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澈抱著鳳雪児,向著前方全力奔行,他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在了速度上,耳邊的風聲呼嘯而過,偶爾竄出的玄獸還未來得及生出攻擊他的意識,便已被他一竄而過。

    身後,夜星寒和鳳非煙並沒有追來,這讓雲澈小舒一口氣,但隨之心臟又驟然一緊……他們沒有追過來,分明意味是他們是要先聯手對付夏元霸,將他置於死地!

    想到這裡,雲澈的速度一下子緩了下來,但馬上,他牙齒一咬,速度再度加快,並死死的控制著自己不要回首……他縱然回去,也根本幫不了夏元霸什麼。他只能祈禱夏元霸在危難之時,能及時使用古蒼真人交給他的傳送玉石,否則,夜星寒和鳳非煙的聯手,他必死無疑。

    轟……

    大地震顫,火光蔓延,氣浪從數里之外衝擊而來,將狂奔中的雲澈沖的一個踉蹌。霸皇級別的戰鬥,所產生的毀滅力量是極其可怕的,縱然是此番名震天下的雲澈,也全然沒有參與其中的資格。

    速度已經到了極限,但云澈依然嫌不夠快,拚命催動著全身的力量。他很清楚自己逃出的距離雖然看似很遠,但在一個霸皇面前,想要追上根本就是輕而易舉的事。他現在已是無限後悔昨天晚上沒有放下顧忌,參悟花洺海專門送來的「幻光雷極」,以他的悟性,縱然只是一晚上的時間,也足以有所小成,或許可以給予此時的他巨大的助力。

    「茉莉,你的力量到底什麼時候才能恢復!!」雲澈在意識里咆哮道。當初在天池秘境,茉莉在幫他殺了木天北后,為了不讓他對她的力量產生依賴,也為了自己能安心祛除身上的劇毒,強行自封了自己的力量……她當時說這個自我封印會持續至少一年的時間。

    但現在,已經過去了兩年多的時間!

    「既然是自我封印,那當然是連我自己也無法控制,所以連我自己也不知道這個封印什麼時候會自動解開。」茉莉淡淡的道:「我當初給這個封印設下的時限為最短一年,最長五年,如今已過去兩年,它或許下一秒就會解開,也或者要到三年之後。」

    「……」雲澈有一種把茉莉拖出來狠揍一頓屁股的衝動。

    「你在擔心夏元霸?」茉莉平靜無比的道:「你擔心也沒有用,霸皇層面的戰鬥,現在的你根本沒有參與的資格。至於夏元霸,他會不會死我不知道,但是……夜星寒和鳳非煙,有一個一定會死。」

    雲澈一愣:「他們兩人有一個會死?為什麼?」

    輪玄力,夏元霸基本和夜星寒平齊,但夜星寒有一件霸玄器在身,足以完全壓制夏元霸,而鳳非煙更是比夏元霸強上小半個境界,夏元霸面對任何一個人都沒有勝的可能,更不要說兩人的聯手……怎麼可能會讓其中一個死。

    「因為,他的玄脈,可是已經初步覺醒的霸皇神脈!」茉莉的聲音,充滿著一種異樣的憐憫:「你的邪神神脈是來自邪神的不滅之血,而霸皇神脈,同樣是源自上古真神留在世間的血液……那名真神,便是為戰爭而生的『戰神』,戰神的綜合實力雖然比不上邪神,但暴怒的戰神,堪比暴走的邪神。區區凡人,敢觸動神之憤怒……後果,唯有死!!」

    雲澈:「……」

    速度,始終不是雲澈所擅長。畢竟,他的玄力只有地玄境,他之所以能以目前的玄力對戰王玄,是因為擁有邪神玄脈帶來的玄力增幅與暴走,有龍神之血和龍神之髓給予的強大體魄,有大道浮屠訣給予的**力量與防禦……但除了邪神玄脈給予的玄力增幅,其他都無法在速度上給予加強。他能達到如今的速度,主要還是平時總是駕馭著極重的重劍,從而收起重劍時身輕如鴻羽,但最極限的速度,也僅僅只相當於一個半步王玄玄者的速度。

    身後的玄力轟鳴聲越來越遙遠,但沒有半刻休止,成股的汗水從雲澈的額頭上落下,輕輕的打在鳳雪児雪白的玉顏和脖頸上,鳳雪児睜開眼睛,怔怔的看著牙齒緊咬,全身都被汗水沾濕的雲澈,輕輕的呼喚:「雲哥哥……雲哥哥……」

    「雪児,不要害怕,我們已經逃的很遠了!」雲澈看著不知通往何處的前方,用力咬牙安慰道。但他心裡無比清楚,他以現在的速度就算是再狂奔數個時辰,也根本難以脫離危險。

    「雲哥哥……把我……放下來……好嗎……」鳳雪児輕輕的道:「他們的目標……是我……放下我……雲哥哥可以去更遠更遠的地方……我……」

    「不許說這樣的話!」雲澈道:「這個世界上,只有很少的人值得我用命去救……而這些人中,一定有雪児!並不僅僅是因為雪児救過我的命,更因為……別說是我,就算是老天,也絕不忍心雪児受到傷害!」

    「可是……我……」

    「不許再說同樣的話!」雲澈低吼起來:「否則,我可要生氣了。」

    「雲哥哥……」鳳雪児依偎著雲澈的胸膛,整個身體都被緊緊的抱著,雖然身處平生從未有過的險境,全身也虛弱無力,就連召喚雪凰獸所需要的微小玄力都無法驅動,但她心靈中最多的,反而是一種無法言語的心安,這種心安的感覺,悄然驅散著所有的害怕和無助……她睜著美麗如星辰的美眸,一眨不眨的看著雲澈被汗水和赤紅色布滿的臉龐,逐漸看的痴了,一聲輕語,無意識的吟出:「雲哥哥……能遇到你……雪児真的好幸運……好開心……」

    輕柔如飄雪的聲音幾乎瞬間將雲澈緊張的心靈融化,他的腦海中,不由自主的浮現著一幅幅一生都不會忘記的畫面……墜下鳳絕崖昏迷前那如夢如幻的一瞥……在雪中起舞的鳳雪児……和雪凰獸嬉戲的鳳雪児……悄悄流口水的鳳雪児……認真教他鳳凰頌世典的鳳雪児……傾聽他講故事的鳳雪児……用崇拜目光看著他的鳳雪児……不捨得他離開的鳳雪児……在七國排位戰賽場為了他質問自己父皇的鳳雪児……

    如果要說幸運,那麼,他今生能遇到鳳雪児,並且和他有了那麼多天越來越親近的相處……他才是真正的幸運著。

    雖然,今天因為鳳雪児,他被牽連至了極度危險,很有可能致命的險境,他卻絕不後悔和鳳雪児的相遇。如果再讓他選擇一次……就算是沒有了鳳赤火,他依然會選擇讓自己墜下鳳絕崖。

    「注意你的後面。」

    雲澈把所有的玄力都集中在速度上,此時又有些分神,在茉莉低冷的警告聲下,他才忽然發覺到兩束冰冷的殺氣正從後方逼近。

    雲澈快速轉頭,赫然看到了兩個身姿妖嬈,穿著暴露的女人正貼地飛行,極速向他追來,並且離他越來越近。

    雲澈一眼就認出,這是跟在夜星寒身邊的那兩個女人……月姬和媚姬!在他回首時,兩人已追到了百丈之內。

    「這兩個人什麼實力?」雲澈快速問道。

    「都是八級王座。」茉莉聲音凝重的道:「你打一個還勉強,兩個人的話……你必須付出點代價,何況你身上還有個拖油瓶!」

    雲澈的速度就算提升到極限,也斷然不能和兩個後期王座相比,雲澈短暫思慮后,當機立斷,快速停住身體,轉過身來,眉頭緊鎖,站在原地冷冷的看著兩個逼近的女人。

    嘶!!

    短短兩息,月姬和媚姬便沖了過來,速度之快,讓周圍的空氣嘶鳴的如同被刺刀粗暴的割裂。兩人從空中落下,一左一右站在雲澈的兩側,停下時,幾乎露出大半個的巨碩酥胸劇烈的上下顫盪,帶起讓人血脈憤張的旖旎波浪。

    若是單單隻有這兩個敵人,雲澈說不定還會放緩氣息,笑眯眯的欣賞一會兒,但現在,危機在後,他眼中只有殺機……必須以最快的速度,解決掉這個兩個阻撓他和鳳雪児逃走的絆腳石。

    「雲哥哥……」兩個女人的身上的冰冷殺機讓毫無護身之力的鳳雪児全身瑟縮。

    「雪児不用怕,她們只是來送死的!」雲澈低聲安慰道,然後把鳳雪児單手抱在懷中,右手抓起了龍闕……那一剎那,龍神試煉之地的畫面在他腦中一閃而過,那時,他也是這樣一手抱著楚月嬋,一手拿著重劍……

    只是……小仙女……你究竟在哪裡……

    兩股冰冷的殺機將雲澈牢牢鎖定,雲澈的氣息也同樣將兩人鎖定……這兩個妖媚的女人穿著極少,目光冰寒,看似沒有武器,但指縫間卻是寒光閃閃,分明是夾著劇毒短刃,再加上她們之前表現出的驚人速度,她們的能力,應該是集中於暗襲和瞬殺!對付這種對手,絕不可讓她們近身!

    呼……

    一陣微風吹過,讓三人的氣息都出現了微小的搖曳,一瞬間,月姬媚姬同時竄起,掠起兩道艷紅色的殘影,兩點寒光宛若暗夜流星,一點直取雲澈喉管,一點直刺雲澈的腳踝。

    嘶啦!!

    兩人閃電般毒刃從雲澈的身上穿過,將殘影完全撕裂,而她們的周圍,四個方向赫然同時出現了四個氣息完全一致的雲澈身影,這詭異的變化讓兩女短暫一愣,而下一瞬,雲澈的真身全身火焰升騰,鳳翼張開,狂暴的鳳炎之力如海嘯般衝擊而至……

    雲澈一上來,便是威力極大,也消耗極大,完整的鳳凰神技——「鳳翼天穹」!!

    轟!!!

    宛若地底火山忽然爆發,漫天的火焰帶著狂暴無比的衝擊力衝天而起,將天空瞬間映照成了赤紅色。

    ——————————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