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繼驚人的力量,讓雲澈無法追及的速度,以及把龍闕吃掉之後,小女孩又給他展示了自己的第四個技能……

    她居然能變成一把劍!!

    還是一把比霸王、龍闕還要大的劍!而如此之大的劍,也只有可能是重劍。

    變成劍之後,還能有一個縮小版的自己出現在劍之中。

    雲澈現在大腦暈暈乎乎的,甚至極度懷疑自己是不是在做夢。雖說大千世界無奇不有,但這也太離譜了吧!

    [雲澈目光盯著朱紅巨劍,耳邊儘是少女各種得意炫耀的大呼小叫聲,極度的震驚之中,他都聽不清女孩在喊著什麼。他目光從上到下,從左到右,都不知該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以他兩世的閱歷,經歷過空間風暴洗禮的心境,短時間內都無法接受這徹底顛覆人生觀和世界觀的詭異之事。

    在他目光再次平視時,他忽然看到,在中心圓珠的兩邊,分別印著一個字……這兩個字都是呈深紅色,和布滿劍身的深紅色紋路完全一致,不仔細看的話,會很容易忽視。

    這兩個字,左邊為「魔」,右邊為「誅」。

    「魔誅……不對,應該是誅魔?」雲澈自言自語道。

    「什麼?誅魔!?」

    雲澈的低念,卻是讓沉吟中的茉莉產生了巨大的反應,她瞬間來到雲澈身側,沉聲道:「你是在哪裡看到的這兩個字?」

    雲澈伸手,點在了中心寶珠的左右。茉莉的目光從「誅魔」二字上掠過,臉上分別閃過深深的震驚。

    「你知道這把劍?」雲澈馬上問道。

    茉莉並沒有回答他,目光依然直線盯在朱紅巨劍上,似乎在極力的回想著什麼,良久,她才低低的自言自語:「難道是……」

    低語到一半,茉莉忽然抬頭,道:「去看這把劍的另一面,看看是不是也是『誅魔』兩個字!」

    雲澈點頭,迅速來到朱紅巨劍的另一側,在相同的位置,他的確又看到了兩個同樣顏色和大小的字……但這兩個字,卻不再是「誅」和「魔」。

    左邊為「天」,右邊為「劫」。

    「天劫?」雲澈低語,隨之眉頭一動:「不對,以『誅魔』二字的位置,這兩個字應該是……『劫天』!」

    劫天誅魔?

    「劫天?怎麼會是這兩個字?」看到「劫天」兩個字,茉莉的神情出現了明顯的變化,詫異和疑惑同樣浮現在臉上:「難道是我想錯了……不對!這種感覺,分明就是……」

    「茉莉,你到底發現了什麼?你是不是知道這把劍……還有這個小丫頭的來歷了?」雲澈凝眉問道。

    「我不確定。」茉莉緩緩搖頭:「我之前的猜想本就有些太過異想天開,而『劫天』兩個字,更是將這個猜想推翻了超過九成。你也不需要追問,我所猜測到的東西,就算說出來,你也絕不會明白,只會徒增迷惑!不過,我倒是有些明白了為什麼她的身上居然沒有任何的生命氣息。」

    「為什麼?」

    「因為她極有可能並不是一個人類!甚至不是普通的生靈!」茉莉緩緩的道:「而是超脫於普通生靈境界的『天靈』!」

    「天靈?」雲澈還是第一次聽到這樣的概念。

    「生靈的力量需要靠一步一步的修鍊,而天靈一出生,就承載著強大無比的天地之力。但『天靈』這種存在,早在遠古時代便已滅絕,本不該依然存活於世,我也只是從哥哥那裡偶爾聽說過,但這個小女孩是從遠古時代存在至今,她的諸多異狀,就算以我的認知,都無法解釋。所以,她極有可能便是本該不存於世的遠古種族,特徵,和哥哥所描述過的『天靈』很像。至少有五成的可能是來自遠古天靈一族!」

    茉莉的聲音很平靜,但云澈依然聽出了猶疑,畢竟就算是茉莉,也從未真正接觸過天靈一族,所說的都是猜測而已。而縱然以茉莉的境界和認知,都對這個小女孩的各種怪異表現出了震驚……那麼不管多麼離譜的猜測,都絕不過分。

    「你來試試這把劍。」茉莉忽然道。

    朱紅巨劍毫無氣息氣場,縱然龐大,卻也沒有半點本該屬於重劍的無形威壓。雲澈伸出一隻手,抓在有些高的劍柄上,然後隨手一抓。

    朱紅巨劍紋絲不動。

    雖然只是隨手一抓,但以雲澈的臂力,起碼也有幾萬斤的力量,卻愣是沒有撼動這毫無氣勢的朱紅巨劍半分。

    雲澈呆了一呆,眸中閃過一瞬的震驚,隨之震驚化作凝重,他身軀浮起,雙手握緊劍柄,直接開啟「煉獄」境關,玄力全開,臂力全開,所有的力量都傾注在了雙臂之上。

    「喝!!」

    雲澈一聲低吼,雙臂揮舞而起,在他全力之下,立於地上的朱紅巨劍拔地而起,隨著雲澈雙臂的揮舞在空中劃過一道硃紅色的軌跡。抓起朱紅巨劍的雲澈停滯在空中,雙臂肌肉緊繃,青筋暴起,他感覺自己握著的不是一把劍,而是一座山嶽!

    手中那沉重的感覺,至少是龍闕的十倍!!

    至少二十萬斤的重量!!

    如果不是大道浮屠第四重所賦予的十萬斤臂力,僅憑他自身的力量和玄力,估計都不一定能把這把劍拔出來。

    那個小丫頭頂多四五十斤重,自己隨便半個手指頭都能拎起來……為什麼她變得這把劍會這麼重!

    雖然這把朱紅巨劍比巨闕要大,但也頂多大上三成,重量卻是十倍之多!它的能量密度該是多麼可怕,為什麼卻是毫無氣勢!

    雙臂如此沉重的感覺,讓他不由得想起當初第一次拿起霸王巨劍時。他一咬牙,力貫雙臂,開始全力揮舞起朱紅巨劍,劍身起舞的那一剎那,帶起的氣浪猶若怒海驚濤,氣爆聲更是如驚雷一般震耳……這樣的一劍砸下,可想而知會是多麼可怕的破壞力。

    「哇哇哇……好好玩!好玩好玩……啊嗚,就是有一點點頭暈……」

    沉重的感覺沒有讓雲澈退卻,反而讓他更加的興奮,連空間越來越劇烈的震蕩都拋之腦後。少女興奮的聲音響起時,他動作一滯,這才想起來,這把劍……是那個小丫頭變的!

    「快點把你血灑到這把劍上……一滴即可!」茉莉的聲音在這時忽然傳來,用的還是其他人聽不到的靈魂傳音。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茉莉喊得格外慎重,雲澈也沒有多問什麼,迅速在指尖凝出一滴血珠,灑在了朱紅巨劍上。

    血珠在碰觸到朱紅巨劍的那一剎那,雲澈身後的茉莉雙手迅速疊在一起,擺出一個奇異的手印,相對的掌心之中,一道深邃如血的紅光驟閃而過。

    幾乎是同一時間,本沿著劍身滑落的血滴忽然停滯,然後竟快速的沒入到劍身之中,直至完全消失不見。

    茉莉的動作完全避開了雲澈的視線和靈覺,讓他毫無發覺……僅僅是感覺到了一剎那有些異樣的能量波動。

    「咦?怎麼忽然有一種好奇怪的感覺。」

    女孩發出了有些迷惑的聲音。雲澈手中的朱紅巨劍在這時紅光一閃,然後直接消失,現出了紅髮紅衣的少女,她落到地上,卻沒有馬上去理雲澈,而是仰著臉頰,無意識的咬起手指,似乎在很努力的想著什麼。

    朱紅巨劍消失,雲澈的手臂上依然殘留著那種沉重的感覺。他心中也泛起了久久無法平息的興奮波瀾……雖然現在駕馭這把朱紅巨劍還稍微有些勉強,但在他能完全駕馭時,手持此劍,所能爆發的威力,將遠遠的超過龍闕!

    如果這只是一把重劍,雲澈說什麼也要把它弄到手。但這把劍……它卻偏偏不是一把劍!

    「小妹妹,你果然……很厲害!」雲澈一改之前面對她時的滿臉凶煞和氣憤,很是溫和的道。他現在忽然覺得,自己似乎很有必要和這個小丫頭搞好關係。

    少女抬眸看著他,目光一陣發懵,然後腦袋一歪,小聲的道:「怎麼忽然感覺怪怪的?為什麼呢……」

    「是哪裡怪怪的?」雲澈問。

    「不知道,總之就是怪怪的。」她看著雲澈,忽然很認真的道:「唔,人家好像更加喜歡你了哦!被人家這樣的超級美少女喜歡,是不是很開心?」

    「……小妹妹,」雲澈摸了摸自己的臉,用比她更加認真的語氣道:「我上輩子就很清楚我自己的魅力,下到無知小蘿莉,上到無敵老處女,會喜歡我都是非常非常正常的,所以你不用覺得怪怪的。」

    「小蘿莉?老處女……那是什麼?」小女孩迷惑,然後忽然用力搖頭:「啊!不許再叫人家小妹妹,一點都不好聽!」

    「那我該叫你什麼?」

    「叫……叫……叫美少女!」

    「……你真的不記得自己名字了?」

    「當然不記得,人家都說過什麼都不記得了!」

    「那……我給你起個名字怎麼樣?」

    「起名字?」少女眼睛一亮,然後一下子興奮了起來:「好啊好啊!不過一定要起一個好聽、可愛,還必須是人家喜歡的名字哦!」

    雲澈看著少女紅色的宮裳,紅色的頭髮,紅色的眼睛……而她自己也說過自己最喜歡紅色,他想了一想,道:「就叫……紅兒吧。」

    「紅兒……紅兒……紅兒……紅兒……」少女連續念叨了好幾遍,隨之變得目光閃閃,神采奕奕:「那我以後就叫紅兒……嘻嘻!我有名字啦!紅兒紅兒……以後不可以喊我小妹妹、小丫頭,連小美女都不可以喊,只可以喊紅兒!」

    看她忽然變得異常興奮的樣子,顯然是對這個簡單到不能再簡單的名字很是滿意。

    ...
最近更新小說