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個……混蛋!!」

    雲澈最擔心的事終於還是發生,以夜星寒的能力,果然還是看出了那個玄陣的玄機。夜星寒已經以最快的速度離開,但云澈心卻也完全沉入了谷底,他迅速起身,喚出龍闕,全力轟向石門。

    當!!!

    刺耳的撞擊聲幾乎將耳膜撕裂,巨大的反震力讓雲澈雙臂劇痛,好不容易平緩下去的內傷險些完全崩裂,他踉蹌著後退,然後重重的跌倒在地。

    「雲哥哥!」鳳雪児挪動身體,抱住雲澈的肩膀:「你有沒有事,有沒有受傷?」

    雲澈目光落在龍闕和石門的落點上……那裡別說崩裂,連一個肉眼可見的微小缺口都沒有。他重重的喘息一口氣,手臂無力的垂落下來。

    「雲哥哥……」看著雲澈的樣子,想著他們的處境,鳳雪児緊緊的抱著他……「雲哥哥」

    這三個字,對此時她來說,已經是全部的心靈支撐。

    「對不起,雪児,到最後,居然還是被逼到了這種地步。」雲澈苦笑一聲,無力的說道。

    鳳雪児用力的搖頭:「不……是我對不起雲哥哥,都是因為我,雲哥哥如果不是為了保護我,根本一點事都不會有……」

    來自鳳凰之女的眼淚滴滴而落,輕輕打在雲澈的手臂上,雲澈轉過臉龐,看著鳳雪児的眼睛,許久,輕輕的問道:「雪児,你怕嗎?」

    雲澈的臉色透著異樣的蒼白,但眼神依舊是那種她熟悉,又讓她在不知不覺中迷戀的溫暖,緩緩的,她搖了搖頭:「如果是一個人,我會怕,但是和雲哥哥在一起,我一點都感覺不到害怕。」

    「可是,我很害怕。」雲澈閉上了眼睛:「我害怕再也見不到我的親人妻子……害怕沒有人保護他們……害怕無法完成爺爺託付的遺願……我害怕這輩子再也沒有機會見到小仙女,還有我和她的孩子……我害怕……很多事情……」

    「而現在……在我眼前,我最害怕的,是看到你真的在這裡失去生命。」

    轟隆隆……轟隆隆……

    空間戰慄的越來越強烈,轟鳴聲也經久不絕。

    龍闕被雲澈丟下,他雙手分別握著鳳雪児的小手,目光看著上方,悵然的道:「雪児,你知道嗎,我一直都是個很愛惜自己生命的人,更是一個無比自私的人。曾經,我為了讓自己活命,毒死了很多很多的人,多到你連想象都想象不到,那裡面,有很多是無辜的人……」

    鳳雪児搖頭:「我只知道,雲哥哥是世界上最好的人,也是對我最好的人。無論誰告訴我雲哥哥是壞人,我都不會相信。」

    雲澈笑了起來:「雪児,你的心靈就像水晶一樣,即使當初我那樣欺騙你,你不但沒有揭穿,反而主動教我鳳凰頌世典,還在昨天,努力的去幫助我……在你面前,我沾染著無數骯髒和罪惡的靈魂幾乎無地自容……你的出現,就像是在我靈魂之中嵌入了一枚明珠,珍貴的讓我幾乎都沒有勇氣去碰觸。」

    「雲哥哥……」鳳雪児不知道雲澈為什麼會對她說這些好奇怪的話,但每一句話,都是他對她的讚美和珍視,讓她的心靈滿足而溫暖,但同時,又有一種莫名的不安。

    「所以,無論如何,我都不會眼睜睜的看著你死……至少現在,我寧可死,也不會。」

    「……雲哥哥,我會永遠記得你今天說過的每一句話,就算死掉,去了另外一個世界,也不會忘記。」鳳雪児輕聲呢喃。被困入無法擺脫的絕境,再有不到一刻鐘,死神就會真正來臨,面對即將來臨的死亡,她本來應該有恐懼,還有無數的牽挂,但到了此刻,她的心反而變得很是平靜,一絲一毫的害怕都感覺不到。她知道原因……因為身邊陪伴著她的這個人。

    雲澈的眼眸深處閃過一絲決然,他伸出手掌,眉心間的金色火焰印記忽然閃亮起來,他看著鳳雪児道:「雪児,閉上眼睛。」

    鳳雪児依然把眼睛閉合,雲澈伸出兩根手指,輕輕的點在鳳雪児的眉心部位,頓時,鳳雪児眉心的鳳凰印記也出現了一瞬的閃爍……和雲澈一樣的金色印記。

    「啊……這是?」鳳雪児睜開眼睛,驚訝的張開嘴唇。

    「這是鳳凰頌世典的第五境和第六境的玄訣。」雲澈說道:「快把它們先銘記下來。」

    鳳凰頌世典的第五重與第六重,鳳凰神宗五千年來夢寐以求而不得,如今終於有人得到。雖然時機很不恰當,但鳳雪児還是聽話的順從,閉上眼睛,收斂心神,將進入心海的玄印深深的銘印在自己的心魂之中。

    不到半刻鐘的時間,鳳雪児便已睜開了眼睛。雲澈微笑著道:「雪児果然比我想象的還要冰雪聰明,這樣一來,最多幾個月的時間,雪児就能將它們融會貫通。」

    空間開始了持續了震蕩,而且震蕩的幅度越來越大,彷彿隨時都有可能塌陷。但云澈的表情卻是格外平靜,他注視著鳳雪児有些迷濛的眼眸,認真的道:「雪児,接下來我要說的話,你一定要很認真的聽,好嗎?」

    「嗯。」鳳雪児點頭:「只要是雲哥哥的話,我都會聽。」

    雲澈微微而笑,道:「四大聖地顯然都已經知道了鳳神逝去的消息,你昨天在排位戰賽場展露實力,也讓他們會更加確信這一點。接下來,你們鳳凰神宗將很有可能會面對前所未有的壓力和危機。我不知道你的父皇會怎麼應對,也沒有人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但是,雪児,離開這裡之後,你一定要好好修鍊這六重的鳳凰頌世典,獲得更強的力量來好好的保護自己。」

    「除了你的父皇和爺爺,不要輕易的相信任何人,包括你的那些皇兄,因為說不定就會有其他你身邊的人迫於壓力和對自己前程命運的擔憂,而向四大聖地投誠……無論如何,你都要把自己的性命安危放在第一位,因為對於你的父皇,你們宗門的人……還有我來說,你的命比整個鳳凰神宗都重要。若是你們宗門真的有一天遭遇了無法抵擋的滅頂之災,我希望雪児你做的不是拚命的守護宗門,而是用盡所有的力氣去逃離,讓自己活下來……雪児,這些,請你一定要答應我。」

    「啊……」鳳雪児微張著粉嫩的嘴唇,有些不知所措:「離開這裡……之後?我們,還可以離開嗎?」

    「總之,你先答應我。」雲澈眼神堅定的道:「剛才可是你自己說的,只要是我的話,你都會聽。」

    「嗯……」鳳雪児輕輕點頭:「那……我答應。」

    雲澈笑了起來,他向鳳雪児伸出小指:「那我們像上次一樣……拉鉤!」

    鳳雪児伸出自己白嫩的小指,和雲澈的小指輕輕的扣在一起,然後悄然的越扣越緊,看著彼此的眼睛,他們同時想到了第一次小指緊扣時的情景,都輕輕笑了起來。雲澈微笑著道:「既然已經拉過勾,就代表雪児答應我的事,永遠都不能抵賴。」

    「嗯!」鳳雪児清脆的答應:「我答應雲哥哥的事,一定會做到。雲哥哥,你也不許賴掉帶我一起去看雪的承諾哦。」

    雲澈的眼神輕盪,他沒有馬上回答,而是伸手,將掛在脖頸上,夏元霸交給他的傳送玉石拿了下來,然後動作輕柔的掛在了鳳雪児的脖頸上。

    「這是……」鳳雪児用手掌托起玉石,好奇的問道。玉石本是晶瑩剔透,但在鳳雪児的玉雪膚光之下,卻是黯然失色。

    雲澈把手掌放到鳳雪児手心上,然後悄悄的攥住那塊玉石,他留戀的看著她近在咫尺的絕美容顏,音若輕風:「我答應雪児的事,也一定會做到……三年後,蒼風國的冰極雪域,我會和雪児一起去看無邊飛雪。三年後,雪児在那裡等我,好嗎?」

    轟隆……轟隆……轟隆隆……

    空間如同沸騰了起來,劇烈的震蕩之下,雲澈和鳳雪児不但被甩動著。太古玄舟終於到了關閉的最後倒計時。鳳雪児怔怔的看著雲澈,心中充盈著越來越的迷濛,還有無法言喻的不安:「等你?雲哥哥,為什麼是……等你呢?」

    哧!!

    一道觸目驚心的空間裂痕,出現在了雲澈背後不到三尺的距離。雲澈的神情依舊平靜無比,彷彿此刻,這世間已沒有任何事物可以擾亂他的心神。他的手掌輕輕收緊,隨著「乒」的一聲輕響,手心的傳送玉石破碎,頓時,玄光耀起,一個小巧的玄陣出現在了鳳雪児的身上。這個玄陣的出現,還有那種神秘的玄力氣息,讓鳳雪児忽然預感到了什麼:「雲哥哥,你……」

    「雪児……等我……」

    雲澈的四個字輕緩而平靜,但落在鳳雪児的耳中,卻如玄雷一般震蕩的她心神徹底大亂……甚至在一瞬間瀕臨崩潰,她的美眸驚恐的瞪大,無盡的害怕和心痛在全身所有部位蔓延,她伸出手掌,想要抓住雲澈,卻發現他的身影已經模糊,而自己與他越來越遠……越來越遠……

    「雲哥哥……雲哥哥!不要!!!!」

    隨著她一聲杜鵑泣血般的呼喊,所有的聲音、景象都遠遠而去,雲澈的身影,完全模糊在了無盡的空間異彩之中……

    轟隆隆……咔嚓……嘶啦……轟……

    空間徹底的暴亂,整個世界,彷彿走在了瀕臨毀滅的邊緣。雲澈手臂放下,抓起龍闕,將龍闕抱在懷中,閉上了眼睛……

    轟………

    整個太古玄舟世界的空間彷彿一瞬間完全粉碎,數不清的空間裂痕遍布了玄舟的每一個角落,一瞬間,雲澈的身上爆起數不清的血痕血花,整個人直接變成了一個染滿鮮血的血人,似乎他的整個身軀,在這一瞬間被炸裂的空間絞成了無數的碎片……

    此時,正是神凰城的清晨時分,在這時,神凰城中心的光線忽然一下子變得明亮了很多,人們下意識的抬頭望去,發現遙遠的蒼穹之上,那個停留了半年之久的太古玄舟,已經完全失去了蹤影。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