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你是誰?你到底在哪裡?」

    雲澈停住腳步,轉身看著四周大喊道。剛才的聲音,近的就像是在他耳邊發出。

    太古玄舟的氣場出現之前的半個時辰,空間會出現越來越強烈的震蕩,眼下太古玄舟的空間一片安靜,雲澈也自然不用急著離開。這半年以來,他一直都想弄明白,那個不斷響起,而且明顯只針對自己的聲音到底是來自哪裡。

    和以往一樣,他喊出之後,許久都沒有收到回應。

    雲澈目光開始掃視四周……剛才他聽的很是真切,聲音的來源距離自己很近。真實的聲音會隨著距離而衰減,靈魂傳音也同樣如此。他幾乎可以確定聲音的來源距離自己應該連十步都不到。

    雲澈緩步走到高台的中間,目光細緻的掃視著每一個角落,這時,一抹輕微的紅光閃過他的眼際,他的目光頓時定格,落在高台靠著牆壁的盡頭。這點紅光,雲澈在進入太古玄舟的第一天便已發現,並且還找到了它的來源,但由於他當時根本沒有能力將地磚轟開,所以雖然好奇和驚異於紅光,而且隱約感覺下方似乎還暗藏著某個空間,卻也無力去探知。

    雲澈走了過去,站在當初所尋到的那個位置,身體俯下,從腳下微小的裂縫之中,他看到了絲微的紅色光芒從地下閃爍射出,時隱時現。

    雲澈沉吟一番,然後手凝玄力,一拳砸向了腳下的石板。

    砰!!

    雲澈的拳頭被彈起,反饋來的感覺和聲音都在證明著這個石板似乎並不厚……至少要比自己用了半年才轟開的石門薄的多。他不再猶豫,坐下身來,凝神靜心,左手冰夷,右手鳳炎……整整半年,他超過八成的時間都在重複融合的過程,因而整個過程中力量的引導與操控都已是得心應手。

    沒過多久,冰夷與鳳炎在雲澈的手中融合成一朵微微搖曳的冰藍火焰,隨著雲澈手掌的翻覆,冰炎輕飄飄的落在了下方的石板上。

    讓雲澈意外的是,腳下的石板遠遠比他預料的還要薄的多,幾乎只有一張紙片的厚度,冰炎落下之後,這層石板就如一塊被迅速融化的冰層,在冰炎中快速的消失,冰炎向周圍蔓延,一直將石板毀滅出一個近一尺寬的正圓缺口才完全的熄滅。

    目光透過冰炎毀滅出的空缺,雲澈看到了下方果然暗藏著一個空間,空間之中閃爍搖曳著紅色的光芒。

    這下面到底是什麼?

    那個聲音,難道就是從下方的這個空間里傳出來的?

    一尺寬的缺口,勉強足夠雲澈直接躍下去。

    雲澈猶豫了好一會兒后,終於還是前移腳步,從缺口跳了下去。

    這個隱藏在高台之下的空間並不高,雲澈只躍下了不到兩丈的距離,腳下便已踩到了冷硬平整的地面。周圍並沒有什麼危險的氣息傳來,但云澈的神經依然緊起,他抬眸看向前方。

    這個空間並不大,縱橫不過十丈左右的長度,裡面一片空曠,一塵不染,唯有這個空間正中心的地面上,立著一個紅色的光團。

    這個光團大概有雲澈的身體那麼高,呈現著標準的圓形,釋放的紅光時強時弱,但整體上比較柔和,也不帶有任何攻擊性的氣息。

    這是……

    雲澈走了過去,站在了光團的面前。紅色的光芒雖然並不強烈,但卻很是濃郁,讓雲澈的視線無法進入光團之內半分,但直覺告訴他,這個紅色光團之中,似乎包裹著什麼東西。

    這到底是什麼?

    太古玄舟存在的時間必然是極其久遠,用茉莉的話說,便是「久遠到你無法想象」的程度。經歷了如此久遠的年代,這個光團依然在釋放著紅色光芒,可見其多麼的非同尋常。

    雲澈伸出手臂,試探著伸向這個光團。

    「不要碰它!」

    茉莉的聲音在腦海中響起,讓雲澈的動作頓時一滯,手臂猛的收回,身體如觸電一般迅疾後退。

    「哼,沒搞清楚狀態就敢伸手去碰,你想死嗎?」茉莉冷冷的道。

    「這個光團到底是什麼?」雲澈問題。無數年未滅的光團,所蘊含的必然是強大到讓他無法理解的力量,他嘗試著伸手碰觸,也的確有些冒然。

    「這不是什麼光團,而是個極強的守護屏障,」茉莉慎重的說道:「它看上去毫無攻擊性,但如果你敢冒然碰觸,它會立即反擊……它最低程度的反擊,都足以讓你死上幾萬次!」

    能被茉莉用「極強」二字而而形容,可想而知這個紅色光團是多麼可怕的東西,茉莉那句「它最低程度的反擊,都足以讓你死上幾萬次」,也並不會是危言聳聽。雲澈心裡一咯噔,腳步再次退後了一步。

    「你……終於……來了……」

    飄渺如煙的聲音在這個地下空間緩慢的響了起來,而這一次,不再是靈魂傳音,而是清清楚楚,無比真實的女子聲音。不僅雲澈聽到,就連茉莉,也聽的清清楚楚。

    這個聲音比之剛才還要近的多,彷彿就從自己的身前傳來。雲澈迅速扭頭看向四周,謹慎的道:「你到底是誰?」

    雲澈的聲音剛落,紅色的光芒旁邊,忽然緩緩映現出了一抹暗淡的白影……這是一個女子的身影,一身白衣,身姿略矮,半白的頭髮,還有微微佝僂的身體,證明著她應該是一個早已步入晚年的老人。

    「你……你是?」雲澈怔了一怔,下意識的發出聲音。眼前的老人身影很模糊,模糊的就如一縷飄動的白煙,似乎一陣清風就可以吹散。

    在進入太古玄舟的第一天,茉莉就和他說過召喚他的人極有可能是一個靈魂體……和茉莉一樣的靈魂體。但,茉莉的靈魂體單用眼睛去看,和一個真正的少女毫無區別。而且由於依附於他生命的關係,他還可以觸摸到她的存在,和觸摸正常的身體無異。但眼前的這個靈魂體,卻是虛虛渺渺,如風中殘燭。

    「我是一個守護者……守護者我的小主人……」老人發出輕渺蒼老的聲音。靈魂傳音,她要好久才能發出一次,而面對面的傳音,她似乎並無障礙:「我一直在尋找你……已經尋找了你……很久……很久……」

    「你……尋找……我?」雲澈指向自己,然後看了一眼自己的左手,道:「你是在尋找……天毒珠?」

    「沒有錯……我駕馭著玄舟……跨越著一個又一個的空間……只為尋找到天毒珠……」

    「等等!」雲澈的臉上露出驚容:「你說的玄舟,就是我現在所在的這艘巨大玄舟?它是受你駕馭的?」

    「最初的時候……它的確是受我駕馭……但……那時的我同樣身中魔毒……每一息都在毀滅著我的生命和靈魂……為了能存留守護小主人的意識……我捨棄了身體和八成的靈魂……只留一縷殘魂……也無力再駕馭玄舟……玄舟便依照著我最初留下的記憶印記……不斷穿梭於固定的空間……周而復始……三百年一輪迴……玄舟的力量……也一直在不斷的損耗著……時至今日……它的力量……也已臨近枯竭……」

    「好在天可憐見……在我殘魂之末……玄舟覆滅之末……我終於等到了你……」

    雲澈嘴巴微張,快速消化著老人字字輕緩,又字字驚心的言語。這個龐大無比的玄舟,竟然是受人所控……眼前的這個老人,以前竟然有能力駕馭如此驚人的玄舟!而玄舟固定的三百年在天玄大陸出現,固定的三百年穿梭著一個個固定的空間……也是因為這個老人?

    「『殘魂之末』說的倒是沒錯。」茉莉聲音之中帶著淡淡的憐憫:「這個殘魂馬上就會消散了……不會超過百息的時間!能在殘魂消逝前的最後百息找到一直在找的人……似乎也並不需要可憐。」

    百息之內?雲澈的心裡猛的一動,他看著老人薄霧一般的身影,問道:「你到底是誰?你為什麼要尋找天毒珠……我能為你做些什麼?」

    從雲澈的身上,老人沒有察覺到任何的惡感,這是最讓她欣慰的地方。她緩緩的道:「我只是個守護者……我的小主人……我的種族……也早已被世人所遺忘……無須再提起……我的小主人……她身中可怕魔毒……混沌之間……唯有天毒珠可解……為不讓魔毒擴散……小主人被封入了『永恆之樞』……」

    「永恆之樞?」

    老人的聲音變得越來越飄渺:「混沌動亂……神魔惡戰……蒼穹顛覆……神慟天哭……我帶小主人駕馭玄舟逃離……『永恆之樞』封鎖了小主人的身軀和靈魂……也讓她的氣息消失於混沌之間……從而讓她躲過了那場覆天之難……只要以天毒珠凈化她身上的魔毒……她便可重新醒來……我悲苦一生,也可終得善果……」

    魔毒……魔毒!?老人口中的這兩個字,讓天毒珠中的茉莉氣息微亂……因為她所中的,也是一種魔毒。而且,是所有魔毒中最可怕的那一種——弒神絕殤毒!也同樣只有天毒珠才可以凈化消弭。

    老人的聲音越來越輕,內容,也開始顯得有些混亂,她不想說出自己和「小主人」的身份與來歷,卻又似是不由自主的訴說著曾經的畫面與片段。而她本就薄如輕霧的身影,也在這時更加的輕薄。

    她是一個守護者,為了更長久的守護,她不惜放棄身體和八成的靈魂……一直守護到了殘魂即將完全散盡的最後一刻。雲澈無法不為之動容,他看了一眼那個紅色的光團,道:「你的『小主人』,就被守護在這個光團之中嗎?天毒珠的確就在我的身上,如果它真的可以救你的『小主人』,而且不會對我個人造成傷害的話,我會試著竭盡全力。」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