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c_t;readx;

    古蒼帶著夏元霸御空而行,返迴向皇極聖域。[]⊥,他們的速度並不快,一路之上,兩人之間異樣的沉默。夏元霸臉上無喜無悲,全身自始至終一動不動,就連眼神都沒有任何的變動,一直怔怔的看著前方,就如一個沒有了靈魂的木偶。

    古蒼不斷側首看向夏元霸,心中陣陣嘆息,良久,他終於出聲道:「元霸,你也已經儘力,事已至此,你也不要再傷心自責了。」

    夏元霸神態怔然,毫無反應。

    「唉,」古蒼真人長長嘆息一聲,道:「我知道,你現在一心想要為雲澈報仇,但你強行喚醒玄脈中的源力,導致你未完全長成的玄脈承受過重的負荷,至少兩年之內,你都將無法使用半點玄力。這段時間裡,你須要拋開雜念,靜心靜養……夜星寒畢竟是日月神宮的少宮主,你想要報仇,就算拋開皇極聖域和日月神宮千絲萬縷的聯繫,也是難如登天。」

    夏元霸依然毫無反應。

    兩年前,在天劍山莊,他以為雲澈為了救他而死時,嚎啕大哭,幾近精神崩潰,但這一次,他卻沒有掉一滴眼淚,就連過激的反應都沒有,甚至整整半天過去,一個字都沒有說過,平靜的嚇人reads;。

    這時,他終於有了動作,抬起手掌,緩慢的按在自己的胸口上,口中發生嘶啞而沉寂的聲音:「師父,弟子想要閉關三年。」

    「閉關三年?」古蒼真人面露驚訝,但看到他手掌所放的位置,他眸光一動,忽然道:「莫非,你的玄脈有什麼異變?」

    夏元霸沒有說話。

    古蒼真人遲疑一會兒,還是點頭:「既然這是你所願,為師當然不會反對。一切,回聖域再說吧。」

    夏元霸終於開口說話,古蒼真人的心也放了下來,飛行的速度明顯的加快。坦白說,古蒼真人不知道自己是該憂,還是該喜。在與雲澈重逢后,夏元霸表現的是另一種完全不同的性情,變得格外溫和熱烈,而這與霸皇之心全然相悖,讓他擔憂著夏元霸的進境會不會就此停滯,甚至倒退。

    如今,雲澈葬身太古玄舟,帶給夏元霸的,是沉重的打擊和刻骨的怨恨。在自責和怨恨之下,復仇成為了他最大的渴望……在如今已無法使用玄力的夏元霸身上,古蒼清楚的感覺到了一股讓他都有些心驚的恨意。而這滔天的恨意,將會狠狠的刺激著他去瘋狂的追逐足以復仇的力量,亦會讓他變得越來越冷漠沉寂。(

    這些,都會極強的刺激他霸皇之心的成長,也同步催動著霸皇神脈的覺醒。

    只是,一個未來無法估量的天才就此隕落,讓人無法不深深惋惜。

    ————————————————

    蒼萬壑如同一下子失去了全身的力氣,緩慢而無力的坐倒在龍椅上,臉色一片慘白。

    「這件事……已經確定是真的了嗎?」蒼萬壑神色慘然的道。

    「是……直到太古玄舟消失,駙馬也沒有出來。後來鳳凰神宗也對外承認,駙馬是為了救雪公主,才……才葬身其中。現在,七國都應該已經知道了這件事。」蒼萬壑的貼身太監神情悲痛的道,他支吾了好一會兒,才終於道:「皇上,請你節哀……還有一件事,奴才……奴才不知該不該講。」

    「講……」

    「是……剛才半個時辰里,滄瀾、葵水、伽羅、天香、黑煞五國分別傳音,取消了昨日預定的來訪。」那太監瞥了一眼蒼萬壑的臉色,又慌忙道:「不過皇上無需動怒,駙馬是為了救雪公主而死,神凰帝國那邊一定會給予我們重謝,說不定,神凰帝王還會親自來訪。」

    蒼萬壑長長的嘆息一聲,閉上眼睛,擺了擺手:「你下去吧,讓朕安靜一會兒……另外這件事,不要讓月兒知道……你下去吧。」

    蒼萬壑的聲音剛剛落下,殿外,忽然傳來清晰的倒地聲,隨之一個宮女的驚呼聲傳來:「啊……蒼月公主!快來人啊,蒼月公主昏倒了……」

    蒼萬壑心中一驚,猛的站起,慌忙沖了出去:「月兒!!」

    ——————————————————————

    今年之前,沒有人會想到,甚至雲澈自己都不會想到,他一個人的生死,會牽動一整個國家。如今,他在太古玄舟隕落的消息傳來之後,整個蒼風國都為之動蕩。

    而且,是極其劇烈……足以決定蒼風國未來的動蕩。

    天劍山莊。

    夜幕落下,凌天逆浮在御劍台的上空,翹首仰望著繁星遍布的夜空。成千上萬支飛劍在他周圍飛舞,卻沒有一把能近到他十丈之內。

    凌月楓動作輕緩的來到凌天逆身側,恭敬的問候:「父親。」

    「傑兒去哪兒了?」凌天逆平緩的道,聲音透著一種難言的滄桑與孤寂。

    「傑兒他現在身在神凰帝國,要回來還需要些時日。」凌月楓道。他凝目看著凌天逆的樣子,道:「父親,你是不是有什麼重要的事要交代。」

    「唉……」凌天逆發出一聲悠長的嘆息:「這蒼風國的天,是要徹底的變了。」

    凌月楓心臟一跳:「父親的意思是?」

    「你這些天做好準備,待傑兒回來之後,讓玉鳳帶著他和雲兒去到天威劍域待上幾年,待天威絕劍修鍊至大圓滿后再回來reads;。這段時間,我們天劍山莊也暫且閉庄吧。」凌天逆聲音沉重的道。

    「閉庄?為什麼要閉庄?」凌月楓驚聲道。

    「因為我們阻止不了蒼風國的這次天變,就連干涉都不能。我們所能做的,唯有獨善其身,自我保全。」凌天逆嘆聲道。

    「這……到底是什麼大事要發生了?還請父親明示。」凌月楓滿臉驚疑的道。

    「再過不久,你就會明白了。閉庄之後,外界縱然風雲顛覆,也不要理會,任何外客都不要見。尤其是蒼風皇室和冰雲仙宮……他們若登門相求,絕不可答應,切記!」

    凌月楓的臉上露出深深的驚詫,看著凌月楓肅然中透著深深無奈的面孔,他只得緩緩點頭:「是。」

    ————————————————

    另一個地方,另一個空間。

    所有人都以為已經葬身在太古玄舟的雲澈卻並沒有死……相反,此時的他,比任何一刻都要清醒。

    太古玄舟消失在神凰城上空的那一剎那,狂暴無比的空間亂流襲來,讓他的身體如同瞬間被萬千把鋼刀剜刺切割,讓意志力極強的他都痛苦的嘶聲吼叫。空間在瘋狂的破碎、扭曲、撕裂,他的身體也在破碎、扭曲、撕裂,他的身軀在一瞬間便已是血肉模糊,那籠罩著全身的恐懼撕扯力,讓他感覺到全身的骨頭都彷彿被全部絞斷。

    死亡臨近的感覺從未如此的清晰,但出於求生的本能,雲澈拼盡全部的玄力和意志,張開了封雲鎖日屏障。

    哧……哧……哧……

    「封雲鎖日」所築起的強大屏障讓雲澈得以緩和,但屏障也在空間亂流中大幅度的扭曲、崩壞著,隨時都可能完全崩潰。這時,雲澈的耳邊傳來茉莉無比凝重的聲音:「給我好好的聽著!太古玄舟現在正處於空間穿梭狀態,這個狀態不知會持續多久,或許要幾十年甚至幾百年,而這個過程之中,太古玄舟每時每刻都將充斥著空間亂流。在這持續的空間亂流之中,就算是一個高等的帝君,用不了多久,也會無法支撐,被撕裂成灰燼。」

    「但是,你卻還有一絲能活下來的希望!因為你有著龍神之軀,你的**,尤其是你的骨骼沒有那麼容易被完全摧毀,最重要的,是你有大道浮屠訣在身!空間亂流雖然可怕,但,空間亂流之中所蘊含的天地之力是尋常環境的數十倍!如果你想活命,就全力運轉大道浮屠訣,盡最大可能吸納空間亂流中的天地之力來修復身體和恢復玄力!」

    「若你的恢復速度能勉強與受損幅度持平,甚至超過,你就能夠活下來!這是你唯一的希望!」

    茉莉的聲音,讓本已靜待死亡的雲澈一下子瞪大了眼睛……眼前的視線完全的扭曲,扭曲的空間里飄蕩著自己的血肉。本已沉寂下去的意志在求生的**之下無比強烈的蘇醒,他低吼一聲,凝聚所有心神,瘋狂的運轉大道浮屠訣。

    雲澈頭頂上,出現了一個金色的氣旋,氣旋起初緩慢旋轉,然後旋轉的越來越快,越快越快,最後,清晰的映現出一個小巧的金色塔影。在動蕩的空間之中,這個金色塔影卻是毫無扭曲的痕迹。

    金色塔影在雲澈的頭頂緩慢旋轉,然後快速的吸納的周圍的天地之氣……第一個瞬間,雲澈的瞳孔之中就一下子溢滿了驚喜,因為茉莉說的完全沒有錯,空間亂流中所蘊含的天地之力,濃郁的完全超出他的想象,在大道浮屠訣的吸納之下,就如奔流的江河一般湧入他的體內。

    頓時,雲澈體內的生命之息如同被完全點燃,化作激烈的燎原之火,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快速修復癒合著他所受到的嚴重創傷。雲澈身上的傷奇重無比,全身上下幾乎找不到一絲完好的地方,但隨著大道浮屠訣的持續運轉,他的身體雖然每一息都在承受著無比巨大的損傷,但每一息,又在被以極快的速度恢復著……逐漸的,十息過去,百息過去……半個時辰過去……一個時辰過去……三個時辰過去……一天過去……

    雲澈全身上下依舊血淋淋一片,但卻始終沒有再繼續加劇,而雲澈,也還清醒的活著……在這天地之力旺盛到驚人的太古玄舟之中,大道浮屠訣所帶來的驚人恢復力,竟基本持平於空間亂流對他造成的損傷!讓他在這充斥著恐怖空間亂流的太古玄舟中,整整一天都沒有死!

    而他的軀體,在這一天之中被損傷、修復、損傷、修復……次數高到了難以計數。他的玄力,也在這個過程中為了維持生命力而大幅度的損耗,又大幅度的恢復……在頻率高到恐怖的周而復始中,他的身體,還有玄力,也在被以一種匪夷所思的方式淬鍊著……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