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夜星寒費了九牛二虎之力,被壓了整整六個時辰后,才狼狽不堪的從葬花吟中脫離。他原地發泄一番后,卻依然不死心,全力追了上去,然後和雲澈一樣在好奇之下進入這個莫名出現的古堡之中……在這個時候,他已是基本放棄了能找到鳳雪児的希望,沒想到,巨大的驚喜就這麼從天而降。

    但現在,一堵石門,死死的擋住了他本是唾手可得的獵物。任憑他全力攻擊,直震的自己手臂劇痛,眼前的石門別說被破壞,連一絲損傷的痕迹都沒有,位置也沒有出現半點的偏移。

    他全力打在這石門上,反饋回來的,卻是蚍蜉撼樹的感覺。

    夜星寒氣急敗壞起來,這種煮熟的鴨子忽然飛走的感覺,無疑是讓他難受到極點,他盯著石門,來回走動,試圖尋找著能將其打開的機關,低沉的聲音中帶著深深的威脅:「雲澈,不想死無葬身之地的話,就給我把門打開!」

    雲澈沒有回應,他閉著眼睛,調節內息,緩慢平穩著體內的傷勢。雖然他硬抗下了夜星寒的一擊,但受的傷絕對不輕。身邊,鳳雪児伸出雪白的小手,小心的擦拭著他嘴角的血跡,美眸之中滿是心疼……他受了這麼重的傷,能能讓毫無抵禦能力的自己連衣角都沒有被傷到,這是足以讓她銘記一生的觸動。

    夜星寒在周圍轉悠了十幾個來回,都找不到半個類似機關的東西,他只能作罷,站在石門前,臉色一陣快速的變幻后,聲音忽然變得平和下來:「雲澈,你不但壞了我的好事,還殺了我兩個心愛的女人,你做的任何一件事,都足以讓我把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退一萬步講,就算你今天真的能逃走,離開太古玄舟……哼!我也會不惜調動日月神宮的力量,對你展開不死不休的追殺。到時候,不但不會有人有膽量保你,還會有數不清的人為了討好我日月神宮去殺你,讓你如一頭喪家之犬,永無寧日,直到被碎屍萬段!」

    夜星寒的話雖是威脅,但也是實情,雲澈心知肚明。惹上鳳凰神宗的仇恨,和惹上日月神宮的仇恨,是截然不同的兩個概念。

    「你要是不出來,就會被封死在這太古玄舟之中,就算你能逃出去,也同樣只是死路一條!」夜星寒陰測測的道:「不過現在,我可以給你一個機會!只要你把這門打開,把我的雪児妹妹交給我,那麼,所有的事,包括你殺我女人的事,我都可以既往不咎!不但會放你離開,讓你安安全全的離開太古玄舟,今後,也不會追殺你,我甚至還可以給你點好處。」

    在絕境之中,這樣的話無疑有著巨大的誘惑力。雲澈閉著眼睛,神態依舊,沒有出聲。鳳雪児擔心的看著他,輕聲道:「雲哥哥……」

    「我們不理他。」雲澈攬過鳳雪児的肩膀,同樣用很輕的聲音道。

    「本少可是日月神宮的少宮主,一言九鼎,說到做到。這也是你活命的唯一機會,也是本少給予你的莫大恩賜,你可不要想不開,自毀生命和前程!」夜星寒聲音沉著的道,實則他的內心也是格外焦躁。因為時間算來,還有不到一個時辰,太古玄舟就會關閉。到那時,他不但別想再染指鳳雪児,他的野心和卑劣行徑也都很有可能會白白暴露,以後將再難有機會。

    他說了一大堆的話,卻是沒有得到任何回應,裡面連一點聲音都沒有。夜星寒的眼神變得更加陰厲:「雲澈!你就這麼不出來,難道是想葬身在這太古玄舟中?哼,你一條賤命,死也就死了,但你沒資格拉著鳳雪児一起死!她的命可要比你的命金貴的多,你要真想保護她,就老老實實的把她交給我,這是你唯一的機會!」

    鳳雪児用自己所能發出的最嚴厲的聲音道:「夜星寒!我鳳雪児寧願和雲哥哥一起死在這裡,也不要落到你手上!」

    「哦,我的雪児妹妹。」聽到鳳雪児的聲音,夜星寒的音調頓時出現了大幅度的變化:「你為什麼要如此拒絕你的夜哥哥呢?雖然我的方法略微不光彩了一些,但那是因為我太喜歡你,太急切的想要得到你。」

    「滾開!」鳳雪児憤怒的喊著:「我非常……非常的討厭你!」

    「雪児妹妹,你會不討厭我的。」夜星寒聲音悠然的道:「我夜星寒是日月神宮的少宮主,不出三百年,我將成為日月神宮的正式宮主,成為整個天玄大陸最至高無上的人物。也只有我,才能配得上雪児妹妹,也唯有雪児妹妹,才能配的上我。」

    「我可以現在就向雪児妹妹保證,在我們成婚之後,我會用盡我的一切去保護你,讓你成為這世界上最尊貴,最完美的女人,為了你,我甚至可以放棄其他所有的女人。」

    「我永遠……永遠都不會喜歡你!我的雲哥哥,比你好一千倍,一萬倍!」鳳雪児氣憤的喊道。

    「你的雲哥哥?」夜星寒的眼睛眯起,不屑的冷笑起來:「你居然拿我和一個卑賤的凡人相比?他在我眼裡,就連路邊的一隻螞蚱都不如。我要捏死他,真比捏死一隻螞蚱還要簡單。我的雪児妹妹,你如此的冰雪聰明,你的心怎麼會這麼輕易的就被蒙蔽,跟隨於我,才是你最完美的歸宿。你就算不為自己的未來著想,那你也該想想鳳凰神宗的未來。你難道就這麼想讓未來的鳳凰神宗,毀在你一個人自私又錯誤的決定上?」

    夜星寒的最後一句話,對鳳雪児的心靈無疑有著巨大的衝擊力。雲澈睜開眼睛,輕輕抓住鳳雪児有些冰涼的手兒,搖了搖頭:「他這種卑鄙透頂的人,任何話都不要相信。不管他怎麼說,我們都不要理會他。」

    「嗯。」鳳雪児輕輕點頭。

    雲澈再次閉目,全力恢復著自己的傷勢。太古玄舟即將關閉之前,夜星寒一定會離開這個古堡,到時候,是他和鳳雪児逃出這裡的唯一希望。夜星寒為了萬無一失的保住自己的命,在離開古堡后一定也不會離古堡太近。雖然會伴隨著很大的風險,但他只要算好時間衝出去,成功的概率也絕對不低。

    他的傷勢好轉一分,成功的可能也會大上一分。

    雲澈和鳳雪児在石室之內,夜星寒在石室之外,局面一下子陷入了誰都無法進退的僵局。夜星寒用盡全力也無法破開石門,只有不斷的言語誘惑、蠱惑和威脅,到了後來甚至氣急敗壞的破口大罵,但云澈和鳳雪児卻都再也沒有回應他一句話。

    轟隆……

    腳下的地面,身後的牆壁,以及整個空間,都忽然發生了輕微的震動,彷彿地震了一般。

    這個震動,讓雲澈精神一凝,而門外的夜星寒臉色猛的一變。

    「啊……」鳳雪児忽然意識到了什麼,一聲驚呼:「雲哥哥,不好了,我聽父皇說過,當太古玄舟的空間開始出現震動時,就說明還有不到兩刻鐘的時間,太古玄舟就會關閉。」

    「兩刻鐘……」雲澈抬目盯著石門,眼神變得慎重起來。

    夜星寒的聲音也明顯變得急躁起來:「雲澈!再有兩刻鐘的時間,太古玄舟就會關閉。如果你們再不出來,到時候就無法被太古玄舟的力場排出,你們兩個人就會死在裡面,連屍體都會隨著太古玄舟一起消失!」

    「出來,你們都能活!否則的話,你們全部要死!」

    「你還是多關心一下自己吧。」雲澈冷冷的道:「你自己也是在古堡內部,就算我們到時候被逼的出不去,你也一樣要給我們陪葬。」

    「陪葬?呵,多難聽的兩個字,明明你只要乖乖把門打開,只需要這麼一個簡單的動作,你就可以好好的活下去,我的雪児妹妹也可以活,你卻偏要執迷不悟。自己愚蠢就罷了,還要拉上我完美的雪児妹妹,我這輩子還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蠢貨!」

    「我要是信了你的話,那才是真正的蠢貨。」雲澈冷笑道。

    轟隆……

    空間再次震蕩,按照以往的經驗和記載,越是臨近太古玄舟關閉,空間震蕩的頻率就會越高,到了最後,甚至會持續的,類似空間即將塌陷般的強烈震蕩。夜星寒的臉色越來越陰,他轉頭看向庭院之外,快速計算了一下自己從現在的位置到脫離古堡所需要的時間,咬牙切齒的道:「雲澈,我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要麼把門打開,要麼……你們兩個一起死!」

    時間一息一息的流過,每一息的流動,都彷彿伴隨著死神臨近的腳步聲。雲澈面色平靜,但額頭上已是冷汗遍布,因為最後的時間,決定著他和鳳雪児的生死。現在出去,是死,如果在太古玄舟關閉之前不能出去,同樣是死。

    又是半刻鐘過去,空間顫動的頻率明顯頻繁了起來,夜星寒的神情也已是越來越焦躁,他不斷的轉頭,一次次確認著自己脫離古堡的路線和時間,然後猛吸一口氣,再次吼道:「雲澈,我再給你最後的一次機會!不想死……就給我把門打開!!」

    石室之中,雲澈緊鎖眉頭,牙齒咬緊,一言不發。鳳雪児用力抓著雲澈的手,眼神一片迷亂。

    轟隆隆……

    空間一個劇烈顫動,讓夜星寒的身體都大幅度晃動了一下。而此時,距離滿十二個時辰,只剩下最後一刻鐘的時間。

    這個時間,就算雲澈現在把門打開,把鳳雪児交給他,去掉逃命的時間,也已經根本來不及得逞。他臉色一陰,全身顫抖,憤恨而猙獰的道:「很好,那我就成全你們!我既然得不到,親手毀了也不錯!!」

    夜星寒的話,讓雲澈忽然意識到了他的做什麼,猛然起身吼道:「住手!」

    他聲音未落,夜星寒的手掌已重重的轟擊在石門右側,落點,正是那個控制著石門開啟的小型玄陣。

    狂暴的力量衝擊入玄陣之中,玄陣頓時驟閃光芒,然後完全破碎,散落的玄光在半空中緩緩消失。

    玄陣被毀,石門也徹底鎖死,無論內外,都已無法打開。

    「哈哈……哈哈哈哈!給我永遠的……死在裡面吧!!」

    毀掉的玄陣斷了雲澈和鳳雪児逃離的希望,也完全斷了夜星寒染指鳳雪児的希望。夜星寒發出一聲發泄的大笑,滿臉憤恨的飛身而起,以最快的速度向外衝去,很快便落下石梯,直衝古堡的出口。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