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當!

    當!

    斷成兩截的龍闕一左一右,重重的落在雲澈的兩側,再也沒有了動靜。劍尖部位,那個猙獰的龍首緩緩失去了氣息,龍目部位也徹底失去了光芒,變得死灰一片。

    雲澈癱在地上,愣愣的看著前方,半天沒有緩過神來。許久,他伸出手臂,像以前一樣去召喚龍闕……但,龍闕斷裂,其本就未成熟的靈性也隨之消弭,在他的召喚之下毫無反應。

    雲澈起身,一言不發的將兩截龍闕撿起,然後坐到牆角,默默的看著斷裂的龍闕發愣。

    四年前,他在龍神試煉之地得到龍闕,此後,它在太古蒼龍殘魂的力量下得以升華,成為一把王劍。這期間,它和雲澈一起披荊斬棘,並肩為戰,是雲澈的另一隻臂膀,也是雲澈最為依賴的夥伴。他們彼此成就了彼此的威名。

    但如今,它卻斷裂了,而且是在他的手上,因為他的力量而崩斷。

    「你現在的力量已經今非昔比,它畢竟只是一把王劍,你如今的全力狀態,已經不是它所能夠承受。這個石門又極硬無比,你剛才的力量幾乎全部反震回來,它會崩斷,再正常不過。」茉莉平淡的說道,在雲澈為自己加持煉獄狀態時,她便已基本料到了這個結果。

    「唉……」雲澈長長的嘆息一聲,他把龍闕小心的拿起,手掌緩緩撫過冰冷的劍身,輕輕的道:「老夥計,你跟著我一起奮戰這麼多年,沒想到最後竟然被我親手給毀了……也好,你也該好好的休息一下了。等離開這裡之後,我會想辦法把你修復。」

    念叨完,雲澈把龍闕收了起來,內心也很快平復,他目光落在龍闕剛才所轟擊的部位。

    那裡,已不再是一個白點,而赫然是一個……小缺口!!

    雲澈精神一震,迅速湊了過去。他剛才沒有看錯,平整的石門上,的確出現了一個很小的缺口,這個缺口小到只有半個小指指甲大小,深度上也大概只相當於一個紙片的厚度,但的的確確算的上是一個缺口。

    不過雲澈卻是沒有絲毫的驚喜,因為這個小缺口,是以龍闕斷裂的代價換來,現在沒有了龍闕,單以身體的話,已是根本不可能再造成這樣的缺口。

    「請你……找到她……」

    正看著那個小缺口出神的雲澈猛的抬頭,看向了前方。

    「怎麼了?」茉莉問道。

    「……又聽到那個聲音了,就是進入太古玄舟的第一天所聽到的那個聲音。」雲澈站起身來道。在空間亂流襲來之後,他所有精力都在對抗空間亂流,耳邊只有空間撕裂和暴亂的聲音,再無其他。而就算這個聲音在這個期間也曾響起過,也必然被空間亂流的聲音完全的淹沒。

    現在,空間亂流停止,當初那個不知來自何方,飄渺而又詭異的聲音再度響起。

    「你到底聽到了什麼?」茉莉沉下眉頭道。

    雲澈想了想,道:「之前,那個聲音一直斷斷續續,很久才響起來一次,似乎是讓我找到一個人……然後救他……似乎還提到了天毒珠。剛才那個聲音再次響起,說的內容是『請你找到他』……依然是讓我找到一個人。」

    「那個聲音提到了天毒珠?」茉莉眸光一動,沉吟一會兒后,道:「先不要管那個聲音,你現在被困在這裡面,連自己都救不了,又怎麼可能去救別人。先好好想想該怎麼才能離開這裡吧。」

    雲澈點頭,盤坐在了地上,苦思了小半天後,從天毒珠中拿出一直沒捨得吃的炎龍之心,用鳳炎烤熟,然後便開始狼吞虎咽起來。一年多沒吃東西,雖然身體機能沒受多大影響,但肚子里早已經是飢腸轆轆。他這兩輩子,還從來沒有空著肚子這麼久過。

    很快,雲澈便已吃了個大飽,又飲了一大碗龍血,他摸了摸肚皮,愜意的呼了一口氣,然後忽然問道:「茉莉,我在這裡面已經多久了?」

    「十八個月。」

    「十八個月……居然已經這麼久了。」雲澈面露驚訝,然後忽然轉頭看著茉莉:「如果已經過去了這麼久的話,那你自己對自己設下的那個封印,應該已經解除了吧?」

    茉莉看他一眼,冷冷的道:「怎麼,你想藉助我的力量離開這裡?」

    「如果你的力量已經恢復了的話,這當然是最好的方法。」雲澈一臉的希冀:「距離你封鎖力量,都已經過去三年多的時間了。按照你當初所說的時間範圍,你的力量怎麼也該恢復了才對。」

    「如果你想依靠我的力量離開這裡,那你還是死心吧。」茉莉別過臉去,毫不客氣的道:「我力量恢復的時候,自然會告訴你。」

    「這麼說,你的力量還是沒有恢復?」雲澈的臉上露出鬱悶和失望的神情,但這些情緒又馬上消失不見,他看著茉莉,忽然笑了一笑,然後走了過去,站到茉莉的身前,在她詫然的眸光中,將她輕輕的抱住。

    茉莉全然沒有想到他竟然會忽然做出這樣的動作,下意識的掙紮起來,但她「沒有力量」的身體怎麼可能掙脫雲澈的臂膀,她怒中帶慌的道:「你……你做什麼!?」

    「當然是抱抱你。」雲澈微笑著道:「在送雪児離開之後,我本來以為自己已經是必死無疑了,沒想到,我竟然又活了下來……這種不失去生命,不失去希望,也不失去你的感覺真好,所以忽然很想好好抱抱你。」

    「……我可是你的師父!我允許你抱我了嗎!」茉莉一邊軟弱的掙扎,一邊用儘可能憤怒的聲音道。

    雲澈很是無辜的道:「這個……抱一抱又有什麼關係?當初,我還親過你呢,你那時都沒怎麼生氣。」

    他說的親過她,指的是當初遭遇炎龍,茉莉動用力量滅殺炎龍,自身毒發,差點魂滅。雲澈為了救回他,口對口餵了她大量自己的血液……

    這件事,茉莉當然不會忘記。雲澈忽然提起,讓她身體一僵,隨之羞赧成怒,身上的怒氣和殺氣也頓時爆發,她反而不再掙扎,聲音極其冰冷的道:「放開!」

    只不過,雖然她極力的讓自己的氣息變得嚇人,但她畢竟沒有對雲澈的真正殺心,就連怒氣也是惱羞為主,所以根本不足以讓雲澈有半點威懾感。雲澈嘴角一動,有些鬱悶的低念一聲「好吧」,鬆開了抱著茉莉的手臂。

    茉莉迅速退後,盯著雲澈,一臉的惱怒:「你以後若是再敢不經我同意亂碰我,信不信我恢復力量后打爛你的手!」

    雲澈按了按鼻尖,緩緩點頭:「哦……你倒是提醒我了,等你恢復力量之後,我就再也不可能抱到你了,所以嘛……我是不是應該趁現在多抱一會兒?」

    說完,雲澈眼睛一眯,向前一步,作勢要再次把茉莉抱住。

    「你!」茉莉貝齒微咬,小手緊攥,重重的「哼」了一聲,直接化作一道紅光消失在了雲澈面前,回到了天毒珠之中。

    「你這個到處哄騙和欺凌女孩子,哥哥口中最可惡的色魔!現在居然膽敢把你的魔手伸到本公主的身上來!如果不是……如果不是……我一定會殺了你!哼!」

    茉莉怒哼一聲,便沒有動靜,任憑雲澈說什麼都不再理會他。

    雲澈坐到石門前,目光緊盯著那個小小的缺口,閉著眼睛,凝神苦思著離開的方法。連續一動不動的數個時辰之後,他忽然睜開了眼睛,眼眸之中閃過一道奇光。

    他雙手同時抬起,掌心朝上放在膝蓋上,隨之,在同一個剎那,他的右手燃燒起灼熱的鳳炎,左手,生長起一顆小巧的冰夷之樹。

    雲澈重新閉上眼睛,胸口劇烈起伏了一下,然後緩慢吐納,氣息明顯要比平常粗重的多。靜默之中,空氣中來自鳳炎的灼熱,和來自冰夷的寒冷,開始有些混亂的悸動起來……灼熱與寒冷起初是互相抵消,而這也是自然界人所共知的基本規則之一,但隨著時間的推移,本該抵消的灼熱與寒冷竟是互相的分離和**起來。

    兩個時辰之後,這個窄小的空間逐漸被分割成了兩個不同的世界,一半灼熱如熔岩,一半寒冷如冰獄。

    兩個本該互相抵消的世界,竟是在一個沒有任何隔絕的空間里涇渭分明,完全互不干涉!

    雲澈在這時終於有了動作,緩緩的,他將燃燒著鳳炎的右手,和維持著冰夷的左手一點一點向中間靠近,動作小心、慎重到了極點,而且從他的神情上,似乎每動一分,都要耗費巨大的心力和力量……一尺的距離,硬是過了整整三十息,他的左右雙手才碰觸到了一起。

    鳳炎與冰夷,也在這時碰觸到了一起……沒有冰夷的融化,沒有鳳炎的被壓制,赤紅色的鳳炎和晶藍色的冰夷互相交融到了一起,冰夷沒入鳳炎,鳳炎沒入冰夷,然後完完整整,完完全全的融合到了一起,化作一簇輕輕搖曳,呈冰藍色光芒的妖異火焰。

    與此同時,空間中原本涇渭分明的寒冰與灼熱的世界也一下子融合到了一起,而這種融合卻不是冷與熱、冰與火的相互壓制與抵消,而是極致的寒冷如酷熱同時存在,混亂交錯交織。

    「成功了……」雲澈睜開了眼睛,看著掌心跳動著的冰炎……當初,在冰雲仙宮,他第一次成功融合出這逆天的冰炎,用了整整兩天的時間。

    而這是他第二次成功……隨著他實力、精神力的暴漲,以及對天地之力更高層次的理解,這從,他只用了短短的兩個時辰!

    而且,由於鳳凰火焰和冰夷神功威力隨著他的實力提升而暴增,這枚冰炎,比之冰雲仙宮所融合成的那一枚,無疑要強大的多!

    雲澈捧著冰炎的雙手在顫抖,幾乎要失去對這簇冰炎的掌控。這種違逆天地規則的融合,產生的是違逆天地規則的力量,雖然只是小小的一簇火焰,卻是消耗了雲澈全身幾乎七成的玄力和五成的精神力。

    「千萬……不要讓我失望。」

    雲澈低念一聲,眼睛一瞪,手掌竭力向前推去,將那團冰炎轟在了前方的石門之上。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