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姬千柔出現,並且刻意攔下夜星寒,對雲澈而言的確是個意料之外的驚喜。

    姬千柔言行舉止之間都散發著一種妖邪之氣,而他的自負,則不僅僅是寫在臉上,更是深深印到骨子裡——這是姬千柔留給雲澈的印象。

    昨天雲澈主動找姬千柔搭話,為他解去纏繞多年的蟾毒,既是感謝他在賽場上出言相助,更大的目的則是讓他欠下自己一個人情……因為對這種自負自傲到極點的人而言,欠了人情,是無論如此都要還的。

    他倒是沒有想到,自己這麼快就收到了姬千柔的反饋。

    不過他絕不認為姬千柔會殺了夜星寒,能擋住他多久都是個未知數,所以雲澈半點都沒有鬆懈,抱著鳳雪児全力奔行,灑下了一路的汗水。

    時間快速流過,在這個荒蕪、空曠,又處處透著神秘和異樣感的世界,連時間的流動都感知的有些模糊。雲澈開始感覺到力竭時,他已無法確定自己這次奔行了過久,也許三四個時辰,也許七八個時辰,他的速度開始慢了下來,終於搖晃著停下,然後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大口的喘息起來。

    滄雲大陸那一世,成年累月的逃亡都是家常便飯,但是,讓他心理壓力和危機感如此沉重的,卻是兩世第一次。因為這裡實在是太空曠了,讓他練就的各種隱匿、偽裝和反追蹤能力全部無處施展。否則,若是這裡是山嶺或者叢林,就算懷中抱著一個鳳雪児,他也能不太費力的將夜星寒甩開。當年,焚天門八個實力、速度都勝過他的長老級人物聯合追殺,都被他一個耍的團團轉。

    「雲哥哥……你流了好多汗……」鳳雪児眼神朦朧的道。

    雲澈拿手擦拭了一下額頭,笑了笑道:「對一個男人來說,流這點汗都根本不算什麼。只能怪我修為不夠,這麼快就沒力氣了。」

    「才不是……雲哥哥很了不起……比任何人都了不起……」鳳雪児輕輕的出聲:「我們現在……安全了嗎?」

    「不知道,應該安全了吧。」雲澈安慰著道。

    「看前面!」茉莉忽然出聲。

    雲澈心神一凝,迅速抬頭,隨之愣在了那裡。

    前方,空曠的荒原不見了,一道深青色的牆壁高高而立,直直沒入上空灰濛濛的天際,左右也遙遠的延伸,不知延伸到何方,以雲澈的目力,無論其上端,還有左右,都根本看不到邊際。

    在雲澈的正前方,青黑色的牆壁上是一扇打開著的石門,石門足有百丈之高,百丈之寬,其他的位置,也星羅棋布的存在著一個個數丈長寬的石窗,其中灰濛濛一片,看不清裡面的一絲一毫。

    這是……

    雲澈抬著頭,心神出現了長久的恍惚。如此龐大,連任何一處邊緣都看不到的建築,早在百里之外就應該能清楚的發現。何況這裡一片空曠,別說一個如此龐大的建築,就算小上百倍,也必然是格外扎眼,一眼就能看到才對。

    但是他一路奔來,卻根本沒有發現它的存在。視線的前方,明明始終都是一片荒原!

    這個龐大的建築,完全就像是憑空出現的一樣!

    「這看上去,應該是個龐大的古堡!」茉莉慎重的說道:「它的氣息無比古老,應該是屬於上古建築。說不定,是和這太古玄舟同步存在,而不是後期生成。」

    「我之前怎麼沒有看到它?」雲澈驚疑道:「茉莉,你是什麼時候發現它的?」

    (本章未完,請翻頁)「就在剛剛。」茉莉回答。

    「剛剛?」雲澈面露驚詫。

    「你不用驚訝,」茉莉平靜的道:「這個古堡雖然古老之極,但它表面的玄陣力量卻並沒有消散殆盡。整個古堡,都被籠罩在一個龐大的上古守護玄陣中。這個上古玄陣不但可以保護古堡免受自然之力的影響,而且還有著極強的隱匿能力!這個古堡雖然無比龐大,但不靠近到它百丈之內,將無法發現它的存在。而且……」

    茉莉的聲音微微遲疑了一下,然後接著道:「這個上古玄陣之中,似乎還有空間力量的存在。如果我沒有猜錯,這個古堡,有可能會自己移動!」

    會自己移動的古堡?

    這聽上去也太天方夜譚了一些。

    「雪児,你們宗門關於太古玄舟的記載中,有沒有這個古堡?」雲澈向鳳雪児問道。

    鳳雪児輕輕搖頭:「從來沒有聽父皇他們說起過,應該是沒有的。」

    整個古堡青黑一片,建築風格簡單而古樸,隱約釋放著一種蒼茫沉重的氣息。雲澈觀望了好一會兒,體力也恢復了一下,他開口問道:「茉莉,這個古堡到底多大?」

    「你最好不要試圖繞過去。」茉莉不緊不慢的道:「它的龐大,要遠超你的想象,連我都感知不到它的邊緣所在。你想在這個世界關閉之前繞過它,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這麼大!!」雲澈面露驚容。

    「不想進去看看?」茉莉平淡的道:「這可是上古玄舟中的上古建築,連我都對它產生了興趣,那些傢伙這些年一直想要找到的上古至寶,就在這裡面也說不定。」

    雲澈站起身來,在確認後方沒有異常氣息后,半仰著頭,緩步走向前方。

    很快,他的腳步已踏到古堡大門的前方。此時,雲澈距離大門只有幾步之遙,大門足有百丈長寬,完全敞開,但云澈所能看到的只有灰濛濛一片,看不清裡面的任何景象。他腳步停住,屏住呼吸,凝神探知了一會兒裡面的氣息后,終於走了進去。

    就如從一個世界,一下子進入到了另外一個世界,光線、氣息、氛圍,甚至視覺和聽覺的敏銳度都發現了巨大的變化,眼前,是一個龐大,而又格外空曠的大廳,根根石柱擎天而立,腳下的石磚,周圍的牆壁,頂部,以及羅列的石柱都呈同樣的青黑色,釋放著古老之極的味道與氣息。

    雲澈轉過身,目光落在自己剛剛通過的入口,看到的卻是灰濛濛的一片,看不清任何外面的場景。他想了一想,迅速後退。

    周圍的世界再次切換,雲澈已回到了古堡之前的荒原地帶,腳下那個之前他刻意留下的顯眼腳印,證明著這就是他之前站立過的地方。

    確認進入之後刻意毫無阻隔的出來,雲澈放下心,再次進入古堡之中。

    大廳格外龐大,比之雲澈昨天所在的排位戰賽場還要大的多,雲澈目光掃視著周圍,腳步緩慢向前,腳下落地的聲音,還有刻意屏起的呼吸聲,在空曠無比的大廳中格外清晰。

    這到底是個什麼地方?

    雲澈一直走了很久,才總算看到了這個大廳的邊緣。周圍牆壁上,每隔二十丈左右的距離便是一個石門,石門有的打開,有的閉合,打開的石門之後,都是一條條不知通往何處的通道。大廳的盡頭處,是一個高高的圓狀石台,石台大概有十丈高,百丈寬。

    高台的右邊,是一個很高的石梯,通往這個古堡的第

    (本章未完,請翻頁)二層。

    「茉莉,有沒有發現什麼?」雲澈停下腳步問道。

    「其他我不知道,但可以確定的是,這裡沒有任何生靈的氣息,也沒有除你之外的生靈到來過的氣息。這裡,應該是一個早已被徹底遺忘的上古之地!走走看吧,說不定會有什麼奇特的發現。如果能有一件上古時代留下的異寶,哪怕是最低等的,也是天大的收穫。」

    雲澈點點頭,猶豫一會兒后,走向了那個寬大的石梯,沿著石梯向上。他不知道這個古堡到底有多少層,但連茉莉都無法探知到它的高度盡頭,他就更無法妄加揣測,估計就算髮現它有幾千,甚至上萬層,雲澈都不會驚訝。

    在石梯上緩步向上,同時雲澈目光向下,從上而下觀察著第一層的廣闊大廳。就在他的視線落在那個圓形高台上時,眸光忽然一凝,腳步也隨之停止。

    因為剛才那一剎那,他隱約感覺到一點紅芒閃過他的眼睛。

    這個空間無比的安靜,顏色也是一片青黑,因而那點紅芒雖然極其微弱,但卻也顯得格外醒目和不同尋常。雲澈想也沒想,抱緊鳳雪児,從石梯上一躍而下,穩穩的落在了那個高台上,目光鎖定那抹紅芒出現的位置。

    「你發現了什麼?」

    「……還不確定。」

    雲澈腳步向前,緩緩走到了高台的盡頭,這時,那抹很是微弱的紅芒再次閃過他的眼睛,他迅速停住腳步,目光牢牢的落在石台上那兩塊青黑石頭的縫隙之中。

    雲澈身體蹲下,雙目靠近,果然,就在他鎖定的那兩塊青石之間,那道窄小的肉眼難辨的夾縫之中,一抹極淡的紅色光芒微弱的射出,時隱時現。

    這底下有東西!

    這裡是茉莉口中的上古遺地,年代必然已極其久遠,但下方的東西卻依然在閃爍力量光芒,可想而知必然是非同尋常的異寶。

    但如果是足夠強大珍奇的寶物,天毒珠應該有所感知才對,為什麼天毒珠卻是毫無動靜?

    雲澈伸出手掌,猛的砸向那條縫隙,頓時「砰」的一聲,他的手掌被彈起,從皮肉到骨頭都隱隱作痛,但那兩塊青黑石頭卻是完好無損,連半點變化都沒有。

    「你想擊碎它?以你的力量,那是絕對不可能的事!夏元霸是中期霸皇,都無法粉碎外面的一塊普通石頭,這古堡之中的壁石,比之外面的石頭還要強硬的多,你就算是全力轟上個幾十年,也別想造成半點損傷。」茉莉很不留情面的道。

    (本章完)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