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澈自己,已是進入了一個格外微妙的狀態。他忽然感覺不到了疼痛,聽不到了任何的聲音,周圍的一切都彷彿一下子全部消失了……他感覺自己彷彿正在輕輕飄浮著,自由遨遊在無邊無際的太空之中。天地之間,混沌之中,彷彿只剩下了自己的存在。

    磅礴無際,又溫和無比的天地氣息爭相向他湧來,包裹著他的全身,湧入他的體內,修復著他所有的傷勢,恢復著他的玄力,淬鍊著他的軀體。這些天地之氣讓他熟悉又陌生,要遠遠比之前的精純的太多……不,應該說,雖然同樣是天地之氣,但卻彷彿是另一個層面的天地之氣!

    他的意識告訴他,是他的大道浮屠訣,又一次的突破了!!

    而且這一次的突破,是一種和之前的幾次突破截然不同的突破。前面的突破,可以說是同一個層面之內等級的突破,而這一次突破,那種奇異的感覺,完全是從一個層面,到另一個更高層面的大境界突破!

    當初,在他突破至大道浮屠訣第三境時,茉莉也曾告訴過他,大道浮屠訣每三重境界,就是一個分水嶺,前三重可算作初期境界,進入第四重,便是踏入了中期境界……而以凡人之軀想要踏入第四境界,將比登天還難。

    但此時,距離上一次突破還不到三年的時間,他便已成功踏入了這個茉莉口中「比登天還難」的大道浮屠第四境!!

    大道浮屠訣的修鍊不是靠戰鬥,也全然不依附於玄力而存在,它的提升,主要靠的是感悟和理解。這十八個月的時間,雲澈的大道浮屠訣基本每一息都在運轉之中,而且超過八成的時間都處在最大程度,最高極限的運轉狀態,所吸納的天地之地,多到了難以計數。潛移默化間,他與天地之力的交流,對大道浮屠的感悟也一直在不斷的加深中,終於成功突破了第四重的瓶頸,踏入了大道浮屠訣另一個全新的領域。

    他的軀體,也在更高層面大道浮屠訣的洗禮下脫胎換骨,而且,是極大幅度的脫胎換骨。

    隨著雲澈大道浮屠訣的突破,他傷勢恢復的速度也頓時加快,身上的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著,茉莉透過雲澈癒合中的傷口,清楚看到了他的血液之中……分明摻雜上了稀薄的金色。

    「大道浮屠第四重……傳說中『聖軀』的第一步,他居然只用了不到五年,比哥哥還要快……」

    茉莉低聲輕念,此時的她居然有些失神,縱然以她的認知,也深深的驚然於雲澈這一次的突破。前三重的突破,雲澈雖然每次都要提前於她的預期,但也只是讓她稍稍驚訝而已,而這一次,她的心情真的要以「震驚」來形容。因為大道浮屠第四境的突破,和前三重是截然不同的概念……雖然,他的突破和這十八個月地獄般的空間風暴淬鍊有著很大的關係,但茉莉很清楚的知道,這絕不是全部的原因,最為重要的,是悟性,還有氣運——也就是天地混沌對他的親和和眷顧。否則,若是換做一個同樣體質、同樣實力,但悟性和氣運相對尋常的他人,在同樣的空間風暴中,別說十八個月,就是十八年,甚至一百八十年,一千八百年,都極難獲得大道浮屠第四境的突破。

    眼前的事實在告訴著茉莉,雲澈的悟性,還有氣運……竟是要遠遠的超過她的哥哥。

    兩個時辰的時間,雲澈的身體被淬鍊完成,頭頂的浮屠塔消失,全身外傷內傷也全部癒合,他眼睛睜開,眸光亮起的那一剎那,一點金色的光芒一閃而過。

    「很好。」茉莉極其難得的點頭讚許:「沒想到你竟然這麼快突破到了大道浮屠第四境,已經可以吸納更高層次的天地之力

    (本章未完,請翻頁)。大道浮屠第四境的淬鍊,可以讓你平添十萬斤的臂力,軀體的強度和恢復能力,也絲毫不亞於龍神血脈的賜予。和龍神血脈結合之下,你雖然力量上還差的多,但身體強度上,已經完全不亞於一個半步帝君!恢復能力上,甚至還要遠遠超過一個真正的帝君!」

    「你現在,應該可以相對輕鬆的駕馭『煉獄』狀態了!不過你雖然進境驚人,但也不要輕易的去嘗試開啟『轟天』境關。」

    大道浮屠第一境,賜予的是四千斤臂力;第二境,賜予的是八千斤臂力,第三境,賜予的是兩萬斤臂力,而到了如今的第四境,卻是出現了一個巨大幅度的飛躍……平添十萬斤臂力!身體強度的增幅雖然無法直觀感受,但必然也是和臂力相近的驚人幅度。

    以他如今的體魄、恢復能力和大道浮屠境界,普通空間亂流,將根本無法對他造成實質的傷害,他可以毫無壓力的生存其中,甚至成天睡大覺都沒有關係。

    雲澈感覺自己的身體輕盈無比,目力和聽覺也都變得更加敏銳,他意念稍動,身體便漂浮了起來……玄力突破入天玄境后,他也終於有了飛行的能力。十八個月的時間,他的玄力連續跨越八個等級……如今已是天玄境八級!

    一年半的時間,從地玄巔峰,跨越至了天玄後期。

    雲澈喚出龍闕,抓在手中……兩萬斤的重劍,之前雙手握持,也是滿滿的沉重感,而此時單手抓在手裡,卻是輕盈的彷彿不存在一般。這十八個月煉獄般的經歷,他沒有白白承受,他很清楚自己如今的實力,比之剛入太古玄舟時,已是強大了不知多少倍。

    短短十八個月,如此的進境,足以讓任何人震驚失色,但云澈卻沒有太大的驚訝和喜悅,因為全世界只有他自己知道這十八個月自己經歷了什麼。

    「太古玄舟停了嗎?」雲澈看著周圍,向茉莉問道。

    「應該是停了,只是不知道停在了什麼地方。」茉莉回答:「但這不是你現在該關心的問題,你現在需要想的,是怎麼離開這個地方!」

    「你有兩個選擇……如果你懂得築陣之法,你可以試著去修復石門上的玄陣。如果你沒有這個能力,那麼,你就只剩下唯一的選擇,那就是強行破開石門或者牆壁!」

    雲澈會不會築造玄陣,茉莉當然很是清楚,所以,雲澈想要離開這裡,也只有轟開石門這一個方法。

    但,這裡的一磚一石,都是來自上古時代,其強韌程度可以說超出了常人的理解。雲澈僅僅是經歷了十八個月的空間亂流,身體被損傷了無數遍,如果不是龍神之軀和大道浮屠的存在,他已經死了無數次,而這裡的磚石卻是不知經歷了多少年的空間風暴……但視線無論落在哪裡,都找不到一絲裂痕和破損的存在。

    雲澈雖然實力暴漲,但要破的開無數年空間風暴都留不下傷痕的石門……怎麼看都太不現實。

    不過,想要離開這裡,這是唯一的方法,他必須嘗試,說不定,就會有奇迹出現。

    雲澈抓著龍闕,感受著身上強大到自己都難以置信的力量,道:「我這段時間,力量和玄力都暴漲了好幾倍,說不定真的有對這裡的石門造成損傷的可能,哪怕一次只能造成一小塊的損傷,持之以恆的話,也總有一天能完全破開。」

    「那你試試看吧。」茉莉聲音平淡,好整以暇的看著他。石門的強韌程度,她自然要比雲澈看的透徹的多,就連雲澈目前的實力層面,她也要比雲澈自己還清楚。

    雲澈向前一步,站在石

    (本章未完,請翻頁)門前,輕吸一口氣,焚心開啟,雙手舉起龍闕,然後眉頭一擰,玄氣聚起,一記「隕月沉星」砸了過去。

    叮!!!!

    刺耳無比的撞擊聲響起,雲澈的雙耳如同被鋼針刺入,在劇痛中短暫失去了聽覺,而龐大到遠超預料的反震力襲來,雲澈的雙臂瞬間麻木,龍闕脫手飛出,「當」的砸在牆壁上,又彈落在地,雲澈也直接飛出,後背重重的撞在後方的牆壁上,直撞的他七暈八素。

    從這股強大的反震力后,雲澈便差不多能判斷出自己現在的實力比之以前有了多麼巨大的提升,而在這樣的反震力下,他除了大腦和氣血短暫的混亂,卻是沒有受到半點實質性的傷害。他迅速上前,目光落在龍闕和石門撞擊的位置……而那個位置,已不再是光滑如鏡,而是出現了一個很小的……白點!!

    雖然這個白點小到不認真看都會忽視,但的確是出現了一個白點!

    而且隨著時間的流動,這個白點也並沒有復原的跡象。雲澈的內心,一下子升騰起了喜悅。雖然只是一個極其微小的白點,但已清楚的說明,這個石門並不是牢不可摧,如今的自己,已經有了對它造成損傷的能力,那怕只是如此輕微的損傷。

    何況剛才,卻也並不是他的全力!

    「哦。」茉莉的視線也落在那個白點上,除了淡淡的出聲,卻並沒有表現出什麼情緒。

    「說不定,我真的能將這個石門一點一點的轟開。」雲澈興奮的道,空間風暴停止,實力暴漲,如今又看到了脫離這裡的希望,雲澈無法不激動。他手掌一伸,龍闕已自行飛回到了他的手中,他雙手抓緊龍闕,目中閃動著自信滿滿的光芒。

    「煉獄!」

    雲澈身上亮起淡淡的玄光,氣息瞬間變得狂暴,雙目之中,也亮起鮮血一般的猩紅色,鳳凰炎也在時洶湧的燃起,迅速蔓延龍闕的整個劍身。「煉獄」狀態開啟,身體雖然依然有些沉重,但比之以往那種山嶽在身,五臟幾乎要破碎的感覺已是截然不同,他相信如果自己的玄力突破到了王玄境,說不定就能和「邪魄」、「焚心」一樣,隨時隨地毫無壓力的一直維持。

    「這次,我一定能轟出一個小缺口!」雲澈自信的低吼道:「每次一個小缺口,總有一天,我能轟出一個足以我出去的大缺口!」

    聲音落下,雲澈的氣息也已膨脹到了極點,他一聲大吼,鳳炎燃身的龍闕全力轟下……

    「滅天絕地!!」

    轟!!!!!!!

    石門周圍的空間完全塌陷,整個世界都彷彿震蕩了一下。雲澈已做好了承受巨大反震力的準備,在龍闕與石門碰撞的那一剎那,他的手臂瞬間麻木的同時,忽然感覺到雙手異樣的一輕……

    叮………………

    狂暴的力量氣流逆轉而來,狠狠的轟在雲澈的身上,讓他大吐一口鮮血,後背再次重重的撞擊後方的牆壁上,撞擊的比剛才要重的多,龍闕也再次脫手,但這一次,龍闕卻是化作了兩截,飛向了兩個不同的方向。

    扭曲的空間中,盪動起一聲悠長哀傷的龍吟……

    ——————————————————————

    (本章完)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