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readx;「你到底是誰?你在什麼地方?」雲澈抬頭喊道,對方既然能知道自己的存在,還能向自己傳音,就一定也能聽到自己的聲音。

    但和前兩次一樣,那個聲音響起之後,便沉寂了下去,很久都沒再有動靜。三次聲音都同樣微弱,只能勉強聽清。但云澈卻有一個模糊的感覺……聲音的來源,似乎離自己並不遙遠。

    「雲哥哥,你又聽到奇怪的聲音了嗎?」鳳雪児問道。

    「嗯。」雲澈點頭,然後安慰道:「雪児不用害怕,也可能只是我太緊張了的錯覺。這裡這麼古老安靜,應該不會有人的。」

    「雲哥哥就在身邊,我才不怕。」鳳雪児笑盈盈的道,想到之前所說的話,她的神色又黯然下來,幽幽說道:「雲哥哥,另一位鳳神大人,它還好嗎?」

    「應該還好。」雲澈想了想回答:「我所遇到的鳳凰之靈和我說過,它的實力要弱於你們鳳凰神宗的鳳凰之靈,你們的鳳神在當年都受到重創,如今也已離世,我所遇到的那一個,雖然當年沒有死,但也應該元氣大傷吧。只不過至少三年前,它還安好的存在著。」他頓了頓,道:「如果雪児希望的話,我以後可以帶雪児一起去拜訪那一個鳳凰之靈。」

    「好啊好啊。」鳳雪児開心的答應:「這也是鳳神大人遺留下來的一個心愿呢。對啦,雲哥哥,你是怎麼遇到那位鳳神大人的呢?可以告訴我嗎?」

    雲澈臉龐仰起,臉上露出緬懷的神色。這對他而言,是個從未和任何人講起過的秘密,但面對鳳雪児清澈的眼眸,他卻生不出一絲抗拒的心思,他面帶淡笑,聲音輕緩的道:「那是三年前……那個時候,我的玄力才剛剛只有入玄境,我被一個叫蕭宗的宗門的分支宗門的一個人追殺,然後是我現在的公主妻子救了我……不過那個時候,她還不是我的妻子,我和她也才剛剛認識而已……她和我一起逃亡,後來,我們乘坐的飛行玄獸力量耗盡,又受到了那個追趕我們的人的襲擊,我們一起從高空中墜落了下去……」

    雲澈一邊回憶著當初的情形,一邊緩緩的為鳳雪児講述著,剛開始聲音還算平淡,逐漸的,他的每一句話中,都不由自主的帶上了深深的情感。畢竟,那是他和蒼月無法忘卻的一段經歷,他們之間的情感,也是在那場患難之中升華。同樣,那也是他命運的一個重大轉折點,沒有那一段經歷,就不會有後面一連串的風雲,不會有鳳凰炎帶來的一系列恩怨,也就不會有現在的自己。

    雲澈講述了很久,從如何進入萬獸山脈,一直講述到了離開那個鳳凰試煉之地。在他終於講完時,垂下頭來,卻看到鳳雪児香唇輕抿,呼吸輕緩如蘭,已經睡了過去。

    沉重的打擊,長時間的逃亡與驚嚇,再加上全身無力,鳳雪児雖然一直被雲澈抱著懷中,但無論精神還是身體,都早已是疲憊不堪。在雲澈的聲音中,她的精神才真正的一點點鬆弛,然後無法控制倦意,不知不覺的睡了過去。

    雲澈放輕自己的呼吸,默默的看著鳳雪児淺睡的樣子,一時間竟看的獃滯了過去。逐漸的,倦意襲來,他頭靠在冰涼的牆壁上,不知不覺也跟著睡了過去。

    ——————————————

    「請……找……到……她……」

    「只有……你……可以……救……她……」

    「請……找……到……她…………」

    「啊……」雲澈一個激靈,一下子醒了過來,耳邊久久回蕩著那個聲音,而這次,他甚至無法分清那是真實的聲音,還是夢中的聲音。

    「雲哥哥……」不知道是雲澈忽然的動作驚醒了她,還是她早已自己醒來。鳳雪児正微閃著絕美的眼眸,一眨不眨的看著他。

    「沒事,」雲澈晃晃頭:「只是好像又聽到奇怪的聲音了。」

    一說完,雲澈忽然想到了什麼,猛一皺眉,在心海中問道:「茉莉,我剛才睡了過久?從進入太古玄舟到現在,已經過去多少個時辰了?」

    「你睡的倒不算太久,至於進入太古玄舟的時間……已經十一個時辰了……或許還要多一點。」

    「十一個時辰?」雲澈眉角微微一跳。也就是說,再有不到一個時辰,太古玄舟就會關閉。而他剛才忽然想到在剛進入太古玄舟時古蒼真人對夏元霸說過的話……在太古玄舟即將關閉時,千萬不可以處在任何封閉環境中,連峽谷、洞穴都不能!否則第十二個時辰時的力場會被隔絕,無法被排出太古玄舟!

    也就會隨著太古玄舟消失,永遠葬身在這太古玄舟之中!

    而他和鳳雪児現在所處的地方,便是一個真真正正的隔絕環境。

    剛才睡了一段時間,雲澈的體力和玄力也恢復了五六成,他抱起鳳雪児,道:「雪児,我們該離開這裡了,還有不到一個時辰太古玄舟就會關閉,我們就可以出去了。到時候,就徹底安全了。」

    「嗯。」鳳雪児輕輕的應聲,下意識的把身體更貼緊了雲澈一些。

    「走吧。」

    雲澈抬手,將一道玄氣打向石門側的玄陣,玄陣頓時玄光一閃,緊閉的石門在急促的轟隆聲迅速打開,雲澈抱著鳳雪児走了出去。然後一眼便看到了向下的石梯。他之前選擇進入了石梯旁的石門,而忍下好奇心沒有再繼續深入,就是怕會迷路。畢竟這裡實在太大,格局、色調又格外單一,稍有不慎就會徹底迷失。

    沿著石梯走下,雲澈的心也稍稍安定了下來。太古玄舟很快就會關閉,到了外面,有鳳凰神宗,有古蒼真人,夜星寒和鳳非煙再也別想得逞,這場危機也總算是有驚無險的度過。他目前擔心的只有夏元霸,他身上有傳送玉石,理論上完全可以保命,但云澈無法不擔心他會為了給自己多爭取一些逃走的時間而以命相搏。

    很快,腳下的石梯便已經下到了一半,一層的龐大大廳盡在眼底。這時,茉莉忽然發出了沉悶的聲音:「還真是陰魂不散。」

    「陰魂不散?什麼意思?」雲澈一愣,腳步也跟著放緩了幾分,話剛說完,他忽然全身一冷……感覺到自己分明是被一個氣息牢牢的鎖定!

    雲澈猛的轉頭,看向下方自己來時的方向……借著有些昏暗的光線,他看到了一個模糊的身影正以極快的速度向這邊衝來。

    夜星寒!!

    在雲澈發現他時,夜星寒也早已看到了雲澈和他懷中的鳳雪児,他原本一直陰沉的雙目陡然放出奇光,臉上也露出驚喜到近乎瘋狂的笑:「哈哈……哈哈哈哈!我原本都已經放棄了,沒想到,老天還是待我不薄!哈哈哈哈……」

    雲澈完全沒有想到,在太古玄舟還有一個時辰便會關閉,在這神秘死寂的古堡之中,竟然會再次遭遇到夜星寒。他目光猛的一沉,想也不想,迅速轉身,以最快的速度向上衝去。

    「這次我看你們往哪裡跑!!」

    夜星寒的速度快若閃電,在他眼裡,雲澈既然已經落入了自己的視線,就根本沒有能逃離的可能。看到雲澈直奔第二層,他猙獰一笑,手臂一甩,日月劫上陡然射出一道白到刺眼的玄光,直切雲澈的雙腿……顯然,他怕誤傷到鳳雪児。

    雲澈身影一晃,以星神碎影瞬間閃開。玄光打在了石梯扶手上,發出刺耳至極的「叮」聲,周圍的氣流被大幅度震蕩,但被玄光攻擊到的地方卻是完好無損,連一絲損傷的痕迹都沒有。

    這裡的磚瓦,果然強韌的可怕。不僅僅是雲澈,縱然是夜星寒的強大實力,都無法破壞其一絲一毫。

    「趕緊躲到石室里去!以你的速度,是根本不可能逃過他的!」茉莉沉聲道。

    就算茉莉不提醒,雲澈也會這麼做,因為在這種情境之下,這是他唯一的選擇。他以最快的速度沖至第二層,然後直奔之前停留過的那個庭院,在靠近石門時,夜星寒也已衝到了第二層,距離他的後背只差不到二十丈的距離,他冷笑一聲,不屑的道:「還想跑?」

    夜星寒的手掌猛然推出,一股狂暴之極的玄氣直衝雲澈的後背而去。

    沉重的危機感從背後傳來,雲澈來不及回身,迅速護緊懷中的鳳雪児,全身玄力瘋狂湧上……

    「封雲鎖日!!」

    砰!!!

    混亂的氣爆聲響起,雲澈身上的屏障只持續了短短一息的時間便完全破碎,但也抵禦了絕大部分的衝擊,而沒有抵下的那部分力量對於雲澈而言依然是難以承受,他大吐一口鮮血,身體借著衝擊力向庭院中間飛去,如一道流光般飛射入了一個石室之內,身體重重的砸在裡面的牆壁上……但在倒地時,他以極強的意志力屏住心神,快速伸出手臂,手中一股玄氣推向了石門側面的玄陣。

    轟隆隆……

    石門頓時牢牢的關閉,將夜星寒隔絕在外。

    雲澈仰躺在地,大口的喘息著,伸出的手臂也有些艱難的收了回來。他後背被夜星寒的力量轟到,之後又重重的撞向石壁,他此時全身血氣大亂,五臟六腑也都大幅度移位,不斷有鮮血從嘴角冒出。不過,能以王玄後期的實力硬生生的擋下一個中期霸皇三成力量的攻擊而不死,普天之下,也唯有雲澈能夠做到。

    而整個過程,鳳雪児都被他竭力的護住,沒有受到任何的損傷,但她已擔心驚嚇的幾乎要哭了出來:「雲哥哥,你沒事……你有沒有事……雲哥哥……」

    「我……我沒事……」雲澈大口的喘息,然後艱難的坐了起來,把身側的鳳雪児也扶起,讓她依著自己的肩膀,一起靠在有些冰冷的石壁上:「我沒事,一點小傷而已。」

    砰!轟!叮!當!轟……

    各種轟擊聲從石門的方向傳來,距離他們只有不到十步的距離,但無論石門,還是石壁,在這猛烈無比的攻擊之下都是絲毫不動。雲澈握起鳳雪児的手,安慰道:「雪児,不要擔心,他進不來的。」

    「嗯……」鳳雪児靠著雲澈的肩膀,雙手抱緊他的手臂,緊緊的抱著。

    ...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