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古蒼、鳳橫空等人基本在同一時間被上古玄舟排出,然後出現在了太古玄舟正下方的地面上……也便是鳳凰城之中。一眾長老和皇子早已等在了那裡,看到鳳橫空等人出現,他們連忙迎了上去,一頓問候。

    鳳凰神宗一同進入的人都是同時出現,鳳橫空迅速掃視周圍,卻發現少了兩個人……而且是最為重要的兩個人。他沉眉道:「雪児還有大長老呢?怎麼還沒出來?」

    古蒼真人仰頭看了一眼空中還未消失的太古玄舟,冷靜的道:「古某的徒兒也是還沒有出現,他們和我們在太古玄舟中所處的位置不同,或許出來的時間會有偏差。」

    鳳橫空緩緩點頭,算是認同了這個想法……因為夏元霸、鳳非煙、鳳雪児都是留在最初的位置自由行動,而沒有加入到探索隊伍。

    夜星寒和姬千柔也是與鳳橫空他們同時出現,夜星寒的眼神有些低沉,姬千柔的眸光掃了他一眼,隨之撇開,一副天大的事都與我無關的悠然神情。

    一聽這話,鳳熙辰連忙向前,道:「古蒼真人,貴弟子在太古玄舟開啟后不到兩個時辰就出來了,現在正在丹殿之中。」

    「你說什麼?」古蒼真人的臉色微微一變,鳳橫空也是眉頭一凝:「辰兒,你確定自己沒有看錯人?朕可是親眼看著夏元霸進入了玄舟之內,怎麼可能中途出來?」

    古蒼真人卻是神情肅然的道:「他是不是受了什麼重傷?現在傷勢如何?」

    鳳熙辰連忙道:「他倒是沒有受什麼傷的樣子,但就是昏迷不醒,而且全身完全感覺不到玄力氣息的存在,就像是……被廢了一樣。」

    古蒼真人臉色再次一變:沒有創傷,全身沒有玄力氣息,難道……

    一直沉默不語的夜星寒眉頭挑了一下,心中頓時感覺到不妙。鳳非煙死了,雲澈和鳳雪児也已不可能出現,知道一切的只有姬千柔,他只要穩住姬千柔,就不會有人知道太古玄舟之中的事。他完全沒有想到,夏元霸竟然沒有死……他之所以消失,竟然是提前離開了太古玄舟!

    他也忽然想起,自己似乎在不久前的確聽說過皇極聖域有一種可以干涉太古玄舟空間的傳送玉石,但數量極少,珍貴無比,沒想到夏元霸竟有一個……不過想到他的霸皇玄脈,夜星寒忽然又覺得這似乎應該是理所當然的事。

    鳳橫空想了一想,剛要開口,忽而,他的前方玄光閃動,一個小巧的玄陣緩緩出現,看到這個玄陣,古蒼真人面露疑色……因為這個玄陣,分明是傳送玉石中所蘊含的特殊傳送玄陣。

    玄陣之中,映現出了鳳雪児的身影。她的出現,讓夜星寒臉色頓時一變,隨之露出的神情卻不是驚懼,而是震驚中帶著狂喜。

    熟悉的地方,熟悉的空氣,視線中是熟悉的人,耳邊是熟悉的聲音……但這些,鳳雪児都彷彿完全感覺不到,她安靜的站在那裡,抬首看著蒼穹……她明明就身處自己的家,卻顯得無比孤寂。

    蒼穹之上的太古玄舟,也在這一刻完全的消失了。

    鳳雪児的眸光一下子徹底失去了焦距,兩行清澈的眼淚在臉龐上緩緩滑落,眼前,她所能看到的,只有最後一剎那雲澈那模糊的臉孔,耳邊,一遍一遍響動著他輕柔似風的聲音……

    雪児……等我……

    「雲哥哥……雲哥哥……」

    一聲低泣,每個字都悲傷的幾乎要撕裂所有人的心。她閉上了眼睛,就如一隻失去了靈魂的精靈,向後直直的倒了下去。

    「雪児!」

    鳳雪児現身時,鳳橫空大呼一口氣,喊了兩聲,卻是沒有得到鳳雪児的任何回應,他正在奇怪,便看到她竟然直挺挺的倒了下去,他頓時大吃一驚,然後衝過去將她扶住,剛一碰觸到她的身體,他便臉色驟變:「這是……封凰禁陣!」

    「什麼!?」一聽這四個字,所有在場的鳳凰神宗之人都是大吃一驚,他們齊齊圍了上來,感知到鳳雪児身上模糊的氣息之上,每一個人都是駭然失色。

    「怎麼會!」鳳熙銘咬緊了牙齒:「封凰禁陣是我宗懲罰犯下彌天大錯的弟子而用,怎麼會出現在雪児身上……而且以雪児的實力,全宗又有幾個人能讓她中封凰禁陣!」說到這裡,他忽然想到了什麼,臉色變得驚恐:「封凰禁陣只有我宗的人能夠使用,而和雪児一起在外面的,只有大長老……可是……這……大長老怎麼會……」

    鳳橫空迅速掃了周圍一眼,發現鳳非煙依然沒有出來。他的臉色陰沉的嚇人……因為鳳雪児從小到大,別說被人傷害,連被大聲斥責都沒有過,而現在竟然有人對她使用

    (本章未完,請翻頁)了封凰禁陣。他臉色鐵青間,已是氣的根本說不出話,猛吸一口氣,雙手火焰燃起,將自己的火焰源力毫不吝嗇的注入鳳雪児的身體之中……不多時,鳳雪児體內的封凰禁陣無聲粉碎。

    昏過去的鳳雪児,也在這時悠悠醒轉。

    「雪児!」鳳橫空收起鳳凰炎,把鳳雪児扶起,強忍怒氣,心疼而急切的道:「你在太古玄舟里到底發生什麼事?是誰……是誰傷的你。」

    鳳雪児雖然睜開了眼睛,但面色卻是一片蒼白,一雙美眸渙散無光,鳳橫空連續呼喊了好幾遍,她都毫無反應,彷彿丟掉了魂魄一樣。直到……她的視線,忽然碰觸到了夜星寒的身影。

    「是你……是你害死了雲哥哥……是你害死了雲哥哥!!」

    鳳雪児忽然發出的聲音近乎撕心裂肺,她的目光,竟透著一種讓鳳橫空無比陌生的怨恨和殺意……他身為鳳雪児的父親,這輩子,還是第一次從她的身上感覺到恨意和殺意。而她所指向的人是夜星寒,也是讓他心中猛的一動,他連忙扶住鳳雪児的肩膀,沉聲道:「雪児,冷靜下來,告訴父皇,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古蒼目光掃視四周,卻是沒有看到雲澈的身影,夏元霸的異狀,鳳雪児的失態,讓他已隱約猜到了什麼,他淡然的看了夜星寒一眼,聲音平和的道:「雪公主,平緩心境。」

    古蒼真人平淡無華的幾個字,卻是帶著無上玄力,如一縷清風撫過鳳雪児的心魂,讓她的情緒緩慢平復。她沒有再情緒失控,但心靈依然痛苦讓她無法呼吸。她咬著嘴唇,一絲鮮血從唇角緩緩的滑落,一直流淌到她白若凝脂的雪頸。

    她從絕境中脫離,離開了太古玄舟,回到了鳳凰城,回到了親人的身邊,脫離了一切的危險……

    但這一切,卻是以雲澈的生命換來。

    他明明可以自己安然無恙的離開險境……從一開始就可以。但是,他卻拚命的帶著她逃亡,為了她不惜徹底得罪夜星寒,甚至最後……用自己的命,換了她的命……

    雲哥哥……雲哥哥……

    臉上的淚被緩慢的風乾,心中的淚,卻是蔓延成海……她第一次知道,原來,這才是真正的悲傷,原來,悲傷是這麼的痛苦和折磨……她閉上眼睛,眼角蔓淚,平靜的聲音卻是字字泣魂:「大長老背叛了我們,他早已向日月神宮投誠……夜星寒想要佔有我,大長老出現,卻忽然對我出手,讓我中了封凰禁陣……是雲哥哥和大個子哥哥救了我……雲哥哥帶著我,逃到一個古堡之中……夜星寒想要逼死我和雲哥哥,雲哥哥把可以逃出來的東西給了我,雲哥哥他……他卻……」

    鳳雪児的描述斷斷續續,聲音不斷起伏,但人們依然清楚的明白了到底發生了什麼。說完最後一句話,鳳雪児的眼前再度浮現雲澈的身影瞬間遠遠而去的畫面,心靈如被萬箭穿刺,眼前頓時一陣模糊,再一次……昏倒了過去。

    「雪児!」鳳橫空扶住鳳雪児,已是憤怒、怨恨的全身發抖,他在察覺到鳳雪児體內的封凰禁陣時,便已想到了鳳非煙……因為沒有深入玄舟內部,暗中保護鳳雪児的,也唯有鳳非煙。沒想到,這個可怕的猜想竟然成為了現實,而且比他預想的還要可怕千萬倍!

    與他一起長大,同輩之中他最為敬重、信任甚至依賴的大哥,竟然……

    種種跡象都表明,四大聖地似乎都已經知道了鳳神離世的消息……原來,那不是錯覺!竟然是鳳非煙,將這事告知了日月神宮!徹底的背叛和出賣了鳳凰神宗。

    如果鳳非煙背叛,他還勉強能承受的話,那麼,鳳雪児差點遭到毒手,甚至最後差一點點就永遠葬身在太古玄舟之中……這已是徹徹底底碰觸了他絕不能碰觸的逆鱗,徹底踐踏了他最後的底線。無盡的憤恨讓鳳橫空的胸口都幾乎要炸開,他怒視夜星寒,聲音微帶顫抖:「夜星寒……你……給朕……一個……解釋!!」

    所有鳳凰神宗的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夜星寒身上,每一個人的目光都充斥著深深的憤怒和陰狠,如果不是夜星寒日月神宮少宮主的身份,他們早已齊齊湧上,將他當場撕成碎片。鳳雪児,她不僅僅是鳳橫空的逆鱗,更是整個鳳凰神宗的逆鱗。

    古蒼真人的臉色雖然看上去還算平靜,但目光卻已是隱含憤怒。姬千柔側著身體,目光悠然的欣賞著不遠處的鳳凰花,凌坤則是目光在鳳凰神宗和夜星寒身上來回變動,眉頭也緊了起來。

    面對鳳橫空隨時可能暴走的怒火,夜星寒卻是半點驚慌的神色都沒有,他的雙目眯成一條狹長的眼縫,不緊不慢的道:「鳳凰宗主息怒,本少的做法的確是過激了一點,但這也只是因為我太喜歡雪児妹妹,所以一時

    (本章未完,請翻頁)略有衝動,鳳凰宗主也年輕過,相信一定會理解。」

    「理解?」鳳橫空氣極反笑,他的雙眸已完全變成赤紅色,兩團鳳凰火焰在瞳孔中劇烈搖曳,顯然已是進入了極怒狀態:「那麼朕現在殺了你,相信你們日月神宮,也一定能夠理解了!」

    「殺我?哈哈哈哈!」夜星寒大笑了起來,毫無畏懼之色,反而一臉的不屑與嘲諷:「好啊!那鳳凰宗主倒是出手試試看啊。嘖嘖,就是不知道沒有了鳳神存在的鳳凰神宗,能在我日月神宮的怒火之下,存活多久呢?是一年,還有一個月呢?」

    鳳橫空和鳳熙銘的臉色陡然一變。

    「住口!」一個鳳凰長老厲聲道:「你對雪公主下毒手在先,顯然居然出言褻瀆我族鳳神大人!我族鳳神大人是天玄大陸唯一的神靈,有著永久的生命,世代守護我鳳凰一族,永遠都會存在!你真以為我們鳳凰神宗,會懼怕你們日月神宮嗎!」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夜星寒再次狂笑了起來,笑的無比刺耳:「你們這些鳳凰神宗的人還真是悲哀,被你們的宗主耍的團團轉,你們的鳳神早就已經死了好幾年了,你們居然沒有一個人知道,還把這個早已死了的祖宗搬出來,真是讓人笑掉大牙,哈哈哈哈……如果不相信的話,盡可以問問你們的宗主。」

    「你……你簡直信口雌黃,一派胡言!」眾鳳凰長老都是氣的渾身發抖,但夜星寒那過於囂張和姿態和篤定的語氣,讓他們心中無法不驟起陰影,而他們的目光轉向鳳橫空時,卻發現他臉色鐵青,但是始終沒有出口反駁,心中更是一片劇震。

    難道……鳳神大人真的已經……

    「鳳神已死的消息,可是你們的大長老鳳非煙親口告訴我的。」夜星寒陰險的道:「我們四聖地的人早在兩年前就得到了消息,可笑你們自己宗門的人卻還不知道,還活在悲哀的假象里。你們也不好好想想,如果你們所謂的鳳神沒有死,那你們的大長老為何要為我們日月神宮賣命呢?」

    「你們的鳳神沒死的時候,我還會多少敬畏幾分,沒有了鳳神的鳳凰神宗,嘖嘖……」夜星寒撇撇嘴:「這個『神』字,也該去掉了,別說和我日月神宮抗衡,簡直讓我們正眼相看的資格都沒有。這種狀況,我看上你們的雪公主,是對你們整個宗門的恩賜!你們不但不領情,居然還要殺我?鳳凰宗主,你倒是真的出手殺我啊!!」

    夜星寒的話,就如一把毒刃,狠狠的刺入了每一個鳳凰神宗之人的心魂之中,讓他們的臉上都露出了深深的驚恐,他們看著鳳橫空,聲音顫抖:「宗主,他說的……是真的嗎?鳳神大人真的已經……已經……」

    鳳神,既是鳳凰神宗的老祖,更是整個神宗的靠山、信仰和精神支柱。若是這個支柱倒塌,鳳神神宗也就倒塌了大半,不但威懾力暴跌,整個宗門也會人心大亂。但到了此刻,這件事已是無法瞞住。鳳橫空仰起頭,深深的嘆息一聲,道:「鳳神大人的事……」

    「何方小輩,竟然妄自污衊本神已亡!」

    一個威壓,平和,又隱含憤怒的聲音忽然從遙遠的蒼穹之上傳來,清晰的傳入每一個的耳中,然後帶著無法抗拒的穿透力,回蕩在了他們的心魂、血肉、骨骼……全身的每一個角落。

    這個聲音,讓所有人全身一震。與此同時,一股浩瀚無邊,如同蒼穹傾覆的氣場降臨而下,彷彿籠罩了整個大地,在這股磅礴無比的氣場之下,所有人都是全身僵住,心臟驟緊,就連強如古蒼,都感覺自己就如山嶽前的一粒沙塵般微小。

    鳳橫空猛的抬頭,一時間震驚、激動的全身哆嗦:「這……這個聲音和力量是……是……」

    遙遠的蒼穹之上,在這時忽然出現了兩道狹長的金色光芒,隨之,這兩道狹長的金芒如兩道微眯的眼睛般緩緩睜開……張開一雙鑲嵌在天際,無比巨大的黃金眼瞳。

    鳳凰之瞳!!

    (本章完)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