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c_t;雲澈的度雖快,但比之夜星寒的度差的實在太遠。(雙方的距離在快的拉近,十幾息的時間,便已經被拉近到百丈之內。雲澈抱緊鳳雪児,牙齒緊咬,心念急轉,苦思著脫離的方法,而這時,他忽然感覺到鎖定自己的那股氣息一下子中斷,就連危險感也消失了大半。

    雲澈快轉頭,赫然現,一個雪白飄逸的身影從上空緩緩而降,擋在了夜星寒的前方,一股強大的氣場,也將他的氣息和前行的道路強硬的封鎖。

    那是……姬千柔!?

    雲澈的心裡忽然一下子安定了很多,他猛一呼氣,再度加快度,直衝前方而去。

    「唷,小寒寒,這麼匆匆忙忙的,是要去哪裡呀?正好人家閑來無事,要不要人家幫忙呢?」姬千柔捻著手指,眨著桃花眼,笑眯眯的看著夜星寒,他身上釋放的無形氣場,卻是將夜星寒的路完全的封死,再也無法前進一步。

    一看到姬千柔出現,夜星寒便感覺到了不妙,以姬千柔的心性,他絕不可能沒有目的,又如此巧合的出現,而且很有可能已經暗中窺到了所有的事。夜星寒沉下臉道:「姬千柔,馬上讓開,不要壞我好事。」

    「啊唷,小寒寒好凶哦。」姬千柔一副委屈受驚的樣子,但馬上桃花臉又燦爛的綻開:「不過小寒寒生氣的樣子還真是可愛,讓人家都忍不住想要摸一摸……小寒寒,把臉伸過來讓人家好好摸摸。」

    「你……」夜星寒全身一抖,腳步不自禁的後退了一步,隨之咬牙道:「姬千柔,我早就感覺到有人一直在某個地方盯著,果然就是你。你我都是聖地的人,不需要廢話!你也知道我要追趕的人是誰,馬上讓開,算我夜星寒欠你一個人情!否則……哼!你和鳳凰神宗也沒多少交情,犯不著因為一個馬上要沒落的宗門和我成為死敵!」

    「鳳凰神宗?」姬千柔眼眸一轉,然後花枝亂顫的笑了起來:「你說鳳凰神宗那個小姑娘啊?那個小姑娘很是討人喜歡,不過她的死活,和人家可是沒有半點關係,人家不過是覺得你和小澈澈追來趕去的好玩,所以忍不住跳出來,給你們的追趕遊戲增加一點點的難度而已,會更好玩的唷嗯哼!」

    「雲澈?」夜星寒眉頭一凝,滿是不解。最新章節全文閱讀眼前的姬千柔忽然強行攔住他居然不是因為鳳雪児,而是因為雲澈。

    夜星寒雖然有霸玄器在身,但也絕不可能是姬千柔的對手。如果他想要糾纏,自己就連從他手下逃走都不能。他沉聲道:「那個雲澈給了你什麼好處?堂堂玉面妖君,竟然要給一個不到二十歲的蒼風小子賣命!還真是可笑。」

    「賣命?小寒寒說錯了唷。」姬千柔晃晃手指:「人家說了,只是想加入到小寒寒和小澈澈之間的遊戲而已,離這個世界關閉還有十個時辰,要是遊戲這麼快就結束了,那接下來的時間可就沒得玩了,多沒意思嘛。咻——」

    姬千柔抬起右手,雪白的手指之間,不知何時夾起了一枚妖艷的紅色花瓣,他手指微動,頓時,那枚花瓣如被輕風托起,輕飄飄的飛向夜星寒,在距離夜星寒還有不到一丈距離時,度驟然加快,一瞬間飛射而去,在空間划起一道久久不散的紅線。

    夜星寒頭部偏移,那道紅色幾乎是貼著他的喉管飛過,那一剎那的寒意,讓他的心臟都驟然停止。他臉上竭力保持平靜,陰沉的道:「你想殺我?」

    「啊呀,小寒寒的話好嚇人哦,人家怎麼會捨得殺小寒寒呢。」姬千柔一臉急切的搖頭否認……他絕對有殺了夜星寒的能力,而且在這個世界,還可以殺的毫無後患。但姬千柔很清楚的知道,夜星寒的身上必然有著日月神宮天君夜魅邪親自留下的靈魂印記,夜星寒一旦死亡,他死亡前一段時間的記憶和看到的畫面都會馬上傳到夜魅邪心魂之中,讓他知道殺死夜星寒的人。

    姬千柔雖然狂傲不羈,但還不至於無忌到去招惹天君的殺念。而且夜星寒的死,牽動的可全然不是個人恩怨,而是整個日月神宮與至尊海殿的恩怨。

    「不過,要是小寒寒不聽話的話,作為長輩,小小的教訓一下卻是應該的,小寒寒說是不是呢,嗯哼。」姬千柔笑眯眯的道。

    夜星寒雙拳緊攥,幾乎氣炸了肺。獵物剛才已近在眼前,他馬上就可以奪得鳳雪児的身體和血脈……尤其是鳳雪児的血脈,那可是助他成為未來大6之主的極大助力,是他非得到不可的東西。而偏偏……這個姬千柔好死不死的跳出來!

    「姬千柔,我平時敬你是長輩,所以一直對你禮讓三分,你可別……給臉不要臉!」篤定姬千柔不可能會殺他,夜星寒心焦之下,語氣也一下子變得無比強硬,想以自己聖地少主的身份和威勢壓倒他。

    「啊喲喲……」姬千柔又豈會被嚇到,他依然笑眯眯的樣子:「人家這張完美的臉啊,可是人家這輩子最最重要的東西,可是一定要的reads;。不過,小寒寒給的碧蓮……人家才不想要呢。」

    「你……」

    夜星寒剛說一個字,忽然間眸光一閃,猝然出手,兩團玄光閃耀而起,直攻姬千柔。

    「日月囚籠!!」

    夜星寒一出手,便是日月神宮最強的封鎖玄技,勢要在姬千柔猝不及防下將他的行動強行封鎖。

    面對夜星寒的忽然攻擊,姬千柔的神情不變,就連嘴角那優雅媚惑的弧度都沒有絲毫的變動,唯有他的兩根手指輕輕一晃,兩枚玫紅色的花瓣輕飄飄的飄向左右。

    乒!乒!

    帶著強大封鎖力量的日月玄光在碰觸到兩枚花瓣時,便如肥皂泡般直接炸裂,帶起激蕩無比的風暴向兩周逸散而去。身處兩股風暴的中間,姬千柔卻是連梢和衣角都沒有被帶起,他五指伸出,每根手指之上,都閃動著不同顏色的光芒,看上去格外絢麗。他桃花眼眯起,嬌笑著道:「小寒寒果然是不乖啊,那人家可就要小小的教訓你一下了哦。」

    「姬千柔,不要以為我怕你!我倒要看看,你今天能把我怎麼樣!」

    夜星寒目光陰狠,日月劫在手中鋪開,全身玄光爆閃,強大無比的玄力如海嘯一般洶湧而出。

    「陰陽幻滅!……死!!」

    一白一黑兩團玄光從日月劫上釋放而出,在半空中交纏,呈兩儀之狀直轟姬千柔,所到之處,空間寸寸扭曲。

    面對著恐怖的殺招,姬千柔依然面若春風,他手腕請扭,五指捻動,指尖上的彩光互相交替,色彩斑斕:「小寒寒,要好好欣賞這美麗的……葬——花——吟……哦。」

    隨著他唇間最後一個音符的落下,姬千柔五指之上的彩光同時閃耀,頓時,黃色、紅色、粉色、綠色、藍色、白色、茶色……各種色彩的花瓣飛舞而出,如同忽然下起了一場絢麗無比的七彩花雨。

    轟擊而來的陰陽之力沖入了這漫天的花瓣雨之中,然後竟越來越小,越來越小……在距離姬千柔還有數丈距離時,便已完全的消失。

    消失的無影無蹤,無聲無息。

    「什……么!?」

    夜星寒很多次聽過姬千柔的可怕,但從未和他交過手,決然沒有想到他的花瓣竟恐怖到如此地步!而這時,混合著濃郁花香味的風吹起,帶著大量的花瓣飛向夜星寒,夜星寒眼瞳一縮,下意識的後撤,但他才後撤了一個身位,一股股強烈的撕扯力就從身前傳來……準確的說,是從每一片花瓣上傳來!這些撕扯力之大,竟讓他基本毫無反抗的能力,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一片片花瓣碰觸到自己的身體。

    第一片花瓣落在了他的肩膀上……那明明只是一片花瓣,但那一剎那,他卻分明感覺到是一座山嶽壓在了他的肩膀上,讓他浮空的身體猛的一沉,而馬上,第二片、第三片、第四片、第五片……越來越的花瓣沾落在了他的身上,每多一片,夜星寒的身體便沉重一分,在幾十片花瓣之後,他甚至已無法浮空,狠狠的從空中墜下。

    而縱然落地,那巨大的壓迫依然讓他連站立都不能,將他強行壓制到跪下……最後整個上身都被死死的壓在了冷硬的地面上,連頭都無法抬起。

    「姬……千……柔!!」夜星寒腦袋貼地,以嘶啞的聲音咆哮著:「我一定不會放過你,如果哪一天你落到我手上,我……」

    一片花瓣直接貼到了夜星寒的嘴上,讓他再也不出一絲聲音。姬千柔搖搖頭,悲天憫人的道:「年輕人嘛,就是容易衝動,都這個時候了還敢嘴硬,就不怕人家一生氣,不小心把你的腦袋割下來嘛……腦袋被切下,喉管之中漫天噴洒的血花……哦……那才是人間最絕美,最讓人陶醉的風景。」

    花瓣持續落下,逐漸鋪滿了下方的地面,中心位置,是一個不算太高的花堆,花堆之中,是被完全埋葬其中,連衣角都沒能露出的夜星寒。

    姬千柔的身軀緩緩浮空,口中輕渺的自言自語:「欠人人情的感覺,總是最討厭啦。現在總算是還上了。也不知道小寒寒會被埋多久……咻,要是小澈澈還是被小寒寒抓到的話,那就不怪人家了哼,咯咯咯咯咯……」

    ——————————————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