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一次,雲澈支撐了七個時辰加兩刻鐘。

    每一息都在凝聚全部精神對抗空間風暴的雲澈並不能感覺到自己所能支撐時間的變化,但茉莉卻是計算的清清楚楚。雖然只是增加了兩刻鐘,但已足夠彰顯著雲澈的身體和玄力在七個時辰的空間風暴淬鍊后,潛移默化中有了多麼驚人的變化。

    再雲澈達到臨界點后,空間風暴再次變得平緩起來。

    已經半隻腳踏入死亡關卡的雲澈癱倒在地,拚命喘息,然後四分精神抵禦平緩下來的空間風暴,六分精神恢復傷勢和玄力。在他總算恢復的差不多時,空間亂流再次變得狂暴起來……

    第三次,雲澈支撐了七個半時辰!

    第四次,支撐了近八個時辰……

    時間,就在這無法脫離的窄小空間,和彷彿永無休止的空間災難中緩慢流過。這期間,雲澈沒有和任何人戰鬥,但每一息,卻比任何戰鬥都要拚命和險惡。他的身體在一次次的再生中變得越來越堅韌。他沒有任何閑暇去修鍊玄力,但玄力強度在以驚人頻率的釋放和恢復之下變得越來越濃郁,以驚人的速度暴漲著。

    八個月後,雲澈的玄力從天玄境初期連續突破,直接躥升到天玄境五級……平均兩個月就會提升一個等級!這可是天玄境界的玄力提升!從天玄境一級到天玄境五級的提升,比之從初玄境到地玄境巔峰還要艱難的多的多。也就是說,雲澈這八個月的提升幅度,比之他擁有邪神玄脈后三年半的提升還要大上許多。

    這樣的提升速度,足以讓天玄大陸最高層層次的那些強者都震驚不已。

    同時,由於雲澈絕大多數的時間玄力都處在全力釋放的狀態,所以他的玄力等級雖然提升的極為迅猛,但卻也格外渾厚凝實,沒有半點短時間內玄力暴漲而帶來的玄氣虛浮和不穩。

    「這一次居然堅持了五天。」茉莉低聲自言自語道。雲澈每一次的變化,她都清晰的看在眼中。

    此時的雲澈,也又一次達到了所能支撐的臨界點。

    隨著玄力和恢復能力的大幅度減弱,雲澈的身體開始劇烈扭曲起來,隨之「咔嚓」聲響起,皮肉之下,雲澈的骨頭開始被空間風暴一根根的摧斷,經脈也根根斷裂……

    「看來差不多了。」茉莉伸出手掌,便要阻隔大半的空間風暴,而在這時,雲澈的口中忽然發出一聲似痛苦,似憤怒,又似不甘的低吟,本該枯竭的玄力和精神猛的湧上,死死的遏制住空間風暴對他身體的衝擊,茉莉的動作也頓時遲緩一下,她看到雲澈的身上忽然閃動了一瞬淡淡的玄光,頓時低語一聲:「又要突破了嗎……嗯?不對!」

    「吼!!!!」

    一聲低沉而震撼的龍吟忽然從雲澈的身上響起,直震蕩的空間微微一滯,龍吟聲中,雲澈的身後頓時浮現起一個蒼藍色的龍影,這個龍影快速的放大,整整持續了五息之後才緩慢消失,與此

    (本章未完,請翻頁)同時,茉莉從雲澈的身上,竟分明感覺到了一種……近似於死亡荒原,太古蒼龍的氣息!

    咔……咔……咔……

    雲澈的身上傳來清晰無比的骨骼聲,卻不再是骨骼斷裂的聲音,而是骨骼緩慢重生的聲音,就連皮肉也緩慢的再生,唯有他的精神依舊貧瘠薄弱,搖搖欲墜……卻在這瀕臨精神極限的狀態下,硬生生的抵擋住了空間風暴的衝擊。

    「他的龍神血脈,竟然已經達到了千分之一!」茉莉的聲音中帶著微微的驚然,她遠遠要比雲澈清楚千分之一的龍神血脈是怎樣的概念。雲澈身體內那微小的一點龍神之髓,在一個凡人的軀體,和低等的位面之中想要生出一滴龍神之血,在正常情況下要至少數年的時間,但在這太古玄舟之中,無數次的血肉再生,也無數次的刺激著龍神之髓,再加上大道浮屠訣時刻帶來的天地之氣滋養,這短短不到一年的時間,讓雲澈的龍神血脈濃郁了近二十倍!

    現在的雲澈,縱然不釋放半點玄力,僅憑身軀強度硬抗一個低等王座的攻擊,都基本不可能受傷。

    「看來還能再繼續抗一段時間。」茉莉放下手掌,輕眯著微漾紅光的眼眸,觀察著雲澈身體的每一絲變化。

    最初的時候,她想方設法想要雲澈變得強大,只為自己能夠重塑身體。但隨著雲澈實力一點點變得強大,而且速度上遠遠超過她最初的預料,她在不知不覺中,竟有了想看到這個人類究竟能夠在她離開他之前走到哪一步的念想……而且這個念想一直在悄然變得越來越強烈。

    只是她自己卻並沒有發覺。

    時間繼續流淌,不知不覺間,距離雲澈進入太古玄舟,已過去了整整十八個月的時間。

    雲澈也在從未休止過的空間風暴中,活著停留了整整十八個月。

    空間暴亂的聲音無比刺耳,但這個聲音,無論是雲澈還是茉莉,都已完全的習慣。而他們同樣習慣的,是對方的存在。雲澈能在這裡一直苦苦的堅持下來,是因為這裡雖然無比可怕,息息奪命,但卻並不孤單,因為有一個茉莉一直在警示、斥責……同樣也陪伴和支撐著他。當初是茉莉讓他從一個廢人變得強大,他目前的實力,九成是來自茉莉,無論身在何地,遇到怎樣的險境,總有一個人和他共同面對,並一次次在他迷茫或猶豫中為他指明方向。

    而對茉莉而言,她這些年以來,也只有雲澈。時至今日,她雖然樣貌上和最初遇到雲澈時沒有絲毫的變化,但年齡,已從十三歲成長到十八歲,她的生命里,有著超過四分之一的時間只有雲澈一個人的存在,以後還會更多……

    但因為是習慣,所以往往會被習慣性的忽視。他們誰也沒有想過:若是有一天彼此分離……會是怎樣……

    ———————————————————

    「已經整整半個月了。」茉莉看著雲澈狀態,低念著他又一次堪稱不

    (本章未完,請翻頁)可思議的突破。

    持續支撐的整整半個月,雲澈的狀態也變得岌岌可危,就在茉莉準備隔絕空間風暴時,忽然間,整個空間猛然震蕩了一下,巨大的轟鳴聲從四面八方傳來,並持續了十幾息之久,這個異變,讓茉莉眉頭一皺,她剛要釋放氣息去查探太古玄舟發生了什麼,忽然間,空間風暴竟以極快的速度自行緩和了下來,不斷猙獰肆掠的空間裂痕消失了,空間扭曲也快速變做微小的漣漪,最終連漣漪都完全不見……到了最後,就連空間暴亂的聲音,也徹底的消失了。

    一切,歸於完全的平靜,空間亂流,在雲澈和茉莉毫無準備的情況下,消失了。

    而空間亂流消失的原因就只有一個……

    那就是太古玄舟停止了!

    「停止了?怎麼會停止?」茉莉擰起眉角:「難道太古玄舟停留的地方,並不僅僅只有天玄大陸一個地方?」

    空間亂流完全消失……這次是完全消失,而不是以往的緩和,這個變化讓雲澈已疲憊到極點的精神微微一震,但他無法分心說話和探知周圍的狀態,而是拚命凝聚心神,開始以大道浮屠訣恢復身上的傷勢。

    但沒有了空間亂流,大道浮屠訣吸納天地之氣的速度也下降了數十倍,他傷勢恢復的速度雖然比之常人依然極快,但比之之前空間風暴中的十八個月,卻是格外緩慢。

    不需要分心去抵抗空間亂流,雲澈的心也完全的安定了下來。這種感覺,就如從煉獄,一步跨越到了夢中的天堂,雖然精神疲憊,全身疲軟而且劇痛無比,但那種輕鬆的感覺,卻是讓他幾乎要飄起來。整整十八個月……十八個月煉獄中的堅持,他終於等到了這明亮到耀眼的曙光!

    茉莉沒有打擾他,也沒有出去查看,她身體降下,站在雲澈面前,看著他的狀態,又不斷轉動目光看著周圍比天石還要剛硬的牆壁,水眸之中毫無情感和波瀾,不知在想著什麼。

    整整一天過去,空間依然處在靜止狀態,沒有出現暴亂。它當初在天玄大陸出現,是停留了半年的時間,不知這一次的靜止,會不會也是半年之久。

    只是不知道,太古玄舟這次停留在了什麼地方。

    而一天的時間,雲澈也一直端坐在地,身上的傷勢好了六七成左右,氣息也平穩了很多,精神也應該恢復了大半。而此時,也是差不多可以叫醒雲澈的時候。

    小睡了一天的茉莉睜開眼眸,探查了一番雲澈的狀態,準備將他叫醒時,雲澈的身上,異變忽生。

    雲澈頭頂上一直緩慢旋轉的淡金色浮屠塔,在這時忽然極速的旋轉起來,就連其顏色,也分明在一點點的變得濃郁……從淡金色,逐漸變成著耀金色!隨之,這些金色的光芒緩緩沉下,蔓延到了雲澈的身上,如同為雲澈披上了一層朦朧的金衣。

    「難道是……」茉莉的星眸之中,閃過深深的驚詫。

    (本章完)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