的身體猛的一顫,兩張面孔上的媚惑與媚笑瞬間僵硬,隨之瞬間化作了強烈無比的驚恐,瞳孔開始了急劇的收縮,全身如篩子般劇烈顫抖起來。

    以月姬和媚姬強大的玄力,在龍魂領域下,本不至於如此不堪,就算被震懾的七分恐懼,也或許會留上三分清明,但她們卻作死的對雲澈施展媚攻……媚攻是一種精神攻擊,而龍魂領域,同樣是一種精神攻擊領域,但區區媚功,豈能和龍魂領域的層面相比,在龍魂領域的巨大震懾之下,她們的媚功直接反噬,讓她們的精神防禦也跟着完全崩潰,從而完完全全的陷入龍神威壓之中,心魂之中全是恐懼,再無半點清明與反抗。

    雲澈猛然衝上,龍闕毫不留情的刺向月姬的喉嚨,粗鈍的劍尖幾乎是輕而易舉的刺入了玄力防禦至少下降九成的月姬的身體,將她的喉嚨完全貫穿,然後劍身一撤一甩,一道鳳凰火焰呼嘯飛出,帶着灼熱氣浪轟擊在媚姬的心口,然後從其後背傳出……在她胸口部位轟出了一個腦袋大小的透明窟窿。

    龍魂領域僅僅持續了兩息,便已被雲澈快速收起……因爲龍魂領域每多持續一息,對他而言都是巨大的精神損耗。但短短兩息對雲澈而言已是完全足夠,在龍魂領域消失的那一剎那,月姬媚姬的身體也隨之倒下,身下很快積起大灘的鮮血。

    如果說這之前還能有那麼些許迴轉餘地的話,那麼殺了夜星寒的兩個女人……還是他看上去頗爲寵愛的兩個女人,他和夜星寒,也便成爲了不死不休的死敵。而夜星寒目前的身份是日月神宮的少宮主,還是公認的未來聖地之主,他算是徹底和整個日月神宮淪爲了死敵。

    纔剛剛從和鳳凰神宗的恩怨中取得輿論上的優勢,又特麼的攤上了個日月神宮!!

    這草淡的人生!!

    而和鳳凰神宗恩怨,他可以抗爭的無比強硬,甚至取得了相對的主動,就算之後被鳳凰神宗持續暗中追殺,他也毫不畏懼,而且甚至已經想好了各種應對和反擊的方法……但,惹上一個日月神宮……

    那可絕對不是鬧着玩的!!

    何況夜星寒的性格陰毒狡詐,而且全身散發着一種極度危險的氣息……絕對是個不擇手段的可怕貨色!

    鳳雪児的螓首被雲澈護在胸前,不讓她看到鮮血淋淋的畫面,但從周圍的動靜上,她可以感覺到月姬媚姬已經死亡。她睜開美眸,貼着他胸脯的臉頰感受着他有些狂亂的心跳,輕輕的道:“雲哥哥……是我……拖累了你……”

    “我說過,不關你的事。”雲澈收斂氣息道:“事情到了這一步,我們就更應該努力的活下去……你也不用擔心我,離開這裏之後,我大不了去皇極聖域!”

    有夏元霸的關係,他要進皇極聖域應該不會太難。皇極聖域作爲四聖地之首,日月神宮也絕不敢招惹,他在其中將是絕對安全。

    而前提,是夏元霸能活着。

    說完,雲澈重吸一口氣,但玄力提上時,他大腦猛的一陣眩暈,險些一頭栽到地上……雖然只有短短兩息的龍魂領域,但對他的精神依然造成了巨大消耗,他用力一晃頭,才勉強擺脫眩暈感,迅速向前方遁去。

    ————————————

    砰!!!

    一團鳳凰炎在夏元霸的胸口炸開,夏元霸的身體遠遠飛出,重重的砸落在地,他悶哼一聲,又再次站起,但纔剛一站起,便又猛的單膝跪倒在地,許久都無法再站起來,道道血流從他的額頭、手臂、軀體上爭相流落。

    “這小子體魄還真是不簡單,居然抗了這麼久都不死,居然還能勉強站起來。”鳳非煙嘖嘖道。

    “不過可惜,皇極聖域的核心玄功也就練了個三成火候。”夜星寒搖晃着玉扇,看向夏元霸的目光,已等同於在看一個死人:“能抗下剛纔那一下,也是他的極限了,該送他上路了,本少倒是真沒想到,我們兩個聯手,居然還浪費了這麼多時間。本少可是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寵幸我的小雪児了。”

    “嘿……死吧!”

    鳳非煙先是冷笑,然後低吼一聲,燃燒着鳳炎的拳頭猛然轟向了夏元霸的腦袋。

    夏元霸喘着粗氣,眼神渙散,全身都被汗水和血水打溼,近三分之一的身體表面都是血肉模糊。在鳳非煙和夜星寒的聯手之下,他硬生生的正面抗了近一刻鐘,這已經可以說是個讓人難以相信的奇蹟。

    死亡的氣息逼近,夏元霸擡頭,瞳孔中驟現出了鳳非煙燃燒着鳳炎的手掌,他目光頓時變得無比兇狠,大吼一聲,遍佈傷痕的身體裏再度涌起一股強橫的力量,一拳迎向了鳳非煙。

    轟!!

    火焰爆開,氣流炸裂,夏元霸一口血箭吐出,身體如斷了線的風箏一般飛了出來……夜星寒的臉上閃過一絲陰毒的冷笑,手中日月劫一揮,一道足有半丈長的玄芒飛射而出,直切夏元霸的脖頸。

    夏元霸重傷浮空,意識遊離,在死亡玄芒來臨之時,他的意志帶動他的身體,在半空中竭力的偏移了一下。

    哧!!

    來自日月劫的玄芒從他的身體縱穿而過……將他的整隻左臂從身體上平平整整的切了下來。

    砰!

    夏元霸重重落地,他的左臂,卻是落在了十幾丈之外。血流如噴泉一般從夏元霸的斷臂處噴灑,他的一張臉已是完全扭曲,全身在痛苦中劇烈的抽搐痙攣着,但口中,卻是死死不發出半點的慘叫聲。

    “嘖嘖嘖,還真是頑強,頑強的讓人可憐啊。”夜星寒笑眯眯的看着夏元霸痛苦不堪的樣子:“可惜,你的頑強在本少的眼裏,只不過是可笑的愚蠢。除了讓本少玩的更開心,讓你自己多受點苦,真是半點用都沒有。”

    失去了一隻手臂,全身重傷瀕死的夏元霸癱在地上,已是根本無法站起來,他的一雙眼瞳在重傷之下已經是嚴重渙散,連鳳非煙和夜星寒的身影都已是看不到,卻其中的兇狠和怨恨,卻是半點都沒有減少。在夜星寒說話時,他的右臂緩緩的擡起,然後做了一個夜星寒和鳳非煙完全無法理解的動作。

    噗!!

    他的右掌,重重的剁在了自己左胸最長的那道傷口上,然後猛的一劃……頓時,那道傷口被狠狠的撕開……撕裂到了能清楚看到胸骨,還有胸骨之下快速跳動的心臟,以及,連着心臟的玄脈。

    “嗯?”鳳非煙冷笑一聲:“難道是想自殺?”

    “我絕……不會……讓……你……們……傷害……姐夫!!”

    巨大的痛苦,讓夏元霸每一個字都說的無比艱難和虛弱,但每一個字,卻又帶點沒有半點折扣的兇狠和決絕,最後一個字落下時,他的右手也總算積攢了那麼一點點的力量,他拳頭擡起,將這所有的力量,都狠狠的轟向了自己的玄脈!

    砰!!

    這一拳極其之重,對已是半死的夏元霸來說,完全足以致命!重擊聲在夏元霸的心臟部位響起之時,他全身劇震,一大團鮮血從口中和拳頭之下飆出,眼神,也徹底的失去了焦距。

    而這時,一抹金黃色的光芒,卻是從夏元霸的拳頭之下閃耀而起,隨着夏元霸的拳頭在意識的離散下無力的移開,他被撕開的胸口,現出了一道完全變成耀金色的玄脈!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