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個小女孩沒死?

    雲澈對自己的醫術一向格外自信,自認為怎麼也不可能連一個人的生死都判斷不出來。但眼前這個分明沒有任何生命特徵的少女,竟然……活生生的醒過來了!

    「你……沒死?」雲澈目瞪口呆的盯著少女,下意識的出口,問了一個聽上去格外腦殘的問題。

    「咦?」少女眨了眨因長久沉睡而有些朦朧的眼睛,小小聲道:「難道人家……已經死掉了嗎?」

    「我不是這個意思……額,你叫什麼名字?」雲澈問道。女孩的氣息很微弱……和一個完全普通的女孩無異。

    「名字?唔……」女孩很認真的想了一下,然後笑嘻嘻的回答:「不知道!大哥哥你知道嗎?」

    正常情況下,當一個人發現連自己的名字都記不起來時,都會下意識的失措或者迷茫,但這個紅髮少女卻是笑意盈盈,而且笑的天真無邪,以雲澈的識人能力,都看不出半點的做作和虛假。彷彿記不起名字對她來說,只是一個很小很小,不需要去在意的小事。

    「你不記得自己名字了?那……你知道自己家在哪裡嗎?你的父親和母親是誰?」雲澈很認真的問道。

    「唔啊啊……」少女很用力的伸了一個懶腰,直截了當的搖頭:「當然不知道!完全記不起來啦。」

    「那你……記得自己的年齡嗎?你今年幾歲?」

    「這個……」少女想了一想,然後抬手捂著臉頰,搖晃著腦袋:「不知道……不過大哥哥好討厭,人家還只是一個小小的美少女,怎麼可以隨便問人家女孩子的年齡。」

    雲澈:「~!@#¥%……」

    「看她的樣子,可能是被魔毒影響了靈魂,也或者是長久沉睡在永恆之樞中的關係,她應該是失去了以往的記憶。」茉莉平淡的說道。她話剛說完,少女晶亮的眼眸看向了她,隨之,她的眼睛一閃,就如兩顆星辰般亮燦起來:「哇啊啊!小姐姐,你的衣服好漂亮!紅色的!紅色的……人家最喜歡紅色了!!」

    雖然雲澈給茉莉買過很多的衣裳,但她最經常穿的,還是雲澈給她買的第一件衣裳,那件綴滿紅色寶石的紅熏留仙裙。這個神秘的少女有著紅色的頭髮,紅色的眼睛,也穿著一身紅色的衣裙,顯然和茉莉一樣喜歡著紅色,所以一看到茉莉身上那件格外華美的紅熏留仙裙,她的喜愛之情頓時泛濫……但這不是重點!少女的反應讓茉莉的眉頭猛的一動,驚訝的道:「你能看見我?」

    茉莉沒有身體,只有靈魂。除非她主動現出魂影,或者實力強大到足夠的程度,否則就只有雲澈才能看得到她,但此時的茉莉,分明處在無影無形的狀態……這個小女孩竟然能看得到她的存在!

    「當然看的到,人家的眼睛又沒有壞掉。」茉莉的反應讓少女歪了歪腦袋,她發現了自己所在的永恆之樞,又是一聲輕呼:「哇啊!好漂亮的水晶床!這是人家睡覺的地方嗎?好好看……不過就是硬硬的,好像並不舒服。大哥哥,你把我抱出來好不好,這個水晶床好高,如果爬出去的話,會很影響人家美少女形象的。」

    美……美少女……

    形象!?

    雲澈嘴角和眼角附近的肌肉都明顯的抽搐了一下,他把手伸向少女,看著她毫無防備的樣子,他很認真的問了一句:「小妹妹,你就不怕……我是壞人?」

    「壞人?」少女小臉一揚,很努力的思索了一小會兒后,忽然「啊呀」一聲,身體向後一縮,奶白色的小臉上露出怕怕的樣子:「難道大哥哥,就是傳說中的大壞人嗎?哇啊啊……壞人不要吃我!人家還只是一個小小的美少女,一點都不好吃的。等人家長大了再吃好不好?」

    「~!@#¥%……我當然不是壞人!」這個小女孩的反應讓雲澈的心臟都有些不受控制的抽搐。

    「嗯……」少女用力把腦袋點了點,閃動著水眸,可憐楚楚的道:「就知道大哥哥不會是壞人。那大哥哥把人家抱出來嘛,好不好?好不好?」

    雲澈伸出雙臂,一手托著她的細嫩的小腰,一手托起她的小屁股,將她毫不費力的從水晶棺里抱了出來,在把她放下時,雲澈的臉上露出一抹驚異的神色。

    在少女蘇醒之前,他在她身上完全沒有感覺到生命痕迹,還有可能是誤判。

    但,他剛才在碰觸她的身體時,很是刻意的探知了一下她的身體狀況……卻依然沒有感覺到半點生命跡象的存在!不要說生命氣息的悸動,連血液流動的動靜都沒有!

    這是怎麼回事?

    「唔……好舒服!」離開水晶棺的女孩再次很用力的伸了一下懶腰,然後仰起臉頰,眨巴著紅寶石一般的眼睛看著雲澈:「大哥哥,我們要去哪裡玩呢?這裡看上去很好玩的樣子呢。」

    「……你就不想知道我是誰?不想問問這裡是哪裡?為什麼自己會在這裡嗎?」雲澈很糾結的問道。

    「這個這個……這個很重要嗎?」少女一臉的疑惑,然後小手一抬,興奮的喊道:「還是玩比較重要啦!大哥哥,小姐姐,快帶人家去好玩的地方嘛!人家要看藍藍的天空,綠綠的小草,還有好多顏色的花!」

    「……」這個小女孩反人類的思維方式讓雲澈的大腦不斷的出現當機。她沉睡不知多少年後醒來,還似乎失去了全部的記憶,卻對這一切毫不關心……連自己是誰都不關心!雲澈兩輩子見過不少心思單純的人,但單純到這種驚天地、泣鬼神地步的,雲澈堅信自己就算再活十輩子,也不可能遇到第二個!

    他用一種求助的目光看向茉莉,卻發現茉莉正緊盯著小女孩,目光一片凝重。

    「咕……」

    一陣怪異的響動聲從小女孩的身上響起,她抬起小手摸了摸自己的小肚皮,原本興奮的小臉忽然垮了下來:「嗚……忽然覺得好餓……」說完,她轉過眸光,眼巴巴的看著雲澈:「大哥哥,人家忽然變得好餓,有沒有好吃的東西?」

    睡了那麼多年醒來,忽然覺得餓再正常不過。雲澈在天毒珠里翻了一遍,然後拿出一張乾巴巴的烙餅:「給你。」

    有了當初差點在御劍台下餓死的經歷,雲澈的身上常備著大量的食物和水,而食物自然以最方便的乾糧為主。小女孩拿過烙餅,用小鼻子嗅了嗅,眨了眨水蒙蒙的眼睛,小聲嘀咕道:「好奇怪的味道,看上去一點都不好吃……這個真的可以吃嗎?」

    「當然可以吃。雖然看起來不太好吃,但咬起來還是很香的。」雲澈隨口道,同時心中暗念……餓的時候有的吃就不錯了。當年我在御劍台下都差點沒被餓死,最後不得不冒著生命危險去吃龍血和龍血,你可比我幸福多了,起碼還有大餅吃!

    女孩又嗅了嗅烙餅的味道,猶豫了好一會兒后,才終於張開牙齒,咬在烙餅上,然後明顯用了很大的力氣才咬下來一小塊。

    「好硬,人家的牙齒差點壞掉了。」女孩小聲的抱怨一聲,然後小心翼翼的咀嚼起來,才嚼了一小口,女孩的一張臉就完全的垮了下來……

    「噗噗噗……呸呸……」女孩一下子把口中還完全咬碎的烙餅完全吐了出來,連口中的余屑都很用力的吐出,看她的樣子,恨不能把所有烙餅的味道都驅趕出口腔:「好難吃,太難吃了……才不要吃這個……好難吃!好難吃!好難吃!!」

    按理說,就算平日里都是錦衣玉食,但餓了很久的話,也是吃什麼都香,但看這個小女孩的樣子,簡直就像是吃了毒藥一樣,臉上的表情還滿是委屈,眼睛都變得水汪汪的,彷彿都要掉出眼淚來。

    雲澈無奈的一歪嘴,在天毒珠里重新翻了翻,然後找到了一塊蒼月親手做的宮廷玫瑰酥……看著這塊蒼月親手做的玫瑰酥,雲澈出現了短暫的失神,差點就給收了回去,但看女孩那滿臉委屈的樣子,還是把它放到女孩手上:「好吧,剛才的烙餅可能不符合你的口味,這個呢,叫做玫瑰酥,很甜很香,你一定會喜歡的。」

    「甜?香?真的嗎?可是它聞上去好像一點都不香。」女孩拿著和自己手掌一樣大小的玫瑰酥,滿臉的懷疑,有了剛才大餅的「前車之鑒」,她雖然很餓,但吃的很小心,依然只是小小的咬了一口。

    「噗……哇!好難吃!!」

    女孩又一次吐了出來,就連玫瑰酥也掉到了地上,雲澈連忙衝過去撿了起來,一臉心疼的吹著上面並不存在的灰塵,然後連忙收了起來。不過看小女孩的樣子,分明是真的覺得難吃,明明格外美味的玫瑰酥,卻是讓她整張美麗的小臉都變得有些痛苦。他無奈的道:「你不會是……只吃肉吧?」

    不吃餅……那就只可能是喜歡吃肉了。

    「肉……那是什麼東西,可以吃嗎?好吃嗎?」

    雲澈從天毒珠里摸出一塊熏肉乾,交給女孩:「那吃吃這個看看……」

    女孩滿是期待的接過熏肉乾,用小鼻子輕輕一聞……這次,她連咬都沒咬,直接「嗖」的把熏肉乾丟的老遠:「嗚啊啊!好難聞!難聞死了!人家才不要吃這種東西!」

    「……那你……想吃什麼?」

    「要吃好吃的東西!!」

    「好吃的東西……是什麼?」

    「好吃的東西……總之就是好吃的東西啦!」

    「……」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